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情感 故事 生活

傻儿子的婚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白鹭
2020-04-15 19:35
1


铎的婚事,让沈明月焦心。

如果铎是个正常孩子,她也不至于急得火上房。

铎小时候脑积水,留下了后遗症,脑子发育到十三四岁,便固执地停留在那个年纪不愿再发育了。铎的皮囊不错,如果不开口说话和亲密接触,看不出他有问题。

沈明月带着铎嫁给现在的丈夫。老头子年纪大点,但有些人脉和本事,看在沈明月伺候他不错的份上,给铎在大西北找了份旱涝保收的工作。

虽然一年到头见不到儿子的面,沈明月已经感激得快给人磕头作揖。铎有了工作收入,以后不用为他没饭吃发愁。

只是这婚事,别人都爱莫能助。

从铎刚过完二十岁生日,沈明月就开始着手他的终身大事。

她先说服老头子给铎买了套房子,有这个资本垫底,才可能把姑娘吸引过来。现在的人多现实。开始老头子不乐意,沈明月说,难道你想将来铎结了婚,还和我们住在一起吗?

半是威胁半是警醒的话,把老头子绕了进去。铎在二十一岁这年,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房子只有八十平米,但地界在市中心,将来升值空间大。

沈明月以这套房子为本钱,开启了铎的相亲之路。

沈明月随身带着铎的照片,逢人便推销自己的儿子。那是一张正装照,上面的铎看起来浓眉大眼,精神抖擞,还有点小帅气。

她带着骄傲又夸张的笑声说,这是我儿子,在XX单位上班,吃皇粮的。我们已经在市中心买了房子,你们身边有合适的姑娘,给我们介绍一下。

这么好的条件,很快有一群女孩的资料飞到了沈明月的手上。

沈明月打先锋,替铎相看了几个,觉得差不多就把人家的电话和微信留下,给铎发过去。最多的时候,铎在网上同时聊过五个。等过年放假回来一见面,全部没戏。标准的见光死。

一晃七八年,沈明月替铎相过的亲,不下一百个,一个也没定下来。沈明月急得就差去拜佛烧香了。

2


经过多年的屡战屡败,沈明月总结出一套经验教训。女孩绝对不能长得太漂亮,家里经济条件一定不能太好,这样才可以用金钱弥补铎的先天不足。

太优秀的姑娘铎降服不了,沈明月也降服不了。

铎三十岁这年,沈明月跳广场舞认识的一位大姐,介绍了个叫小喜的姑娘,说是她家的远房亲戚,人很本分。

小喜在一美甲店里给人做指甲。家是乡下的,在城里没靠山。这种女孩,一般文化水平不高,能留在城里是她们的梦想。这全都符合沈明月的标准。

沈明月和小喜约在一家快餐店见面,地点是沈明月选的。她觉得年轻人都喜欢这种地方。

小喜个头不高,人长得也不美,眼角有点耷拉。但皮肤白净,俗话说一白遮三丑,也能看过眼去。

沈明月在心里给小喜打了初步印象分,勉强及格。她问小喜一个月多少收入,在这里生活怎么样,租的房子在什么地段。

据有一定斗争经验的沈明月,必须拿出家长的气魄,还要显得体贴温暖,不能引起对方的烦感。这分寸挺不太好拿捏,但已被沈明月操纵得炉火纯青。

未来婆婆替自己儿子来相亲,本来少见。沈明月问一句小喜答一句,跟交代犯罪史似的。别看小喜是乡下出身,却很懂礼貌。说话有条不紊,不像其他女孩爱抖机灵。

沈明月很满意。她把铎的微信号转给小喜,小喜当她面就加上了。那么多相亲姑娘当中,她是最痛快的一个。这性格好,有话直说。沈明月更喜欢了。

午饭后,沈明月给铎打电话,说今天这个小喜姑娘她很中意,让铎多和人家聊聊。铎啪地把一张聊天截图发过来,沈明月一看,高兴得眉开眼笑。

原来两个人早就聊上了,小喜显得很主动,这样最好,可以掩饰铎的笨嘴拙舌。

沈明月又开始担心,铎再把人聊飞了。她就让铎把他们的聊天记录都发过来,她好随时纠正和监控他们的进展。

铎不乐意,说这是他的隐私,沈明月不能干涉。沈明月气结,铎还知道什么叫隐私。

3


在明确了小喜的态度之后,沈明月决定周末请她吃饭。她必须和这个姑娘处出母女的感情,即便小喜不满意铎,也会舍不下她这么好的婆婆。

小喜喜欢吃湘菜,沈明月特意定了一家湘菜馆。尽管她一点辣椒都吃不得,一顿饭吃下来,嘴巴都辣得麻木了。可她心里热乎,因为小喜说铎挺好,两个人聊得来。

这就有戏。

然后,沈明月让两个人自由接触,她放心地陪着老头子出国旅游去了。她的微信没法天天上线,也不可能为铎和小喜的事,每天打国际长途。

一个月后,沈明月从国外回来,给铎打电话才知道,小喜半个月前已经不搭理他了。

沈明月心里大呼不好,她才刚走几天啊,没有她坐镇,什么都不行。

还没等她去找小喜说好话,小喜已经把电话打过来了,沈阿姨,我和铎不合适,我们不谈了。

尽管隔着电话,小喜看不到沈明月的表情,她还是堆起满脸笑容,小喜,阿姨刚从国外回来,还没和铎联系,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等明天阿姨去看你时,你和我说说。我还从国外给你带了礼物呢。

