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8章

沉鱼-第8章【完蛋!!我两个男人同时出现】

作者:月落
2020-05-21 12:0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少年人面色激动从床榻上起身要走,却因为气力不继跌倒在地。

“快去告诉殿下,”他惊慌道:“不要去见陛下!不能见陛下!”

“那不是他的父皇吗?”小舞在一旁疑惑道:“为何不能见?”

那人脸颊上有病态的潮红,嘴唇发抖着道:“见则必死。”

 

孟鱼出门时,是正午,午时。

“日光平午见,雾气半天蒸。”此时阳气最盛,阴气却滋生。朝廷向来在午时监斩行刑,听说可以压制鬼魂不再出现。

所以他们当然是要在这个时候血洗皇宫。

只为把最有可能做太子的萧潜及其拥趸大臣一网打尽。

那少年姓白名易得,明着是齐王的王府官,暗地里却是为萧潜卖命。他亲眼看到齐王着人下毒令皇帝昏迷,并软禁帝后把持朝政。

那封皇帝下诏缉拿萧潜的手谕,正是齐王命他写的。

“不是说到了建康城,就不再怕齐王了吗?况且他们是兄弟,怎么能手足相残?”孟鱼的手按在刀柄上,紧张一瞬。

“这位小兄弟,”白易得因为太过紧张,说话似咬着牙齿:“前朝时不还有玄门之变吗?高祖的两个儿子为夺皇权,次子把太子亲手杀掉。后来还能怎么办?高祖甚至禅让了帝位,令弑兄之人做了皇帝。”

孟鱼觉得有些发冷。

“若萧潜去见皇帝,会怎样?”

“甬道两侧,埋伏一百刀斧手。”白易得道。

 

这已经不是钱的事,这是玩命的事。

阿娘说了,可以闯祸,不能送死。

可孟鱼也不想萧潜去送死。

她想起在蛊寨时,地上爬满噬骨虫,她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可“轰”的一声四周火起,在燃烧的竹楼前,萧潜看着她,目光灼灼都是关切:“你没事吧?”

他那时候问。

他是个废话很多的人,更是个宁愿花钱从不亲自卖命的人,他功夫不好,只会放火而已。却出现在蛊寨,去救她。

阿娘说过不能送死,可阿娘也说过,交朋友没有什么诀窍,投我木桃、报之琼浆便好。


 


易得说,一百刀斧手可斩五百兵,靠孟鱼单枪匹马去打,只是白送一条命。

出了这样的事情,要迅速去找萧潜的谋士宇文琮。

宇文琮身份多变,此时在西市盘了个卖垂钓之物的小店。

孟鱼到时,他正在磨刀石上打磨一根钓钩。孟鱼上前按住滚烫的钓钩,开口道:“宇文先生,可否救一救殿下?”

满头白发的老者抬起头,双眼射出精光看着孟鱼,许久才道:“殿下天资聪颖无需辅佐,老朽已经请辞了。”

“何时请辞的?”孟鱼道。

“从他在永平县不听劝谏起,便辞了。”宇文琮松开被孟鱼按住的鱼钩,又从匣子里拿出一根。

这一根粗些,看那样子,还要磨许久才好。

永平县,那不就是这几天的事吗?

孟鱼把他这根鱼钩也按住,缓声道:“余某见识浅薄,但我的兄长为我读过《礼记》,上面说,‘君子遵道而行,不可半途而废’。先生说是吗?”

“不是,”宇文琮斜睨孟鱼:“是说‘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

意思差不多就行了。生死关头,是要在这里吊书袋吗?

孟鱼忍住拔刀的冲动,继续劝:“先生辅佐殿下继位,便可做一番大事,可慰百姓可安社稷,这样不好吗?”

宇文琮摇头:“老朽只是这西市燕雀,并无鸿鹄之志。”

“啪!”地一声巨响,就在宇文琮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孟鱼已经抽刀下劈,斩碎了他磨鱼钩的石头。

刀刃几乎擦过宇文琮的手指,却并未伤他分毫。

“说!”少年的声音冷硬中透着浓浓的不耐烦。



宇文琮说,要去找周势坤。

周是萧潜的舅父,原本是梁国行军大总管。可因为豢养私兵被人揭发,皇帝不久前夺了他的兵权。

宇文琮说到这里不知道是不是被石屑呛到了,咳嗽了几声才继续说,这倒没什么好委屈的,他本来就豢养私兵,且不是言官揭发的数百人,而是好几千。

“周势坤愿意冒着被污蔑谋逆的罪名进宫救萧潜吗?”孟鱼虽然不谙朝事,还是懂得这些的。

“不愿意。”宇文琮说:“你可以去吓唬他,就说如若齐王继位,第一个杀的就是他。”

“朝臣不是随便就可以杀的吧?”

