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老公被女同事勾引的过程,我笑疯了
情感 故事 生活

情感生活:偷窥老公被女同事勾引的过程,我笑疯了

作者:晨夕
2020-09-06 06:00


必须承认,当初嫁给谢伟,孙薇就是贪图了他的务实和好。

在把谢伟带回家之前,孙薇给父母说过他的出身与职业,得知他没房没车,只是个普通的业务员后,父母态度强硬地表示反对。

她跟父母吵过闹过,但丝毫改变不了他们的决定。

他们甚至让家里的亲戚给她介绍些家庭背景优秀的男孩子,她也被迫去见了。

结果那些相亲对象,刚吃完饭就想把她带到酒店去,目的不言而喻,她气得甩头就跑。

但父母不放弃,依然源源不断地给她介绍各色各类的相亲对象,她被逼急了,就跟谢伟说:“他们要是再逼我,我就把户口本偷出来,跟你把证领了。”

谢伟竟劝她:“你别被气过了头干了这种傻事。阿薇,我不想你用这种方式嫁给我。我希望得到你父母的同意和祝福,不想让你受了委屈。”

孙薇没想过他会说这样一番话。

他是农村出身,大学毕业后在城市打拼了好几年,没人脉关系,辛辛苦苦谈妥的单,有时还会被同事抢走。

她不一样,出身就是金凤凰,他只要攀上她这棵高枝,在她父母的帮助下,定然能出人头地。

可她刚刚朝他抛出的橄榄枝,他竟然拒绝了。

她回去给父母说了这事,父母也感到诧异,对他这个人有了一点改观。

他们大概是觉得,他能那么坚定地拒绝了走捷径,定然不是因为贪图女儿的社会背景跟家庭财产才与她一起的,便答应了与他见一面。


孙薇把谢伟带到家里来时,他没有想象中的局促不安,而表现得大方自信。

家里有活要干时,他就抢着干,卖力地表现自己。

吃饭的时候,孙薇喜欢吃虾,他就一个一个地剥开,蘸好酱再放到她的碗里。

看着这样的一个男人,孙薇父母也算是对他有了点好感。

加上后来,孙薇常把谢伟亲手给自己做的一些小礼物带回家,他们看在眼里,也能感觉到谢伟对孙薇是愿意花心思的。

一个能够真心待自己女儿的男人,女儿嫁过去应该不会被欺负,事业方面,他们也有能力扶持,小两口的生活应该不会过得太差。

再三考虑之下,他们同意了他俩的婚事。

但他们着实不忍心看着孙薇婚后跟着谢伟住在那巴掌大的出租屋里讨生活,就在婚前给小两口买了套婚房,并登记在孙薇的名下。

只是谢伟现在的工作对他们这个家庭来说,终究是不够体面的。

所以他们给了他俩一笔创业基金,让他们搞事业。
 

孙薇对创业的事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她自小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之下,对经营之道颇有见解。她给谢伟选好了创业项目,并独自制定了创业计划。

谢伟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只要两人共同扶持努力,创业成功肯定是指日可待的事。

但创业的计划再完美,到了真正实操起来时,还是出现了不少漏洞。

家里的亲戚全都在等着看谢伟的笑话,孙薇心里不舒服,就鼓励谢伟说:“老公,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的,我们一起加油。”

他很感激,埋头继续苦干。

那段日子,他们是真的很辛苦,两人都必须全力投入到创业里,而她又恰好在那段时间怀上了孩子。

她觉得现在怀孕不是最合适的时机,有点犹豫该不该要这个孩子。

可谢伟发现了那还没来得及扔掉的验孕棒。

他激动得哭了,“我……老婆,我们终于有孩子了,我要当爸爸了!”

她看着他这副模样,还是决定无论再难再苦,都要把孩子生下来。
 


谢伟变得更努力了。
为了把刚刚创立起来的公司搞好,他从一个滴酒不沾的三好男人,到日日陪合伙人喝酒谈生意,每回到家总带着一身酒气。

孙薇心疼他,想为他分担一点,但他只想让她待在家里安心养胎。

看着他为了公司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孙薇着实没法在家里继续待下去,她还是决定回到公司与他并肩作战。

挺着大肚子,她陪着他早上八点到公司上班,陪着他加班到凌晨两点。

他没有人脉,她就拉下脸来去给亲戚打电话。

他制作标书,她就给他分析竞争对手的资料,他参加投标,她也紧张得手心冒汗。

第一次中标那会,他俩抱在一起,傻乐呵了很久。
 
 

眼看着公司渐渐走上正轨,孙薇慢慢退出管理,安心在家相夫教子。

她偶然出现在公司,看着他西装革履地与合作商交谈的精英模样,再联想到他平日在家穿着个大裤衩大背心认真干家务的样子,还是会觉得心窝一暖。

她自小被富养长大,第一次碰洗洁精是在他的出租屋那里,碰完第二天一早整个手就红了,还起了很多白色水泡,特别瘆人。

也是从那以后,他再没让她碰过一滴洗洁精,没让她干过一丁点活。

总的来说,当初她父母能同意他俩结婚,也是有这一层原因在。

通常,她到公司去都是瞒着他搞突击的,那日还真让她撞见了他跟一个穿着打扮特别商务化的女人有说有笑地从办公室走出来。

那个女人并非谢伟会喜欢的类型,她并未察觉到有被侵略的气息。
 


等那个女人微笑着,踩着黑色高跟鞋离开,孙薇才凑到谢伟的跟前,简单地提了一嘴,“老公,那个是不是你上回说的那个新加入的合伙人啊?”

