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小三的惨痛代价
情感

情感故事:做小三的惨痛代价

作者:金渔儿
2020-09-27 19:04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令赵芸隐隐作呕。她半躺在床上泪眼朦胧,双眼已经哭得红肿,却还得继续忍受婆婆在一旁冷嘲热讽。 

赵芸肚里的孩子因胎心骤停,一个星期前,她忍着巨大的悲痛做了引产手术。身为准丈夫的曹洋没有一丝难过,甚至还将一切罪责归咎于她身上。

从有孕那一刻起,她就把肚里的孩子当成稀世珍宝似的,吃个饭怕烫了,喝口汤怕咸了,连走个路都要三步一低头,掂量着脚下的轻重,可孩子胎心骤停,她哪里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医生举例了许多因素,她思来想去了很久,其中嫌弃最大的,应该是婆婆给她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安胎药。

可婆婆极力狡辩,一口一句为了她好,她伤心过度,根本没精力去追究个清楚明白,她只知道在她肚里待了五个月的孩子突然就没了,与她一同呼吸,血脉相连的孩子再也回不来了。
肚里空空的,心里也空了,她眼泪没断过,曹洋却是一滴眼泪不曾流过。出院之后,奇葩婆婆又搞了一大堆江湖郎中的药,美名其曰“滋阴补身”,天天逼着她喝下一大碗。

曹洋对此不闻不问,赵芸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隐在肚里,寒了心。而婆婆整天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围着她转悠,搞得她心里烦闷的很。

那药味儿实在难闻,赵芸也怕喝多了坏自己身体,就摆手推脱。

婆婆见她拒绝再喝药,立马脸色大变,先是瞪着她不依不饶的劝诫,说半天她油盐不进,婆婆就开始泼妇骂街,各种难听词儿一股脑全进了她耳朵里。

“你怎么回事?我还能害你不成?我告诉你,隔壁那李家媳妇就不听老人言,后来怎么样?还不是老母鸡抱空窝,不见蛋!”

“你爱听不听,反正你以后少出门,街邻四坊都知道你家那些破事儿,现在孩子又没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曹家造了什么孽,你可别再出去给我丢脸!”

赵芸捂住耳朵,一头扎进棉被里。分明不想哭,可婆婆老是刻意去提起那些不堪的过往,她那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淌,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折磨她?

没一会儿,客厅传来曹洋的声音,赵芸还没有掀开棉被,就听到他在客厅里大喊:“妈,饭呢?”

醉醺醺的声儿,一听就知道他又出去喝酒了。赵芸不动声色,等婆婆气冲冲的出了房间她才把头露出来,目不转睛盯向窗外,下过雨的窗外灰蒙蒙一片,让人看不清远处的山是绿色还是黄色。

赵芸竖着耳朵聆听着客厅的动静,婆婆假意骂了冯洋几句,母子俩又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声音很小,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她撑着身子起床,悄咪咪的把门开了条缝,结果客厅里早没了人影。

赵芸猫着步子走近婆婆那屋,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听见婆婆在里面怨天尤人的说:“真不知造了什么孽,我好好的大孙子说没就没了,唉,我说你也别整天不着调儿,我还等着抱孙子嘞。”

曹洋接着吐槽说:“我的妈,那啥大孙子啊,我有个老同学在那家医院上班,我早托他帮忙问过了,赵芸肚子里那货根本就不是男孩,没了也好,省得生下来麻烦。”

曹洋竟然嫌她肚里的孩子是个麻烦?怪不得孩子没了之后,他一点都不伤心,原来他根本就没把孩子的命放在心上。

赵芸真恨不得冲进去给他母子俩一人一巴掌,可眼下她得忍着,来日方长,这笔账她记下了。

她从前只知曹洋不爱他前妻,现在她才明白,曹洋只是嫌弃前妻给他生了一双女儿而已,估计他对谁都一样,没有爱不爱,只要哪个女人能给他生儿子,那就是宝。

这一刻她才真正有了一些悔意,当初她应该是被鬼遮眼了,给了曹洋前妻十万转让费不算,还贴补一大堆生活费给曹家,结果她又换来了一个怎样缺良心的鬼东西?

