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1章

沉鱼-第21章【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6-04 11:3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面对夸蚩的威逼,梁国周皇后忽然轻笑道:“看来寨主也知道,孟氏在大弘皇帝心中的分量,知道孟氏族人几乎握大弘一半兵马。那如果你知道我儿楚王将会迎娶孟氏为妃,又会作何见解呢?”

楚王……

迎娶孟氏?

孟鱼呆住向萧潜看去。


起初,孟鱼以为自己的身份被看破了。

的确,大弘自新帝继位后,因为信任孟家,不光河南道兵马归孟氏统领,就连调动十八道三十万兵马的帅印虎符,也在孟家。所以周皇后说孟氏族人握大弘一半兵马,还说少了。

但自己的身份是如何被识破的呢?

因为验尸吗?

母亲当年是大弘朝第一仵作,所以她粗浅学了些技艺。但之前孟鱼并未说是师承母亲,只说家中长辈是仵作。单凭这点猜出她的身份,也太巧了。

她向周皇后看去,目光相遇,却发现周皇后眼中仍是盛气凌人,显然并不把她放在眼里。

原来……没认出来啊。

孟鱼在心中松了口气。

似乎察觉到孟鱼的视线,周皇后扬起下巴冷冷道:“余小姐,莫以为楚王喜欢你,便真的要封你做正妻。我大梁的王妃,自然是要门当户对的。听你说自己是仵作之女,如此贱职生养的孩子,能做我楚王府的通房丫头就不错了,难道还妄想王妃的高位吗?”

孟鱼简直哭笑不得。

“不敢不敢,”她笑着摇头道:“王妃的高位奴家不敢攀,这便要走了。”她说完看向南蛮寨主夸蚩,浅浅施礼道:“楚王为我去青龙雪山取鱼,虽然令公子之死事出意外,但毕竟有奴家的责任。这里有一件信物交给寨主,算余猛欠寨主一个人情。他日寨主到大弘去,若有需要余猛相帮的地方,必当竭力。”

那夸蚩如何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死多半是意外,是那些奴仆怕被他责打护主不力,索性栽赃给楚王。

但他借此来,便是要寻事讨些好处。

如今见眼前的女孩子又是验尸又是抚慰,顿时心中好受许多,竟有些讪讪地接了那信物,小心藏进怀里。

“小姐的心意,夸某便领受了。”他说着跟孟鱼草草拱手,可楚王萧潜却抓住了孟鱼的衣袖。

 
“小猛!”他一边制止了孟鱼的离开,一边看向帝后道:“父皇母后或许不知道,自大弘萱成帝继位,便废除了“仵作贱职”一说,且仵作的孩子也可以同样考取功名。儿臣不管孟氏如何权势滔天,如今非余猛不娶。”

“你……”周皇后不顾仪态重重掴了萧潜一个耳光,倒是梁帝抓握住周皇后还要再次掌掴的手。

“皇后!”他声音沉沉:“如今潜儿的婚事先放在一边。夸寨主就在这里,还是先容朕跟他谈谈厚葬夸氏小主的事吧。”

家务事的确不易在外人面前道。

且周皇后若坚持萧潜迎娶孟氏,倒似乎他们梁国上下,要靠一个跟大弘的联姻来吓退南蛮了。

这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梁帝轻轻咳嗽着,不怒自威的面容逼退了周皇后的咄咄逼人。

 
梁国帝后将如何与南蛮首领谈判,如何在保住自身利益的同时避免边境战争,这在孟鱼来看,跟她没什么关系。

她抬脚转身走出大殿,步子大得把百褶裙走出了要百步杀敌的霸气。萧潜显然还要劝说帝后,故而没有跟出来。他的目光在她翻飞着碧水波纹花色的裙裾上停留一瞬,不舍地离开。

外面月光清冽,被梁帝赶出大殿避嫌的皇族亲眷、使臣官员随意站着闲谈。他们或手中拿着酒杯低语,或三两个凑在一起议论朝政,有几个将领模样的更是大放厥词,说南蛮根本不足为惧。

见孟鱼出来,人人朝她看来。

这女子当初以男子装扮平叛有功,又以女子身份被楚王青睐,今日夜间又验尸为梁国结尾,可以想见她未来就算不是楚王妃,也必然身份不凡。

所以那些嫉妒她的、羡慕她的,或避而远之或换上亲和的微笑对她点头。

“过来。”人群中一个声音忽然道。

 
莫名其妙唤她过去的,正是秦王李璧。

他今日一身紫色锦袍,金冠上白色东珠微微反射着弯月的光晕,端正站立在一尊天马神兽前,那面容竟然也不那么可憎了。

孟鱼冷哼一声越过他,丝毫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却听到李璧沉声道:“懂验尸,功夫又好,本王知道一个。”

孟鱼的脚步瞬间停下,冷眼向他看去。

大弘朝懂验尸又功夫好的不多,其中有一个,正是她的母亲。

她少见地没有笑,微微扬头看着李璧。心中担心他猜到自己的身份,却没有表现出来。

李璧继续道:“那是本王很敬重的一位长辈。据我所知她虽然有女儿,但是养在深闺,精通琴棋书画、熟知古贤圣训、品性蕙心兰质,有咏絮之才、闭月之貌……”

孟鱼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这都谁吹的啊,要不要脸。

知道自己没有被看破,她放心了些,开口道:“秦王文绉绉说这些做什么?本少爷吃饱了要去歇着,不要挡路。”

虽然自己也逃了婚,但她的确对这个磨蹭到纳吉前才拒婚的废太子没什么好印象。

李璧却更是走了一步拦在她面前:“一身女服却仍然自称少爷,余小姐一直都是这样不尊礼数的吗?”

