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男人说“不上班不给彩礼,谁家会花8,9万娶个保姆啊!”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男人说“不上班不给彩礼,谁家会花8,9万娶个保姆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刘小楼
2020-09-27 10:22

早上陪老太太去城墙跟打拳,遇见她的拳友杜阿姨。
这早上锻炼时间两小时吧,约莫打拳占去四十分钟,其余一个多小时,都是几个老太太在聊家常。

杜阿姨那天讲的故事,格外狗血,听的我内心这把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啊。
全版,这就讲给宝宝们。

故事的女主角叫霞霞。
霞霞家在咱市郊的一个县,村里还行,不很穷也不富裕。和千万个中原大地上距城市不太远的庄户人家一样,有自家小院,有几亩三分地。
儿子结婚能在村里给盖得起一栋新屋,女儿高中毕业能送去城市读个艺术专业的大学。

自从霞霞进城上学,霞霞妈就跟着住进了市里。
租了间房,同村的妇女介绍,进了一家保洁公司。有活就去干个半天几小时,没活就在附近溜达转悠。
霞霞妈不爱干活,时间久的,累的,辛苦的,她都不干,所以格外悠闲。

霞霞她哥几年前结了婚,两口不急着要孩子,如今还在南方打工呢。霞霞妈在家也没事,不如住在市里快活。
自己做饭,花不了几个钱,吃饱喝足就出门溜达。

附近的王府井、SKP、大超市好多家,随便进哪里都有冷气,还有舒适的椅子,免费的WIFI。
坐那刷上一下午手机视频,到了晚上顺便还能买两把超市的特价菜,一块钱一把能吃两顿。

夏天,超市门口还有免费的冰镇水提供,虽然那是给环卫工的,但是你上去拿起两瓶就走,一般也没人管。

市里冬天也不算太冷,比起农村那种单层玻璃窗自盖的房,城里的房子严严实实,真不算冷。
就算有点冷也不怕,插上电褥子窝床上看一天电视。到晚上,再去小公园跳个广场舞,活动活动筋骨。
这日子,比谁不舒服。

隔三差五的,霞霞她爸还带点自家窝的酸菜,擦的土豆饼,进城来看看娘俩。

霞霞妈让老汉也和自己一块在城里住下,如今地都包出去了,屋里又没啥事。
可没出息的老汉放不下自家喂的鸡,种那点菜,也不习惯市里灯太多,早晚跳舞那音乐声太响,吵的人脑袋大。

霞霞妈就是在跳广场舞时,认识了杜阿姨。
杜阿姨是个开朗的半老太太,见人自来熟,喜欢和人聊天,而且爱好给人介绍对象。

霞霞大学毕业一两年了,总也没找到一个合心意的工作。前段时间报了个舞蹈班,学了一个月,说是在某平台做直播。
那几天晚上,霞霞总是浓妆艳抹,穿着蕾丝小短裙,跟她妈一起到小公园跳舞。

支个三脚架,霞霞扯着小短裙在手机前连蹦带跳。背景就是城墙跟里这群同样连蹦带跳的老太太。

杜阿姨起初是好奇,爬手机前看看,又回头看看身边蹦哒的霞霞,使劲揉揉眼问:
“这手机里是你?”

霞霞赶紧端着手机走开了。过了会关了直播,才跑来说:
“是呀,阿姨,刚我在直播呢。”

杜阿姨有点不敢相信,刚才手机里明明是个又白又瘦的小姑娘,瞅着挺漂亮,面前的霞霞,可是黑黑壮壮,身高不足一米六啊。

但不管怎么说,杜阿姨还是兴致勃勃的想起一件事。
她有个很多年前的老邻居姓宋的一家,前些年那片老小区拆迁,现在都分开了。
老邻居家有个28岁的儿子,前些天老邻居倒了两趟公交车来找她,为的就是给儿子介绍个对象。

邻居老两口都是企业退休职工,大女儿早就出嫁,如今家里就一个小儿子性格内向,不爱出门不爱社交。
儿子从大学毕业就在一家公司工作,月入6千多,虽说能力平平,但胜在老实稳定。

杜阿姨左看右看,就觉得霞霞挺合适。这姑娘胖胖壮壮年轻健康,虽说是农村的,可现在也没有啥城市农村之分,再说人家姑娘也是大学毕业呢。

杜阿姨当下就兴奋的把宋家的儿子和霞霞妈说了。
霞霞今年也25了,霞霞妈一听对方是市里的,就挺高兴。霞霞倒是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但也没反对。

周六晚上,老邻居带着儿子宋伟东去了杜阿姨她们跳舞的小广场,杜阿姨把宋伟东介绍给霞霞,就拉着霞霞妈和老邻居去一边说话了,留两个年轻人自己说话。

就此两个年轻人就认识了,微信沟通几天之后,确定了恋爱关系。宋伟东虽然木讷,但心思细腻,对霞霞蛮关心也周到。
霞霞倒是心高气傲,虽然没看上宋伟东的家境,但想想现实,无论豪门还是富二代,这辈子自己怕是无缘了,还是老老实实处个对象在市里安家落户吧。

