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爱在雷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爱在雷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田力
2020-10-05 19:00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雄山高中,座落雄山县城的西北角,那时房舍简陋,只是低矮的平房,格局清晰,教室有三大排,为高一,高二,高三,三个年级。一个年分为四个班,后面是一排是教师的办公室,文,理科的教师都在同一个办公室,挨着一排是教职工宿舍,最后一排是女生宿舍。男生宿舍座落在学校东面的一排平房里,李凯就是那时教高一语文老师,他是高一、一班的班主任,同时还担任其余三个班的语文课。

李凯,二十七岁,高挑大个,白皙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他讲课幽默风趣,谈笑风趣,是邻县的人,据传,他的岳父是邻县教育部门的领导,妻子是邻县初中的一位数学老师,他们有一个四岁可爱的女儿,那时由于交通工具很不便利,李凯也在学校住宿。

张玲是高一、一班的语文课代表,刚考入高中的语文成绩最全校第一名,也许由于这个原因,她担任课代表这个职位的。她来自农村,父亲因病在张玲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她身下有个妹妹,母亲另嫁怕女儿受气,硬撑着这个家,随着时间的流逝,张玲越来越理解母亲的苦心,学习一直很努力。她知道,只有学业有成,不能给母亲一个好归宿,才能对得起含辛茹苦的母亲!由于离家有百余里,张玲也是住宿生。

张玲今年十九岁,她修长的身材,方平的脸庞,一笑总有两个酒窝涌现,一双杏眼总给人温馨的暖意,朴实的打扮,流露着农村人的朴实,善良纯洁和天真,或许因为过早的失去父爱。她总把李凯当作自己的哥哥一样,他讲课时,总会对他产生一种朦朦胧胧的暖意!

有一次,张玲去往办公室送作业,五十多本,厚厚的一摞,走到李凯的办公桌前时,张玲脚底一滑,险些跌倒,这危急时刻,李凯迅速起身,双手一把扶住张玲,弄得张玲满脸绯红,作业本还是零落了一地。张玲赶紧弯腰拾,李凯也帮着捡,慌乱中不小心又碰了张玲的敏感部位,张玲浑身一颤,迅速躲闪,放下作业,匆匆的跑了出来,这时,李凯也有点不好意思,怪自己毛手毛脚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李凯有一个月没回家了,只因上次回家因一件小事跟妻子吵了一架,妻子总仗着自己的出身好,父亲是教育局的领导,对李凯横挑鼻子竖挑眼,吆五喝六的,李凯弄了一肚子气回来,每当夜深人静时,总感到孤单寂寞,特别是生理方面的需求,毕竟李凯才二十七岁,精力充沛,与张玲短暂的肢体接触,点燃他心中一种渴望,一种欲望在他心中潜滋暗长!

张玲也通过这次“意外”之后,也弄得几宿没有睡好,其实,她对李凯早己仰慕己久,欣赏他才华,学识,他的英俊,幽默,特别他那健壮的臂膀,她早就把他作为今后择偶的标尺,青春期的欲望在张玲的心里也开始生根发芽。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二人偶遇在操场边缘一片小树林里,二人都很惊呆,诧异。那天李凯喝了点酒,四下静悄悄地的没人又很黑,只有远处宿舍的繁星闪烁,两个人在一起聊着聊着便聊到一起了,一个好奇,爱慕,一个为了寻求精神的慰藉,只有林中的树叶子在微风中叹息!

贪欲是无法頃平的沟壑,他们有了第一次的开始,便无法停止向前的脚步,他们成了情欲的奴隶,情欲腐蚀了他们的灵魂,像被洗脑一样,彼此都认为对方是世界上的唯一,就这样,他俩离道德的标尺越走越远。

过了半个月,张玲发现了呕吐,恶心等症状,她怀孕了,偷偷地告诉了李凯,李凯惊呆了,如梦初醒,他想想的妻儿,想想自己的前程,想想岳父为官的威严,他有点胆战心惊,追悔莫及,又看看眼前的张玲,低头忏悔,不知所措!忽然,一个邪恶的念头涌现在脑海中。

这是个周末的晚I上,天阴沉沉的,李凯约张玲到校外荒山坡,说有事找她,张玲这几天也因怀孕的事而烦恼,怕时间越长越不好收场,她以为李凯弄到什么药剂,或是有解决的方法,还是..,于是她兴冲冲的来到应邀的地点,他俩一见面不由自主的搂在一起,这时,天真无邪的张玲,还在幻想里陶醉,却被李凯罪恶的黑手掐紧了脖子,挣扎,挣扎,慢慢的没有声息。微风吹过,只留下长长的叹息。

第二天,李凯也许良心发现,,李凯投案自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个花季的少女,一个风华正茂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俩的故事,给后人留下一段长长的思索……


【作者简介】姚树丰,笔名田力,辽宁凌源乌兰白人,七零年人,酷爱文学,喜交友,在网络平台发表数十篇小说,愿以朴实的语言与您交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