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经历非法集资者揭露背后骗局
真实故事

一位经历非法集资者揭露背后骗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肖明辉
2020-07-28 06:08

我一直从事企业管理软件行业十余年,形形色色的客户接触不少。最近两年,我接触的新成立的企业很少有从事传统行业的,一些以前闻所未闻的“故事公司”此起彼伏。这些新成立的公司中,只有很少的新公司能存活下来,大部分一年之后再联系便人去楼空不见了踪影。
 
2018年3月,接到以前的合作客户介绍过来的新客户的来电。一番沟通之后,我了解到对方公司的需求很简单,属于外地客户。这次沟通得很愉快,能确定的事情都在电话里谈清楚了,加上外地客户利润一般较高,我也比较重视。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乘车到达公司所在的城市,客户方派人开车到车站接了我。接我的客户代表是公司的采购,我叫他刘经理。简单的寒暄之后,刘经理特别关照道:“我们这企业的员工有的是时间,你教不会也没事,让他们慢慢研究,你该走就走。”对于这句话,似乎在向我表达着什么。但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说,至少会让我预判到项目不好交付。
 
刘经理很健谈,开车的时候向我介绍着他们的企业环境,厂区位于两省交界处,周围是工业园区,但除了他家之外别的都是空置的。不远处能望见成排的高层住宅楼,不像有人居住的情形。据刘经理说这些都是前两年北京人来买的,夏天来这里避暑。周围没有配套,本地人没有过来的。
 
转眼到了客户的企业,厂区打扫得很干净,却没有生产迹象。进入大厅,两边的展柜,东边是一排排证书,内容大致为:**量子研究中心、**量子协会颁发的优秀企业、**量子博士工作站、**量子交流中心等等。第二排悬挂着一些白发年长者演讲及公司活动的照片。西边是一些纯白材质的装饰品、矿泉水及营养保健之类的产品,但没有相关介绍。大厅正中是一块巨大的玉石做成的假山,假山下堆砌起的小型鱼塘,几尾金鱼似乎对能寻找到食物已经没有希望,在无精打采的游着。假山后一幅巨大的中国传统水墨山水图,甚是气派。我所见到的员工,大部分为五六十岁以上的工人。像是周围失地农民穿上了白衬衣黑裤子,脚上还有蹬着“老解放”布鞋的。
 
因为接待我的是采购,在我的一再强烈要求下,我希望跟指定的项目对接人洽谈,因为这样可以节约很多时间成本。因为到公司已临近中午,我想约相关负责人吃完午饭直接开始谈论项目,但负责接待我的采购与指定的项目负责人均告知我:“不着急,我们这里下午两点上班。两点之前大家要午休”。这么偏僻的地方,如果两点开始上班,四点下班,那么一天的工作量也着实太小的,我心里嘀咕着。

接着,我见到了主要应用软件的财务人员,因前期有过沟通,并不显得很陌生。在了解客户业务模式的时候,财务说自己刚接手,很多事情还没有捋顺,让我向出纳咨询,并极力强调出纳的能力很强,且是公司的元老。出纳近70岁的年龄,身上穿着一身淡色的荷花旗袍,臃肿的身材在荷花旗袍的包裹下,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多余赘肉变的更加鲜艳,面部被厚厚的粉底抹的煞白,失去了本来的相貌和颜色。我私下认为她一定是老板的亲戚。
 
“我们是做量子产品的,有很多高科技的产品。这些东西技术部门在弄,现在还没成型,有现在购买的,先给我们支付货款,我们暂时不能交付产品。投资人在平台打款购买后,按照年化40%返给客户本息,一星期一返。”年近古稀的出纳说话缺少逻辑,我努力的理解着。
 
“那产品什么时候能弄出来?”我听的是一头雾水,产品做不出还要卖,返点那么高,哪里来的钱?
 
“那是技术部的事,不知道。我们现在主要就是收客户款,然后按星期返现。你看这块我们怎么弄方便点,现在量太大了。”出纳说道。
 
“哦,是这样,我们现在正在收购好多公司。大概十多个,有生产的,有科技公司,我们这是总公司。”会计突然插话道。
 
经过和会计及出纳的交谈之后,结合我所见,渐渐的明晰,企业目前就是集资-高额返现模式。而所谓的产品、收购企业、上市等等都是以后的事,以后的事就要以后再说。
 
基于目前的情况和企业现有的经营模式,根本不能谈出深入的需求点,只是一些费用和往来款项的统计。下午的时候,我便想离去。这时候,项目负责人即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在老板的宿舍给我发微信语音,让我过去趟,说是要给我一瓶“量子水”。我一听量子水,各种高大上骗子的场景显示出来,但收人钱财,推辞不过,只好不太情愿的上了楼。
 
