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列车之案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列车之案

作者:杨杨
2020-09-24 07:00

你真的以为是所谓'被指使的人'杀了张志勇吗?

— 沈亦寻之章 —

深夜十一点。

“萱萱!”我说,“我可是全校唯一能带手机的人!”

“啊?”孟萱看着我,“不是这个化学竞赛不让带任何电子产品入场,就像高考一样严格吗?连手表都不能带呀!学校可是发布了禁令的,没有人敢带的。”

“哈!那是因为我精湛的摄影技术!我有高像素的拍照手机,王莉老师似乎也喜欢摄影,于是特别批准我可以带手机。等考试时王莉老师帮我保存。”

“我可真是羡慕你!王莉老师对你太好了,她还总和你谈心,你什么都可以和她说,又那么信任你,你们就像朋友。而我就不行了,她一点也不关注我。”

“好了,嫉妒啦?不过话说,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望了望周围,“我们整个学校的人竟然都要坐火车去,而且整个火车都是我们的……只是送我们参加化学竞赛而已,却要租用一天的火车,这未免太奢侈了吧?”

“确实有点,而且在深夜十一点出发……”孟萱小声说。

“同学们,我们准备上车。”后面传来了化学老师王莉的声音,“等等,怎么回事?后面是几班的同学?怎么这一节车厢这么多人?”

我回头一看,果然出现了好多陌生的面孔。而他们也面面相觑,也许只是他们的领队老师让他们来到这里的。

“这节车厢不够啊,怎么会突然多出这么多人呢?”王莉老师好像很纳闷。

这时,带领后面那群学生的黄老师也看出不对劲来,走过来与我们的王老师进行交谈,声音很小,我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

“好像是安排出了点什么问题。”孟萱对我说。

一番交谈之后,好像问题并没有解决。王莉老师转向我们,无奈地说:“快点先上车吧,车就要开了,上车之后再安排。”

我们便跟着上了车。当我踏进车厢时,发现这是我从来没有坐过的软卧,每个包间都有一扇门与走道隔绝,一定非常舒适,我想。穷人家的孩子可是只坐过硬座的。

比较神奇的是,在走路的尽头挂了一只钟,这只钟很特别,它没有秒针,但荧光的时针和分针会闪闪发光,在昏暗的车厢内显得格外耀眼,所以我才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它。

11:05,它这样显示着。

王莉老师正在打电话,似乎在与别的车厢带队老师进行交谈,我们静静等候她的安排。车慢慢启动了,想必其他班的同学已经就位了吧?

王莉老师终于发话了:“不然这样吧,嗯,咱们的女生稍微少点,那咱们两个班的女生都在这节车厢吧。男生跟我走,去找空车厢。对了,这是位次,女生们去各自的位置睡吧!”

“还安排了位置?”下面传出了不满的声音。

“是啊,”王莉老师不动声色地说,“要是让你们自己选,今晚还能有人睡觉么。”

然后王莉老师挥挥手,示意男生跟着她走。我在人群中快速搜寻杨煜的身影,希望有机会能趁他不注意拍一张他的照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就是想拍他。

我的目光搜寻到他,他正在跟着队伍缓慢向前移动,就在要在我眼前消失的瞬间,他忽然回头,向我这里望过来,我赶快予以微笑回应。他从连接车厢间的门穿过,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女生们还在不断讨论位置的问题,我扫了一眼名单,发现我在临近车门的房间。本来我还想在走道中玩闹一会,但想想还是不要给王莉老师添麻烦比较好,于是我收拾好东西,乖乖躺在了床上。

— 杨煜之章 —

队伍缓缓的前进着。

沈亦寻可爱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尤其是她的微笑,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我感觉我的心都在颤抖。

但是我现在的处境却让我很烦躁。车厢走道很狭窄,行动不是很便利,一条线的队伍拉的很长,而且别的班的同学因为位次的问题而争论不休,车厢内又有些昏暗,导致走道十分拥堵。

我看了一下周围的人,都是15班的面孔。我们是16班,照这样下去,还得穿过14班,13班…
我望了一眼挂在15班车厢尽头的夜光钟:11:10,穿第一节车厢就用了五分钟。

“请让一下。”

“不好意思。”

“伙计,慢着点。”

