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万的房我出10万,户主写咱俩的名!
故事 生活

生活实录:98万的房我出10万,户主写咱俩的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刘小楼
2020-09-22 21:00


吴莲子长的还行,白净端正的椭圆脸,弯眉笑眼挺喜庆。不算特别漂亮出众吧,看着也挺温柔娴静。

从小,吴莲子都很招老年人喜欢,无论亲戚邻居的大爷大妈,还是上学后食堂门卫的大爷大妈,都对她格外好。
上大学时,有一次放假回家,在长途车站等车。
一个大妈看她站大太阳下晒得小脸发红,还特意跑去买了一瓶冰饮料来送给她。
至今,她都记得那胖胖的大妈,笑眯眯的说:
“多好看的小姑娘啊,这么小就自己出来上学,真能干。”

后来,24岁的吴莲子认识了李海涛,两人谈起了恋爱。
每每李海涛说起他妈如何如何,吴莲子脑海中李海涛他妈的形象,莫名就和那车站遇见的胖大妈重叠在了一起。
吴莲子傻乎乎的以为,未来婆婆也会是个慈眉善目的胖老太太。

可现实,打起脸来毫不留情。
未来婆婆不胖,干瘦。
一张长脸黄皮枯皱,法令纹太深,扯得嘴角下撇,川字纹深重,每一眼都让人觉的苦大仇深。

吴莲子第一眼就觉得未来婆婆可怕,尤其眼神,严厉的可怕。 
彼时吴莲子25岁,李海涛也不过29岁,据他说他妈只有54岁。
吴莲子低下头暗想,面前这妇人分明看起来像60多岁,若是自己母亲来了,怕是看着要比她小好多吧。

那时婆婆还没退休,在铁路土产公司的销售点上班。
不过一个企业工人编制,也不知婆婆哪来那么强优越感,在吴莲子和她家人面前,就跟自己是国家领导人一样,那牛逼可大了。

吴莲子她爸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老实寡言。33岁才娶了城中村的村民小莲,也就是后来吴莲子的妈。
吴莲子她妈虽然一辈子没有工作,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可是生性良善与世无争,深受吴爸影响一直爱读书。

从小到大,茶余饭后,吴莲子从未见过她妈去跳广场舞或是打麻将,除了每天早上和吴爸去打会太极拳,唯独的爱好就是和吴爸在家,一人一本书一杯茶。

起初谈婚事时,吴妈就不太同意女儿嫁给李海涛:
“这李海涛他妈太厉害太精明,我怕你嫁过去,以后日子不好过。”

只可惜,那时的吴莲子,满心炽热的是爱情,满眼闪烁的还是爱情。执意要嫁。
最终,还是嫁了。

婚房是婆家几年前就买好的,全款。
婆婆给亲戚介绍时,鼻孔朝天,神气活现。话里话外吴莲子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嫁进我们家,我们可是全款买房娶得你!

其实那房和吴莲子半毛钱关系没有,离婚时产权都还在李海涛他妈名下呢。

结婚五年,婆婆基本隔一天来一趟,拿钥匙开门就进,都不带敲门的。
家里那间小卧室,从他俩蜜月旅行回来就锁着,钥匙只有婆婆有,说是,反正你俩也用不上,我放东西用了。

婚后第二年,怀孕了。吴莲子她妈隔三差五给女儿送吃的来,婆婆一撇嘴:
“你妈又没有退休工资,以后还不都得靠你和我儿子,现在多出力也应该!可别指望我,我可是有退休工资,老了也不指望你们的。“

李海涛的姐夫公司亏损,负债百十万,大姑姐跑回娘家求助。
找李海涛商议,想用他们婚房抵押贷款。婆婆当场翻脸,母女俩差点大打出手,吓得吴莲子护着肚子,直躲进卫生间。

婆婆私下教唆李海涛,吴莲子家就她一个,早几年城中村拆迁,吴莲子她妈名下给分了两套房呢,找她要!

吴莲子不同意,她觉得要是老公或者公婆需要,她哪怕找娘家帮忙出钱出力都应该。
可这是大姑姐,平素几乎不怎么往来,怎么说也轮不到自己娘家帮衬吧。

李海涛和她大吵一场,最后掀翻桌子,指着她说:
“我妈说的没错,你们农村人就是只认钱,没情义的冷血动物!”
随后摔门而出,把挺着七个月肚子的她独自丢在家,一周没回来。

那以后婆婆和大姑姐更厌恶吴莲子,有事没事都要找点事,说话更是难听。

女儿出生,婆婆站在病房里就说:
“这下一胎,可得是个儿子了吧?”
那神情,似乎吴莲子这是工作失败,她又给了她机会,警告她可要仔细当心!

