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42章

沉鱼-第42章【她不原谅】

作者:月落
2020-06-26 11:42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除夕宴会似乎很久,欢笑声一波波传来,忽然又有人报道:“梁国长公主到了,陛下命诸位回殿相见。”

小舞站定,看到孟鱼怔了怔,李璧的视线落在孟鱼脸上。

在他们身后,郑嵘点燃最后一支烟火。






数月不见,梁国长公主萧妍比之前清减了些。

因为尚在孝期的缘故,她不光衣服素雅,周身更没有彩宝金饰,只用淡粉色东珠点缀在绣工繁复的米色裙裾上。此时仪态端庄在殿内站定,眼帘微垂,神情温婉,如若出水芙蓉,美得让人心中舒爽。

跟随秦王殿下一同回到殿内的王族亲眷,少女们忍不住整理裙裳,少年人则露出疼惜痴迷的神情。

萧妍之前已经拜会过皇帝、贵妃以及太后等宫中女眷,此时见十多个少年人涌入大殿,目光先是在秦王身上停留一瞬,接着和孟鱼相撞。

孟鱼觉得周身都不自在起来。

按理说,她应该已经死了。

起码在梁国使团眼里她已经死了。

因为她死了,梁国才没有追究孟文为了救妹妹格杀梁国皇后的事。可如今她端端正正站着,别说是死,只看那小脸红润衣着华丽,恐怕连一块伤都没有。

孟鱼抬头看了看皇帝,发现宣成帝对她轻轻点头,似乎并不在乎萧妍有没有发现。
那既然是这样,她也不必躲,只用应付萧妍的质问便是了。

却没想到萧妍一步步走近孟鱼,距离她丈远处停下,缓缓屈膝,施礼。

那动作又优雅又慢,优雅得人人忍不住赞赏公主风范,慢得更多人看过来。



 
“乐阳郡主,”她声音听起来不大,却回荡得殿内四处都能听到:“本宫在来时的路上,听闻郡主九死一生捡回一条性命,顿时感激涕零跪谢上苍。郡主安好,我母后也少造了一桩罪孽。母后她为兄长劳心,误伤郡主,还请郡主允许本宫日后弥补。”

这一番话情真意切滴水不漏。一方面亲自为大弘隐瞒孟鱼未死的真相开脱,一方面又为梁国皇后用奸计刺杀孟鱼的事实遮掩,更显出萧妍本人幕天席地、明月入怀的大气。

殿内宾客大多只知道梁国皇后刺杀孟鱼,并不知道详情。如今听她这么轻描淡写一说,不少人认为刺杀一事只是误会,说不定孟家老大逞强斗狠,原本不用杀的人也杀了。

那些糊涂的,心中对萧妍更添一分怜惜,更有好事者等着看孟鱼的笑话。

人家都那么大度了,你就不要心胸狭隘紧抓着这一件事不放了。


 
孟鱼身后,众人的神情各有不同。

秦王李璧神情肃重,虽看向萧妍,眼中却似空无一人。小舞攥紧拳头,想开口辩解为孟鱼说话,却因自知身份,知道说出去平添笑话,着急得眼中含泪嘴唇紧咬。而郑嵘微微张嘴面露惊讶,似第一次听说内情后有些不解。孟鱼的小舅舅,开口道:“下官听说……说……”说不下去了。

孟鱼上前一步。

她神情中仍然含笑,那是因为烟花燃放的快乐还未散去。

可她眼睛中却凝聚了细碎的冰凌。

“长公主殿下,”她开口道,声音不急不缓,语气不快不慢:“你说的不错,本郡主的确是九死一生。若不是我自小习武未敢懈怠,恐怕不能从那十八名杀手大刀下逃脱。贵国先皇后也的确为令兄劳心,这才先借我雄兵五千救命,再杀我本人为令兄铺路。而长公主你的弥补就不必了,本郡主在使馆养伤时,夜里有歹人放火夺命,长公主你次日便送来棉被器具。秦王殿下差人问过,那些东西是公主前一日便备下的,想必早知道会发生纵火一事吧。”

殿内哗然。

 
十八名杀手?大刀?借了我大弘雄兵还杀我们的人?而放火是怎么回事?孟鱼的意思,难道火是他们梁国放的?在梁国使馆,必然是梁国放的,孟鱼的意思,是长公主亲自放的吧?

没想到我大弘郡主,竟然在异国屡遭不测!

没想到萧妍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内里却有这般凶险!

殿内聪明些的,心中的算盘已然落声。而糊涂些的,对萧妍也有了戒备之心。

孟鱼拎起裙裾轻轻屈膝回礼,那姿态有些倨傲,还有些不屑与之争执的坦荡。

“本宫……本宫没有。”大滴的泪水从萧妍眼眶中滚落,她努力支撑着端庄的仪态,只有眼睛流出泪水,肩膀耸动,看向李璧。

孟鱼已经越过她,向父母身边走去。

李璧目光沉沉看了萧妍一眼,那眼神中充满警告之意,紧跟着孟鱼离开。

他们身后涌入的少年人见萧妍哭泣,连忙取出手帕递给她。

在尴尬的气氛中,太后哈哈一笑道:“此事早已说清。今日长公主来,是与我大弘和亲的。乐阳被我们这些老人家惯得厉害,长公主莫要介意她的疾言厉色。”

萧妍连忙说不敢,这才由人扶着坐下。




无论如何,因为萧妍的到来,京中权贵们看向国公府的目光总算变少。那些日日想要求娶孟鱼的少年子弟也有了另一个去处,便是萧妍落脚的使馆。

小舞心思机警,孟鱼准她借了母亲“雀听”组织里得力的十几个部下,瞅着京都各方动静。

这姑娘提防着萧妍会不会暗害孟鱼,多数“雀鸟”都派去使馆。没几日告诉孟鱼说,萧妍这一次来京都,光装礼物的马车就有十多辆。

“咱们回来时,不也装了两辆?”孟鱼一边在脖子上抹着消除疤痕的药膏,一边笑小舞大惊小怪。

“郡主买的是什么啊?”小舞嘟嘴:“郡主两辆马车里的,不抵萧妍一根玉如意。”

孟鱼这才知道,萧妍带来的礼物里,有半人高的赤色珊瑚、小孩手臂那么粗的玉如意、形如狮子的太湖石、大如鸽蛋的东珠玛瑙。这些东西就算是大弘权臣家里也难得有一二。

“都送出去了吗?”孟鱼眉头微蹙,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小舞点头。

“礼单有吗?”

一份薄薄的礼单立刻放进孟鱼手中。

她低头看着上面的名字,轻轻读了出来。

除了宫内几位得宠的嫔妃,还有宫外权臣,更有几个是意想不到的人。

“郡主也觉得不妥吗?”小舞道:“想要嫁给谁,也不需要费这么多钱吧?奴家就想着,郡主也算大方的,就不舍得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事出反常必有妖邪,对吗?”

“对。”孟鱼神情沉沉,也不管小舞的话里笑她小气。看着小舞夸奖道:“如今你真是越发聪明了。”

小舞便有些紧张:“那是……”

孟鱼把礼单折起来,看了一眼窗外光秃秃的树,淡淡道:“萧妍此行,恐怕不光为了和亲,还为了一桩子事。”

小舞瞪大了眼睛。

“是挺旧的事了,”孟鱼道:“《春日江山图》。”

说完这话,她轻轻笑了:“看来他不光想做太子,还想做这天下的主人啊。”

想得美。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