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28章

沉鱼-第28章【她的第一次】

作者:月落
2020-06-11 11:3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萧潜在建康城外扎营,等待交接兵马。

孟鱼自己骑马回城。

不知怎么,到城墙下时她忍不住向上看了一眼。

一如离开的时候,秦王李璧站在城墙上,目光深深地看着她。

两人眼神相撞,李璧走下城墙,向她走来。




因为有了战事,城门官亲自带守军检验行人的官凭路引,故而进城的队伍有些长。

孟鱼在马上稍稍低头,便见李璧眉头微蹙,脸上仍是那一副冷若冰霜招打的模样。
她轻哼一声,决定看在这一次他派兵蛮快的份上,装作没看见他。却没想到李璧径直向她走来,牵起原本被孟鱼攥在手中的缰绳。

“你干嘛?”孟鱼扯着缰绳,却听到李璧口中“吁、嘚嘚”几声,马儿竟跟着他走去。走进城门,在一处偏僻些的窄巷中停下。

没想到废太子竟然还懂驯马?

正要在心中颇不服气地冷哼几声,却见李璧从袖中拿出什么东西喂进马儿口中。

那东西墨绿色,有青草气息却结成小块,不知是怎么做的。

原来他并非懂驯马,只是手里拿着好吃的。

呀,这马儿也太不争气了,喜欢好吃的,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

孟鱼更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秦王殿下好心帮本小姐喂马,是有什么事吗?”

李璧慢条斯理地展开手心,让马儿吃干净了,才一手轻轻理顺马鬃,看向孟鱼。

他的动作总是这么慢,慢得似乎全天下都得等着他。

终于,在孟鱼扯过缰绳准备转身前,李璧开口道:“本王来劝你离开。”


 
离什么开?

她本来就是要带小舞走,李璧还耽误了她收拾行李呢。

“你什么意思?”孟鱼道。

“离开建康城,现在,马上,”李璧抬头看着她,目光中浓浓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如果你不走,恐怕会成为本王的累赘。”

你是谁,我是谁,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怎么就成为你的累赘了?

孟鱼勒紧缰绳迅速转身,口中道:“殿下今日出门时是不是踩到泥坑?”

踩到泥坑?

李璧神情微怔。

孟鱼神情含笑道:“所以脚下打滑摔了个四仰八叉,地上刚好有一块石头,于是头磕在石头上,没看郎中便来了。”

绕了一大圈,是说他脑子摔坏了。

招了骂,李璧脸上却并无怒色,只是继续道:“不是本王脑子坏掉,是你太笨了。”

眼前的女子或许很厉害吧,邸报里说她独自深入南蛮叛军阵中,亲手砍掉了夸尧的人头。这才使得叛军慌乱,在大弘军的碾压下节节败退。

但她又很笨。

不懂什么人情世故,更不擅长揣测人心提防恶念,虽然聪明,却不染纤尘。

李璧这两日揣摩着事情的走向,总觉得这女人会出什么事。

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他愿意帮一帮同族。

所以今日出门劝说,自以为全是好心,却没想到孟鱼挥动鞭子差点甩到他身上,转身跑了个没影。

李璧心中瞬间有些烦闷。


 
刚骑马离开巷子,孟鱼便见小舞踮脚在城门处张望。她纵马过去一把把她拉上马,小舞惊叫一声,待被孟鱼扶着腰坐稳扭头看到是她,顿时乐开了花。

“小姐你回来了?”

“小姐你没事吧?”

“听说大军中计,奴家快要吓死了。”

啰里啰嗦说个没完,但这种被人牵挂的感觉,真像在父母兄长身边时那样啊。

孟鱼眯着眼点头,再点头,转身间发觉总有眼神跟随着自己。

不用猜,要么是秦王,要么是父亲派来保护她的暗卫终于寻到了她的踪迹。

这一次在南蛮见到了兄长,是兄长泄密了吧?

这下好了,再甩开又得费好大心思。想起上次为了甩开暗卫,她丢了银子只能饿着肚子去做赏金猎人。

这一次一定拿好钱才跑路。

孟鱼最后选了个好酒馆,点上最好的菜,自己为自己接风洗尘一把。


 
第二日是个好天,宿醉加上长途跋涉的辛苦,孟鱼睡到太阳老高才起来。小舞已经在收拾行李,且按照孟鱼前一日交代的那样,买了一辆马车。

这不光是因为小舞不擅长骑马,还因为孟鱼前些日子逛了太多街市,买的东西不计其数,想要搬走必须用车。

小舞已经吃过了,孟鱼独自下楼叫了一份早饭。一碗飘着虾皮辣油的小馄饨吃完,孟鱼又吃了两个牛肉汤包,这才轻抚肚皮准备起身。

抬眼见面前站着一个人。

眼熟,该是楚王府中萧潜的亲信随从。

“余小姐,”他恭谨道:“王爷在府中等小姐过去,有要事相商。”

孟鱼点头,又问:“殿下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萧潜向来兴冲冲地跑来找她,第一次出现让随从来请的事。

那随从神情几分难过:“殿下背上的伤口昨日撕裂,发了高热。”

孟鱼心中紧张,再无疑惑,抬脚上了楚王府的马车。




路是熟悉的,从正门进入第二个大殿,是日常见客的地方。萧潜住得要再靠里些,孟鱼心中担忧,原想绕过甬道走去寝殿,却被引到见客大殿里。

殿门在身后关上,孟鱼才觉出不对劲来。

面前哪有什么楚王萧潜,站在屏风前正冷冷看着她的,是梁国周皇后。

孟鱼转身欲走,却忽然听到兵刃抽鞘而出的声音,数十黑衣人从房梁上一跃而下。
坏了。

她心中叫了一声。

没有带刀!