老板的宿舍就在办公楼的顶层,说是老板的宿舍,无非是一个八人间上下铺改造的单人间,屋里杂乱无章,床上的被子散发出许久未晒洗过的霉臭味。我刚进门,老板就递给我一瓶量子水,起身和我握手。年龄四十余岁的老板矮个子、平头、身体壮硕,穿着普通。如果不是被介绍为老板,我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位出租车司机。
 
“这瓶水好几百呢,我们老板给你一瓶。”会计插话。
 
手里这瓶“量子水”,用着最普通的一元纯净水的外包装,包装上醒目的标示着“非卖品”三个大字,制造单位和授权单位都是这家公司。我本以为老板会找我聊点什么,例如企业管理或者信息化之类的,但老板握手之后,指使旁边的人让我去隔壁的招待室休息。
 
按照指引,我到了招待室,又是大吃一惊。所谓的招待室竟是个多人宿舍,屋内的上下铺和上学时学生宿舍无异。每个铺都有住人的样子,但此刻没有人。其中的一个上铺,铺了一张新的被子,一个自称后勤部长的五十多岁中年男人,让我去上铺休息一下。招待室的墙角摆着几百一瓶的喝剩的量子水,有部分剩下的量子水瓶因为被扔了烟蒂进去而变成了棕色。
 
旁边收拾招待室的一位五十多岁满眼无光的女人,正在向后勤部长磨叨着身上疼。后勤部长说道,“那你用量子水揉一揉啊,哪里疼,揉一揉。”
 
“对对对,量子水。管用,好用。”女人一听量子水,迅速精神了起来。此时的我还天真的以为这几百的量子水竟然能被收拾卫生的大姨拿来消费,这水的魔力也着实不小。
 
有着八张上下铺床位的招待室里,只剩下我和财务负责人两个人。财务负责人也是将近退休的年龄,我叫她邓姨。邓姨是北京人,受朋友之拖来这里当会计。
 
“最早是刘经理给我打电话,之前他们公司用的我卖的软件,我一听是外地客户,就合计先和需求人联系联系,所以咱们才联系上。”我认为,诉说过往的经历可以瞬间和客户建立信任,一般来讲,都是从如何与客户接触上的开始谈起。聊了几句,在没有借助酒精的情况下,邓姨的话匣子依然也打开了。
 
“我是介绍过来的,到这里也不久。之前做***,后来国家控制金融比较严,就不能做了,现在还在放着。我们现在这个公司,也好多去公安告我们的,说是非法集资。”
 
“那他这是非法集资吗?”我问道。
 
“反正现在都是靠后期的投资返前期的利息,但老板说,过完年国家就会给投3000亿。我们这是重点扶持的项目。老板还总跟我们说,要低调,不要太多人知道,知道的越多,我将来赚钱了,要还的钱也就越多。”
 
“为什么要集资,如果是国家支持的项目,国家直接投资不就行了。”我越听越觉得不靠谱。
 
“老板说了,要自己先做出点成绩来,要收购些企业,解决一些就业问题,然后才能投资。年底之前,我们就要收购十多家企业。”会计说。
 
“那为什么是你们老板,不是别人。”我说。
 
“老板说他背后有人,这个买卖不是一般的项目,利润太大,利润得分给后边的人。”
 
“是谁啊?”我补充问。
 
“那老板哪能说啊!”
 
“哦,那有可能是真的”我违背良心的附和道。
 
会计看我很会聊天,便继续说:“其实我来这里当会计也是别人介绍的,我原来也在这行,但是那个公司不行了。我有几个好姐妹都在这里投了很多钱,他们让我过来,能随时知道账目,账如果要出问题,他们好赶紧撤出来。但这公司和之前的不一样,可能是真的。他干的都是高科技的产品,利润高,光把一个把海水变成淡水的项目交给他做,就是几百亿。”
 
听了邓姨这番话,我瞬间明白到,这些人赌的就是公司几个月不死,几个月之内本金提出来,利息在平台里面滚。我开始转移了话题,问道:“邓姨,你家孩子多大了?干啥的啊!”没有特殊情况,向这个年龄段的人提起孩子,她们一般都会很乐意继续和你聊。
 
