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18章

沉鱼-第18章【王爷请自重】

作者:月落
2020-06-01 1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待清醒了的孟鱼看到对面的秦王李璧,忽然“哗”地一声抽出刀。

也不见她如何动,那刀已经向李璧递过去。

“你是现在死,还是说完遗言再死。”

孟鱼道。


刀是一把好刀。

短柄、翘首,刀脊无饰,直刃雪白隐隐有寒气袭来。

纵使这把刀斩向自己,秦王李璧也不由得在心中赞了一声。

他推开桌案抵挡孟鱼一瞬,整个人向后退去,接着立住身形道:“余少爷刚刚清醒便大开杀戒,看来这几日本王把你养得精神很足。”

“少废话,”孟鱼看向萧潜,又把视线落在李璧脸上,刀尖指着他道:“小爷我被人暗算,昏迷前听人说秦王什么的。如今醒了,自然找你算账。”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几日,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如今清醒了些,看到对面坐着李璧,越发觉得自己或许吃了大亏。

李璧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想必你还不知道,暗算你的是禁军队正周大陆。但凡你脑袋已经恢复正常,便想想跟这人有什么瓜葛。”

周大陆。

孟鱼神情微怔。

萧潜向前一步,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只是紧紧抿着嘴唇。

 
消失的记忆如被鲸鱼吹起的水流,忽然便在意识的深海中一跃而起。

舞姬小裳说,周皇后不喜她跟萧潜交往过密,故而想要把她除去。

周大陆说,只要她离开萧潜,便交出小舞,任由她俩离开。

而她救小舞时,却被小裳暗算昏迷。

再之后发生了什么,孟鱼便觉得一片空白。

闪着寒光的大刀在空中翻起,被她收回刀鞘背在后背上。

“的确是周大陆。”孟鱼淡淡道:“做个人情告诉你,他也没想让秦王好过。”

李璧点头,表示他知道。

孟鱼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嘴角甚至还有一丝笑。

她的视线从萧潜和李璧身上收回,低头看了看身上规整的男装打扮,对李璧拱手:“多谢。”

李璧神情清冷,点头道:“救治你的诊金,楚王已经付了。”

孟鱼这才看向楚王萧潜。

同样,她对萧潜拱手:“多谢,就此别过。”

规矩的道谢和突如其来的疏离感让萧潜不知如何是好,他讪讪道:“小猛,你听我解释。”

“没关系的,”孟鱼看着他,眼底有淡淡的笑意:“出门前爹爹说行走江湖,重要是恩怨分明。你回去告诉周大陆,他的脑袋,楚王为他保住了。你也可以告诉周皇后,余猛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余猛讨厌不讲道理的人,余猛若想,可以杀进瑞坤宫。”

她的声音不急不缓,她的神情没有太多波澜,她眼角甚至还有笑意,可这话却让萧潜莫名心痛。

 
他不是没想过,这一次小猛出事,或许便是母后的谋划。

可他觉得是误会,他救下小猛,误会解除,这件事便可以揭过不提了。可如今听到秦王说是周大陆暗算小猛,听到小猛这样把他俩的关系掰扯清楚,萧潜再也忍不住。

他前行几步走到孟鱼身边,看着她忽然如此清冷的眉眼,轻声道:“对不起。”

“你已经救了我,”孟鱼笑笑:“他们是他们,你是你。”

虽然这么说,但是对她做下那件事的是他的母亲。

“小猛。”萧潜忍不住扯住她的衣袖,余光看到秦王李璧并没有离开,心内有些着急。

这大弘秦王也太没有眼力见了,怎么看到别人有私事要谈,却仍像一根柱子一样杵在殿内呢。

孟鱼甩了甩衣袖,却又被萧潜握住手。

他离她更近了些,孟鱼下意识退后一步,身后的刀抵在墙上,无法再退了,才道:“楚王请自重。”

这话却似乎正好撩拨起萧潜心中难忍的情绪,他睫毛颤动,嘴唇也在微微抖动,心中一团火滚出来,终于道:“小猛,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不要误会我猜测我,不要痛恨我的母亲,我说过我病了,我需要你。”

孟鱼心内惴惴。

一开始虽然知道萧潜是断袖却仍旧留下,是想看看秦王怎么在梁国吃瘪。可如今怎么感觉要吃瘪的是自己呢。

她斜睨一眼李璧,发现对方正悠然自得地看着他俩。似乎他们正在搭台唱戏,而李璧是观众。

罢了,就当他是个傻帽。

孟鱼正视萧潜,轻轻把他的手拿开,开口道:“我是男人,你也需要我吗?”
萧潜不假思索:“我不光需要你,我还喜欢你。”

 
那一夜他喝醉了,说要立她为男后。

那一夜他蜷缩在自己身边,像一个需要抚慰的小兽。

那一夜他炙热的鼻息在她耳边停留,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加快。

自小到大,孟鱼知道她得到了很多人的呵护,得到了很多人的爱。父母兄长、家中族亲甚至是当朝皇帝,都很疼爱她。

但她从来不知男欢女爱是什么样的滋味。

不知道何为怦然心动何为我心悦之。

是这种感觉吗?是这种不忍心伤害一个人,盼着一个人好的感觉吗?

