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霸占我家,还要将我赶出了家门....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后妈霸占我家,还要将我赶出了家门....

作者:墨黑纸白
2020-09-22 20:00


米萌有些心急的捏着银行卡,手心起了层层薄汗。
 
她余光看见才认识的室友黄娇正看着她,故作镇定的插入银行卡。
 
在提款机一系列的机械提示音后,提款机上的余额让她下意识用力抓住衣摆,没有进账!
 
米萌瞬间大脑空白,茫然的左顾右盼,像被丢弃在森林的幼兔。
 
这次,爸爸真的抛弃她了,她没有家了!
  
十几年前,久病床榻的妈妈含着泪不舍的去世了,丢下了丈夫米佳平和年幼的米萌。
 
爷爷奶奶都已过世,而外公外婆在年轻时就已经离婚,并分别组建了新家庭。自然和这个外孙女的来往是非常少的。
 
米萌和米佳平就此过上了相依为命的日子。
 
米佳平是小公司的司机,每个月工资并不多,但他特别宠爱米萌。
 
每次她想吃东西,第二天家里肯定会出现,虽然有时候只有一点点,但足够米萌开心的。
 
因为米佳平不会煮饭,在自己煮烂了第二口锅后,他带着米萌开始吃外卖。
 
最喜欢去附近一家张氏面馆,有时候会去吃炸鸡或盒饭,吃了一段时间外卖后,发现成本太高,而且米萌有一次吃炸鸡还闹肚子,可把他吓坏了。
 
他又开始学着做饭,米萌学着洗碗。
 
米萌吃过很多带着糊味的煎鸡蛋,没汤没盐的陀面条,筷子粗的半生土豆丝。
 
但那是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候,也是米佳平陪伴米萌最多的时候。
 
米佳平什么都先紧着她吃,日子过得粗糙却也温馨,不乏欢声笑语。
 
但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家里吃面条的次数在不断增加,米萌能吃出,那是张氏面馆的面。
 
“爸爸,你又去买面了吗?不是出去外面吃吗?”有一天,米萌忍不住好奇的问米佳平。
 
“这家老板人好,煮的面挺卫生的,而且还多给你加鸡蛋,偶尔吃吃换换口味。以后爸爸加班晚,你就去面馆先吃点,爸爸回来去给钱就行。”米佳平看着米萌的眼神有些心疼。
 
“噢,放心爸爸。”米萌也喜欢吃这家面条,她懂事早,希望爸爸不要因为她而烦恼。
 
张氏面馆就在米萌居住小区的对面,牌匾有些老旧带着蜡黄。
 
张秀兰一个人在这家面馆,又煮面又收钱,招呼来往的四五桌客人。
 
米萌发现每次她去,张秀兰都会笑着给她加鸡蛋,肉也比别人的多。
 
“谢谢张姨。”米萌礼貌乖巧的对忙完的张秀兰说。
 
“没事儿,多吃点才能长的快,以后你爸爸没空就到姨这儿来。”张秀兰长得朴实憨厚,笑起来的时候觉得特实诚。
 
“好。”米萌决定空的时候来帮她收钱,也许还能节约面钱。
 
在小学毕业后,米佳平有个习惯,每回她放假都会给她带芒果蛋糕,她忘记什么时候说过,但米萌确实很喜欢吃。
 
老师曾经布置作文写“最爱的人”,她写了和她相依为命的爸爸。
 
她同学有时候会说:你爸爸早晚和其他人一样会娶后妈,到时候就不会这么疼你了!
 
