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娃娃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失踪的娃娃

作者:lu七爷
2020-10-07 09:00

早上天气晴朗,林烈刚刚调查完一起女孩因失恋而报复前男友的案件后,林烈便休假回家陪儿子,马上回到家后,便脱下衣服,挂在衣架上,对于林烈来说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长居所罢了,自从孩子妈妈离开以后,便再没有家温馨的感觉。“轰轰,怦怦”“快!快!快来给我子弹”楼上传来儿子打游戏的声音。自从妻子离开后,自己与孩子之间的关系日益恶化,甚至一周难以说上一句话。林烈自己也感到很愧疚,因为自己长期在外面工作的原因,很少顾及家中,收到过很多家庭的感谢和局里的奖励,却连自己的家都没有好好保护住,想到这里,林烈便觉头痛,只好用手按揉太阳穴以此来减缓疼痛。

楼上不久便安静了下来,想来是游戏结束了,林向阳打开房门看见楼下的父亲,变了脸色。

“你怎么在这?知道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警被嫌疑犯杀了呢?”

“混账,你这是什么态度”

林向阳暼了一眼他,便穿好衣服准备出去。

“准备去哪!”

“不去哪,就出去散散心,鬼想和你呆在同一间屋子”说完便摔门出去了。

来到外面的林向阳,看着手机上和自己约好一起见面的小姑娘,笑了笑,心想到“这年头小姑娘真好骗,几句甜言蜜语,几个红包便被骗了”接着他走到一家理发店,做了一个发型之后,便前往约好的奶茶店等待。

另一边,李思沁期待的想见到自己相恋两年的网友,听他说自己的爸爸是一名警察,自己也很厉害,便心生爱慕,然后他又在自己每次难过时很温柔的安慰她,想到快要见到他,内心抑制不了的开心,但是也怕像网上网恋相见的翻车的情况。突然电话响了。

“喂?是思沁吗?你现在在哪里?我到了”电话里响起林向阳温柔的声音,瞬间打消了李思沁心里的不安,她开心的回答,“嗯,我到了,你呢?”接着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体恤和老爹鞋的高高的帅帅的男生,她想这应该就是他了吧!心里夸了一句真帅!

林向阳远远看见一个穿着淡黄色荷叶边的女孩向他招手,想来便是思沁了,看着她,回笑了笑。

两人一起来到奶茶店一人点了一杯奶茶就开始聊天,聊的很和洽投机。眼见天色已晚,林向阳便邀请女孩到自己家里吃饭,女孩想拒绝,但又想到他父亲是警察,然后他人也很好又答应了。再说晚上一个女孩子家家独自一人回家也不安全,便发消息告诉父母自己不回家了。

此时林烈在家中做好了饭菜期待的等着孩子回来,又过去许久还未见回来,便忍不住打电话,电话中儿子不耐烦的应了句“快回了”在得到儿子的回复后林烈开心极了,坐在座位上看着墙上贴着的全家福,低头沉思着。林向阳回到家后,林烈立马出门迎接,见儿子带回一小女孩,脸色立马变了。

“你怎么带回一姑娘?她是谁家的孩子!”

“我女朋友?怎么了?关你什么事情”一旁的思沁看着向阳和他父亲的争吵立马和林烈说:

“叔叔不是这样的,是向阳怕我晚上遇到危险才要我和他一起来的,我们现在在交往”林烈看着这个小女孩,感觉年龄不大,但是又不好对林向阳发火,便忍着,请她一起吃了饭,便说等下送她回家,女孩答应了,但是林烈心里依旧不安心,心想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情。