整个车厢乱糟糟的。来参加的人可真不少,看来抱着“花钱拿证”或“体验一把”的心态,大家都报名了。

穿过了6班车厢,已经11:22了。

队伍好像行进的稍微快了一点,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内,同学们都安排好就寝了。

终于到了空车厢,已经11:30,我没想到这一趟竟然走了半个小时。

“来,陈洋。”王莉老师喊到,“这是位次,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得去照顾女生。”

陈洋扫了一眼位次表,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您去忙吧。”

待王莉老师走后,我上前看了位次表,发现每四人都被分组,只有余下张志勇一个人单独在一个包间。我瞬间知道为什么陈洋这么得意了。

张志勇的家境十分优越,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姿态,瞧不起班上平凡出身的同学,大家都很讨厌他。

由于陈洋是班长,自然,他与张志勇的矛盾是最多的。有一次,因为值日问题,他俩差点大打出手,陈洋气愤不已,声称一定要报仇。

看来应该是陈洋给王莉老师提建议了,不仅如此,王莉老师竟还接受了陈洋看似无理的要求,也许王莉老师也知道张志勇与其他同学关系都不好吧。

让他平时这么猖狂,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觉悟,我想。我带着说不出的快感进入自己的包间。

在我躺下的时候,同包间的徐枫忽然把手伸进床单里摸索,说被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会,他从下面摸出来一块机械表,也许是上一个乘客落在这的。

— 沈亦寻之章 —

嗯…?在迷蒙之中,我好像感觉……地震了?

大地不停地颤抖,我已经无法在地上站稳,轰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眼前的建筑物摇摇欲坠。
我孤立无援地站在这,没有人帮助我,我很害怕。

我应该离开这!离开这个建筑物!我想跑,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动不了。

一个大石块向我砸来,离我越来越近……

“不要!”我大声喊着。

就在它要砸中我的一瞬间,我猛然惊醒,发现我依然在火车的卧铺上。

这是一场梦。

也许是好久没坐火车的缘故吧,火车与铁轨的摩擦声,以及车身的不断摇晃,导致了这场梦的发生。

意识中,车好像在慢慢减速。难道快要到站了吗?然而窗外一片漆黑,我记得王莉老师说过,要八点才能到……


— 杨煜之章 —

在漆黑一片中,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不只是“哐哐”的火车声,还有点别的声音。

是谁在砸墙?而且是忽有忽无,忽轻忽重的砸墙声。

接着,“咚”的一声巨响,直接把我惊醒,接着是“哗啦啦”玻璃破碎的声音。

“什么情况?”徐枫猛然惊醒,先站了起来,打开反锁的门,从四人卧铺中走了出去。

徐枫过了一会也没回来,于是我也出门查看,发现陈洋已经震惊地站在那里,他半开着张志勇的门,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我问到。

“被杀了。”徐枫走了出来,带着一丝惊慌,“张志勇被杀了,刀伤。”

“谁?”我有点不能相信,进张志勇的包间看了一眼,果然如此。

“不知道,窗户玻璃碎了,凶手应该跳下去逃走了。”徐枫又说,“车好像已经停了一会了。”

“我去找王莉老师。”陈洋慌慌张张地向门口跑去。

然而,陈洋一直在旋转门把手,但门依然纹丝不动。

“门被锁住了!喂!有人吗?那边的同学,是否能听到?”陈洋对着门大喊。

没有回应。两节车厢间隔着水房、卫生间、洗手房、乘务员间,况且那边车厢的门,也是关着的。

我望了一眼夜光钟,刚过三点。

这怎么办?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我不知如何是好。而且,我们被困在了这里。

不一会,火车又开动起来。

— 沈亦寻之章—

噩梦的景象还在我脑中回映,我的心跳还没有平复。

突然,门口出现“咚”的一声,接着是玻璃杯破碎的声音和尖利的叫声。

我下床推开了门,看见王莉老师正缓缓站起来。

我赶忙上前扶她,她却轻呼一声:“小心。”

我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这时又有几位同学推门出来,看来这动静确实不小。

“我的玻璃杯打碎了,你小心,别被扎到了。啊,对不起,影响你们睡觉了。”

“没事,”我说,“我刚好做了噩梦。”

“那么亦寻,你能帮我收拾一下碎玻璃吗?也许会伤到人。其他同学都回去睡吧,没什么大不了。”

火车的灯光有些暗,于是我拿出手机开手电筒,发现现在才3:00

“谢谢你,亦寻。”

“老师,您没事?”

“啊,真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们。没想到这么尴尬。”

“没关系!老师!您没事就好!”