沈明月不给小喜拒绝的机会,快速把电话挂断。她本来给小喜带的礼物是香水,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一瓶香水没法打发的。

她开始在那些礼物里挑挑拣拣,忍痛割爱把自留的一只价值两千的背包贡献了出来。如果小喜执意要分手,就给她一瓶香水。有和好的迹象就送包。

什么都要讲成本的。

第二天,沈明月带着爱的礼物,到美甲店找小喜。小喜对她还是客客气气,沈明月就问她,铎到底怎么惹着她了?小喜开始咬着嘴唇不吭声,耐不住沈明月再三追问问,她突然哭起来,拿出两个人的聊天记录给沈明月看。

沈明月一看快气炸了。俩人准备开视频的时候,铎突然提出来要和小喜裸聊。这才认识几天,小喜觉得铎品质有问题,她之所以没把铎拉黑,就是想留着这些证据。

沈明月一边恨铎不争,一边想明白了,以铎的智商根本想不到这个问题,肯定是被他宿舍的那群小伙子们挑唆的。

她对小喜又哄又安慰,小喜啊,铎这孩子不会干这种事,估计是被他们宿舍里其他的小伙子抢去手机瞎聊的,等我去问问他。如果是他,我肯定也不饶他,你再给他个机会。

沈明月使出洪荒之力,总算把小喜说得回心转意。临走时,她把包塞到小喜的怀里,说特意给她买的。小喜挣扎几下收了。

收下就好,怕就怕她不收。

4


回去后,沈明月把铎大骂了一顿。沈明月说,马上去和小喜道歉,说点好听话。并且把他们的聊天记录发过来。铎一一照办,又把聊天记录截图给沈明月。看到铎说话基本靠谱,沈明月才稍微安心。

度过这个险情,沈明月做出一个决定,必须让铎和小喜速战速决。等到十一假期,让铎回来和小喜见面,差不多年底把婚事办了。

为了不再突发意外状况,沈明月几乎每天都要查看他们的聊天记录。铎也不敢再乱回话,有时小喜抛个什么问题,他赶紧转问沈明月答案。

沈明月这边手把手地在网上教铎谈恋爱,还时不时找一些年轻人,问问现在的小姑娘喜欢什么话题。比如,小姑娘们爱聊哪部电影,她先去把电影看一遍,再把这些经验传授给铎。

沈明月累得够呛,恨不得她直接去和小喜谈恋爱得了。

每周,沈明月一定要抽出一天时间,和小喜约会。逛街,吃饭,聊天,有时再给小喜买两件时兴的新衣服。她要用物质和亲情,把小喜彻底俘虏了。

小喜说,她妈活着时都没对她这么好。沈明月便摸着小喜的头发回应,咱们很快就成一家人了,我可不就是你妈。等你和铎见过面,抓紧时间把婚事办了。

小喜没反对,眼圈还有点微微发红。沈明月心里有谱了。她抓到了小喜的软肋,小喜的软肋是,在这个世界上的孤苦无依。

沈明月挺心疼小喜,是从心底的心疼。她要是成为她的妈,一定给她更多的关爱。她觉得自己母爱泛滥成灾。

再想到小喜与铎的见面,那才是一大关。她又猛然清醒过来。

很快迎来了十月一假期,铎回来的第二天,是和小喜见面的日子。两个人网上谈爱四个月,第一次实战,沈明月比谁都紧张。

她一大早起床,将昨天已经为铎烫好的西服,又重新检查了一遍。她自己去相亲也没如此慎重过。

吃过饭,她把一句一句掰扯过的话,对台词似的又和铎对好。这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领着铎去相亲的战场。

小喜来的早,看得出来她也是精心准备。风衣是上次逛街时,沈明月买给她的。背的包也是沈明月送的。她全副武装在身的,都是沈明月送的装备。

沈明月欢天喜地把铎往小喜面前一推,小喜,这就是铎,快瞧瞧是不是比视频里还帅。

铎很绅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盒子,说是给小喜的见面礼。沈明月让小喜当面打开,是一条项链,一看就很值钱。她捕捉到小喜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惊喜。她催着铎赶紧替小喜带在脖子上。

