录音笔里的奸情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女人给我安插了奸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丸子
2019-11-10 07:23
1

胡桃的妈是做家政的,她一直没跟男朋友说。虽然男友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子,但他爹妈好歹是医院的老教授,胡桃在这件事上总觉得短他一截。

好在她也有比男友吴力长的地方。她工作能力强,上了三年班调到上海总部,收入是吴力的五倍多。吴力还在个二线城市拿着每月四千块的工资,自己都觉得无趣。恋爱谈了五六年,吴力说他想辞职考研,胡桃很少回来,不如他俩的出租房再招几个备战考研的男孩子一起住。

“吃饭生活怎么办呢?”

吴力说叫外卖。

“那怎么行,贵,又不卫生,再说你一没人管就生活不规律,我也不放心。”

俩人一时没想出更好的主意。晚上胡桃倒是有了个想法,可以让她妈去给他们当保姆。她妈文化不高,生活是把好手,干起家务来悄无声息,一会儿就把房间收拾得窗明几净,是典型的吃苦耐劳型妇女。让她妈去,有俩好处,一是老人家先默默考察未来的女婿,二是接触过程中吴力可能会依赖上她,因为她做饭实在是太好吃了。吴力只要依赖上她,喜欢上她,再向他坦白自己妈的工作,她就稍微不会觉得那么低贱。胡桃还有点自己的私心:她爸走得早,她希望将来结婚后能把妈接过来一起住。

于是第二天胡桃和吴力通电话时,先是赞同了他辞职考研,然后又把这个事儿绕到了给他找个保姆上。吴力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要什么保姆,胡桃说不行不行,我不在你身边,必须得有人照顾你的衣食起居,男人是做大事的,不能把精力消耗在洗衣做饭这些破事上。

这话男人都爱听,吴力就依了她。

2

胡桃妈那边的工作也不太好做,老人家一听,什么,让我给你男朋友当保姆?不行不行,未来的丈母娘,一下子把自己地位搞这么低,以后就升不上来啦。胡桃说以后你到我们家来不也是得收拾家务的么。她妈说那不一样,那时我是长辈。胡桃说,其实也不是让你去给他当保姆啦,主要是……帮我监视他,你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跟我更一心?你也得瞧瞧他值不值得我嫁嘛。

老人家一听,有点道理,也依了。

两边工作都做通,胡桃给她妈上班的中介打了声招呼,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妈安排到了吴力身边。吴力这时的合租人也找好了,仨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孩子。胡桃妈的工作就是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早上7点来,晚上9点走。

第一天干完活,胡桃妈一回来就打电话给胡桃:“我瞧了的,人长得不赖,就是有点懒,袜子裤头一打一打的买,不集齐一打不洗,房间都是臭的。”

“男的不都这样吗,我爸活着的时候又能好到哪去?”

胡桃妈说是,这小伙子别的也都还行,不抽烟不喝酒,对人有礼貌,大城市出身的男孩子,是有点不一样。



3

事情在按胡桃的理想发展下去。吴力果然很快离不开胡桃妈,一个月胖了五斤,天天赞叹她做饭好吃。胡桃妈也对他格外心疼,各种补,除此之外还带点私心,他出去玩超过半天,她就提醒他复习。她可不想让未来女婿考研考不上再考一回。吴力对她这点有些许不满,觉得管得宽了。可她别的优点又太多,能掩盖住这小瑕疵。

打电话跟胡桃说的时候,胡桃说这不叫瑕疵,是真心对你好,拿你当亲人。换成别的保姆,谁盯你学习?

吴力想想有道理。

吴力和潜伏在他身边的未来丈母娘,就这样越来越融洽地走了下去。

胡桃妈在他那儿干了个把月的活儿,有天吴力去超市买东西,看到一批中老年妇女衣服大减价。他想起保姆那袖口磨毛的外套,以及油垢都快形成包浆的袖套,便顺手给她买了一件衣服,俩袖套。

回来给胡桃妈,说:“给你买了件衣服。”

胡桃妈呆住了。

“给你买了件衣服!”吴力笑笑地加重了口气。

胡桃妈的男人死了二十年,这二十年里可曾有人给她买过衣服?没有!女儿只知道给钱,心是好,就是粗枝大叶。胡桃妈喉咙里咕咚咕咚的,眼眶子也酸疼,被人这样体贴,她一时间感动得转不过弯儿来。

晚上她给胡桃打电话:“他不知道我是你妈吧?”

