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这一生,爱情是保鲜剂,内心强大是归宿
人物志

女人这一生,爱情是保鲜剂,内心强大是归宿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菀彼青青
2020-06-16 19:18
在电视剧《还珠格格》里,有个极有趣的片段。

小燕子进宫被误认成格格,她内心愧疚,便请五阿哥帮她送信给暂居学士府的紫薇,当紫薇打开那封信时,却发现是一幅乱七八糟的画。

但紫薇瞬间就读懂了小燕子的心思,她不慌不忙,开口便惊艳了全场,“满腹心事从何寄,画个画儿替。小鸟儿是我,小花是你。”

这段词诙谐生动、妙趣横生,令人拍案叫绝。其实,当初琼瑶女士写这段词时是模仿了女诗人朱淑真的《圈儿词》。

朱淑真是与才女李清照齐名的宋代女诗人,她一生才华横溢却颠沛流离,是个因爱而生、为爱而亡的薄命佳人。

人往往最怀念未圆的缺憾
 
虽为一代才女,但朱淑真的生卒年已被淹没在历史的浪花里,后人只知道她出生在宋朝最动荡的那段岁月。
 
她的家族虽非簪缨世家,却也是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当时的一位官吏,所以朱淑真的童年是在富足美好的时光中度过的。
 
据说在浙江钱塘的城南,有一处阔朗优美的园林曾经就属于朱家。自幼时起,朱淑真便在亭台水榭间娇憨奔跑、畅快游玩,日子十分惬意。
 
她的父母都是传统的旧式家长,希望能将女儿培养成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朱淑真很聪慧,没过几年便成了当地有名的才女,擅书画、通音律,诗词写的尤其出众。
 
少女初长成,玲珑豆蔻心,不知从何时起,朱淑真开始有了婉约朦胧的小心思。
 
初合双鬟学画眉,未知心事属他谁。
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萧郎万首诗。
 
在这首《秋日偶成》里,她写下了自己少女怀春的隐隐心事,憧憬着日后能嫁给一位温润如玉的男子,与他依偎在窗前一起画眉赏月、吟诗作对。
 
一次偶然的机会,朱淑真邂逅了一位才华出众的书生,他如一缕和煦的阳光,照进了她少女柔软的心房。
 
她娇憨明媚,他低眉浅笑,两个年轻的男女都心照不宣的对彼此留了意,一段懵懂而暧昧的感情就如同青绿相融的柳枝,浮乱了对方的眼波。
 
可是,因为他们太年轻,还未曾拥有足够爱的能力,所以,这段短暂的初恋最终烟消云散了。
 
那位书生为了前途离开了她,他们的爱情就如同一场春事,盛樱缤纷之后,只能随风了无痕。
 
那是朱淑真人生中第一次尝到爱情的滋味,虽然无疾而终,可是却令她无尽的痴迷。
 
人生最怀念的便是似开未开的花、将圆未圆的月和没结果的初恋。

因为那生命中的残缺,就像心口那颗鲜红的朱砂痣,永远在夜深人静时提醒你,你曾经拥有,却又遗憾错过。
 
于女诗人朱淑真而言,这种淡淡的爱之残缺,弥漫了她的整个一生,并化为笔下的一首首哀婉凄美的诗词。


不如意的婚姻注定无法绽放幸福的花朵
 
沉浸在离情愁思之中的少女,迟迟不肯嫁人,可芳华经不起岁月的蹉跎,一晃的,朱淑真便成了将近20岁的老姑娘。
 
早已焦急不堪的父母决定,不能再由着女儿的性子胡来。他们相中了当地的一位年轻官吏,迅速将女儿嫁了过去,朱淑真内心自是千般不愿意,但旧式少女又如何能抗拒父母之命,所以即便意难平,她仍是嫁了。
 
在婚姻的最初,朱淑真和丈夫也曾有过一段相敬如宾的好时光。
 
有一次,丈夫外出多日,忽然收到了她的书信,打开一看,满纸尽是圈圈点点,没有一个字。
 
他不明白朱淑真是何意,却又忽然发现在书脊夹缝里写着一首满是相思的词句,“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但是,他们夫妻间的融洽并未持续多久,因为朱淑真渐渐发现,自己的丈夫不仅不通诗词,而且没有半点男子该有的凌云壮志。朱淑真屡次劝他积极进取,可他只顾官场逢迎吃喝玩乐,后来甚至公开的携妓私游。
 
丈夫的世俗和粗鄙令朱淑真对婚姻失望透顶,于是夫妻二人产生了龃龉。
 
 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
 
她嫌弃他没有文人雅致,他厌恶她矫情啰嗦,一场本是门当户对的婚姻,却因为精神的鸿沟而产生了巨大的隔阂。
 
更不幸的是,婚后多年,她的丈夫一直在各地辗转做官,她也只能跟着颠沛流离,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情,她的日子过得异常苦闷悲戚。
 
