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夫妻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夫妻

作者:慕杰生
2020-09-28 20:00


“咔哒”一声,她的心跳控制不住地停了一下,那是丈夫回来了。

那一刹那间,闪过很多的念头,心里立刻拿定主意,决定按兵不动,厨房里的杂事早就忙完了。若在往常,她早就迎了出去,此刻她依然装着忙碌的样子,心里暗暗赌气,看看他有什么动静。

门边稀稀疏疏,他在换鞋子,时间如同静止一般,长得让人觉得难耐。她简直怀疑他在故意和自己较劲,心里的那股气更盛了,不觉间,脸紧绷了起来。

“老婆,还在忙呢?”丈夫干涩的声音在静得发紧的客厅里格外清晰,也格外别扭。

“嗯。”她不痛不痒地应了一声,顺手将碗筷一一摆在餐桌上。这种气氛实在煎熬,但她总会在不同的场合中把自己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每当这个时候,她绝对不会主动化解尴尬气氛。当然,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她也绝不指望别人来做。

人群中,她就像根木头。

好在夫妻关系,非同一般,在这种关系中,女人好像有了某种特权,不用为任何不愉快的氛围承担责任,她觉得这是恋爱和婚姻少有的好处之一。

果然,丈夫主动示好,但她却心里一惊。与往常不同的是,她多少听出这其中的言不由衷。

“这肉直接放冷藏,明天要坏了!”丈夫已经很不耐烦了,他很关心这些生活琐事,就像老奶奶过日子那样琐碎而计较。

“那是明天要吃的,只一晚上的时间,怎么会坏?”她听出自己的声音有多么的气急败坏,还透露出她极力要掩饰的惊慌。

丈夫站在厨房的那边,而她站在厨房的这边,距离那么远。

她匆匆扒了几口饭,味同嚼蜡,胃部像是空空地等着食物的填充,又像是鼓鼓地充满了东西。心神不定,没有了食欲,她很快离开了餐桌,瘫倒在沙发上,电视里咿咿呀呀的声音,从耳朵旁飘到眼前,又飘到很远的地方……


两人的不愉快始于上周五晚上——那天,她躺在沙发上,一边开着电视,一边看手机新闻,她当时正在看一篇关于今年经济情况分析的文章,观点倒是陈旧,都是时下媒体流行的说法,但文章有趣就在于,它不同于其他文章的文字说服力,她正看得津津有味,手机突然屏幕一黑,关机了。她一向没有将手机及时充电的习惯,或许因为朋友不多,也或许她从未将社交联系认真地当作生活中一件重要的事情,手机于她而言,仿佛就不是用来打电话的。家里人也常常抱怨,她总是不以为意,别人没什么事干麻要联系她,就像她没事也不总想联系别人,何况,生活哪有那么多的事情。

她随手拿起丈夫的手机,打开微信,立刻跳出了一条信息,那是一条普通信息。看头像,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知怎的,心里有些别扭,她看着还在厨房忙碌的丈夫,酸酸地说道:“这么晚,有人给你发信息呢,那个叫王甜的。”

丈夫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迟疑了一下,说:“我不认识她。”

“你不认识她?!那她为什么联系你?”她警觉了起来,点开了头像,里面一片空白,只有刚刚跳出的那条信息,干净得仿佛什么都没有。

“我不知道。”丈夫是个慢吞吞地性子,她有时候觉得他看起来笨头笨脑的,一点都不机灵。但有时候又觉得他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不知道是自己冤屈了他,还是他城府颇深,让你难辨真相,就如目前这样。

她一向自觉自己虽不聪明绝顶,但也难轻易被蒙蔽,但这一刻不知道什么东西在作祟,她竟不想往深处想,想放弃探究下去。然而随之而来的念头,让她打了个冷噤。她瞬间感到自己的心变得冷酷起来。

“你看看这条信息,这说明你们刚刚还在聊天,怎么就不认识不知道?你的记忆只有9秒吗?”她的声音尖刻而决绝。

丈夫瞬间软了下来,露出标志性憨憨地笑容:“我这不是怕你看到生气吗?”

她瞬间觉得什么崩塌了——那是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信心,对丈夫的信心,对家庭的信心,对未来生活的信心。她觉得自己仿佛又一次站到生命的十字路口,那种记忆太过深刻,以至于每次来临,她都仿佛能够提前感知征兆。她记得上一次的艰难徘徊中,她只是闭着眼睛,一边跨过去,一边自我安慰,只要好好努力,选哪条路不要紧。那时还年轻,而年轻似乎注定要付出代价。而这一次不行,她已经不年轻,不拥有年轻时的承受力,也不是年轻时那般不谙世事。

“我为什么会生气?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生气?”她很生气,可是奇怪的是,她的声音却听起来很平静。

“你不是不让我和陌生的女人聊天吗?”丈夫指的是上次引发他们争吵的那个事情,他和那个女人的聊天,她早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看到聊天内容透露出的亲昵气氛,气得她七窍生烟。她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个人,这样的事,她常常闹得家里翻天覆地,但事后却总也记不清楚一点点细节。

“你手机里,几千个人,哪个你很熟,我不清楚,哪个是女人,我也不清楚,如果正常谈事情,我为什么要生气?”他极力掩饰的小心思欲盖弥彰,“所以,你们到底在聊什么让我生气的东西?”