“他们都在北京呢,我这也是头一回来这么远上班,没办法,朋友之托。我在北京有两套房子,通州那边还有个院子。”邓姨说道。
 
“邓姨,您这这么大岁数了。还大老远的来这边干啥?赚多少钱够啊?”到现在,我基本上判断这可能是一家非法集资的公司了,我不忍邓姨再继续掺和其中,便说了很多劝说的话,但邓姨说至少要做一年,毕竟是朋友介绍的。
 
我本打算第二天一早就离开这里,但邓姨说明天有客户来听课,想让我也听一听。我想这可能是我今生唯一一次机会听这种课,便留下来多待一天一探究竟。

我越来越对公司的经营模式产生兴趣,非常愿意花时间来探索。在实施软件的过程中,借助可以被客户非常信任的操作电脑,我看到了每天百万级的银行流水,看到同一账户不同时段分批打来的投资款被直接返给另一位投资人。在客户服务部,电脑右下角挂的QQ群弹出“**量子全球科技创新1群”,我把自己的小号加了进去,放到了非会员组里,为了不被发现,更改群昵称为“逍遥老太太”。
 
晚上回到旅馆后,我翻开了公司的网站,网站醒目的位置写到“拥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量子高科技产业园区及其五大板块上万种量子高科技产品,拥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超精细纳米技术,拥有一批德才兼备的高精尖专家队伍和技术研发团队,全心全意保障国防安全需要,全心全意满足民生刚需需求,不断创新,缔造一个全新的商业帝国,力争打造独具国际竞争力的大健康民族品牌产业链。”这样的介绍完全是依照政策所来的:创新、科技、国际化。
 
第二天上午,到了听课的时间地点,陆陆续续看见年老的业务人员带着三三两两的老人进了位于一楼的会议室,同时也有独自开车过来的中老年人。会议室不算高大上,背后一个大投影仪甚是显眼,前台放一长条方桌,坐席前放着果篮和干果。我找了后边的位置坐下。
 
先是一位正装主持人做介绍,女主持细眉小眼,鼻梁高挑,若不是两腮的颧骨塌陷太深,也能当的起”美丽动人”四个字。  
 
“亲爱的爸爸妈妈们,欢迎你们成为我们量子大健康这个造福全人类产业的一员。今天我给爸爸妈妈们带来的是几款全球最新高科技产品,这是藏富于民才把这些科研成果用来服务我们普通人的。”听到被叫爸妈,老人们的欢心喜悦并未完全显露在脸上,由两三个带头鼓掌的老人也未能带动大部分人的情绪,但由这声爸妈而联想到自己子女的欣喜足以将台下对台上的质疑减弱几分。我联想到自己卖信息化产品时,和客户洽谈之前的首要任务是创造一个沟通项目的环境。主持人发现大家的眼神都投入到她身上的时候便开始展示公司资质,同时在工商信息网查询出相关资料投影到大屏幕上。
 
听课的人中有的拿出手机来拍照,被旁边的工作人员阻住并小声告知:“目前公司和这些产品还是保密状态。”
 
小长桌上不知何时被摆放了茶叶、矿泉水、一桶类似油漆的塑料瓶和大米等日用品,基本就是生活中常见的用品换了简易包装。
 
“这些是量子产品,就是用量子技术加工过的,量子每秒钟能活动上亿次,当它和我们身体接触的时候,可以带走我们身体里的杂质。无论是糖尿病还是风湿骨痛,甚至人类医学的顶级难题癌症也将被量子产品治疗,量子高速运转,把癌细胞就振动掉了,病也就好了。别看这像一瓶普通水,这是量子水,饮用之后去除体内湿气、毒气。身体哪里不舒服涂抹上,第二天就好。量子水是从海水提炼出来的,是我们现在重点支持的项目,前景广阔。”主持人手举一瓶水,说道。
 
相似的场景又介绍了可以代替汽油的量子油,也是海水提炼出来的;量子茶叶,是经过了海水淡化加工,变成了喝一口精神一天的神茶。因为海水是大自然赐给人类最宝贵的财富,量子是人类最尖端的科技。海水加量子,改造传统产品。
 
如果真的有主持人介绍这般厉害,那市场想象的空间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台下的老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老年病,当老人们不认为老年病是因为年龄和身体机能降低导致,而寄希望于药品的时候,眼神就会由原来的质疑变为听信。人一旦愿意听信别人说话,那么基本都是随着他人的意志执行了。
 
最后是分润和购买模式,在平台购买量子产品到一定数量之后,便会成为平台的会员。会员有权发展销售层级,层级越高,幸福指数越高,享受的返点和提成也会越高。那返点和提成哪里来呢?主持人解释道,是因为产品是最新科技,价格贵,质量好,所以不愁销量,在良好销量的保证下,高额向前期购买量子产品的消费者返消费款。
 