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
已无鸿雁传家信,更被杜鹃追客愁。
 
在婚姻里备受煎熬的朱淑真仿佛失去了自己的根,鸿雁断绝,杜鹃添愁,一怀深情找不到任何归处。
 
世间的婚姻最讲究门当户对,但除了家世相当,夫妻两人的精神匹配更重要。不如意的世俗婚姻,注定无法绽放幸福的花朵。
 
但渴望爱情的朱淑真不甘心从此成为一名闺中怨妇,不甘心将自己的大好年华全都葬送在这场不如意的婚姻里,所以她主动选择了离开。


每个人都应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
 
与丈夫分开后,朱淑真开始了独居的生活。
 
不知道她有没有向丈夫讨要过休书,以朱淑真多情恣意的性格,大概是有的,可是她的丈夫却不愿将夫妻不睦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毕竟这牵扯到两个家族的颜面,所以他们只是分居,并未和离。
 
但这于朱淑真已经足矣。
 
看不见丈夫那副蝇营狗苟的嘴脸,朱淑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畅快,她仿佛恢复了婚前少女时代的娇憨美好,每日除了写诗作画,便是四处游玩,结交志同道合的好友。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朱淑真遇到了一位彬彬有礼的男子,四目相对,情意绵绵,她在婚姻里被愁绪浸淫多年的心又再次悸动起来。
 
她仿佛又陷入了爱情,而且是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
 
经历了初恋的懵懂苦涩,尝尽了婚姻的凄风冷雨,朱淑真决定这次一定要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因为只有奋不顾身的爱情,才能令她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活着。
 
他们一起填词作画,一起焚香赏花,一起画船听雨,一起炉边烹茶,爱的忘乎所以,爱的天昏地暗,日子恣意而温存。
 
爱情是女人生命中最好的保鲜剂,深陷情爱之中的女子,愈发美丽光华,眼中的喜悦想藏也藏不住。

此时的朱淑真太快乐了,她恨不得向全天下的人昭告自己的爱情。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
 
在礼仪森严的宋朝,朱淑真多么大胆啊。湖光苍翠,荷花招摇,她与恋人携手游园,忽然遇上一场黄梅细雨,他们嬉笑着跑进亭子里避雨,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娇憨的和衣躺进恋人的怀里,肆意享受着烟雨中的爱情滋味。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她的恣意放纵招来了世俗无穷的闲话,众人纷纷指责她行迹放荡,丧失良家妇女的德行。
 
她的丈夫听到了风言风语,愈加对朱淑真深恶痛绝,她的父母也被气的捶胸顿足,认为这个女儿毁掉了整个家族的清誉。
 
在那时,男子放浪会被人称为“不拘小节”,可女子恣意便会被怒骂为“荡妇”。在世人眼中,离经叛道的朱淑真无异于是洪水猛兽,他们纷纷出手,定要将她打回原形。
 
于是,朱淑真和恋人又被世俗的大风吹得四散天涯。她被强行带回了娘家,而她的恋人则失去了消息。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因爱而生,为爱而狂,她们永远相信爱情,追寻爱情,一生都奔波在爱情的路上。
 
于朱淑真而言,失去了爱情,就失去了所有。



强大的内心,才是女人最好的归宿
 
自从与恋人被迫分开,朱淑真便恨上了春天。
 
每逢春日到来,她便将屋内的帷帐全部垂下来,家人问她这是何意,她说,“我不忍心见到春光”。她已是一个伤心的断肠人,即便在春日里也难免骨冷心寒,那么便不如假装人世间再没有好春光。
 
“独行独坐,独唱独酌还独卧”,从此之后,她的生命里只有漫无天际的孤独。
 
在世俗的折磨之下,一代女诗人绝望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有人说她是不堪忍受流言蜚语投湖自尽,也有人说她是因思念情人抑郁而终,可是不论如何世说纷纭,她都再也听不见了。
 
在她死后,她的父母认定是诗词害了她,所以将她一生的心血付之一炬。
 
但大火毁得了诗稿,却毁不掉人们对她的喜爱,后人将她的诗词整理成《断肠集》,我们这才能在诗词里读懂她离经叛道的一生。



后世常将朱淑真与李清照做对比,认为两代才女在诗词上可以齐名,但是与李清照相比,朱淑真显得格外红颜薄命。
 
她这一生,才华横溢,颠沛流离,为爱而生,因爱而狂,最终留给世人无尽的唏嘘感叹。
 
其实,无论经历怎样的世事艰难,我们都应该相信人间有真爱,永远保持爱的能力。
 
但是除了爱情,生命中还有许多的精彩值得我们去追寻与坚守,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保持强大的内心,不为世俗所困,不为流言所扰,活出属于自己的广阔天地。
 
因为,唯有强大的内心,才是生命最终的归宿。


*注:配图来自影视剧


如果您有好的原创作品欢迎投稿,请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