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为了个可怜的妈宝男改变自己的人生规划,哪怕是打着爱情的名义
情感

情感故事:我不会为了个可怜的妈宝男改变自己的人生规划,哪怕是打着爱情的名义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简心
2020-09-03 11:00


我叫孙彤彤,今年28岁,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
在我们的建筑行业里,女员工很少,像我这样在一线负责跟挂靠企业接触的更少。

我是穷养的女孩,从小就明白钱的意义。
没有钱,我爸得了结石开不起刀只能吃最便宜的排石颗粒撑着;没有钱,我妈视力模糊也舍不得去配一副近视眼镜。

所以我从一个英语专业毕业的师范生,硬生生把自己逼到了待遇丰厚的建筑行业。

严培爸爸是做建筑承包的,接项目依靠我们这样的大建筑公司挂靠。
跟我接触的多了,严培爸爸说他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后来严培爸爸有事没事就跟我同事打听我的状况,公司同事把这事情原原本本得说给了我听。
所以,有一天,当他邀请我吃饭,现场却只有他们爷俩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我跟严培在严培爸爸的撮合下顺利交往。
严培是农业局的,那段时间每天都会去菜市场做一些抽检的工作,顺道天天给我买新鲜的瓜果蔬菜回来。

看着严培又买菜,又管做菜,还管洗碗,我想我很幸运,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到了事业和爱情的圆满。

却没想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看起来风平浪静。
那时的我不知道了严培妈妈虽只是家庭主妇,却是说一不二的当家人。 

严培妈妈是在我跟严培交往2个月后才知道的,那天她无意间撞到了严培跟我在买菜。

严培妈妈盛情邀请我去家里坐坐,我不好推辞。
我们三个一起往停车场走,在把菜放进后备箱的瞬间,严培悄悄告诉我他手机没电了,让我赶紧跟他爸说一声。
我没有多想,只是以为严培想提醒他爸回来吃午饭。

回到严培家,他妈妈把他支进厨房,单独坐在客厅,开始盘问我。
她问完我的年纪,发现我比严培大10个月,还只有大专学历的时候,简直是瞬间变脸,一点不客气的拉下脸,当场赶我出门。
我这才傻兮兮的明白,为啥刚才严培那么紧张。

原来他们爷俩一直瞒着严培妈妈,关于我的真实情况,以至于严培妈妈只看我外表,觉得我跟严培家境和学历是相当的。

我又羞又愧得从严培家出来,尽管穿的是中跟的鞋子,但是3层楼的楼梯,我还是崴了不止5次的脚。

我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只听到严培妈妈在屋里对着严培咆哮,把门摔得像地震。

她的原话是:
“你是瞎了还是被洗脑了,找一个大姐,要文化没文化,要家境没家境,考公务员都没戏。你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给你介绍的这样的女人,反正介绍人和这女人你以后都不能再来往了!”

一个小时后,严培开车赶到我的单位宿舍,跟我讲起了严培爸爸和严培妈妈的故事。

严培爸妈当初是因为爱情在一起的,那时严培爸爸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工学徒,严培妈妈是读得起书的大小姐。

严培妈妈家里死活不同意她跟严培爸在一起,严培妈妈就愤怒得砸了家里陪嫁的红漆器,也就是自己的嫁妆。
这在那时当地的农村是大忌,不孝的严培妈妈就这样被娘家赶出了门。

严培爸爸和严培妈妈在一起后,特别感动严培妈妈为自己放弃优越的家庭,十分宠着她。久而久之,也就把严培妈妈的脾气给惯出来了。

许多年过去,随着严培妈妈娘家的兄弟姐妹靠着家底都发了财,严培爸爸却还是一个小小的包头工,严培妈妈的脾气也蛮横暴躁的不可理喻。

直到严培考上了公务员,严培妈妈才觉得争回了一口气。
在严培妈妈的眼里,兄弟姐妹们虽然有钱,但是没有一个家里是所谓吃皇粮当官的。
严培的公务员身份,绝对是她对抗兄妹之间贫富差距的盾牌。

听完严培讲的故事,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同样是底层出身,我很明白那种较劲的感觉。
就像我这个灰姑娘,哪怕现在已经经济自由,但我真实能感觉到害怕回到过去的恐惧。

我跟严培提出了分手。
我明白,从严培妈妈的角度出发,她需要的是能争脸面的公务员媳妇,而不是我这个跟严培爸爸如出一辙的建筑民工。
但严培坚决不同意分手,严培爸爸也开始做严培妈妈的思想工作。

半个月的时间,我过得很煎熬。
据严培交代,他妈妈听不进去他爸爸的话,反而开始一天到晚就跟着严培上下班,生怕他来见我。
就是严培单位的聚餐,严培妈妈也要等在大门外。

而严培妈妈一向身体不好,还动不动就要死要活,搞的严培和严培爸爸都害怕。无奈,严培爸爸放弃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工程,专心在家开导严培妈妈。