接下来的聊天还算顺利,铎稍有跑偏,马上被沈明月及时纠正过来。

直到吃饭时,铎才原形毕露。他不停地拿纸巾擦着嘴角流出来的口水,闷头自吃。压根不懂什么礼让的人情世故。

沈明月一边给小喜倒水,一边在下面狠踢他的脚。铎这才反应过来,要谦让,要给小喜夹菜,要收敛起自己的狼狈相。

在沈明月的严格监视下,相亲成功结束。沈明月累啊,累得精疲力尽。

那么多次的见光死,这才万里长征第一步。一想到此,沈明月不寒而栗。

5


沈明月担心的事情并没发生,小喜没有因为面基提出分手。隔了一天,她试探着给小喜打电话,说想邀请她来家里做客,实际上是让老头子过目。

小喜痛快地应下来。

小喜一进到这幢独门独院的三层小楼,明察秋毫的沈明月从她的表情当中,看到了震惊。这房子令多少人艳羡,更何况是小喜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最多在电视里看到过吧。

沈明月亲热地拉着小喜的手,一直拉到老头子面前,介绍说这是铎的未婚妻。

老头子给了小喜一个大红包,沈明月从红包的厚度估摸一下,至少有五千块钱。

还算给她长脸。

吃过午饭,沈明月带着小喜又去看了他们那套八十平米的小公寓。她问小喜,看这房子里还需要添什么,哪天我们一起去置办齐了。我和你们年轻人的眼光还是不一样。到年底办事,这时间紧得都怕来不及。

小喜干脆地说,好。沈明月都不敢相信,铎的婚事就这么定下了,容易得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因为太过兴奋,她必须强压下内心狂热的激动,才能用正常的声调讲话。

沈明月说,小喜,你要不要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求?

不用和他们说,我妈死了,我爸又成了家,没人管我的事。小喜这次回答得更加利索。

少了挑剔的娘家人,更好操控。沈明月又放下几分心。

假期结束,铎刚一离开,沈明月便每天拖着小喜上街添置新房的物件。生怕中间出什么差子,她让铎尽量减少和小喜聊天。

俩人友好相处得像亲母女似的。

但沈明月也发现,小喜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柔弱可欺。有次她们买床上用品,沈明月说买大红色的,结婚看着喜庆。未来婆婆说的话,换个人早就点头哈腰地附和了。小喜却坚持她喜欢的藕荷色。

沈明月心里不爽,嘴上嘟囔着,反正是你们用的,只要你喜欢就好。她偷眼瞄了瞄小喜,眉梢眼角挂着的心满意足,还有掩饰不住的得意。打败沈明月的得意。

沈明月心里一禀,这是什么情况,她挑来挑去,难道给自己挑了个敌人?

6


办婚事的前一个月,铎突然向沈明月提出来,要把自己的工资卡拿回去。以前沈明月为控制铎乱花钱,替他保管着工资卡,每月给他转点钱。铎现在要恢复财政自由,除了小喜的主意,还能是谁!

其实不用铎开口,沈明月也会结婚后把卡交给小喜。她用得着这么着急掌握财权嘛。沈明月心里冷笑起来,还是年轻啊,的确稳不住。

沈明月把工资卡交给小喜时,又多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她说,这里面有十万块钱,小喜又没什么娘家人,这算是嫁妆,也算是彩礼。因为她既当小喜是自己闺女,又当是儿媳妇。

感动得小喜眼泪汪汪。沈明月搂着小喜的肩膀笑,这下好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十万块钱,既省了狮子大开口的彩礼,又包含了天价的改口费。而且,新娘家带着这么丰厚的嫁妆,还保全了沈明月家的面子。

怎么样都划算。

年底时,铎和小喜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沈明月看着舞台上那对新人,不禁潸然泪下。她的眼神在空中和小喜对了一下。心有灵犀地相互笑笑。

小喜又不傻,铎的毛病她早从介绍人那里听说过。铎的一个裸聊吓到了她,觉得这人病的不轻。所以才有了第一次闹分手。沈明月的及时救场,挽回了儿子的婚姻,也圆满了小喜的心愿。

小喜穷怕了,苦怕了。有个家境殷实稳定收入的老公,有套城中心的住房,还有个时刻巴结着她的婆婆。多少出身卑微女孩的梦想,小喜用最快捷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内都得到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

而且,那个介绍人,根本也不是小喜的什么远房亲戚,只是她做美甲的常客。平时闲聊时,说起过铎和沈明月这对奇葩母子。小喜上了心,旁敲侧击地让这位顾客把她介绍给沈明月。

在沈明月费心竭力地用金钱和亲情俘虏小喜时,小喜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这个婚结得值还是不值。

沈明月也不是不知道,小喜那点小心思。那位介绍人对小喜不知根知底,怕将来有麻烦,自己脱不了干系,早就把和小喜的关系告诉了沈明月。

沈明月调查过小喜的家底,小喜说的都是实情。她这才敢把小喜迎娶进门。

精明如沈明月,聪明如小喜。各取所需而已。

沈明月深吸口气,结婚只是新挑战的开始。一生很长,谁知道小喜哪天会不会闹起离婚呢。就算是自己亲手找的敌人,也得想办法策反过来。

看来,还有更强的攻坚战要打。

—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