虽说量子产品能治病,但很多来现场听课的老人图的却是高额返息。但缴纳定金购买的时候多数老人还是小心谨慎的,最终有两位老人购买了少量的量子水。临走的时候,来听课的老人们每人手里提着一小袋量子大米和一包量子有机茶。
 
晚上八点左右,我加入的“创新1群”开始逐渐的活跃:“群里的家人们,今晚八点,将由我公司特聘的量子行业国内权威专家***讲师,给我们群里讲解公司模式的亮点,想成为会员的家人请八点整准时听我们的返润模式。”也不知何时起,很多公司喜欢将员工叫家人。
 
随后群主开始发红包的来活跃氛围,大概八点左右,群主让大家停止发言,由讲师给大家授课。还是老套路,把公司的注册信息拿出来展示合法性、宣传量子的神奇宇宙能力、祭出杀手锏量子产品。最后是消费商品成为会员后高额的返润模式。
 
接着群里开始继续忽悠:“人是有生命能量等级的,一个人的德行和做人的境界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命能量等级,等级越高成功指数越高,幸福指数随之升高,从而达到人类向往的美好乐园的最高境界:和谐、喜乐、欢赞、仁爱等等正能量聚集的共产主义园区。集团拟在两三年内打造成共产主义生活乐园!家人们,幸运之神在向我们招手,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快跑跟随呢?”
 
感觉这一套整完,是把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到全世界、推广量子产品拯救人类的重任压到会员肩头的时候。

第三天上午我和邓姨告别,并嘱咐她保重自己。
 
跟邓姨告别之后,还是采购刘经理送我去车站。
 
“你们这是真的吗?”刘经理是实在人,我直接问道。
 
“现在干实体经济哪有赚钱的?”刘经理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平台一天最多的时候入账500万,这来钱速度谁还想干实业。现在的社会就是,本来市场上各行各业正常运转有一个亿周转够了。但现在市场上有两个亿,剩下的一个亿就是,我骗你,你骗他,相互骗,谁骗到算谁的。”
 
“你们老板有人吧,干这行。”我问。
 
“那当然。我们这种平台一般半年黄不了,黄了之后也是把剩下的钱一收,你上哪告去啊?”刘经理说。
 
我如梦方醒,似懂非懂。
 
“对了,他们还有一些公司要上软件,到时还得找你,你给我留20%就行了。”刘经理继续说道。
 
“其实,你们家不适合这种软件,整个简单的便宜点的就行。简单的就能整清楚。”我说。
 
刘经理激动的说:“老板也不想把账整明白了啊!”

没过多久,老板收购的下属十六家实业公司之一的玉石加工厂要上一套整体软件。
 
玉石加工厂的厂区和总公司的环境给人的第一印象完全不一样。这里装修得更加富丽堂皇,随处可见统一着装、相貌秀丽的年轻旗袍女。车间里会隐隐约约传来敲击声,路上也留下了货车驶过的痕迹。和对方信息化指定负责人交谈,在确定负责人属于外聘岗位之后,为了建立信任,便将总公司一些情况聊了聊。有了总公司的沟通桥梁,其它软件商也便很难介入了。
 
但这家公司同样的是不能问出需求,也就是说不能通过为客户解决需求来提高软件价格,我决定通过权责和流程上应用软件来谈,从而提高价格。
 
“我们这主要是集团的文化宣传公司,目的是通过玉石文化将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展现给全世界。你看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个玉石长廊,要将五千年的历史和人物都放上去,有机会领你进去看一看,肯定会被震撼住。”和玉石公司总负责人敲定软件后,她开始了闲聊,并且示意旁边的助理给我拿来一瓶量子水。
 
“那这些东西卖吗?”我还是比较关心怎么带来收益。
 
“我们这也卖,但现在主要是集团的宣传窗口,要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展现给全世界的朋友。这也是证实集团实力的一个平台,里面随便一块玉都价值百万。前两天有个香港来的朋友拿了一个亿想占点股份,我们都没考虑。”总经理说道。“对了,我们现在对安保比较重视。安保你看你有没有啥好的建议?”
 