米萌每次都很自豪的回答:其他人怎么能和我爸比呢,我爸才不会给我娶什么后妈。
 
在各种电视剧和新闻的熏陶下,“后妈”这代名词明显让她周边的人和她都认为是恶毒的代表。

初二暑假放假的第一天。
 
米萌穿着校服扎着马尾,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摇摇晃晃的拉着扶手,心里想的却是爸爸给她准备的芒果蛋糕。
 
下车后,她顶着炎炎烈日飞快的跑回家。喘着气正准备开门时,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她有些奇怪,爸爸自从妈妈走后,从没有带女人回过家,她心里直打鼓。
 
“爸爸,我回来了!”米萌依然笑着,但看见屋内情况时,她笑容僵在了脸上,心里五味杂陈。
 
一个瘦弱单薄的中年女人穿着爸爸平时穿的翠花罩衣,正在厨房拿着勺子盛汤,她爸爸在旁边笑盈盈的喝着她递过来的汤,画面陌生而诡异。
 
她转头看向餐桌,没有芒果蛋糕。
 
“张姨?”虽然认识这么多年,但这是张秀兰第一次来她家。
 
米佳平拉着张秀兰的手对呆愣的米萌说:“萌萌,这是张姨,以后你可以叫妈,当然也可以叫姨。”
 
米萌张大嘴巴想说什么,又觉得有东西卡住了她喉咙说不出来。
 
张氏面馆的张老板张秀兰,要当自己的后妈了。 
 
她立即想起了以前脑补过的恶毒后妈。但之前的接触又让米萌对张秀兰印象很好,她很矛盾,不知道应该高兴的打招呼,还是该像别人说的那样大力反对。
 
米佳平笑着揽住米萌的肩:“小公主,饿了吧,先吃饭,看,你张姨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
 
米萌看着面带尬笑的爸爸,开口就问道:“爸爸,我的芒果蛋糕呢?”
 
米佳平愣了一下,看了张秀兰一眼,才拍了大腿道:“啊,你看我,怎么把这忘了,你等着,爸爸待会儿就给你买,先吃饭啊,先吃饭。”
 
桌上的饭菜,色泽诱人,香味扑鼻,肯定比米佳平做的好吃。
 
但她就是没胃口,心里像突然堵了块大石头,闷得呼吸都不畅了。
 
“我不饿,你们吃吧。”米萌跑进卧室反锁了门,胸口剧烈的起伏,爸爸竟然真的带后妈回家了!
 
张秀兰就这样正式搬到了这个老旧的房子里。这是几栋旧楼围成的小区,她们家就住在二楼。
 
也许之前对张秀兰印象太好,以至于对后妈的恐惧也都消减了不少。
 
而且自从张秀兰来后,他们家的生活质量明显有了直线飞跃。
 
整个暑假过去,米萌胖了五六斤!
 
但自从那天后,米萌就不能再毫无芥蒂的和她相处了!

那天,米萌和同学分开后,刚走到小区的院子里,就听见一群摇着蒲扇的姨娘叔婶围着嗑瓜子聊天,正好说到张秀兰。
 
她听见他们讨论张秀兰:
 
“看着个子小,下手狠啊,杀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把前夫打进了医院,听说那男的脑袋上出了好多血。”
 
“还被警察带走了,蹲过局子!”
 
“米佳平找什么人不好,硬找这人,不害怕啊。”
 
“那有什么办法,爷俩连顿像样的饭都吃不起,可不指望人伺候吗,谁叫那女的是个开面馆的。”
 
“还听说那张秀兰特别讨厌孩子,不给前夫留种,前夫不干,她差点把人给打死了。
 
“那米萌不是挺危险?可怜米萌那孩子了…”
 
米萌听得瑟瑟发抖,后背甚至沁出了冷汗。
 
杀了自己的孩子,还坐过牢,字字句句都像毒针扎进她心里!
 
米萌拖着步子打开门,餐桌上的酸菜鱼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瞬间让她想到了白雪公主里的毒苹果
 
她不敢再吃张秀兰做的东西,她太可怕了,爸爸也许不知道,她要找机会揭开她的真面目。
 
当天,米佳平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回来时手里拿着芒果蛋糕。
 
米萌一直不敢睡觉,听见动静,立马翻身下床,扑到米佳平怀里,眼里都是恐惧。芒果蛋糕摔落在地上。
 
“爸爸,我们让她走好不好,我害怕!”米萌声音里透着哭腔和祈求,米佳平听得鼻头发酸。他摸摸孩子头问:“怎么了?”
 