吃完饭后,林向阳便牵着女孩手打算回房间,林烈坚决不允许,可最后还是败在了女孩的恳求下。

过了许久,天色也黑了,始终不见女孩下来的林烈,只觉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在听到二楼“嘭”的一声后,林烈终于忍不住上楼去叫小女孩,在上楼时,林烈的右眼皮老是上下跳,听老一辈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样想就更觉不安,短短的距离感觉像走了很长时间。终于走到儿子门口,便敲门,没人应,再次敲打,突然门开了,林向阳赤着上半身,脸色苍白的惶恐的看着林烈,林烈只觉不妙,用力推开房门,就看见褪去上衣的女孩,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林烈赶紧上前试了试是否有呼吸,结果早已没有了呼吸,林烈只感觉晴天霹雳,难以置信,再怎么顽皮的儿子居然做出杀人的事情,而且还是想对人家不轨,顿时一种挫败感迎面而来,林向阳早已吓得傻傻的,颤抖的问是否还有救,林烈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杀人犯,一切来的太突然,刚刚还很可爱和蔼的小姑娘一转眼就变成一具冰凉凉的尸体,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没用的警察了,居然在自己家里发生了谋杀案,意识到女孩可能早已死亡,林烈大步走向林向阳扯着他,打算扣他去警察局,林向阳一开始懵了,后来意识到去警察局的后果后开始挣扎。

“不能!不能!不能去公安!”林向阳疯狂的向林烈叫喊。

“不去公安?你知道你是杀了人?一个小女孩!你可真下得去手!”林烈眼里充满血丝愤怒的盯着颤抖的儿子,要是换作以前自己肯定毫不犹豫的就把凶手制服押往监狱,可这次凶手是自己的儿子!林烈心一狠连忙扣着林向阳,准备拿起手机报警,真是讽刺!

林向阳看见父亲准备报警立马抢过手机,把它扔了,然后对林烈嘶哄道:“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妈妈就不会离开,要不是你,我根本不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啊!你才是凶手!”说完抱头蹲了一下陷入了痛苦中,林烈望着痛苦的儿子,心里既愤怒又心疼,是啊!儿子变成这样,他的责任很大!但是身为警察的他不能就这样包庇自己的儿子,想到这里林烈又打算拿起手机报警。

林向阳见父亲执意要去报警,急忙跑到父亲面前,跪了下来

“爸!爸!你不能去报警!去报警就什么都毁了!我就毁了!毁了!”

“那你要怎么办!你杀人家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后果!我是警察!”

“我不知道她那么容易就死了!你肯定有办法!你答应过妈妈要好好照顾我的啊!”说完林向阳抱着林烈痛苦的哭起来,林烈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心中有太多不忍,想着这孩子小时候听话极了,自从母亲离开之后,与他的距离便日益拉大,虽然平日里不怎么听话,但也没有做过什么害人的事情,诶,经过内心挣扎后,林烈最终还是妥协了。

他拉起早已崩溃的儿子,让他回到他房间,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他,林向阳点了点头回到父亲的房间。

等儿子走后,林烈坐到床上,懊恼的揉了揉头,看着眼前衣裳不齐的女孩,林烈就觉愧疚。根据他多年查案的经验,他早已熟知警方是如何破案的,这让他很快想到处理尸体的办法,想来也觉得讽刺,他以前也接触过博士生利用所学知识残害他人不留痕迹的案件,恐怖的不是普通人杀人,而是有头脑熟知一切的人犯案,现在居然这种事也发生在他的身上!

尸体在30度左右放置三小时后将会发臭,而现在是夏季夜间,气温不是很高也不是很低,所以必须把尸体赶快处理掉,林烈带上手套防止留下指纹,将女孩翻过身后发现女孩身上并没有血迹,身体上却出了很多汗,身体发凉,据多年执警经验确认这是吸食大量兴奋剂后猝死,林烈想到这迅速去往林向阳那,推开门,双手抓着他的衣领,

“她是怎么死的!啊!”

林向阳被愤怒的林烈吓到了,颤抖的摇头,林烈见儿子被吓到,平静了一会问道,“我问你,那个小女孩是怎么死的?”