“现在哪能叫他知道呢。”

“他给我买了一件衣服!”

“哦。”

胡桃妈重申了一遍:“他给我买了件衣服啊!”

“买就买呗,估计也不是值钱货。”

“不管贵贱,是人家心意啊!”

“这么说,你对他印象不错啰。”

“很好,很不错。”

胡桃咯咯笑了:“那就行。”

4

胡桃妈干活更卖力,还对吴力产生了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狂热溺爱。吴力小时候在家里受到的爱都是有距离感的,父母都忙,哪怕睡在半夜,一个电话来了马上要上手术台,没谁关注他的内心世界。现在这个保姆,带着泥土般朴实的旋风,大力又憨厚,把他宠得不像个样子。

有天吃饭,吴力说:“阿姨呀,等回头我结婚了,你也跟着我走呗。”

胡桃妈说:“好哇。”

又半开玩笑地问:“准备啥时候结婚呀?”

“还早呢。我就算是考上了研,还得读三年,这三年不挣钱,也不知道我女朋友会不会甩了我。”他夹了一大筷子菜,狼吞虎咽:“阿姨你不知道,她特能挣钱。”

“她怎么会甩你,她既然支持你读研,肯定有心理准备。”

“嗨,你不知道,她性格可强势了。”

胡桃妈知道自己家女儿有点虎,于是慢慢聊下去,这一聊不当紧,吴力掏出了许多心里话。他说当时是胡桃倒追他,其实他当时并不是多喜欢胡桃,他喜欢另一个女孩,那女孩是个猫一样温柔的姑娘。可惜那女孩没瞧上他。前几天他上街还碰到了那女孩,他又惋惜了几句。

胡桃妈听得心里阴恻恻的。她对他再好,也是为了自己的闺女,他说到底还是个外人。

吴力说他喜欢的女孩现在有男朋友,撬墙脚的事儿他干不出来,也就只能这么惋惜着吧。

胡桃妈僵笑着说:“你自个拿主意,这种事儿,我们老年人可说不好。”



5

回家后,胡桃妈想先把这事按下不表,仔细观察吴力的行动。她看他都不喜欢她闺女,还对他那么好干嘛呢。于是第二天早饭也做得懒洋洋的。去敲门喊他吃饭时,听到他正在给胡桃打电话,还打得热火朝天,什么想你想得不得了啊,你在上海吃得还习惯吗,我天天惦记着你啊。胡桃妈一瞬间,对吴力的行为有点做呕。

吃饭的时候,有俩男孩出去了,剩下的一个小伙子跟吴力关系最好,俩人在那儿聊天,吴力说女友生日快到了,送什么好呢。送太值钱的,他没啥钱,又不好意思老伸手找家要钱;送不值钱的,怕她瞧不上;亲手做个什么,他又懒得做。可关系还是得花心思维护,女人嘛,想娶到手总得上点心。

俩刚开始还在探讨送礼物的事儿,也不知道画风是什么时候转的,男孩问她长得怎么样,吴力说一般,拿手机给他看相片。他说确实一般。他又给他看他喜欢过的那个女孩的相片,对方说这个好看点。吴力说可惜人家有男朋友。接着男孩问他女朋友床上功夫如何,胡桃妈极羞愤,想避过身子,耳朵却忍不住去听。吴力说胡桃喜欢在上面,他也喜欢在上面,这一点很烦人,俩人还要为位置争抢打架。男孩说,女人喜欢在上面不好吗,男人省力,只享受就行了。但吴力说他骨子里还是进攻型的,而且胡桃的身材不怎么好,女孩在上面需要一对好胸,晃起来才好看。她的胸晃起来是往两边摆,简直一言难尽。

听不下去了听不下去了。胡桃妈气得把锅铲子嘣一声砸在灶台上,俩小伙子吓一跳:“咋了?”

“没咋,碗摔破了一个。”

接着她听到他们在小声嬉笑:“农村来的大妈,哪听得这个?”