米萌含着泪断断续续说了今天听到的事。
 
让米萌没想到的是,一向老实温和的爸爸,脸上竟然浮现出少有的怒气:“那些嚼舌根的话以后别再听了,那些人听风就是雨!你张姨性子我知道,是好人,那些事都是假的!”
 
从那天起,米萌半信半疑,时常都在警惕着张秀兰,看她是否图谋不轨。
 
她发现张秀兰对自己总是笑得很奇怪,让她毛骨悚然。那段时间的米萌,是被心魔折磨最狠的时期。
 
当带上有色眼镜看人时,别人的任何好都会被蒙上虚假飘渺的薄雾,看不真切。
 
米萌每次回到家,都会发现张秀兰买了她喜欢的百合放在老旧开裂的木制餐桌上,显得格格不入,十分不协调!
 
——虚假。
 
米萌自己去洗衣服她会来指手画脚:“这个颜色太深分开洗,内衣内裤要手洗,袜子不能一起洗!”说得多却不见帮忙!
 
——找茬。
 
看电视也会嚷嚷:“快去写作业看书,你成绩都掉成什么样了!”米萌忍着怒气看她爸爸,示意“你看,她就这么讨厌我,你看不到吗?”
 
——嫌弃。
 
米佳平每每遇见这种情况都会说:“听你张姨的!”
 
米萌窝着火去卧室睡觉,含着眼泪忍着委屈。
 
张秀兰端杯鲜榨果汁进来叫她喝点补充维生素,这惺惺作态的样子明显是做给她爸爸看的。
 
——扮演。
 
她想了很久张秀兰的意图,最后觉得她就是想独自霸占爸爸,把不讨喜的自己赶走。
 
而最近米佳平因为工作上的调动变得很忙,再加上张秀兰的帮忙,他和米萌交流都变得敷衍。
 
米萌逐渐意识到,爸爸已经不再只属于自己了,在不安与害怕中,她学习情况也逐渐退步,她开始自暴自弃。
 
在张秀兰一天天的唠叨管束中,米佳平明显处在不关心她的状态里,米萌想起了之前同学说过的那句:有了后妈就不会对你好了!
 
日积月累的不平衡和不安,让米萌的学习成绩不断下滑!她的自我怀疑和厌弃的心理越来越严重。
 
就是那段时间,她接触到了王艳春。

王艳春是高一时和她同班的差生,后来打架被学校开除。
 
米萌在校外网吧遇见了她。郁郁寡欢的好学生米萌和肆意游走无约束的王艳春竟然走得越来越近。
 
米萌那段时间不再担心学习,不再想可恶的后妈,不再忧虑爸爸是否抛弃自己。
 
王艳春让她感受什么是天地之大享乐为尊的精神享受。
 
逃课,上网,抽烟,酒吧…
 
那天,米萌换下校服,放下马尾做了新潮的发型披在肩头,涂着艳丽的口红,踩着恨天高准备出门,完全没有之前清纯可人的学生样。
 
她看着张秀兰怒火中烧说个不停,心里痛快极了,反正爸爸上班也看不到,这个女人也管不着。
 
王艳春就在楼下等着她,可能等不及了,就直接上楼来敲门。
 
“米萌,磨蹭什么呢,走不走啊!”王艳春在门口放肆的敲着门大声嚷嚷。
 
“来了春哥!”米萌打开门,看见染着彩色短发的王春艳,穿着褐色柳丁靴,酷酷的拽笑。
 
“嘭!”在米萌踏出门前,门被狠狠关了起来。
 
“今天她没做作业,哪儿也不去,你走吧!”张秀兰含着怒气,嘴上一点没客气。
 
米萌用眼神不屑地剜了张秀兰一眼,仍准备开门出去。
 
“你今天要敢出这个门,我就把锁换了,以后你别想回来!你不是总说你爸爸不要你吗?我帮你实现!你爸爸听谁的你自己清楚!”
 
张秀兰终于摆出恶魔的嘴脸了,米萌瞪大眼睛,当时第一反应是,怎么没有拿手机录下来!
 