本以为这件事糟糕透了,可曹洋接下来的话,却让赵芸彻底冷了脸,凉了心。

只听见他对婆婆说:“之前,赵芸不是说要在市里买一套小两居,方便孩子以后上学吗?但现在孩子没了,她肯定不愿意买,妈,你得让她尽快调养好身体,等再怀上孩子,她铁定就买了。”

婆婆随即附和:“哎哟,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今天我还冲她发脾气来着,看来我得寻个机会跟她道歉,要不然她心里憋着气呢。”

听到这,赵芸也算明白了,转身回了房间。孩子没了,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在伤心难过,婆婆让她养好身体,不是为她身体着想,而是要她继续为曹家传宗接代,曹洋则惦记着她手里的钱,是否可以独自承担起一套小两居。

那母子俩知道她耳根子软,无论什么事道个歉,再说几句好话就哄好了。他们拿捏准了她的软处,可这一次她是恨,不是气。

曹洋居然还惦记着那套小两居?简直恬不知耻。她之前确实说过那样不成熟的话,但这段时间,曹洋与婆婆的所做作为,难道值得她再赌上所有?

纵然她再傻,也不至于赔了青春还要人财两空,他们以为她还是那个少不经事的蠢女人吗?若她再信曹洋一句,才是个真正的大蠢蛋!

那天以后,曹洋和婆婆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赵芸是修了八辈子福气,才寻来这么好的婆家呢,然而事实如何?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母子俩说话做事殷勤得很,尤其是曹洋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一边说着油腻情话,令人作呕,一边吞吞吐吐提及房子的事,令人反感。

赵芸强忍着心中不适,仔细端倪眼前这个满脸油腻的中年男人,他真是当初救自己于危难的那个男人吗?可他的双眼何时透着浑浊了?何时满脸皱纹?何时双鬓已有了丝丝斑白?

这个看起来比她妈还显老的男人,哪里还复当日风采?不过短短两年时间,曹洋怎就变成了一个臭不要脸的糟老头?还是他本来就这副模样,只是她当初被情感蒙蔽了双眼,如今才落得这么一个悲戚的下场?

赵芸一时间陷入了沉思,曹洋连叫了她几声,她都没回应。等她从过往之中回过神来,已是泪眼婆娑。

同时她也庆幸还没跟曹洋领证,这个好吃懒做的男人,好不容易才黏上她这么一块肥肉,如果领了证,他哪里还舍得放过她?

曹洋见她态度不明,又拿出一求二赖的招数,但好话都说尽了,赵芸还是不为所动。他索性也不再顾忌什么,开始句句往赵芸心窝上戳。

“赵芸你别忘了,当初你险些被人扒光,是我救了你,你可不要忘恩负义。还有你当初先介入了我的家庭,导致我离婚时一分没捞着,这都怪你!”

赵芸对此无话反驳,因为他确实没有扭曲事实。

当时毕业在即,赵芸被几个玩得好的姐妹儿拉去KTV,后来喝断片儿了,她半梦半醒之间,竟被两个年轻男人上下其手,其余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那会儿曹洋正好路过那个房间,也许是酒精作祟,也许是见色心起,他就借着酒意大胆冲了进去,寻思着左右不过两个毛头小子,他扬言报了警,那两个男人才愤愤离去。

被救下的赵芸很是感激,与曹洋加了微信好友,俩人几顿饭约下来,她发现曹洋风趣幽默,不仅与她聊得来,还特别会体贴人,所有事情面面俱到。

对于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赵芸来说,那是一种打心底里从未有过的安心。

谁能体会那种从小没爹疼、娘不爱的生活是个什么滋味儿?谁能体会从小被人说三道四、指着她鼻子骂她妈是个骚狐狸精,又是怎样的一番心酸苦楚?

赵芸幼年丧父,她妈长相貌美,耐不住漫漫长夜,经常与不同男人发生关系,每次有陌生男人来家里,她无缘无故会有新衣服穿,有零食吃。虽然不清楚事情真相,但也成了她苦楚生活中唯一的一丝甜。

再后来,她妈将她丢给外婆不管不顾,又不知使了什么狐媚法子,在上海傍上一位古稀土豪,那老头儿无儿亡女,死后留了一大笔钱和两处房产,足够她妈后半生肆意挥霍。

可惜她与她妈水火不相容,彼此之间只有金钱的交易,没有一丝亲情可言。

那时曹洋曾吐露自己婚姻不顺,明明已经感情破裂,却仍被拜金的老婆纠缠不放,甚至有意无意提起他老婆婚前的那些破事儿,成功激起赵芸的同情欲,以及那天真可笑的“情”。

所以赵芸很快就被曹洋俘虏芳心,尽管他的长相不是那么出色,年纪也有些大了,但他体贴入微,成熟稳重。都说大叔型的男人会疼女人,遇见曹洋之后肖芸便信了。

对于曾经生活在阴暗之中的赵芸来说,那时曹洋是她的光,照亮了她,温暖了她。她渴望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所以她义无反顾违背了道德底线,心甘情愿做了曹洋的小三。

眼下盯着曹洋暴露本性的模样,赵芸才感觉到了现实的残酷,以前她最嗤之以鼻的人是她妈,现在是她自己。她妈傍的老大爷至少有钱,她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只是失了孩子太难过,你给我点时间缓缓不行吗?”赵芸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跟曹洋硬碰硬,她胜算不大,为今之计,只有先稳住对方情绪,账再慢慢算!

