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39章

沉鱼-第39章【我不要的老婆,一堆人抢】

作者:月落
2020-06-22 11:38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择婿啊?

孟鱼的脸红了,但口中却道:“抛绣球吗?”

“不用你抛,”宣成帝难得地哈哈大笑起来:“且看明日国公府,会拥堵到什么程度吧。”





皇帝说会堵,孟鱼是不太相信的。她如今身份有些尴尬,虽然母族荣耀,但形势却很复杂。

来提亲的人起码要掂量三件事:以他们的门庭家世,国公府答不答应;以他们孩子的品行相貌,乐阳郡主答不答应;若两家结亲,朝廷答不答应。

另外,如今虽然朝局清明没有派系纷争,但秦王殿下就杵在那里呢,抢着上门向被他拒婚的女子提亲,不是明摆着要打秦王殿下的脸吗?

“哟!”

没想到打脸的还挺多。

第二日扯着小舞从街市上吃得饱饱地溜达回来的孟鱼,被眼前浩浩荡荡排在国公府前的队伍惊得呆住。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儒衫的中年男人从一辆马车上跳下,看到孟鱼,同样惊讶道:“哟!”

孟鱼扭头看到他,脸上乐开了花。

眼前的人年逾五十,身形微胖面相和气,眼睛里透着知世故又不世故的从容有趣,手中提着香气扑鼻的什么东西,稳稳站在长街上。

正是当朝宰相,孟鱼拜做大爷的郑君玥。



 
“大爷!”她欢快地叫着扑过去,却被郑君玥用手指点住额头阻止:“莫抱莫抱,没大没小的,让那些求亲的人怎么看?”

“谁稀罕他们?”孟鱼脑袋被挡住,手却往前伸长了扒拉,去取那食篮里的东西。
“好香!”她眯着眼睛笑:“还是大爷对我好,知道鱼儿受了伤,得补补。”

“补,补!”郑君玥嫌弃地撇嘴:“看你那小胖脸。”

虽然这么说,却把食篮交给孟鱼身后的小舞提着,松开手指,嘱咐道:“大骨头汤,搭配菟丝子、鹿茸、当归、人参好几样东西,怕太烈,太医说骨头可以多啃,每日却只能喝一盏汤。今日本宰相亲自送来是为见你一面,以后便让我那长孙郑嵘盯着药炉子,熬好了给你送来。”

“那便多谢!等郑哥哥来,鱼儿把在梁国时给大爷买的好东西交给他拿回去。”孟鱼笑得开心。

这京城里,她最熟悉,又最投她脾气的,不是皇帝或太后,而是这位宰相大人。郑大人没什么架子,母亲曾说他是大弘肱骨、天造之臣。

郑君玥忍不住抚了抚她的头,脸上添几道笑开了的纹路:“算你这小孩有良心。”

说完又看着国公府门前正在陆续进府送交礼物名帖的青年,眉头微蹙。


 
“都不太行啊。”他轻声道,继而给孟鱼一个个点着名姓分析。

队伍里长得最好那位,是祭酒家的长房长孙。虽然模样好,功课却不行,今年科举只考中进士,因有长辈在朝为官,便需要外放十年才能回京。

“进士不错了啊。已经是万中之一了。”孟鱼惊叹道。

“别忘了你小舅舅是状元。”郑君玥蹙眉。

孟鱼的小舅舅去年中了状元,如今拜在郑君玥门下,在吏部做事。

个子最高腰佩宝剑那位,出身军将之家,父亲如今是陇右节度使,剑法高超。但也有缺点:睡觉打呼噜,听说隔着十条街都能听见。

孟鱼下意识揉了揉耳朵。

还是算了。

那位手里抱着沉甸甸木箱的,祖父是如今的户部尚书,但他似乎对做官没什么兴致,每日里喜欢跟文人墨客厮混。

“不错唉,”孟鱼点头:“本小姐也喜欢厮混。”

“不不,”郑大人认真道:“听闻这位公子还是位断袖。”

断袖凑什么热闹?孟鱼嘟嘴随便一指:“那位衣服华丽的呢?”

“老王爷家的小世子,身体不好。”

“如何不好?”

“一夜起五次。”

孟鱼再指一人:“身材特别高大那位呢?”

郑君玥如数家珍道:“大弘最年轻的禁军统领,功夫跟你兄长不相上下,他家祖辈和你父母都有私交,但是——”

孟鱼抬头看天掩饰自己在翻白眼,等他接下来的话。

“但是父母无病早逝,这人也是活不长的。”

年纪轻轻断定人家早死。

孟鱼对郑君玥拱手,怀疑他不是宰相,而是前朝的东西两厂锦衣卫。

“看来谁都不中看,”她假意不满,问郑君玥道:“那据宰相大人判断,这京都还有没有无需外放又不打呼噜稀罕女人身子还好能长命百岁的少爷公子?要不,鱼儿还是再厮混几年?”