她气得咬着银牙,紧紧拽着拳头:“你凭什么管我,你谁啊你!别以为你平时对我惺惺作态我看不出来,有本事你们就把我赶出去,我成全你俩!”
 
米萌踩着高跟鞋不顾后面的阻拦,摔门而去。因为没穿习惯,走得急崴了脚,她狠戾的脱下鞋子扔在狭窄的楼梯口。
 
王艳春扶着她说:“别想了,去我家,带你玩个痛快!”
 
突然,身后的房门猛的打开,张秀兰拿着大棒子就朝王艳春打去,被米萌用后背拦下。
 
“啊!你疯了吗?”米萌吃痛的大叫。
 
张秀兰手一抖,棒子落到地上,她顿了下才对两人露出讥讽的笑容,她对着米萌说:“昨天还听见你说春哥好丑,春哥是贱人,抢人男朋友这类的,今天就要去人家家里,别人乐意吗!”
 
米萌吃惊得看着这人挑拨离间,有邻居探出头来感叹,后妈就是后妈,打人是真狠!
 
明显张秀兰挑拨是成功的,本来两人就是玩乐浅显的关系,王艳春骂了句:“臭婊子,活该没人要!”扔下米萌转身就走。
 
米萌崴了脚走不了,盯着看好戏的张秀兰。
 
“这就是你交的朋友,每天穿得像二流子,你爸都不乐意看见你,你倒是跟着走啊!”
 
张秀兰说完转身回去,米萌怒火中烧,扔掉了高跟鞋,自己也跳回了房间,重重关上房门!
 
米佳平回来就看见米萌在收拾东西,张秀兰在旁边红着眼不知该怎么办。
 
米萌看着张秀兰虚伪的样就犯恶心!
 
“爸,我走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我不碍你们眼!”米萌委屈地哭喊着,屋子里乱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看着米佳平哀怜的眼神,感受到他宽阔温暖的怀抱,米萌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萌萌,到底怎么了这是,你又闯什么祸呢?!”米佳平的话像块巨石重重压在米萌心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门口张秀兰凄弱的声音传来:“她要和不三不四的人出去鬼混,我不让,她就要离家出走!”
 
米萌没想到张秀兰恶人先告状,急切的看着爸爸:“明明是她先赶走我朋友,还想赶我走!”
 
米佳平深深看着两人,拍了拍米萌的肩,拉着张秀兰回了房间。
 
米萌愣愣的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忘记了呼吸。
 
在她感觉快要窒息时,突然哭出了声,歇斯底里!
 
她把收拾好的行李箱又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摆回去。她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女人赶出去,誓不罢休!
 
一觉醒来的时候,她打开房门,看见厨房里站着熟悉的背影,还有熟悉的饭菜烧焦的味道。
 
米萌想起昨日种种,正想着该怎么报复那个女人,就听见米佳平的声音。
 
“小萌,吃饭了!”
 
米萌听出米佳平的疲惫和落寞,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往屋子四处扫描,又蹑着脚转了一圈,她发现张秀兰的鞋子手提包都不见了,顿时心跳加速。
 
“爸?”米萌想问为什么是你在做饭,又害怕听到令人失望的答案,结果只发出了一个音。
 
米佳平满身油烟的转身,对着米萌笑了笑,说:“起来了,爸爸给你炒了鸡蛋,准备吃饭吧。”
 
米萌被这久违的画面冲得鼻头酸涩,她此刻才意识到,她有多想念曾经相依为命的爸爸!
 
“嗯,好!”她的声音哽咽着,眼里满是幸福的泪珠氤氲。
 
可这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老旧餐桌上的百合花瓶下,压着一张字条!
 
米萌嫌弃的将花扔进垃圾桶,扯出字条。
 
上面潦草的字迹让人更加烦躁,但她还是看清了:“你爸说是因为我你成绩才下滑,弄成现在这鬼样子!但今天我走不代表我不会回来。”
 
米萌盯着最后几个字看了很久,直到感觉都快不认识那几个字了才罢眼。最后用手揉成一团,愤恨的将其扔进垃圾桶。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