两人谈了几个月,结婚就提上日程。
这期间,宋伟东介绍霞霞去了自己老同学开的一家小公司上班,本身她那个直播事业也不赚钱,粉丝更是没几个。

宋伟东爸妈在征求两人意见后,在城北给按揭了一套婚房,月供2千多。装修一新,家具家电配齐。

买冰箱的时候,有点小矛盾。
宋伟东爸妈想着就他们小两口,冰箱不用买太大,霞霞却看中一款土豪金色的四开门。

宋伟东他妈想和未来儿媳沟通下,结果霞霞伸出镶满水钻的闪亮长指甲,指着那款冰箱对宋伟东说:
“我就要这个,是我结婚呢,要啥东西还不能我做主?”

宋伟东回头看看自己妈,还没想好说啥,这边霞霞一跺脚,扭脸走了。
宋伟东追出去,最后自个垂头丧气又走回来,看样子是没哄住啊。

冰箱还是按照霞霞要求买了,宋伟东哄了好几天,总算又恢复了正常。

霞霞妈说,老家有讲究,男方家得正儿八经准备四色礼上门提亲,还得请媒人同行。
杜阿姨自然是当仁不让,陪同宋家父母上村里提亲,老太太最喜欢凑这种热闹。
霞霞爸妈操办了一桌子酒菜,大家坐在一处热热闹闹,一片喜气。

霞霞家提出要八万八的彩礼。
宋伟东他妈看看儿子,儿子没听见一般,忙着和霞霞咬耳朵呢。又看了一眼自己老伴,老伴轻轻叹口气,低声说,你做主,你做主吧。

于是,说好彩礼八万八,又定下酒席等一干事宜,这门亲事算是万事俱备只等办事了。
回来的路上老宋家两口和杜阿姨算算帐,连买房带装修家电,和之后的彩礼酒席,里外里老两口要花六十多万,把点家底掏了个差不多干净。

三个长辈边摇头边苦笑,但是只要儿子能顺顺当当结了婚,也算了了一件大事,花钱也愿意。

可是,这越到快结婚的日子,宋伟东和霞霞的矛盾却越来越多。
起初是拍婚纱。
本来那天提亲的时候,霞霞妈说,婚纱照她们娘家出钱。

当时当着杜阿姨的面,宋伟东他爸妈还客气了半天,霞霞妈一口回绝,拍胸脯说婚纱娘家掏钱给拍,拍女儿满意的。

结果拍婚纱前一天,霞霞妈给了女儿1千块,说这还是问你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嫂子要的,就算他们给你结婚的礼钱了哈。

霞霞在城市读书毕业到现在,脚踏实地工作学习一点没学会,时髦跟风倒是很精通。当时就和她妈翻了脸,她要去的那家影楼,起步的套餐都要六千八。

宋伟东去接霞霞的时候,母女两正吵的鸡飞狗跳,霞霞说:
“你不给我出八千拍婚纱,就别指望我给你一分钱彩礼!”

霞霞妈大骂:
“我养你这么大,每一分彩礼都得给我,出嫁的女儿还要贪图娘家彩礼,你要不要脸?”

宋伟东还想劝架,霞霞妈已经跳到他面前,扯住一只胳膊说:
“女婿,丑话我可给你说到前头,彩礼你叫你爸妈必须转到我的卡上,少一分,这女子我就不嫁了!”

宋伟东哪见过这阵势,当场目瞪口呆石化了。
霞霞还是顾忌未婚夫在场,不愿和她妈多说,一跺脚,拉着宋伟东就走了。
结果,还是宋伟东出了八千,两人拍了婚纱。

没等宋伟东从这次震惊中缓过劲来,霞霞又和他商量起另一件事:
“能不能结婚后让你爸妈给咱们还房子贷款?”

宋伟东一脸愕然,但未婚妻已经一本正经的提出来的,他只好解释说:
“我爸妈已经帮我出首付了啊,咱自己的房子肯定得自己还贷款吧。而且房子虽然在我名下,但婚后所有还款都算是咱俩的共同财产,你也有份啊。”

霞霞说:
“让你爸妈每个月把钱打我卡上,银行也不知道嘛,当然还是咱俩的房。主要是你工资只有六千多,要是还了贷款每个月剩四千块哪够咱俩过日子啊?”

宋伟东想说,你不是还有工资,可吭哧半天也说不出口。到底脸皮薄!

霞霞知道他想说啥,又说,我准备辞职呢,以后一心一意在家照顾你,你不是想着结婚后还要我去上班吧?
那我干嘛要结婚啊。
我妈说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嫁给你就是要你给我挡风遮雨,还要我自己天天坐地铁去上班,那我可不干!