吴妈少有的怒视女婿,李海涛转过头去嘟囔着,我去打电话,转身出去了。
吴莲子心如死灰,此刻再想起婚前自己妈说的话,只有泪流满面。

怀孕时被气的几次动了胎气,吴莲子本又胃口不甚好,女儿生下来就体弱多病。
两岁以前几乎是三天两头跑医院。
每次去医院,总是吴莲子自己背着女儿,站路边打车。
李海涛开着吴莲子嫁妆钱买的车,送过母女俩两次,后来吴莲子再打电话,他就说工作忙,抽不出时间,让她自己去。

吴莲子和他吵过一架,婆婆横插一把冲过来喊:
“谁家孩子不是好三天赖三天,就你生的丫头金贵,矫情的你们!有那娇气的功夫不如早点生个儿子你再摆谱!自己不挣钱,还不让海涛好好上班,安的什么心?都不挣钱让你娘家养活你们啊?”

女儿两岁时,吴莲子回到原公司上班,白天把女儿送到娘家,下班再去接。爸妈心疼女儿,给吴莲子买了辆家用型小车代步。

婆婆和大姑姐说话,故意站在走廊,让厨房的吴莲子听着:
“还真当自家生的是个小姐呢,坐公交又累不死人。这么大方咋不给自己买养老呢,有本事老了别叫女儿女婿养!到底是农村人,没见识!”

吴莲子气的浑身发抖,盘子滑落,摔的粉碎。
婆婆大骂:
“操!我还没老到要你伺候,你摔摔打打给谁看呢?”
吴莲子抱住头无力地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以后,她经常带着女儿住回娘家,有时一个礼拜也不回来。起初李海涛过一两天还去接,后来,也不接了。
一回来就吵架,吴莲子说婆婆的恶毒,李海涛就说吴莲子不尊老,不忍让:
“她这把年纪,还能吵你几年?你就不能忍一忍?你就不能宽容点!”

次数多了,吴莲子就不说了,也不想回这个家了。
有大半年的时间,她都在心里和自己反复念叨,离婚吧?离婚吧?离婚吧?
离婚这个念头,就像紧箍咒,箍得她焦虑不已却又无法决断。

女儿三岁生日,中午在外婆家吃了蛋糕。
下午吴莲子又去买了个小蛋糕,带着女儿回到家。她做了几个菜,给李海涛打电话,叫他早点回来吃饭。
吴莲子想趁着这个机会,和李海涛好好谈谈,她想为自己的婚姻做最后的努力

李海涛回来了,几乎和公婆同时进门。
吴莲子诧异的看他,他满不在乎的说,我给爸妈打了电话,孩子过生日嘛,刚好他们也就不用做饭了。

公公逗弄着孙女数蜡烛,女儿的声音稚嫩,吴莲子心都化了。笑容刚展开一半,听公公说道:
“我孙女真聪明!”
婆婆翘着兰花指捏了一根鸡翅膀,撇了撇本就下垂的厉害的嘴角说:
“聪明的小孩不长寿!”

吴莲子整个人都愣住了,直直的看着婆婆。一时间房间内一片死寂。
公公看看吴莲子铁青的脸,小声埋怨婆婆:
“你胡说啥,孩子过生日呢!”
婆婆啪一下丢掉鸡翅膀:
“我又没胡说,本来就是老话讲的嘛,越聪明的越活不长!”

吴莲子手里的筷子飞了出去,砸进面前的汤碗,汤水四溅。婆婆大喊,你疯了!

李海涛赶紧起身扯了纸巾擦,边擦边使劲用胳膊捣吴莲子:
“一家人吃顿饭,你干啥呢?说句话的事,你别闹行不行了!”

吴莲子抱起女儿扭身就想进卧室,走到卧室门口,她又放下女儿转身走回来,一把掀翻了饭桌,杯盘狼藉,婆婆尖叫。
李海涛上前一把推开吴莲子:“你有病啊?”
他满脸怒容,几欲抬手。

吴莲子一把抄起茶几上的水瓶摔了过去,大喊一声:
“C你妈!李海涛,我C你妈!”

吴莲子怒目圆睁,表情狰狞到了极点,一边蹦一边声嘶力竭大喊:
“我C你妈!C你妈!”
一遍又一遍,声音大的,喉咙都吼破了调。

她那样子把李海涛和公婆都吓住了,结婚五年,他们见的最多的,是吴莲子哭、吴莲子赌气不说话、吴莲子回娘家;从没见过她如此撒泼怒吼状若疯癫。

吴莲子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作响,要不是女儿大哭的声音,她估计还意识不到自己在干嘛。
她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抱着女儿跌跌撞撞回到娘家的。
至始至终,李海涛都没追出来。

吴莲子从小到大没说过粗口,没讲过骂人的话,唯一一次,是女儿三岁生日这天。
她不知反复骂了多少次“C你妈!”