那刀是阿爹亲手打的,按她的要求,打得颇大。

一是因为孟鱼天生神力,太轻的刀不趁手。二是她知道刀的弱点是比剑短些,如果把这个弱点抹掉,便几近完美。

她身法轻灵,又有大刀在身,打起架来从未输过。可今日眼前这十多个黑衣人,除了有刀,还有弓弩。

这一看便是特意要压制她的。

“做什么?”孟鱼攥紧拳头,冷冷道。

周皇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余小姐助楚王得胜,实乃大功一件。但你既然喜欢楚王,该知道成全别人的道理。”

“成全他什么?”

打不过便应该跑,这是爹爹教给她的道理。所以孟鱼一边回话,一边伺机准备逃脱。

“自然是成全楚王的婚事。”周皇后道。

楚王的婚事啊?孟鱼懂了。

“不如娘娘放过我,”她哈哈一笑:“本小姐今日便离开建康城,再也不出现了。”

周皇后向她走近一步,脸上笑容凝结:“本宫只信死人。”

“啪!”地一声,她把手中茶盏丢下,黑衣人顿时朝孟鱼举刀砍来。



用尽毕生所学,孟鱼小心避开刀锋,借力打力,杀了其中五人,可她自己也受了伤。

伤在肚腹,刀尖斜斜划过,鲜血顿时湿透衣衫。

孟鱼单膝跪倒在地,感觉力气被抽空。黑衣人趁机又要砍,却忽然听到殿外有人报道:“楚王殿下回来了。”

屋内静了一瞬,黑衣人把地面擦干,把死人拖到屏风后,在孟鱼嘴中随便塞了一团布,把她丢在死人身上。

她动弹不得,只能听到声音。

萧潜进殿的声音,说话的声音。

“母后怎么来了?”他问道。

周皇后道:“来看看你伤得怎么样,顺便带来发往大弘的求亲文书。”

萧潜停了一会儿没有答话,躲在屏风后的黑衣人面色紧张地盯着四周。孟鱼小心地伸开手,触碰到那一扇屏风。

只要她可以把屏风推倒,萧潜就可以看到她在屏风后面,她就可以获救。

她觉得自己的血液已经快要流尽,头脑有些昏沉。但孟鱼紧紧咬住舌头保持清醒,她需要醒着,需要用尽力气去推那扇屏风。



孟鱼听到萧潜的声音道:“母后为何执意如此?我只想娶小猛,不想要其他女人。”

“傻孩子,”周皇后缓声道:“你是皇子,将来会是一国之君。孟家势大,自然是要做你的妻子。那个小猛,你可以宠着她惯着她,来日还可以册封她的孩子做太子。正妻不过是一个身份,有那么重要吗?”

殿内的空气凝滞着,似乎光阴错乱,恍然到了另一个时空。

孟鱼的手掌拍在屏风上,推,再推。

身上流失了太多血,她觉得有些发冷。

孟鱼感觉已经快了,再差一点,她就能获救。

她要活下去,活下去见到哥哥,活下去见到父亲母亲,她还答应了跟郑大爷一起吃河豚,不能就这么死掉了。

这时,她终于听到翻动纸张的声音,听到萧潜的声音。

他在殿内踱着步子,低声道:“儿臣心中只有小猛,只喜欢小猛一个。再说,小猛是骄傲的人,怎么可能答应做侧妃?”

孟鱼嘴角浮起一缕笑。

是哦,她是不可能给人做侧妃的,别说是个皇子,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屏风在她的推拉下动了一瞬,孟鱼听到萧潜的声音又道:“这一次在南蛮,儿臣算是看到孟家有多厉害。唉,”他叹了口气:“此事不能两全,还请母后替儿臣瞒着小猛。儿臣要想个法子,让她同意才好。”



孟鱼的手僵在屏风上,许久未动。

“这才是本宫的好儿子。”她听到周皇后的声音。

“你已经看过文书,快回寝殿歇着吧。”

“本宫还有些事情未做,不陪你了。”

……

怎么回事?

孟鱼觉得她的眼睛看不清东西了。

为什么不光身上疼,心也有些疼呢。

她的手从屏风上缓缓抽离,感觉有人把她拉起。

有人问周皇后道:“娘娘,这人是现在杀,还是拖出去杀?”

“拖出去给楚王看见吗?”周皇后道:“也是可怜,给她个痛快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