“我没事!快去睡吧!”

— 杨煜之章 —

事件发生后,我们都很紧张,睡意全无,徐枫还在试图打开门或呼救,但都无济于事。自从火车开动后,车厢连接处的噪声更大,完全将喊话声吞没了。

火车好像又停了,我习惯性地扫了一眼夜光钟,5:15。

忽然,有人从另一节车厢走了过来,是王莉老师!

陈洋见到王老师,隔着车门玻璃大喊了起来:“王老师,不好了!张志勇被杀了!”

“什么?”王莉老师一头雾水。

王莉老师去拧车厢的门把手,但没拧动。

“门被锁了,老师!”

“门怎么被锁了?”

“不知道啊!”

王莉老师思索了一会:“我给黄老师打电话,他应该有钥匙。”

不一会儿,黄老师来开了门,陈洋赶紧带王莉老师查看了张志勇的情况。

“这……是怎么一回事?”王莉老师显然不敢相信,说起话来也不自然了。

“你们快下车吧,同学们都下车了。这里我和王老师处理!”黄老师镇定地说。

“不是说8点吗,怎么这么早?”

“我也不清楚,”王莉老师说,“也许是司机搞错了什么吧。”

我们匆忙下了车,果然,别的班的同学已经在站台等待了。但队伍还是乱乱的,各班都在积极整队。

“我们去找女生汇合。”陈洋说。

站台小,又人多嘈杂,我们努力让人群让开,艰难地向女生那边走去。

— 沈亦寻之章 —

我看到男生们过来了!

在15班人群的身影中,我看到了杨煜正向这边走来。

最终,所有男生都出现了。

可是,王莉老师呢?迟迟未见她的身影,不是她把男生带过来的吗,她人呢?

我问杨煜:“王莉老师呢?”

他看了我一小会儿,轻声说:“她可能一时半会过不来了,那边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

“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他说,“王莉老师告诉我们,要保护好你们跟着大队伍哦。”

“诶?”

“好啦,我们快跟上何老师的队伍,他们都走啦!”

我们出了火车站大厅,在大厅门前,有一个电子显示屏,上面有数字时钟,5:30。

时间还早呢。

— 杨煜之章 —

学校考点离火车站并不远,我们是一路走过来的。

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在9:00时,进入考场。

张志勇被杀的那一幕依然在我脑海中回映,这使我脑子很乱。

看到考题,真是比登天还难,明明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却只给二十分钟会做的题,这未免也太不给面子了。

脑子越来越乱,以至于我无心答题。

我开始思考:谁杀了张志勇?如果张志勇的门一直没有反锁,难道是陈洋干的?据徐枫说,他出来时陈洋已经站在那里了,而且陈洋只是说自己听到动静才出来的。

真的是陈洋杀了张志勇?然后砸破窗子玻璃制造出凶手逃跑的假象?

这似乎不太可能。单不说火车恰好那时停止,以及张志勇是否沉睡的时机问题,就算陈洋真的烦透了张志勇,也不可能这么凶狠地杀掉他吧?陈洋只不过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啊。

难道说我们车厢一直潜伏着一个人,在我们熟睡时杀掉张志勇?这也太诡异了。

不过话说,这趟旅途确实奇怪,深夜坐火车,凌晨下车,张志勇被杀……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 沈亦寻之章 —

走出考场,就能听到无处不在的抱怨声。

“竞赛题就是难啊!”

“能得十分就不错了!”

“就当花钱走个过场,见见世面了。”

虽然我也不会几道题,但是我的内心比较平静,竞赛题嘛,自然很难。

我走出考场,首先寻找杨煜的身影,可是并没有找到,他去哪了呢?

忽然,一位年轻的警察走来,先和何老师交流了许久,之后向我走来,拍了拍我,示意我跟他走一下。

我看了眼何老师,他向我点点头。

那位警察带我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他看周围没人了,忽然严肃地问我:“你们坐火车来的?”

“嗯。”

“带你们班的是王莉老师吧?”

“是的。”

“那,昨天夜里,王莉老师是否来看过你们?”

“夜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就是你们睡觉的时候。”

“来过一次。”

“你怎么知道的,你没睡觉吗?”

“那时候我做了噩梦,还醒着。但她把杯子打碎了,非常响,所以我赶紧出来查看了。”

“除了你,还有其他同学看到了吗?”

