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独家记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独家记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纸墨
2020-09-22 08:00

久别重逢,你唱着那首我最喜欢的独家记忆,我吃着你给我做的提拉米苏,我们算不算,互道了安好。

我喜欢叫他木子,但这不是他的名字,只是因为他的名字里面有一个李字,所以我叫他木子。

重庆生活20几年,我从来不知道磁器街巷的最深处,有一排小酒馆。我也从来没想过,我和木子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我一直都知道他唱歌很好听,我也很承认,当年心动的开始,是因为学校晚会上他唱了一首独家记忆。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我们在同学会上重逢,以一种早就放下的姿态谈当年的青春懵懂,比如在街上碰巧遇到,淡然地互问安好,然后匆忙逃离。

再比如,作为一个占地面积最大的直辖市,我们之间不会有相遇的缘分。

然而不管我怎么猜测,都想不到是现在这种画面,他作为酒馆的歌手坐在台上,我作为酒馆的客人坐在台下。

酒馆里一水儿的小姐姐,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拿着手机拍照。不难猜测,谈论以及拍照的对象,都是正在唱歌的木子。

好吧!他还是和当年一样讨人喜欢。

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喜欢穿黑色衣服,喜欢戴一顶黑色棒球帽。永远都是微低着头,一边弹吉他,一边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唱那种娓娓道来的歌。

闺蜜坐在我旁边,一会儿感叹吧台的小哥哥长得好看,一会儿感叹台上唱歌的木子太过平易近人。

平易近人?我一脸懵逼的转过头看着闺蜜,怀疑她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小酒馆里的灯光很暗,台上的木子一身黑色,脸被头上的棒球帽遮了一大半。

莫非她是觉得木子唱歌的语气很平易近人。

“你没注意吗?他偶尔会抬头往我们这边望,和别家酒馆的歌手比起来,这真的算平易近人了。”

闺蜜说这话的时候,我有点心虚,因为和木子的故事,我从没有告诉过她。

而且眼下,我也没心思听她说话。

他是不是认出了我?待会要不要打招呼?打了招呼要不要说点什么?脑子里面想的,全是这些。

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毕竟出门的时候没有化妆,毕竟身上穿的不是那条我最喜欢的裙子,毕竟现在的我仍旧觉得配不上他。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人群中的光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人潮中的一粒尘埃。

然而当他唱完起身,从我身边略过,直接走到吧台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失落。

我们相识于学校的一场晚会,他在台上抱着吉他唱了一首独家记忆,因为是我喜欢的歌,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我在台上抱着箜篌弹了一首如寄,因为是不多见的乐器,所以他也多看了我两眼。

我们就这样相识,然后相恋。相识得太久,我越来越喜欢他,相恋得太久,我越来越不喜欢自己。

分手是我提的,是因为我太过自卑,还是因为我自己感觉他不够爱我,我记不太清了。

总之和他分手三年到现在,我没有和别人交往过,也一直惦念着他。

他肯定是认出了我的,因为进酒馆的那一瞬间,他抬头望了一眼,眼神在我身上停留了几秒。

他肯定是认出了我的,因为我坐下来后,他唱了好久不见,他唱了她来听我的演唱会,他唱了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那都是我喜欢听的歌。

他肯定是懂我的,知道我想装作不认识。

我们好像都没怎么变,他一如既往的知道我想要什么,我一如既往的在他面前觉得自卑。

吧台有点高,尽管他身高将近1.8,我依旧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帽沿在吧台移动。

我有点难过,哪怕能用余光多瞟两眼也好啊,重庆这么大,以后应该不会有再见的缘分。

大概过了十分钟,他重新回到台上唱歌。就在他离开吧台后,吧台的服务员把我点的提拉米苏端了上来。

不算太甜,很合我口味,我有点意外。

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决定离开。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分手,我都不想看他先转身。

起身在吧台结了账,我示意闺蜜收拾东西走。

酒馆里面的歌声戛然而止,我有点疑惑,抬头往台上望了一眼,因为按照正常情况,那首歌副歌部分还要唱一遍。

他轻扫了一下吉他弦,旋律太过熟悉,当年他在台上唱歌的画面太过深刻,我立马猜到了他要唱什么歌。

再待下去我觉得我肯定会绷不住,于是赶紧拉着闺蜜转身离开,身后响起了酒馆客人的疑惑声,因为他没有从头唱,而是直接唱了那首歌的副歌部分。

走出酒馆几米远,我还能听到身后传来的他的声音。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

不管别人说得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 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我没有回头,所以不知道他有没有抬头看我。我没有回头,所以不知道他有没有说再见。

只是我知道,他用他的方式,和我打了招呼,和我说了再见

晚上回到家,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以前的一个朋友,电话那头的她满脸笑容地说,“原来是这样啊!这算什么...”

我不是很理解她的话。

“你那位一向不发动态的前男友,今天下午在朋友圈更新了一个动态,内容是一张提拉米苏的照片,配了一句话,少糖。”

我沉默了,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

“你知道那个小酒馆叫什么名字吗?”

“没注意看!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那个小酒馆名字叫等一个人,磁器口那么多家小酒馆,他偏偏去了这家唱,说不定呀!他就是在那里等你。”

朋友一脸八卦的语气,没等我回答,她继续问,“你们到底为什么分开?”

我们到底为什么分开?

我曾经回答过无数人这个问题。

因为性格不合,因为他不够爱我,因为交流太少。原因有很多,于是借口也有很多。

但只有我自己清楚,没有误会,没有争吵,什么都没有,只是因为我自卑。

因为太喜欢,所以自卑。因为自卑,所以不敢和他见面。因为不能接受那个喜欢到自卑的自己,所以选择放弃。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但凡我自信一点,就不可能放弃这段感情。

然而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依然觉得站在他身边有压力。

依然觉得,不能和一个,喜欢到都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的人在一起。

/

后来,我去过很多次磁器口,也很多次从等一个人酒馆路过,但是从没有进去过。就算我惦念他一辈子,我也没有再去触碰他的勇气。

但愿他不是在那里等我这个人,也希望他在那里等到一个人。

写在文后:

我大约记得,写下这篇文的时间,是去年11月份。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陪着闺蜜去过很多次磁器口,每次去都会经过等一个人那个小酒馆,偶尔碰巧,会听到他的声音从音响里传来。

在我写出这一段话的前一天,我从一个朋友的口中得知,他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等一个人的小酒馆外,再也不会有他的声音传来。

以后没有人会为我唱独家记忆,他于我而言,真的成了独家记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