“她就是一个搞投资的,一个群里的,是她主动加得我,也就聊点投资的事情,她主动聊一些,我偶尔回几句。”他看着妻子严肃的脸,心里慌了,这个女人越生气,脸就越严肃。甚至来不及掩饰,几句就把事情交代了。

他不想离婚,但他知道妻子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一旦露出马脚,这个家就保不住了,妻子会不顾一切离开自己,眼下俩人打拼下来的一切丝毫不能留住她。在这个女人面前,莫说出轨,就连出轨的心都不能有。但他已经隐隐觉得,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不知道妻子会把事情往多坏的深处想去,但自己无疑被她想成是个龌龊不堪的男人。这个敏感多疑的女人一旦嗅到一点风吹草动,就会闹得人仰马翻,他还时时担心她一个冲动就撂挑子不干了,这个看着还不错的家,就被毁了。

虽说每个家庭,各有各的不同,但是在他眼里,家庭却无有不同,家里的日子也都大约一致,都是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别看谈梦想时高瞻远瞩,泡沫横飞,过日子却都往一个方向奔,实实在在地计较着过日子。所以,离婚是要不得地。

“正常谈投资的聊天纪录,你不仅仅删了,而且重点是我看了会生气,你心里鬼鬼祟祟些什么?”她觉得自己就像死死咬住猎物的豹子,不给对方半点逃脱的可能性。她被自己凶狠的攻击性弄得极不舒服,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这种攻击性也由不得自己控制,虽然知道事情会被它弄得一团糟,但也只能由得它下去。

丈夫在她的逼问下,哑口无言,辩无可辩,说一句错一句,仿佛他不是帮自己说话,倒是为妻子提供漏洞来攻击自己的。任何为自己辩解的一句话,都成为妻子质问自己的依据。他苦不堪言。尽管如此,他知道这种辩论的胜利丝毫不能带给她丝毫的安慰,她没得到正面的解释,只会更生气。

果然她决定和自己分房睡,客房门碰地一声关上了,差点撞上了他的鼻子,他在门外叫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冷战已经持续了几天。

她在等丈夫真诚的交代和解释,而温吞吞地丈夫却只等妻子怒火渐消,大事磨小,小事磨了。两个人一个求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一个望个稀里糊涂,囫囵吞枣。

这两天,两个人偶尔疏离地交谈几句,其实主要是她客套地应答几句,她生气时候的样子很古怪,有时候跟你冷战不理人,有时候又客客气气,语气态度很好的样子,弄得他搞不清她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已经不气了。

这会儿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在看电视,在电视里男男女女的声音交错下,空气越发干涩而凝滞。

她躺在沙发上,这几天她一直在预想这件事情的性质,以及自己与丈夫的关系会往何处发展。从这几天得到的信息来看,他要么其实早就不像最初那样爱自己,或者他虽然依然爱着自己,但食色乃男人本性,他也想从别处调剂一下自己这庸碌的生活。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她都是不能接受的,如此一来,离开也是选项之一,想到这里,心好像空了一大块,她很想弄清楚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当她把注意力集中在心脏,却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她却知道那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因为全身的力量游走到那里,都消失了,她再也没有能力干任何事情。

她用胳膊肘支起身子,眼睛的余光看到丈夫坐在不远处,一副撇清关系,泾渭分明的样子。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太会哄人,越是吵架的时候,他越是躲得远远的,好像很害怕沾染麻烦的样子。她根本指望不上这个男人主动化解矛盾,甚至仅仅是主动挑起话头。继续保持女人的矜持,也只是让目前的对峙继续下去,她依然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酝酿着,想着怎样和他进行一次恳谈。

“都这样了,你就不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原本想就事论事,好好开始两个人的交谈,但一开口,就漏了馅,她心里的怨气怎么也藏不住。

“那就是普通的聊天,那个女人我根本不熟。”他一副被点着了的样子,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拉得很紧,整张脸因为竭力压抑着怒气而变得十分扭曲。

与丈夫的对话,总是出乎意料,在她的预想中,谈话应朝着深入剖析,吐露心声的方向发展,而丈夫却常常反应冷淡,意兴阑珊,一副不愿意深聊的样子。对他来说,身边的哪一件事情,都比聊天有趣得多。

她刚刚提起的兴致,又被冷冷地泼了一头水,泄了气,背往后更深地靠了下去。客厅又静了下来,只剩下电视在演绎着男男女女的儿女情长

“感冒又严重了?”过了好长时间,他突然来了一句,声音突兀地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接着,一边嚷嚷着头疼,一边翻找出感冒药放在面前的案几上,又拿出温度计往咯吱窝放去。

多么拙劣的表演呀,她心里微微冷笑。这个男人生病的时候,从来都是不动声色,哪里像现在这样,夸张得像个想博得大人关心的孩子。

他只是以这种方式为自己的失职找借口,这几天他冷着自己,既不如同往常一般,对自己嘘寒问暖,也不软语想让,突然吝啬起来,吝惜给予自己一点点温度。虽然以前他的这一点点温度,自己也觉得毫无意义,但是连这个也没有,就是一个不详的信号,他或许已经厌倦的婚姻,厌倦了自己。

时间开始变长,仿佛这才是时间本来的样子,在这时间里,她看到与平时不同的自己和丈夫,那真实到裸漏的自己,真实到裸漏的丈夫。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好像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对方,在平均的日常中密织得那种让人迷失的爱,显现出她完整的样子。它不是理想的,而是现实的,它是美好的,也是残忍的。它在热烈时候所展现的亲昵和融融爱意,都会成为对峙时候的利刃,一刀一刀地割在心头。


深深的不安,伴随着愈发紧密的心跳,她突然开始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一丝丝冰凉从下面涌上来,接着,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拿起手机,走出家,砰地一声关上家门。从小区右拐出来,沿着一条短坡,便进入滨江路,她沿着江边,看着对岸的灯火闪闪烁烁,已经晚上9点多了,路上只有零星的路人
漫步着,享受着悠闲静谧的夜晚,江面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

她浑身涌起一股颤栗,耳边传来轻柔的歌声,那是王菲的《暗涌》——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聚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