郑君玥摇头:“小鱼你也不小了,大爷我只是让你慢慢挑,擦亮眼睛,别被这些,咳咳,无良少年给坑害了。”

慢慢挑的意思,孟鱼第二日便知道了。

因为郑君玥来送大骨头汤的长孙郑嵘,简直完美。


 
大弘太后做主为乐阳郡主择婿的事散布出去,第二日来的竟比第一日还要多些。

一时间皇族贵胄无论在京都的还是十八道各地的,都知道郡主要择婿,过几日还有个梁国长公主也要到京都择婿,于是家里有适龄男子的,本着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的念头,都往京都而来。

郑嵘提着食篮到辅国公府门口时,听到礼部尚书家的公子对兵部尚书家的少爷道:“昨日不才送了一盒凝邯院调制的香料,今日再来,是为送上香炉。”

兵部尚书家的少爷不屑道:“香料香炉?你可知道如今已经传开,郡主是会功夫的。”

当下便有听到这话的人说要回家采买上好兵器相送。

郑嵘提着食篮,并不排在队后,缓步向前越过许多人。

“你谁呀?哦!郑家的啊?后边去!相府的公子也得排队。”有人这么闹哄哄道。
郑嵘把食篮高举,大声道:“郡主病了,请诸位让一让。”

他模样温润神情郑重,虽然那食篮中明明溢出喷香的气息,却无人怀疑,纷纷避让在旁。

郑嵘抬脚进府,唇角含笑。




小舞早吩咐过管事今日会有人来送药,郑嵘表明来意,便有人引着他穿过前殿后殿,径直寻到正在练习刀法的孟鱼。

他静静地看完,待孟鱼收刀而立喘匀了气息,才开口道:“小鱼。”

孟鱼虽然背对着他,却笑起来。

“闻到骨头香,必是郑哥哥。”把刀轻轻插入刀鞘,她笑着转过头来。

她和郑嵘,算是从小玩到大的。郑嵘和她一样爱笑,为人赤诚,小时候她跟哥哥打架输了,总是找郑嵘帮忙。

此时再见,孟鱼分外欢喜道:“快来比划几下!”

含笑的眉眼和束在高处飞扬的长发让郑嵘平静的心微微激荡,他笑着道:“昨日祖父大人带来的便是为兄熬的,如何?”

“好吃!”孟鱼笑着跑过来,用湿毛巾净手,便抱起食篮坐在小桌旁:“为了等今日的大骨头,本小姐早饭只吃了两个包子。”

郑嵘眉眼含笑,把食篮中的汤取出。冬日里冷,那汤盛在汤盅里,周围紧紧缠裹着三个手炉。为了搭配汤盅,他甚至带来同样绘着江南山水图画的碗碟。

孟鱼下手大快朵颐,郑嵘递上帕子。待她吃完,又送上一块小小的山楂糕。

“解腻。”他眼中有宠溺的光。

孟鱼抬头看着他俊朗的脸庞,想着他这一手好厨艺,问:“郑哥哥如今的梦想还和小时候一样吗?”

“自然,”郑嵘道:“和小鱼一样。”

孟鱼抚掌:“那可太好了,瞧瞧门外那一堆歪瓜裂枣的。咱们俩,仗剑天涯惩恶扬善吧!”




自从被废黜太子之位,李璧便从东宫搬回秦王府,如今府邸距离辅国公府隔着五条街,可似乎那边的动静仍然吵到了他。

“小古,”刚刚处理完公文,他微蹙眉头问身旁的暗卫道:“那边仍未闹完吗?
“还早着呢,”小古下意识向辅国公府的方向瞧了一眼:“郡主倒是人人平等,无论是谁来,送了什么,都回赠一样她在东西街市采买的杂物。”

“有多杂?”李璧失笑道。

“木雕的小马小驴、绣工寻常的香包手帕、折扇手炉、蓝色的琉璃罐子、黑色的墨块。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听说都是郡主亲自采买。”

什么亲自采买。

她就是看见什么都想买而已。

回长安的路上,李璧曾亲眼看到孟鱼掀开车帘,支撑着虚弱的还未好利索的身子,指着一个杂货摊道:“本小姐——全要了。”

那卖货的娘子欢天喜地,直接把铺在地上的摊子一掀,包裹严实送进马车。转身抱起地上饿得啃土的孩子,一个劲儿给孟鱼道谢。

李璧毫不怀疑,若孟鱼做了皇帝,恐怕会把国库散尽。

想到此处他忽然面上一凛,迟迟不语。


“郡主可曾见什么人吗?”李璧起身走至窗台,把上面搁置的一盆兰花挪得离炭火近些,似漫不经心道。

“只见了一个。”小古道:“宰相府长房长孙郑嵘,亲自给郡主炖煮了补品送去。”

“哦?”李璧道:“她——喜欢吗?”

小古点头:“当场吃了多半,郡主会功夫,又有人在暗处保护,咱们的人只敢远远盯着,看郡主似乎非常开心,跟郑嵘聊了许久。”

这意思是没有听到聊了什么。

李璧神情沉沉。

“补品?”

“是,”小古道:“郑公子不信‘君子远庖厨’那一套,自小喜做饭食。他做的黄河鲤鱼,咱们太后娘娘都称赞过呢。”

一个爱吃的,遇到一个喜做饭食的。

“郑嵘仍然练剑吗?”李璧又问。

“是,”小古道:“每年都要在南北各处耍上半年才回来,说是游侠也不为过。”

一个爱到处跑的,遇到一个游侠儿。

李璧的手把一颗陶粒捏碎,忽然转身。

“走!去国公府。”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