孟鱼忽然不忍心继续欺骗萧潜。

她看了一眼李璧,发现李璧仍然看着他俩,且脸上露出感觉很好玩的神情。

神经病吧。

孟鱼在心中骂了他一声,看眼前萧潜痛苦期待的神情,终于决定不要脸了。

她开口道:“殿下,我……”

说不下去,孟鱼只好抬手抚过头发,解开了捆绑得严严实实的发髻。

乌云般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颊。

萧潜只是有些吃惊。

“小猛为何解开头发?”

身后李璧“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孟鱼瞪了他一眼,无奈地揭下唇上粘着的假胡须,取下舌头下的药片。

“楚王殿下,”孟鱼真正的声音纯净清澈,有一种如若泉水叮咚的美:“很感谢你喜欢我,但是我……是女的。”

“啊呀”的一声惊叫之后,萧潜震惊的神情中却是满含惊喜的:“你是女人,你是,小猛你……”

他看着她,看着她的眉眼她的嘴唇她的脖颈她的身子,似乎怎么也看不够。然后他使劲儿跺了跺脚!

“这就太好了,”他道:“若母后知道你是女人,必然会同意我们的婚事。”

这下轮到孟鱼目瞪口呆。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她莫名地有些心慌。

“不,”萧潜摇着头一把抱住了她:“本王是喜欢你,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完蛋了。

孟鱼在心里道。

她身子发僵舌头发直,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不不,她是要闯荡江湖做武林盟主的人,才不要嫁给一个王爷,更不要嫁给未来可能成为皇帝的王爷。

孟鱼皱着眉头,心中万千思绪纷至沓来,视线里却看到李璧站起身,轻轻抚掌,似是一场好戏终于看完。

孟鱼推开萧潜便要拔刀,被李璧比手制止。

他优哉游哉地转过身去,离开时还不忘帮他们把殿门掩上。

动作虽慢却不慌乱,还躲开了孟鱼丢来的匕首。



夜已经深了,李璧看到孟鱼的那个小舞正坐在廊下,偷偷地笑着。

是开心亲近之人找到归宿了吗?

他抬脚离开院落,在没有月色的夜里提一盏灯独行。

原来她正常时候是这样的啊。

原来她的声音是这样的啊。

想起她哑着嗓子唤自己“夫君”时的情形,李璧莫名觉得心里有些烦乱。

可烦乱过后,忍不住又想:不知她用女子的声音这么唤时,是什么感觉。

这念头在他心中稍瞬即逝,让他更添了一层烦恼。

终于,他在夜色中停脚,集中精力摒除胡思乱想。

然后便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靠近。

“殿下。”小古在他前方站住,确定了李璧的身份,缓缓靠近道:“查出来了。”
李璧瞬间收回了心神。

小古又道:“我大弘朝的那样东西,如今在瑞坤宫。”

瑞坤宫,这个名字他刚刚才听过,正是梁国皇后的居所。

“嗯。”李璧点头。

小古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示下,便又道:“卑职该如何拿到,似乎硬抢不太妥当。”

“有什么不妥当的,”李璧神情沉沉:“事关大弘国运,本王来之前,便做好了开战的打算。”

开战?

如今大弘朝的确屯兵在梁国边境,难道虎威将军孟文是得到了皇帝的旨意吗?
小古攥紧拳头。

似过了许久,他听到李璧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一旦开战,边民则生灵涂炭。所以明日本王会试试,看能不能兵不血刃拿到那样东西。”

那样自然是最好的。

小古刚刚放下心来,便听到李璧继续道:“明日宴席,听说皇帝也会出席。看今日这样子,咱们还是准备些兵器防身吧。”

这话没头没尾,小古神情疑惑。

只见李璧已经提着灯笼继续迈步前行。

错身而过时,小古看到他的唇角有一丝愉悦,还有点寂寥。

他刚才走出的那个院落里,此时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

听不出说些什么,只似乎挺开心的。

小古知道那里有近日住在行馆的余猛,有余猛的朋友楚王。

殿下是因为他们朋友欢聚,所以觉得自己寂寞吗?

还是只是因为余猛要走了?

小古想起殿下被余猛缠着难以脱身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哆嗦。

殿下的心思是最难捉摸的,小古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人请教一番。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