吴力竟然也笑。笑就是认可。认可她是一个农村来的大妈,她土,她没眼界,听到小男生们讨论女人就给他们定性为流氓罪。

胡桃妈只是在想,这人不行,绝对不行。她得赶紧跟女儿通风报信。

6

胡桃接到她妈的电话时正在开会,她妈给下了死命令:分手,必须分手。

胡桃吓了一跳:“咋了?”

胡桃妈脖子里插了根吸痰管子似的,呼噜呼噜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胡桃说:“行了行了我在忙,等会儿再说。”

她妈不叫她挂电话:“你都不知道你找的是个什么男人。”

“又怎么了?”

胡桃妈没办法,只好说他有外心。胡桃问细节,她妈又说不上来,只说手机里面还存着别人的相片。胡桃说她知道这事儿,不就暗恋艺术系一小姑娘嘛,给他暗恋去,那姑娘傍了一大导演,是他能摸得着边儿的吗?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她妈心一横,说吴力当着她的面跟他的室友说嫌弃她。

“嫌弃我什么?”

“什么都嫌弃。”

“我不信。嫌弃我还天天给我打电话?嫌弃我还什么都听我的?嫌弃我还带我上他家去上门?”

“……那是因为……因为他找不着比你更好的了!”

“他怎么找不着?要想找还是找得着的。你别总是把你自家闺女看成个金疙瘩,谁都配不上似的。再说了,你们前段时间不是好好的么?”

她妈说:“反正必须分手。他就是看不上你。”

“你说点具体的事儿出来,哪怕具体他说过的什么话,别添油加醋啊。”

她妈一咬牙:“他给住一块儿的男孩子说……说你,嗨,真不要脸,我说不出口。”

“你说嘛。”

“说你身材不好,那啥的,他不满意。”

胡桃沉默了一会儿:“行,我知道了,我开会去了。”



7


吴力接到胡桃的电话时直接懵逼。

胡桃通知了他两件事,第一件,她升为总监,薪水翻番。第二件,分手,保姆也不会再去给他干活。“原因我不想藏着掖着,现在你家里的保姆,就是我妈。我以前因为她的工作自卑过,现在我工资高了,完全可以不让她再出去做家政。我对自己未来的规划非常清楚,结婚要带着我妈。本来是想让你们先培养一下好感的,结果你在她面前说些七荤八素的,弄成这样。”

胡桃知道这也有自己的错,她不该让俩人以这种方式认识,俩小子在一起说的话,可能天下百分之七八十的男人都会说,但是没被女方的家人听到,就相安无事。听到了,再怎么相处?其实胡桃妈本来对他印象挺好的,但现在他俩没法相处了,她跟他就没戏。

吴力在这头“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来什么。

最后他生气地憋出一句:“我哪点儿对不起你吗?”

那倒没有。出轨这种事儿,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这个她没什么好苛责的,她自己也有自己的初恋情结呢。和室友说床上隐私吧,是恶心人了点,但她自己和闺蜜也在一起说过他,好像扯平了。算起来都不是什么大罪,错就错在不该被她妈听到,老人家不接纳他,她的幸福就不完整。

很多时候幸福需要假像。赤裸裸的东西太伤人。胡桃是今天才明白这个理儿,她妈则永远不会想通。

吴力还是很生气:“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那是你妈?”

胡桃没理他。

他说:“你玩我,你在我身边安插奸细,本来事情可以不这样,本来我可以跟她相处得很好,你不知道刚开始我们相处得有多好……你觉得这样好玩吗?你对我,难道就没有过一点点感情和信任吗?”

胡桃听他说得可怜兮兮的,又有什么用呢,争论下去永远没个尽头。她现在是女领导范儿,越来越懂得斩立决。失去他,她也会失落一段时间,以后也会惋惜一下,但是没有办法,结局已定,废太多话浪费时间。她非常清楚这件事错在角色混乱上。世上每个人都需要遮羞布,撕开过就再也挡不上。今天的结局是三个人参与的,已经走成这样,还能怎么办呢。

她妈嫌吴力不够爱胡桃,胡桃又能有多爱他?根本谈不上什么生死相依、刻骨铭心,只是觉得处得来,能结婚。很多成年人的爱情不都这样吗。也许没这个小插曲,就结婚了。有这个小插曲,就走散了。

她挂掉电话,站在40层高楼的窗口,伤感而绵长地,叹了口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