第二天一早,吴莲子堵到李海涛单位走廊上:
”我要离婚!”
之后一周里,无论李海涛怎么丑态百出威逼利诱痛哭流涕,吴莲子看也不看他的表演,就一句话,我要离婚。

最终,离了。
吴莲子只带走女儿。

刚离婚那几个月,吴莲子还经常能收到李海涛的信息骚扰,大多是他喝醉酒独自回到家的时候。
起初吴莲子心里也会难过,但过了没多久,她就不难过了。她拉黑了李海涛的联系方式,并且很快,就几乎想不起他这个人了。

毕竟,除了那段傻不拉叽的青春爱恋,李海涛能让她念念不忘的好,实在很少。

三年之后,吴莲子又认识了大她一岁的王先生。

王先生也是离异,有个儿子5岁。
王先生说,前妻生下孩子8个月,就和一个土豪私奔了,几年前回来和他办离婚时,甚至都没提出要见儿子一面。

前妻走的越是毅然决然,王先生的挫败感越是深重。很长时间里他都无法走出来。
也不知是被伤害的人彼此相怜,还是受过伤的人心底更柔软,两个人彼此吸引着就走近了。

王先生是一所技校的老师,斯文儒雅,绅士周到。吴莲子她妈觉得很好,她爸却始终没有言语。
吴莲子想问问他的意见,吴爸沉吟说:
“先接触着吧,也不必急着结婚。”

吴莲子有点诧异,但父亲的话就此横在了心里,以后再看王先生,不由得就总是沉下心来,仔细琢磨。
除了平素两人外出吃饭时,看的出王先生挺节俭,其余也看不出什么不妥。
当然,节俭也不是坏事,并且吴莲子自己也很注意,花销基本都是你来我往。

处了大半年,王先生提出了结婚。
虽然没有戒指和仪式感的求婚,但他紧握着她的手,眼神热烈,计划着今后的生活,点点滴滴都把吴莲子放在第一。
吴莲子也被感动,差点就答应了,但父亲那句话适时冒了出来,她犹豫了一下说,要先回家和父母商议。

没等她想好怎么回复王先生,房产中介来电话,有合适的房子了。
女儿明年要上小学,吴莲子之前就和母亲商议着卖掉了一套回迁房,加上她自己的一些积蓄,准备买套学区房。
大家的注意力立马转移到了房子上,一家人都觉得这房子不错,离爸妈家也不远。王先生也陪吴莲子去看了,也是说很好。
于是和中介说好,第二天来办手续。 

当晚王先生忽然提出,能不能一起出资买下这套学区房?

吴莲子想到他前两天提出的结婚,暗想,他可能是觉得两人婚后要住这里,不好意思让自己出全款,所以想出一部分钱帮自己分担。
虽然她压根没想过这房子会和婚姻有啥关系,但王先生的体贴还是让她大为感动。

又听王先生说,他有10万的存款,想全部交给吴莲子买房,那个,那个,房子就写咱两人的名字吧。

吴莲子有点懵,还沉浸在幸福中没回过神来。过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说:
“这房子全款98万呀,你……什么意思?”

王先生握住吴莲子的手,脸上一半愧疚一半深情的说:
“穷教书的,没多少存款,你别嫌少,我保证婚后工资卡交给你管,我会一心一意对你们的。我……”

吴莲子有点头晕,还有点摸不着方向,浑浑噩噩间忽然想起,之前听王先生说过,他现在的住房还在还贷。
就张口问道:
“你现在的房子贷款还没还完吧?月供多少?还有几年?”

“我那房子买的大,不过那时房价还没涨,也划算的。月供4千,还有13年。不过,莲子,那房子以后是要留给儿子的,你不会介意吧?唉,有儿子就是操心多,不比女儿…你…能理解我吧。”

之前王先生说过,他月工资7千加,如此算来,王先生说的工资卡就是每月3千块?

吴莲子没再说话,她忽然觉得疲倦透骨。
余下的时间里,基本都是王先生在侃侃而谈,满是深情却又带着难掩的尴尬。

分手时,吴莲子不得不打断王先生,她担心如果自己不直接拒绝,王先生明天很可能和她一起去办手续呢。
于是清了清嗓子说:
“那个,房子我还是想自己买,钱也准备好了的。”

晚上洗完澡,回到卧室,她看见手机有好几条未读微信,是王先生发来的语音。
他一面絮絮叨叨的说,他能理解她的决定,一面又暗示说,他只是觉得在一起就该不分彼此,虽然他出钱不多但也是一片真心,如果吴莲子不愿意合买,那就算做她婚前财产好了,只当他没说。之后又是一阵叹息,幽幽的说自己没本事。

吴莲子回了两个字,晚安。胸口像吞了只苍蝇般,泛起一阵恶心。

自己是不是让人一看就很傻啊,还是二婚男人都这么算计?
说起来工资卡给了自己,实际上每个月拿他3千块,就要照顾他爷俩吃穿住,义务陪他还贷13年,还要10万块就在自己的房产上加上他的名?

想起父亲之前的话,她忽然一阵难过,心头满是凄楚。
是啊,为啥非要结婚呢,自己工作稳定,有可爱的女儿慈爱的爸妈,有车有房有点存款,这样不好么?

夜很深的时候,吴莲子还在想,自己的婚姻之路,前一半就和大多数狗血剧一样,恶婆婆,渣老公,带着孩子离了婚。
可这到了后一半,剧情咋还没有反转呢?
不应该是自己趾高气扬一雪前耻么?不应该是自己苦尽甘来得遇良人么?

这该死的生活,咋不按套路出牌呢!
半梦半睡之间,她又轻轻骂了一句:
“C你妈!”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