曹洋见她态度有所转变,以为真把她唬住了,就上前搂住她安慰,并换了副讨巧卖乖的嘴脸:“芸芸对不起…我刚刚态度不好,你知道的,现在房价涨得多厉害,我也是…一时情急…”

“行啦,房子得买,到时叫我妈拿钱就好了,毕竟她亏欠于我,还得让她把户口本拿给我,我们得先领证啊。”赵芸佯装甜蜜,靠在曹洋肩头,被窝里的一只手却握成了拳头。

曹洋对此全然不觉,笑得一脸得意,而赵芸也早就瞥见势利眼的婆婆,在门外鞠着身子偷着直乐。

他们能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自然也能做到,演戏嘛,谁不会?但也多亏了她那个有钱老妈的名气大,她才能让那母子俩信得服服帖帖。

曹家经济条件确实很一般,要想他们拿出金钱来弥补她,显然不太可能,但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

等曹洋出门喝酒去了,赵芸就变着法子折磨婆婆,稍有不顺心她就会拿房子说事,让婆婆只能委曲求全,小心翼翼将她当成皇太后一样供着。

她一边暗自打压婆婆,一边不停给曹洋买酒喝,既然他爱喝就让他喝个够,毕竟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

短短一个月下来,婆婆仿佛老了十岁,怨气怒气压在心中得不到发泄,她看到婆婆经常一个人躲在厨房捶胸顿足。

曹洋开始食欲下降,他的黑眼圈也愈发严重,但嗜酒成性这个恶习,他戒不了也改不了。
不久婆婆生病住院,赵芸眼见着曾经精明强势的婆婆,躺在病床上嫣巴巴的,她才消了些怒火。

终究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老人,把人折磨到这份上也算差不多了。趁着曹洋去医院照看婆婆的空档,赵芸收拾好行李默默离开了。

来时她拖着这个行李箱,满心欢喜,走时依然还是这个行李箱,只不过里面装满了鸡零狗碎。

她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山,这次看清楚了,山是绿色的,但身旁的大树,叶子渐渐泛黄了。
老话说“树叶不是一天黄的,人心也不是一天凉的”,无论是她还是曹家母子,都有错,但又能怪谁?

贪婪之人因为想要得到更多,才会选择暂时咽下眼前的苦楚。若贪婪无厌,那必定会失去现有的一些东西,比如青春钱财、又比如健康生命。而贪吃蜂蜜的苍蝇,一定会溺死在蜜浆里。

赵芸在陌生的城市待了小半年,某天一个陌生号码打来,她迟疑了一下,选择接听,电话那头却是曹母。

之前她把那母子俩都拉进了黑名单,才得了清净,现在一通电话打来肯定没啥好事。

她正这样想着,曹母就在电话那头哭哭唧唧:“芸呐,是我们对不起你,但洋子现在得了重病,念在你们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能不能借点钱给我们?”

夫妻?她与曹洋算哪门子夫妻?她冷冷问了句:“什么病?”

“是肝硬化晚期,医生说…”曹母可能觉得借钱有戏,就想细细解释一番。

谁料赵芸冷笑一声,立即打断了曹母的话:“抱歉,我爱莫能助,他的恩与情我早已还清,像他那种人早死早超生,来世千万别再做人!”

“你…太恶毒了,你这样要遭报应的…”曹母被气得说不利索话,她可以想象曹母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模样,紧接着挂断电话,果断拉黑。

报应她早就遭过了,时间、金钱、孩子和日渐孱弱的身体、哪样不是她曾经因为贪心所付出的代价?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她活该,她不需要谁来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她深知其理,也曾痛恨过自己,想过以死赎罪。

可如果人犯了错事,因为没有勇气去面对过往与未来,都去以死赎罪了,那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学会懦弱还是不停退缩?

或许人经历过低谷深渊,才能飞向更广阔的天空,即便像她这样没有资格拥有一双翅膀的女人,也要抬头仰望蓝天。

这个世界上,依然有阳光照耀不到的阴暗角落,倘若自己深陷其中不愿意走出来,便只能成为垃圾堆里的那一摊黑泥烂菜,发臭腐烂。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和你分开以后,我发现自己更爱你了

你嫁给潜力股了吗 

旅行必备好物——新疆篇 

男人说“不上班不给彩礼,谁家会花8,9万娶个保姆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