“还有位我的好朋友,她应该被吵醒了,我看到她也起来了。应该还有几位,我没太注意。”

“什么时候?她为什么要去?”

“大约三点。她说她想来看看我们,也许是怕有人太激动违反纪律。”

“那会有人很激动吗?激动地睡不着?”

“我想不会,夜里上车,大家都太累了。”

“你说是三点左右?能再准确一些吗?”

“嗯……”我想了一会儿,“就是三点,整。我用手机看的,应该没记错。”

“好的,麻烦你了。”他冲我笑了笑,慌忙离开了。

我疑惑地回到同学们身边,同学们都好奇地问我发生了什么。


— 杨煜之章 —

我们是坐大巴回去的,也许是火车正在被调查,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缘故。

我扫了一眼沈亦寻的位置,发现她旁边的座位是空的,但我没去坐,默默地坐在了她后面的位置。车上都是我们班的同学,大家都在热烈地讨论试题。

“三十道题,我就会做三道,做的对不对还是另一回事。”

“那我比你厉害点,我会做四道。”

我无心讨论,只在思考刚才警察局里发生的对话。

嫌疑最大的人就是王莉老师,原因是家庭纠葛。是因为张志勇的父亲张健给王莉老师的丈夫放了贷款,却被他在赌博中全部输光。张健资金紧张时来讨债,采取了许多强硬手段,王莉老师的女儿在强大的压力下精神受到刺激,一名优秀的姑娘葬送在这场纷乱中。

王莉老师嫌疑重大,她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但是太过完美,完美到让人心生怀疑。张志勇确实是3:00被杀的,而3:00时,王莉老师刚好在女生的车厢里。不是3:00左右,而是恰好。

当时,沈亦寻称是用手机看的时间,并且与其同车厢的其他同学描述相同,夜光钟上的时间也是三点整。

王莉老师3:00出现在女生车厢准确无误。而我是从女生车厢上的车,一路从车厢穿过,每个车厢的尽头都有钟,经过这样的核对,我的车厢的时钟也指示正确的时间。而且据徐枫说,被不知名乘客落下手表的时间与我们车厢钟表的时间相同。

据徐枫说,听到响声的第一反应是摸起手表查看时间,在他走出包间后,手表的时间依然和车厢内挂钟的时间相同,而我们的包间门被反锁,手表不会被人调动,这证明车厢的表没有被调动,依然指示正确的时间,即3:00。

那么,张志勇确实是3:00被杀的,而此时王莉老师确实在女生的车厢里。这个不在场证明无懈可击。

这太明显了。我想。王莉老师这是有意给自己造不在场证明。包间里的手表,只允许沈亦寻带手机,夜光指针的钟……

就在我抬起头的一瞬间,忽然看到了大巴前面的电子钟,红色的时间14:12。

我忽然感觉心头一震,好像想到了什么。

我轻轻戳了一下坐在前面的沈亦寻,她回过了头。

“在下车前,咱们的火车是几点停的呢?”我问到。

“嗯……好像是5:00多。”

“好像?我需要准确时间。”

“5:05。”

“你确定?可不能含糊呀!”

“嗯!”

“你当时怎么会醒着呢?而且怎么记得这么准确的时间呢?”

“因为我做了噩梦,又被王莉老师的玻璃杯突然惊吓,已经不想睡了。要是别的女生,肯定等会就会睡着,可我有手机呀!我开始看电视剧,并且掐算时间,几点能看到哪,是否能看完几集……所以火车停止时,我以为要出什么状况了,专门注意了一下时间,5:05。没有错的。果然过了一会,王莉老师就把我们喊了起来,她说已经到了。”

5:05。我闭上了眼,沉着思考。

我好像明白了,全明白了,太巧了,沈亦寻无意间记下的停车时间,竟然成了突破口。

我赶快跑到后排,悄声问徐枫:“你知道谁杀了张志勇吗?”

徐枫轻声说:“就像当时我们猜的啊,是王莉老师找人杀了张志勇,又给自己弄出不在场证明,以证明不是自己所为。但这不在场证明有点太刻意了,反而让我们确定和她脱不了联系。不得不说,王莉老师这样做太蠢了点。”

“不。”我说,“你真的以为是所谓'被指使的人'杀了张志勇吗?”

“对啊,这很明显啊。”

“很好的注意转移法。”

“什么意思?”

“如果一直去寻找跳下窗子离开火车的那个人的话,我想这案件永远不会结束了。”我说。

“为什么?”