他神情冷清,再加上说着戏谑的话,更让人烦了起来。

“要你管!”孟鱼抬起胳膊把他拨到一边,李璧却挡下她用了八分力的招数,身子离她更近了些。

孟鱼退开一步有些恼怒:“秦王殿下口口声声说本少爷不尊礼数,你自己难道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吗?”

这一声有些大,原本便关注着孟鱼的宾客都忍不住“嗯?”了一声,更有人向他们走来。

李璧的神情有些僵硬。

男女授受不亲?

就在昨日,你还双臂勾住本王的脖子,腿缠在本王腰间不下来呢。

这个念头瞬间让他的脸有些红,好在月色之下看不太分明,李璧正要说些什么,殿门打开,萧潜如同救火般跑了出来。

“小猛?”他喊道:“有人欺负你吗?”

孟鱼有些没好气地挥挥手道:“我要走了,小舞还饿着呢。”

李璧这才发觉孟鱼提着个好大的袋子,那里面隐隐飘出烤鸭的香味。

参加皇室宴饮还打包……

他确定这姑娘跟自己知道的那位绝对不是一个人。


因为在太后寿宴闹出楚王求娶孟鱼的乱子,为了避嫌,也为了离那家烤全羊店近一些,孟鱼带着小舞搬去了建康城最大的客栈。

为了舒适,也为了可以打开窗户叫伙计把羊肉送上楼,她们住甲字一号房。

萧潜每日都来,说是近日空闲,陪孟鱼逛逛街市。

孟鱼趁着这个机会,想告诉他自己对他只是喜欢,并不想嫁。

第一日说到:“我的确有点喜欢你……”

萧潜开心得包场了一个酒楼,人人可以白吃白喝一整夜。

孟鱼因为心疼钱,接下来的话就没有说出口。

第二日说到:“我的确有点喜欢你,但是如今不想嫁人……”

萧潜几乎要哭了,用手掩住她的嘴,扭头抱了最大的酒缸喊伙计倒酒。

孟鱼因为怕他喝倒了自己抬他回去,接下来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第三日还没有开口呢,大街上有南蛮军将扬鞭掠过。孟鱼微微吃惊,到了嘴边的话改成:“夸蚩还没有走吗?”

萧潜脸上有烦闷之色。


梁国帝后已经算是妥协,赐抚恤银两一万,超出身份等级的紫檀棺椁一副,并且命四十九名禁卫军护送夸卯遗体回故土安葬。

可夸蚩就是不愿意走。

他住在宫殿吃在宫殿,成了梁国皇城里除了皇帝陛下外唯一一个正经男人。

“父皇气坏了。”萧潜皱眉道:“本王想去打他一顿,又怕惹起南蛮更大的怒火。

“他想要什么?”孟鱼问:“虽然的确是丧子之痛让人同情,但是把死去的孩子装缸里带进建康城,这本来就不光是为讨公道吧。”

“想要梁国的土地、粮食、百姓,”萧潜重重地拍在几案上:“这些年我梁国虽然富庶,但是连年战争之下百姓厌战、兵力羸弱,他就是吃定了我们不想打仗。”

那这孩子的死,便正好给了南蛮借机讨要的借口。

孟鱼微微摇头。

萧潜抬起头,突然看着她道:“小猛,你想要行走江湖对吗?不如本王跟你一起去吧,天涯海角、北国南疆,咱们一起。”

孟鱼有些惊讶。

首先,她不讨厌萧潜,甚至还有些喜欢。

其次,出门在外多个伙伴显然很不错。她已经有了小舞,再加上萧潜,到店里吃饭便可以点一整只烤全羊。

这么想着,她便要开口答应。

却忽然有人从街角骑马而来,到二人身前时跳下马背跪倒,对萧潜道:“楚王殿下,陛下命你即刻回宫。”

“出什么事了吗?”萧潜几分紧张道。

那人显然是被吩咐过,要把话说给孟鱼听。故而萧潜话音刚落,他便竹筒倒豆子般禀报道:“帝后正在听雪宫宴请大弘使团,正跟秦王殿下说到楚王殿下跟河南道节度使孟家之女的婚事。皇后娘娘说,礼部已经选派好求亲使团,如今等着殿下回去,好亲笔手书一封送往洛阳,以示诚意。”

孟家……洛阳……

这下错不了,求娶自己呢。

孟鱼忽然觉得有几分好笑。

她抬头去看萧潜迟疑的神色,开口道:“去吧,顺便还要放上信物才好。”

萧潜的脸红彤彤地,看着孟鱼,似要解释什么。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