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7章

沉鱼-第17章【我来宠爱你】

作者:月落
2020-05-31 1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黑脸少年看着萧潜,似忽然有了极大的兴趣。他解下裤子当着萧潜的面撒了一泡尿。

然后叉开大腿道:“那就请阁下从小爷胯下爬过去,且啃一口带尿的泥巴吧。”


萧潜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

莫说对方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就算是天潢贵胄,也没资格让他忍受胯下之辱。
因为有求于人,萧潜先前还有礼有节地对这蛮族少年说话,如今只想一脚踹向他没有系严实的裤裆。

可他的小猛还等着他带黑鳜鱼回去医治头脑。

他无法忍受小猛再对别的人喊一声夫君。

所以萧潜忍住怒火,上前一步捉住这少年的衣领,冷声道:“死,还是给一条鱼,你来选。”

“哇……”

若是在大弘或梁国,十二岁的少年已经可以参加童子试。可这蛮族孩子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招呼木讷地看着这一切却不敢言语的奴仆道:“给我杀了!杀了这些梁国畜牲!”

那些奴仆或护卫手里的兵器不过是烧火棍或者长矛,武功更是寻常,萧潜把这少年丢在地上,任他抱着一把弯刀冲来。

那刀柄贴满了翡翠,弄得奢侈闪耀。可这少年的功夫甚至不能称之为功夫,只是胡乱劈砍罢了。

萧潜招招留了余地,没有伤他。

打了约么一刻钟,这些蛮族人终于知道了萧潜一行人的厉害,大骂着往湖水的方向逃去了。

萧潜看到蛮族少年一边跑一边还不忘用鞭子使劲儿抽打族人,嘴中污言秽语骂他们不争气。

忽然“噗通”的一声,那少年竟失足跌进湖水中去。

萧潜从缸里摸出一条鱼,看着同样望向湖水方向的护卫,淡淡道:“回去了。”

 
饿了两天,当小舞从怀里取出掰得不能再掰的一块饼子时,终于听到破门声响,一个年轻人冲了进来。

“你叫小舞?”他问道。

小舞缩着脖子,嘴中却挺厉害:“告诉你们,我家少爷可不是好惹的!”

“跟我们走。”

小舞抓起一根柴火摇头:“你们是谁?”

来人想了想,解释道:“余猛你认识吗?他在我们那里,因为中了毒,需要人看顾。”

“少爷中毒了?”小舞站起身。

就算要去的地方是龙潭虎穴,只要能跟余猛在一起,也是必须要去的。

小舞一路都在想,余猛中的什么毒啊?是不是口鼻流血的那一种?是不是晕倒在床上不能动弹的那一种?

然后她发现自己被带到一个很大的府邸深处,弯弯绕绕走了许久,听到一声酥软的声音道:“夫君,我来宠幸你了!”

小舞已经知道孟鱼的舌头下压着薄薄的药材,可以让声音像男人。

可这男人的声音说出的话却满含柔情娇嗔,更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且青天白日,竟说出“宠幸”这样的话了?

小舞忍不住探头去瞧,然后便见殿门打开,一向虽常常笑着却很勇猛的孟鱼挂在一个男人后背上。

那男人正试图甩开她,动作幅度之大,就算是缠在身上的蛇也甩掉了。

可孟鱼一动不动,甚至试图去亲他。

“少爷!”小舞情急之下仍未忘记要替孟鱼瞒住身份,跑了过去。

男人一手推着孟鱼的头,一手撑开殿门,对小舞道:“可算来了!快把他弄下去!”

小舞把孟鱼从李璧身上扒拉下来,哄她:“少爷,该开饭了。”

孟鱼立刻放弃挣扎,问:“吃什么?”