谢伟点点头,给她讲起那个叫房丽欣的女人时,满眼欣赏的光。

孙薇听得心里多了一块疙瘩,但谢伟跟房丽欣也不像是有一腿的样,那块疙瘩很快就没了。

后来房丽欣常常跟谢伟一道出入公司,那些新来的员工都以为他俩才是一对,公司里传出来的流言蜚语也就多了。

这事传到了孙薇父母那里,他们在背地里提醒她,让她多注意点,怕谢伟事业有成会在外面拈花惹草。

孙薇也在私下给谢伟说过这事,但他解释说:“你别多想,我俩只是碰巧在车库碰着,就一起到公司了,晚上聊公事晚了才一起走的。”

她虽然还是相信他的为人,但也起了警惕之心。

直到谢伟生日前夕,她带着孩子到公司去看他。

经过前台时,孩子被前台的小姑娘抱着玩了,她就自己过去谢伟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她看到房丽欣跟谢伟在里面。



房丽欣把一个礼物盒递谢伟,说:“你生日快到了,这是我提前给你准备的礼物。”

谢伟说了声谢谢,就把盒子放到了一边。

房丽欣看了眼,又说:“你不打开看看?”

他这才动手把盒子拆开,那里面是条红白条领带。

她笑着示意说,“你试试看合不合适啊。”

他有点犹豫,但还是拿起领带试了,他刚把领带整齐地放到衬衫方领下,她那细长的双手突然轻轻划过他的脖子,将翻起的方领折了下来,说要帮他。

他好像被吓到了,连忙拒绝,自己把领带系好。

他拿着手机对着屏幕看了下,客气地跟房丽欣说了句谢谢,随后又把领带换下来了。

“你怎么换下来了?我看着这比你早上的那条领带更合适你。”房丽欣将一只手握在他的手腕处,满眼欢悦地说着。

听着这话,孙薇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这房丽欣在勾引她老公。
 


孙薇刚要推门杀进去,却又看到谢伟微笑着把房丽欣的手从自己手腕处拿开,还拿起被放到另一边的领带,满脸歉意地表示说:“抱歉啊,我每日的穿着都是我老婆给我搭好的,我这要换了条领带回去,她瞧了可能会误会吃醋。我不想她不开心,也不想你因为这事坏了名声。”

听着他们这一番对话,孙薇眼角湿润了。

他还是当初那个他,没变心。

她回去前台那把孩子抱了过来,推门进去,体面地跟他们打招呼,房丽欣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但依然保持着微笑回应。

孩子张手喊爸爸,谢伟高兴地把他抱了起来。

房丽欣在他们幸福的一家三口之间,显得很多余,最后识趣退场。
 
   

房丽欣的退场,也让谢伟的公司付出一定代价,她不再愿意成为谢伟的合伙人,还带走了大笔资金。

当时,公司刚刚中了个很重要的国标,没了房丽欣那笔资金,公司想要完成任务简直就是天荒夜谭。

眼看着公司资金短缺,工程迟迟未能开工,谢伟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另外两个合伙人也动了撤资的心思。

孙薇肉眼可见的看到谢伟变得憔悴,每日起来枕头上能摸着他掉的一大把头发。

她心疼他,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出来,还跟父母借了些交给他。

但这远远不够。

谢伟接过她的卡,问她,“你怕吗?要是这次没挺过去,我们可能就一无所有,甚至还会背负一大笔债务。”

她摇摇头,平静地回答他说:“不怕,跟着你创业那会,再难熬的日子我都挨过来了,即使破产,一切重新开始也没什么可怕的。”

谢伟握紧了她的手,感激地亲吻了一口。
 


谢伟没日没夜地筹集资金,把房子拿去抵押,跟银行贷款,总算把建设工程启动了。

那会,他瘦了很多。

但他的付出也获得了回报,标的任务按期按质完成,这使得公司的名气越来越大。

谢伟成了亲戚朋友常挂在嘴边的谢总,孙薇的父母对他越夸越上头。

孙薇看着下班回来就到厨房忙活着的谢伟,心里感触良多。

她曾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拼?

他说,她义无反顾地下嫁给他,他不舍得让她输。

她想,谁说下嫁就一定会满地鸡毛,惨遭背叛呢?只要选对人,无论是下嫁还是高攀,丝毫不会影响两人走向幸福。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