我客观地从硬件设备、人员培训、制度管理、惩罚震慑等方面进行了说明,总经理连连点头,但似乎又有点心不在焉。
 
“现在监控可以和公安系统联网比较好。”我补充道。
 
“暂时还不用联网,这么大的价值还是越低调越好,要保密现在。”
 
我虽说不能理解公安联网和保密的确切关系,但似乎也多少理解了经理口中的保密。
 
培训的第四天,项目负责人通知我下午休息半天。公司全员要开会准备明天的活动,要有国际客户和公司家人要来参观学习。
 
当我再次来到公司的时候,彩旗和气球挂满走廊和会场,制服整齐的年轻女子统一穿着高跟鞋,听到鞋底踩到大理石瓷砖上的哒哒声,看到进门处巨大反光玻璃里的自己,也自觉身份增加了几分。
 
这次接待的完全不同于集团公司的作风。大概上午十点的时候,两辆丰田客车载着一百余人陆陆续续下车,车上下来的人衣着华丽、长相富态,脸上的粉底压不住皮肤渗出的油脂,大部分是年龄在五十岁以上女士。人群中还夹杂着一位高鼻梁蓝眼睛,显得格外显眼。
 
这两车人据说是集团公司的大客户,都有巨大的投资在公司量子产业上。这次集团全程付费免费旅游七天之后,最后一站是玉石公司。大家被带到了玉石长廊,听着讲解员讲解眼前共价值几十亿,并且每天都在升值的玉石,有的嗤之以鼻,有的被集团的实力震惊。
 
玉石公司信息化项目付款的时候,还是由集团采购刘经理负责,刘经理表达的意思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大老板把管理权给了别人,自己负责收购新项目。
 
我想,老板不至于愚蠢到真的希望通过收购落后产业公司带来的合理利润来回报高额返息项目能够长久运作。无非是手里大把的资金需要花出去来充门面,从而吸引人来投资更多的资金,而且花钱的事情是人人都喜欢做的,而集团越往后发展,故事越难编,那就让别人去编。
 
项目付款审批需要走流程,但刘经理毕竟是合作过的老熟人,款也很快下来了。半个月后的一天,许久没关注“量子创新1群”的我点开群信息,有人发了一条不和谐的吐槽信息。大致意思为:自己被电话推销人员介绍购买搞活动价格为19800的和田青玉玺。购买之后,不久业务人员打电话,说这和田玉玺本是一青一白的一对,青玺在自己手里,白玺现在在公司。前两天一个澳门客商想用60万购买一对,但公司没有青玺,业务人员鉴于和自己的特殊良好关系,希望自己能把白玺也买下了,需要29800,然后由业务员出面联系澳门客商60万回购。当自己未经家人同意汇款29800并收到白玺后。业务人员表达出澳门客商为保险起见,需要在上海某国家级玉石投资交易所交易,但需要销售方先交纳保证金20万。当鬼使神差的交完保证金之后,便再也联系不上业务员了。前后投资25万之后,申告无门无证据。
 
这条信息之后,群里好久没人回复。三十分钟之后,群主发了一句:“请大家注意甄别虚假电话和虚假宣传,以免上当受骗。选择合作就要选择像我们这种大平台,格局大,志向大,拒绝造假,绝不忽悠。”这条信息之后,群里便又热闹了起来。
 
我不禁感叹,真是黄金有价玉无价。一块玉可以是千元、万元甚至百万元。也正是玉石的这种属性,决定了投机圈钱的市场自然少不了它的身影。

前几天,我请了几天年休假,打算回到老家看望父母。回到家里后,我发现腌制酱菜的小圆缸里满满的几缸咸鸡蛋,便随意问道:“妈,腌这么多鸡蛋做什么?”

“都是听课领的鸡蛋。”母亲说道。“今年县里来了好多讲课培训卖东西的,让去听,听一次给8个鸡蛋,这些都是听课领的。”
 
“那你总听课不买行吗?”我好奇的问。
 
“都是先让听几天,第七、八天的时候,让缴定金,一听让缴定金,我们就是没钱,第二天也就不去了。”
 
“都卖些什么啊?”
 
“药酒、油、保健品啥的。”母亲说。
 
“有买的吗?”
 
“你三姥爷就买了,药酒,治腰疼的,一小瓶花了2000多。”
 
“管用吗?”我问。
 
“花钱了,他能说不管用?”母亲乐呵呵的说道。
 
没过多久,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发帖举报这家打着量子工程的幌子的公司是骗局。

再后来,我听说这家公司的刘经理已经不在这家公司了,邓姨也回老家了,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这家公司的任何消息。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那个女人跟我说只要我愿意离开他,她给你一百万

妈,她要和我离婚,这下您满意了吧

对不起,我偷了你老公

老公失业后三天没回家,却去见了前女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