“因为永远也找不到,也不可能找到。”

“什么?”

“没有人离开火车。跳下火车的人,又回到了火车上。”我对徐枫慢慢吐露了自己的想法,徐枫的表情也愈加严肃起来。

听完我的表达,徐枫大吃一惊:“竟然是这样吗!可你打算怎么办?”

“交给沈亦寻吧。希望她愿意帮我这样做啊。”

— 沈亦寻之章 —

我从杨煜那得到了惊人的消息,王莉老师为什么消失了一段时间,以及警察为什么问我那些问题,我都明白了。

我虽然一开始对杨煜让我帮忙做的事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被说服了。

我和王莉老师关系确实好,但是这种大事情,我还是有点说不出口。

可我不能让杨煜失望啊,而且我也挺想知道真相的。

车回到我们学校,天已经漆黑一片。

杨煜把所有信息都给了我,就看我要怎么与王莉老师说了。

我找到了机会,只有我们两个人。

“王老师,张志勇为什么会被杀呢?”

“你也知道这件事了啊!可我也不清楚啊。”

“难道和您没关系吗?”

“傻啦!我的小姑娘。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呢?”

“张志勇车厢上的表并不准。从他们一上车时就不准,对吗?”

“啊?你在说什么呀?”

“他们还以为是准的。是你让他们这么以为的,对吗?其实它快10分钟。”

果然,王莉老师躁动不安起来,眼神里还有一丝慌乱。

我继续说:“您对我们说八点到,可五点多车就停了。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醒着,记下停车的时间了。”

“可它为什么会快10分钟呢?这又说明什么呢?”王莉老师的声音变弱了,变得没有底气,好像她清楚我知道了一切。

“是你让他们这么以为的。他们穿过了十五节车厢,是被事先安排好的。每节车厢都有表,他们以为都是准确的,直到他们那一节。然而,从我所在的车厢的下一节车厢开始,之后所有车厢的钟表都不是准确的,而且任何两节车厢的钟表指示的时间都不一样。根据计算,前面车厢的时钟都比后面车厢的时钟快半分多钟,在十五节车厢下,这种时间差被无限扩大,最终导致男生车厢的时钟比女生车厢的时钟快约十分钟。车厢内人员嘈杂,队伍移动缓慢,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如此微小的时间差,这点你早就想好。而且为了让我们刻意注意时间,你用了夜光钟,在昏暗的车厢中十分显眼,让我们不自觉的就会注意到,你还事先在杨煜的包间里放了一块手表。是这样吗?”

王莉老师瞪大了双眼,但却没有制止我说下去的意思。

我盯着王莉老师的眼睛看了一会,接着说:“你对火车的行进与停止十分清楚,甚至进行了安排。你一定是从张志勇包间的门进去的,无论他的门反锁与否。因为你有钥匙。杀掉他后,你砸碎了窗玻璃跳了出去,此时火车已经停止。然后你接着跑回女生车厢,又上了车,同时故意摔倒,玻璃杯打碎,弄出了巨大响声,并让我用手机照明,目的是让我醒来并让我看到、记住手机上的时间,为你的不在场证明做准备。”

王莉老师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是真的吗?老师!”

王莉老师似乎劳累至极,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

“其实在杀张志勇之前,您做什么也不会有人怀疑。因为您是我们的老师呀,我们敬爱的老师。”

王莉老师的眼眶忽然湿润了:“亦寻。在下手的那一刻,我也踌躇了,张志勇也是我的学生啊!我的恩怨,怎应牵扯到你们身上。可是我做的铺垫太多了,我觉得我下定了决心,只差最后一步了……我还是动了手。一瞬间,我就感到十分后悔。”

“老师,我……”

王莉老师忽然抱住了我:“你太优秀了,像我女儿一样优秀。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轻轻抱住了她,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我想我应该知道怎么做了。我应该受到惩罚。我是不会怪你的,我早就准备好了,这是事实。”王莉老师松开了我,转身,向黑夜中走去,“谢谢你,亦寻,许多日夜你都能听我的倾诉。也许你以后可能见不到我了,但我还是会想你的。请你不要忘记我。”

王莉老师消失了,我木然地站在那,她说的一番话让我很难受。

我看到杨煜走了过来,同情地看着我:“我知道你也很喜欢王莉老师,但是……”

我忍不住了,抱住了杨煜,把头埋在他怀里大哭起来。

他没说什么,轻轻搂住了我,以此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