李璧整理着自己被弄乱的衣服,把乱蓬蓬的头发捋顺,气哼哼地大踏步而去。

小古正站在殿门外,看到他的神情,连忙肃立低头。

“去看看楚王什么时候回来,”他不耐烦道:“实在不行的话,本王要搬去客栈住。”

 
萧潜不是不想快些,而是在城门外被等候多时的内侍传召入宫,面见皇后。

第一次,周皇后没有玉立在宫门口等待。

萧潜缓缓走进宫去,见院落里密密麻麻跪着瑞坤宫上下内侍宫婢。他们低低垂着头不声不响,如同泥塑一般。

殿门“吱呀”几声关闭,门帘落下,室内只有周皇后和她的贴身嬷嬷,显得寂寥又有些莫名的阴郁。

萧潜莫名其妙地跪下,给周皇后请安。

周皇后背对着他,暮色里一束光幽幽笼罩着她的身影,嬷嬷垂首侍立不言不语,许久,才听到周皇后的声音道:“楚王回去歇着吧。”

那声音无比凄楚苦闷,隐隐竟有哽咽。

 
一开始跪着时,萧潜心中有些着急。他想快点见过母后,好去医治余猛的疾痛。可到后来,面对背对自己隐忍哭泣的母亲,他的急躁稍稍减去,变成了担忧。

“母后,”萧潜没有起身,开口问道:“母后因为何事伤心?”

周皇后这才转过身来。

她眼睛通红,看着萧潜许久才道:“楚王知道人生中最悲恸的事是什么吗?”

萧潜摇了摇头。

一旁的嬷嬷却作声道:“楚王尚未有孩子,恐怕不懂娘娘的伤心。”

这下萧潜明白了。

对母亲来说,最大的痛苦是失去了长子。

他的兄长,梁国皇长子萧臻,在春猎时意外惨死。

“母后,”萧潜劝慰道:“王兄已经走了五年,若他看到您如此伤怀,恐怕灵魂不安。”

周皇后挪步至萧潜身边,示意他起身,悲声道:“本宫不光思念臻儿,还为你担忧。你可知道,那大弘与我族表面修好,暗地里却调派兵马屯在边境之上;你可知道,大弘曾灭我族人数十万,蚕食我大好江山。你更可曾想过,如今你跟那大弘刀客余猛不清不白,已经有许多大臣秘奏皇帝,说你难堪大任。大弘与梁国虽然短时不会开战,但你若分不清轻重,恐怕危险。”

她吸了口气,轻轻扶住萧潜的肩膀:“楚王,如今你正引火烧身却不自知。母后为你担忧。”

“小猛不会伤我。”萧潜解释道。

周皇后摇头:“他不伤你,可他是男人,他的这个身份,伤你。”

离开瑞坤宫时,萧潜回头看了一眼。

母后说,她要为萧潜谋划婚事。

“楚王,你要记得你做不了江湖人,也不能把余猛那样的男人留在宫中。若你有任何污秽的念头,趁早清洗干净吧。”

他满脸通红,找不到话反驳。

走出宫门时,萧潜决定以后做事要更小心些,不被母后发现才好。


出宫门不久,萧潜便被秦王李璧的侍从请到使馆。

“鱼呢?”李璧见了他,当下便问。

跟随在萧潜身后的护卫连忙呈上用陶罐装着的黑鳜鱼。

“有如何吃的讲究吗?”萧潜有些担忧,因为左右看不到小猛,更是忧心。

李璧把头顶的玉冠扶正,被撕扯开的领口抚平,皱着眉头道:“做熟便好。”

其实他更想现在就把那鱼剁碎给孟鱼吃,但又怕她不肯。

谨慎起见,还是做熟吧。

于是半个时辰后,当孟鱼掀开瓦片从房顶跃下,对着李璧唤“夫君”时,他第一次没有躲开,指了指桌子上的鱼羹道:“做给你吃的。”

孟鱼一脸惊喜的神情,继而从袖袋里取出一根木勺,拘谨地坐下,舀了一勺。

在她的对面,李璧脸上有将要摆脱这个麻烦的期待,萧潜却是心内惴惴唯恐她病情加重。

终于,他们看到她只是吃了一口便放下,木勺丢进粉瓷碗中,皱眉道:“难吃。”
“小猛,你觉得如何?”

萧潜看着她,紧张地问。

孟鱼站起身,她看起来似乎有些晕眩,不时用手去揉弄额头。揉得额头上刚褪去的淤青又红起来。

过了许久,孟鱼终于站定身子抬起头来。

这几日眯着的眼睛完全睁开,眼底一抹清冷的底色,脸上娇痴的神色也消失不见,月光般娇美的脸颊上一抹红晕。

待她看到对面的秦王李璧,忽然“哗”地一声抽出刀来。

也不见她如何动,那刀已经向李璧递过来。

“你是现在死,还是说完遗言再死。”

孟鱼道。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