宋伟东一头汗,讷讷半晌,不知说啥好。
霞霞挽着他的胳膊,边走边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哈,大男人说话可不能不算数啊。哎,我想吃冷锅串串,走嘛走嘛……

第二天,宋伟东支支吾吾的把霞霞的意思给自己爸妈说了。
老宋两口子想了半天:
“也行吧,那就每个月我们来还贷款。你也28岁的人了,霞霞不工作在家备孕,你们早点有个孩子也好。趁我俩还能走的动,也能帮你们照看着点。”

回到自己卧室,宋伟东第一时间就赶紧微信找霞霞,把爸妈同意帮还贷的事给她说了。
他兴高采烈的说:
“我妈说了,她认识个老中医很会看妇科,到时候好好给你调理一下,该买的营养品咱都买,把身体养的好好的,怀个宝宝……”

霞霞那边立刻发来语音:
“谁给你说要备孕了?我的子宫我做主,什么时候生孩子我说了算!你家是找生孩子工具呢?
我可提前告诉你啊,五年之内我不打算要孩子,生与不生是我权利,你们谁也别想逼我!”

“不是,那你不上班也不怀孕,干啥呀?”宋伟东有点急了。

“我上班要你干啥呀,我就喜欢做全职太太怎么样?”

宋伟东试图努力和未婚妻商量,他其实想说,自己实在没那个能力叫老婆在家做全职太太啊,至少现在没有:
“你要是暂时不想要孩子,那就先别辞职了,你在我同学那不是挺好,办公室也不累,还有个照应。要不,我的车给你开,你就不用坐地铁上班了,行么?“

结果霞霞干脆利索的拒绝了:
“不行!我就要当全职太太,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养不起就别娶!”


宋伟东再是个慢性子,这会也觉出不对了,感情,这婚要结了,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啊。

他本想着,爸妈帮衬着把个小家给建起来了,往后两个人有些积蓄了,再生个孩子,互相帮扶着好好过日子。
他从没想过要娶个女人回来专职照顾自己啊,话说,他也没觉得霞霞像是会给人做饭的主啊。

纠结好几天,最终,宋伟东没敢和自己爸妈说不想结婚了,跑去和杜阿姨说了,坚持不肯结婚了。
这下可把杜阿姨辛苦坏了,来回跑着说合,两边做工作。

可这宋伟东说啥也不肯结婚了,说急眼了,他倔头倔脑的来了一句:
“要结婚行,不上班也行,但是彩礼就不给了,谁家花八九万娶回来个保姆啊。”

这一句话炸了锅,霞霞指着宋伟东鼻子骂道:
“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你这种没格局的小气男人,连保姆你都娶不到!”

两家至此一拍两散。

杜阿姨这一肚子郁闷还没找人说,那霞霞妈却还莫名奇妙的怨恨上杜阿姨了。
打那以后,跳舞遇见杜阿姨也不搭理了,有时两人对面走过,隔老远了,霞霞妈还在身后啐一口:
“我呸,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杜阿姨伶牙俐齿一辈子,在霞霞妈个村妇面前,愣是没讨了半句便宜去,气的她病了好些天,最后连跳舞的地方也换了。

时隔两年多,前些日子,杜阿姨又在南门外的小公园遇见了霞霞妈。
她想转过脸去,对方却惊喜的冲过来打招呼,就仿佛当年骂人的不是她,仿佛她们真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似的,很是亲热呢。
杜阿姨有心不理,却又拉不下脸来,只得淡淡的应了。

霞霞妈客气不了两句就现了原形,追着杜阿姨打问宋伟东现在如何,杜阿姨笑问:
“问他做啥呢,你女儿那么有本事又看不上人家。”

霞霞妈一拍大腿:
“唉,这个作死的女子,就是不听话,你说她这都多大了,28咧,还没有找到个合适的。其实要我看,我还是觉得人家宋伟东那个小伙子好,多好的小伙子嘛……”

杜阿姨不等她说完,作势遇见个熟人,转身走开了,心里暗想:
“人家老宋家那房子,买的时候九千多,如今都一万六了,再说了,人家宋伟东孩子都快出生了。还真当你家那是个天仙呢,满世界人张着口袋等呢?切!”

杜阿姨讲这段的时候,就是用这个“切!”,结尾的。那神情,既不屑又解恨,得意极了。

我在一边听的直乐,她眼神转向我,聚焦,我吓得一个激灵跳起来就走。我可是发自内心的害怕,怕她关心我离异多年,至今未嫁。

身后传来杜阿姨问我妈的声音:
“你家老大,现在,还一个人?”

我立刻转身冲回去,一把拉住我妈:
“妈,刚接个电话,送快递的在家门口等呢,咱快回吧。”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你知道这个比茶卡更美的盐湖吗?

如何判断是认真,还是玩玩的

我很庆幸,我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

每天被家暴的老妈还嘲笑那个离婚的女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