“无妨,”宇文琮的笑有些莫测:“你就说,齐王已经知道他在云山里藏的那些金子了,且已经得到藏宝图。”

看来这舅父也不是什么好人。

孟鱼于是马不停蹄去找周势坤。



一千私兵若进攻皇城,无异于以卵击石。可若这些兵马秘密集结在宫门口进攻皇宫,便容易得多。

禁卫军权虽然被齐王夺走,可禁军里却有不少周势坤的旧属。当他们看见周势坤和孟鱼带着装备精良的精兵冲入宫门时,一时间恍然在梦中。

“齐王软禁陛下意图谋逆,阻挡者死!”

明明他们才是冲进宫城的私兵,口中却喊着勤王的口号。

这口号吓得半数禁军心中犹疑,他们的将领更因为是周势坤领兵,忌惮之下不敢拼力抵抗。

千余人杀进宫城,不出半个时辰便寻到萧潜。





一开始,萧潜没想到齐王会答应他去见父皇。

朝会上两边人吵得很凶,吵到接近正午,人人腹中饥饿,齐王便安排了饭食给大臣果腹。

简单吃了些后,他紧锁眉头道:“既然诸位大臣今日似乎非见陛下不可,那么便由本王带路,哪位大臣想亲眼见到陛下安好的,可随行。”

萧潜心中微惊,开始怀疑齐王到正午时分才允许他们去见父皇,是有什么险恶用心。

但齐王此人向来是以为人宽厚、德行卓著被人称道的,且这么多大臣眼睛看着,萧潜觉得他不会做下恶行。

待他跟着齐王走了约么一刻钟,忽然发现跟随的大臣里一部分是跟自己交好的,一部分是他母族亲旧时,已经晚了。

刀斧手从甬道高墙外跳入,在齐王一挥手间便向他们斩来。

萧潜勉强护住几人,他自己且战且退,眼看十多名大臣已经有半数惨死,萧潜大喊一声,终于不再躲避,决定拼死反抗。

不就是一死吗?

自己是要做皇帝的人,若连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大臣都救不了,还有何颜面去见先祖?



孟鱼是在这时来的。

她比那些私兵跑得快些,犹如从天而降般出现,一刀砍下距离她最近的刀斧手头颅,向萧潜奔来。

刀光剑影里,萧潜一时忘记动作,只怔怔站着,看到她英姿勃发的身影,和脸上不惧生死的冷笑。

小猛,小猛,小猛……

他心中奔腾着似乎是幻觉般的声音,眼前的一切尽皆消失,只有那一个影子闯进他心里去,闯进他血液里去。

四肢百骸全是无法压制的悸动。

小猛。

他不是没有身手厉害的随从,不是没有见过少年人冷厉的模样。可眼前的人虽然冷笑,却似裹着火光;虽然……虽然是男人,却钻进他心里去。

萧潜觉得自己无法呼吸,直到有一个人从身后钳制住他,匕首顶上喉咙,冷冷道:“弟弟,为兄送你上西天。”

是齐王,是兵法谋略都比他高上一层的齐王。

萧潜如同浑然不觉般继续看着孟鱼,她距离自己太远了,远到他如果被齐王杀死,无法跌进她的怀抱。

所以他更深地看了孟鱼一眼,下意识捉住齐王的手,想让那匕首离自己的脖子远一些。

可齐王手中的匕首却向外扬去,萧潜转过身,看到齐王捂住肩膀踉跄后退。那里插着一把匕首,孟鱼的匕首。

喊杀声响彻宫殿,周势坤的私兵到了。



帝后被软禁在韶华宫中,已有五日。

周皇后只是面容憔悴悲愤难当,身体并无大碍。

可皇帝却被齐王命人在头顶穴位扎了七根银针,昏迷不醒。等太医分时、分次把银针取出,辅以汤药唤醒皇帝,已经是三日后了。

而皇帝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把齐王赐死。

听说诏书还未传入宗正府的大牢,齐王便自缢谢罪了。不光是齐王,禁军统领以及一干齐王拥趸,也死的死贬的贬。

因为陛下震怒异常,这些事做得很快,朝堂顿时清明许多。而因为救驾有功,皇帝免了周势坤豢养私兵的罪责,官复原职。并且封萧潜为楚王,扩建原先萧潜居住的府邸,且挂了“楚王府”的牌匾。那匾额上的字是梁帝亲笔提的,人人都说有龙马奔腾之势。



而远在千里之外,大弘京都长安,宣成帝得到了梁国的消息。

“平息了。”他把眼前的奏折轻轻合上,起身在养心殿内缓缓踱步。

“是。”宰相郑君玥躬身道:“跟陛下之前推断的一致,齐王败了。”

“原本便是要败的,”宣成帝的视线落在窗外轻轻摆动的绿植上,唇角忽然有了笑意:“更别提萧潜还遇到了贵人。”

郑君玥心领神会地笑了,忍不住道:“上次见面,还抢微臣的凉皮吃呢,没想到一晃眼这么厉害了。”

宣成帝点头,眼中藏不住浅浅的失落,继而忽然道:“拟旨下去,差废太子秦王出使梁国。当年昌平郡主带去梁国的秘密,也该拿回来了。”

郑君玥神情有些惊讶。

去拿那样东西,并不一定要废太子去啊。

可他随即又想到孟鱼,便立刻懂了。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