不久之后传来消息,严培妈妈真的病了,还病得不轻。

我内疚不已,托分公司同事买了两盒冬虫夏草,两盒黑枸杞送了过去,打算当着严培妈妈的面,把愿意放弃跟严培交往这个事情说清楚。

天算不如人算,我遇到了严培妈妈的大哥,也做建筑行业,也挂靠在我们公司,他一眼就认出了我。
他说没想到我居然是严培的女朋友,那以后他也算是有了内线了,公司有什么好的项目可千万要提前透个风出来。

我摆手说我只是个打杂的,只是跟在老总身边学习的,但严培妈妈的大哥却认认真真得跟严培妈妈解释了一番我工作的重要性。

很意外的是,严培妈妈留我下来吃饭,对我的礼品也没有再拒绝,对于我跟严培的交往也不再反对。

虽然我跟严培没有分开,但是平时不是我出差,就是他加班,加之他妈妈反对,我们几乎见不到面,所以他妈妈一松口,我们立刻又粘到了一起。

不想,第二天起床,一开门发现严培妈妈站在我房门外。我跟严培都很尴尬,不知道严培妈妈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口。

不等我们开口,严培妈妈就说:
“严培是国家干部,怎么可以住在女人的出租屋里,我们还是整理整理搬回家去住吧。”

对于严培妈妈的提议我表示反对,首先我的房子离公司近,再就是我还不会开车,搬去严培家我很可能就做不到在工作上的随叫随到。

严培妈妈对我的话不置可否,进门就开始收拾起了严培的衣物和洗漱用品。
我赶着上班,来不及继续说,严培也劝我好不容易他妈同意,还是退一步为好。

那天下班,回到出租屋,我感觉屋里空旷好多,除了严培的东西,少的还有我的很多衣物和饰品。
我打电话跟严培询问,刚好严培妈妈在身边,他支支吾吾只说让我尽快过去吃晚饭。

坐在出租车上,我隐隐约约感觉这些东西可能是被严培妈妈扔掉了。结果到了严培家, 我去严培的房间一看,果然没有。

对于严培妈妈口中的第一次一家人正式吃饭,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饭后严培妈妈收拾碗筷,我抢着洗碗,旁敲侧击问严培妈妈是不是清理了我的一些东西,没想严培妈妈马上变了脸色。
她说:
“你嫁给我们严培就是有身份的人了,那些款式复杂低俗的衣服,颜色又不大气,品牌又不响亮,不是给我们严培丢人嘛!”

我嘀咕道:
“那条米色长裙还是我主持公司年会穿的呢,怎么会丢人呢。”

严培妈妈说,你懂什么,建筑单位都是些什么人,官场上打交道的又是些什么人,你要搞搞明白,拎清楚。

都说天底下没有几个好婆婆,看在严培和严培爸爸对我好的份上,我把严培妈妈擅自给我扔掉东西这件事压在了心里。

我把更多精力花在了工作上,经常把份外的工作也拿过来做。
老总看在眼里,问我是不是有意向冲刺一下分公司的管理层,前提是需要先拿到更高的学历。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严培和严培爸爸,他们都真心为我感到高兴。
严培自告奋勇,帮我整理了不少考研的资料。

学历的事情,其实严培妈妈不说,我自己心里也是有隐痛的。当年我不是考不上本科,只是交不起三本学校的学费。

当我把考研资料往家里搬的时候,看得出来严培妈妈也是心情愉悦的。
她当着严培爸爸和严培的面,说会全力支持我考研,哪怕我和严培结婚了也可以把生儿育女这事延后。

我庆幸自己没有跟严培妈妈计较扔东西的事情,也是加倍对严培妈妈好。
只要严培妈妈看中的名牌衣服鞋子,哪怕营业员告诉我下个月可能就会打折,我也义无反顾得给她买。

偶尔看到严培妈妈在楼底下跟邻居们得瑟炫耀,我给她买的东西,我还很欣慰,以为自己的努力终有成效。

结果,不知道是严培和他爸故意隐瞒,还是没讲清楚,严培妈妈一直以为我是为了下一步考公务员才努力复习考研。
当她听我说是为了冲刺公司管理层才考研,周一的早上,严培妈妈突然到了我单位,直接跟我的老总提出了辞职申请。

她当着老总的面说:
“我们是公务员家庭,考研究生不是为了做建筑的。”

老总无奈表示:
“人各有志,如果执意要走仕途,公司也没有阻拦的道理。”

我听说以后都懵了,赶紧和老总道歉,说自己压根没辞职的打算。
随后,我请假追回家跟严培妈妈大吵一架,把心里的委屈一股脑都倒了一个遍。

我想同为女人,应该多少理解职场的不易,或者心终归是柔软的。却没想严培妈妈只是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问我:
“是身份地位重要,还是赚钱重要?如果都跟你这样只想赚钱,那我儿子为什么不接他爸的班也做建筑呢?”

我问严培妈妈是不是我不考公务员,我跟严培就结不了婚。严培妈妈很直接得告诉我:
“那是一定的。”

我说那就请严培爸爸和严培都回家来,我们就把事情往开了说吧。说完我就独自回了房间,没有帮严培妈妈准备晚饭。

我在心里问自己,严培这样的好男人,我以后是不是还会遇到?严培妈妈这种强势变态的婆婆,我能否永远忍受?我们三个人是不是有反抗严培妈妈的能力?

