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6章

沉鱼-第16章【夫君,我来临行你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5-30 1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找人可以,”李璧起身,单手把正端着碗喝汤的孟鱼提溜起来:“你的这个相好,你带走。”
“夫君——”孟鱼哇哇叫着,油乎乎的嘴向李璧亲去。

真是放肆!
我大弘竟然有这样的女人!
李璧为了避免自己被她亲到,直接松手丢开。被提溜到半空的孟鱼全无防备,顷刻间蹲倒在地上。
萧潜冲过去,满脸心疼地扶起她,对李璧道:“小猛虽然是个男人,不指望你懂得怜香惜玉,但秦王你还是不要太过分!”
男人……
李璧瞠目看着萧潜,怀疑这人的脑袋也出了毛病。
“她……是个男人?”
“当然!”萧潜气哼哼地:“大弘民风比梁国可要开化得多,不会不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也是可以的吧?”
说完把孟鱼安置在桌案旁,鸡腿重新塞进嘴里,拂袖道:“本王会快些回来,还请秦王善待小猛。”
李璧看着他,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嘲弄的笑。
他觉得,或许萧潜需要多抓回来些黑鳜鱼,好治治他自己的脑子。

 
太阳还没出来,孟鱼就蹲在树上埋伏起来了。
秦王李璧虽然答应了萧潜要去救小舞,但他需要做的事还有很多,故而只是交代暗卫去寻。
这一日清晨餐毕,他整理衣冠,缓步走出寝殿。因为预备着去见建康城几位大儒,故而鬓发不乱神情更显郑重。结果刚走到一棵桐树下,便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一把捉住他的脖子。
“夫君——”酥软的声音让他打了个哆嗦。
李璧熟而生巧地矮下身子,反手捉住孟鱼的腰把她往上一提一送,背上的人便越过他的头往地上跌去。
虽然姿态难看了些,但李璧觉得好歹摆脱了这女人。
可身子还未起来,却惊觉孟鱼扯走了他的珠冠。力量之大,已经把他的头发弄得乱蓬蓬披散下来,仪态尽失。
“你!”李璧起身,指着跌坐在地上笑眯眯的孟鱼。
“夫君,”孟鱼一本正紧道:“那日小舞告诉我说,若嫁给王爷,需要等着他挑日子临幸。既然如今我嫁给你了,便决定对你好些,现在就来临幸你。”
现在,临幸……
“你!”李璧脸上一阵红白,却只能说出这个字来。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皇子里脾气最坏的。但他还从没有像今日这般,虽然心中淤积着怒火,却发不出来。
眼前这女人,似乎有让他瞬间偃旗息鼓的能量。
这太诡异了。太不同寻常了!
跟着他的官员、暗卫、侍从,各个捂嘴强忍住笑,李璧一个转身怒视,又各个赶紧绷住脸。
四周跑来名为服侍实为看牢孟鱼的婢女仆妇,她们慌慌张张跪了一片:“惊扰了殿下,实在不该。可这客人根本不听我等的话,总是一转眼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请殿下责罚。”
李璧俊美的脸只朝向孟鱼的方向,缓了半天道:“你……”
似乎他如今只能说出这一个字来。
终于,在孟鱼拍拍身上的尘土爬起来前,他想到一件事来:“你记得小舞?”
“小舞,我妹子嘛。她懂好多事,你喜欢她不?给你纳了做妾吧?”孟鱼爬起来,搓搓手就又要来搂抱李璧。
小舞……
李璧像抓到了救命稻草。
今日本王就把这个小舞给你弄来。不管死活,都给你弄来。希望她没有中毒,这样就可以管教你。
让你知道,临幸这个词,不是随便就能用的。
男人,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搂抱的。



小古办事可靠,先是查了那日进出楚王府的人,找出了周大陆。
根据周大陆进入使团护卫的时间,推断他背后有人。
根据他的族谱关系,推断他背后的人是周皇后。
如今只是不知道他毒害小猛,是周皇后的指使还是他和小猛之间有什么私下里的瓜葛。
为免打草惊蛇,小古去探周大陆的家。
回来说小舞就关在他家中柴房。
那么是以使团的名义去跟梁国沟通呢,还是私下里去找周大陆协商呢。
李璧看了一眼被他关在殿外,却妄图从窗户里爬进来,结果被卡在窗棂上的孟鱼,开口道:“不必那么麻烦,给你二十护卫,闯进去提出来。”
“这……不太合适吧。”小古道。
毕竟初来乍到,使团代表整个大弘。如今为了一个身份地位低微的姑娘,去硬闯禁卫队正的府邸。
值得吗?
“咚”地一声,小古扭过头去,见孟鱼终于摆脱了卡住她的那根窗框,整个人跌进殿内。
“快去办!”身后李璧的声音听起来如临大敌。
在孟鱼捉住李璧之前,小古的屁股被情绪有些崩溃的秦王殿下踢了一脚。
他跑出殿去,听到身后的李璧正怒喝道:“你!你放开本王!”
他没敢回头。


星夜兼程,萧潜赶到了李璧说的那座山下。
青龙雪山,是梁国和蛮族的界山,山下温暖如春常年鲜花盛开,可若往山上一直走,便会发现越来越冷,直到看见大片未化的积雪。
这些雪在夏日稍稍消融,于山下汇聚成深潭。
萧潜带了十多个人来,路上他问过,没人听说过那潭中有黑鳜鱼。
事实上,潭水中常年漂浮冰凌,没有多少鱼类可以在这种水里产卵生存。萧潜探手进去试了试,冰冷刺骨。
护卫里有几个水性好的,一个个脱去衣服跳入水中,潜游许久浮出,两手空空。
萧潜不放心,他自己跳进去找,同样找不到。
冻得浑身乌紫出来,护卫们连忙给他盖上衣服,萧潜闻到了一股香气。
确切地说,是烤鱼的香气。
往林子里寻去,他们找到一个正指挥仆从烤鱼的少年。
那孩子约么十一二岁,皮肤黝黑、塌鼻子,身上裹着兽皮,额头顶着孔雀羽毛和夜明珠做成的头冠,脚旁一团硕大的渔网。他如今正坐在一个伏地仆从的背上,口中骂骂咧咧说着什么,手上的皮鞭不时朝动作慢的仆从身上甩去。
除了正烤着的鱼,他们还带着一个大缸,里面有水花溅出,靠近了看,正是黑色的鳜鱼。
怪不得潭水里空空荡荡,原来都被这少年一网打尽了。


“这位小友,”萧潜走到少年面前,拱手道:“在下姓萧名潜,想买你一只黑鳜鱼,请问你开价多少?”
那少年把萧潜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从仆从背上跳下,走到萧潜身前。
“本少爷缺钱花吗?”他用手上的鞭柄敲着萧潜的额头,脸上神情戏谑道:“姓萧,你是梁国皇族吗?你们梁国人人手无缚鸡之力,倒是很有钱。阿娘说了,若我狼戎寨攻进建康,便可以把你们姓萧的当马骑。”
狼戎寨。
正是控制蛮族的山寨。
看这少年的样子和听他说的话,当是山寨首领的部族。
梁国如今并不想跟蛮族开战。
萧潜忍着心中的怒火,继续道:“潭水里的黑鳜鱼被小友打尽了,眼下我有一个朋友需要这鱼救命。请问你如何肯卖一条给我呢?”
黑脸少年看着萧潜,似忽然有了大大的兴趣。他解下裤子露出那东西,当着萧潜的面撒了一泡尿。
然后叉开大腿道:“那就请阁下从小爷胯下爬过去,且啃一口带尿的泥土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