说真的,直到那一刻,我都还是希望能和严培继续下去结婚的。忐忑不安得等到严培和严培爸爸到家,家里是冷锅冷灶。
只见严培妈妈拿了一条冷毛巾敷在额头上,躺在客厅沙发上说自己被气病了。

严培和严培爸爸,没有如我期待的跟严培妈妈讲道理,反倒都被严培妈妈的架势吓到,拉着严培妈妈要马上去医院看看。
其实我看得出,他们不是真的相信严培妈妈身体有问题,只是为了顺着她。
那一刻,我心里无比绝望。

我趁着严培爸爸和严培送他妈去医院的时间,快速把自己的东西塞进了行李箱。下电梯的同时叫了滴滴车。

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里,我把自己扔到了大床上,心里是久违的踏实和满足。
我仔细想了几个小时,从开始认识严培到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忽然意识到,从头到尾,面对严培的妈妈,无论是严培还是他父亲,包括我自己,都是一味的妥协讨好,完全没有一个人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说一句公道话。

严培是很温柔,很照顾我的细节,很阳光正派的生活着,可是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别和我妈计较,多让着她顺着她点,她这辈子不容易。”

我忽然想大喊出声:
“她自己要选择嫁给爱情,又不能克服自己的虚荣心,她痛苦扭曲一辈子也好,干我什么事?凭什么要我为她的虚荣买单?”

我眼泪不停的流,不是为了我和严培的爱情。是因为我从没像此刻这样看清过,打小的贫穷究竟给了我怎么样深刻的烙印。
穷大的女孩,珍惜每一份机会,珍惜每一个对自己温柔的人。能委屈求全,能吃苦受气,只因为我知道拥有的不易,我怕失去。

我洗了脸,努力平静下来,换了套衣服,补了妆。
我告诉自己,我可以用努力让自己和父母生活无忧,为什么我不能更勇敢一点,更珍爱自己一点,不让自己受辱,不再委屈求全。

严培安顿好他妈后,果然像我预料那般,过来跟我说不要担心,只是普通的低血压而已,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严培说他爸的意思是,让我在自己出租屋里先住段时间,刚好考研需要清静。
等过段时间,他说服了严培妈妈,我再搬回去。

我问严培,难道你还不明白?我搬回来就不可能再搬回去了吗?
严培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竟然问我为什么?不是都考虑领证了吗?难道就因为他妈妈想让我考公务员?

我告诉严培我压根不想考公务员,我有一份足够好的工作,让我付出就有相应的回报,确保了我跟家人物质生活的稳定。
我大学毕业后辛苦拼了几年,在这个行业里站住了脚,我不敢奢求换个行业我也能如此幸运。

严培告诉我,考公务员也就未必失去了很好的物质生活。他说他和他爸都有能力给我和他妈优渥的生活。
我反问严培:
“你爸58的年纪,还能工作多久?而到时我的父母老了生病了,钱又从哪里来?就凭你妈如此霸道,难道你能做主?”

严培被我问得哑口无言。最后说,没想到我对爱情这么轻易放弃,他对我表示失望。

我笑了:
 “你就当我不够爱你吧,我就是很后悔,竟然为了维护这份压根不值得的感情,受了你妈那么多窝囊气。
你妈真的很讨厌!很变态!很强势!”

严培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瞪着我: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妈,太过分了你!”

真的想清楚前因后果,我此刻特别冷静:
“你习惯被管束被强迫,能不能别要求我和你一样?她凭什么去给我辞职?她是我什么人?她何曾尊重过我一分?”

严培脸涨的通红:
“难道你不爱我,我妈当年能为我爸放弃一切,你就不能为我忍受一下我妈?考个公务员?”

“你能为我反抗你妈么,不接受她的干涉强势,支持我的工作么?你都不能为我做到的,凭什么要求我为你做?
而说到爱情,你妈有什么资格谈爱?
她不就因为嫁给你爸不甘心,才这么多年鄙视你爸这个建筑民工,才给你光耀门楣的压力,抱歉,我没义务陪你满足你妈那种变态的虚荣心!”

严培脸色由红转白,一言不发扭头就走了。



几天后,我正在单位忙,严培妈妈来找我了。
她不等我开口,直接就很严厉的对我说:
“你要考虑清楚,我家严培多么优秀你是知道的,以你的条件,不可能再遇见和他一样条件的人。我们对你也没什么要求,只要求你能考个公务员,这不也给了你机会证明你对严培的真心么。”

我深呼吸,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手里的资料拍在那张自以为是的老脸上。
语带讥诮,我一字一句的告诉她:
“我和严培现在没有任何关系,已经分手了。我不会为了个可怜的妈宝男改变我自己的人生规划,哪怕是打着爱情的名义
还有,请你稍微懂点分寸和礼貌,不要动不动就来单位打扰我,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证我会哭着去找严培的领导,反映他私生活不检点,婚前玩弄我的感情!”

看着严培妈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青白,和严培一样,一语不发转身走了。我觉得呼吸都顺畅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