林向阳害怕的看着林烈。

“有个朋友说有种药可以让人变的快乐,好玩,我就拿了一点。”

“然后…然后…我就放了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在她水里,然后…”说完林向阳痛苦的抱着头跪了下来。

“然后?然后什么!”林烈看着自己不成样的儿子恨不得直接扯局里,“然后,她就开始抽搐,哭着求我救她!然后她就死了…”想到临死前女孩的眼神,林向阳就痛苦不已,得知女孩死因后,林烈便让林向阳去睡了。

林烈将女孩穿好衣服,将她放置洗澡房将她身上留下的印记全部洗掉,再将她清理好,恢复到她生前的模样,出门运送尸体容易被摄像头拍摄到,也容易被人发现,所以还不能将尸体运送走,林烈当下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当他陷入苦恼时他看见了房间里一个一米六大的熊猫娃娃,他立马将这个娃娃拿过来,打开它的拉链,将里面的一些棉花抽出来,想把女孩塞进去,但一想到女孩失踪肯定家长会报警,然后肯定总会有人看见女孩和儿子在一起,而且网络这么发达很快就会查到他们家,到时候还是难以逃掉,这样一想,林烈停了下来,仔细想着如何让案件不知不觉的消失,成为无头案件,这么想着林烈便将女孩衣物脱下,望着女孩,林烈还是没忍心将女孩分尸,而是直接将赤裸的女孩塞进熊娃娃中,

然后再将女孩衣物收拾好。将女孩塞进娃娃里后,林烈便拉上拉链,把这个“娃娃”放在了书柜旁,然后将冰箱里的猪肉拿出来砍成肉碎,将女孩的衣物同这些猪肉碎一起装进纸箱子里,制造一起残忍的碎尸案,然后拿胶布封好,在上面喷了一些花露水,再一次放进装垃圾的袋子里一同扔进垃圾桶里,林烈心里知道猪肉和人有很大区别,经检验别一下可知,但是他真的无法对一个小姑娘下手,只能这样能瞒一秒就瞒一秒,接着林烈又将现场清理了一下,确保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女孩的尸体也难以运出,只能将就的放在房里椅子上。林烈望着窗外即将天亮的夜色,眼神里充满着无望,生平第一次想要一直沉浸在黑暗中,抹去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

黑夜过去,林向阳从父亲房里出来,回到自己房里,打算扔掉那个要送给女孩的娃娃,进入房间,一股莫名的恐怖包围着他,这感觉就像那个娃娃一直盯着他一样!当他过去打算抱起娃娃时,“你干什么,快点放下!“林烈急忙阻止林向阳打算抱起娃娃的意图。

“那里面可是装的你昨天害死的女孩!”听着父亲这样说,林向阳害怕的看着这个“娃娃”赶紧远离它。

“这样可以吗?”

“我不知道,等下警察应该不久就到了!”

“什么!你报警了?”

“没有,人家孩子和你在一起失踪了,他们父母不会报警吗?路上的人是瞎子吗?摄像头是摆设吗?”

“那怎么办!”林向阳害怕的扯着父亲的衣服

“我能怎么办!你当时害别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后果!”林烈依旧控制不住自己愤怒的情绪,事到如今自己也只能一错再错了!

林向阳抱头坐在沙发上

“到时候警察来问你,你就说她昨天确实和你在一起,然后你带她去酒吧!然后你去洗手间回来发现女孩不见了,然后朋友说她已经回家了!之后你也就回家了!”

“什么!那我兄弟会被捉去,你也知道他们…”林向阳反驳道

“你自己也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正好为你立一个功劳!到时候警察处理这件事时可能你的事也就放置一会了!”这也怪他,要不是昨天儿子说那些兴奋剂类东西是他朋友给的,他可能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儿子居然和这样一群人混在一起,也难怪他变成这样!最后林向阳还是妥协了。

大约早上八点左右就有警笛声传来,林烈让儿子自己上楼去了,林向阳犹豫了一会儿,上楼了。林烈去开了门,发现来的是他局里的小助手,一个黑黑瘦瘦的小伙子高泽。

高泽进来发现是林烈,呆了一小会,一进门便闻到一股花露水的味道,想着这夏天蚊子真多。

“林队长!这是你家?”

“对的,进来吧!”林烈做出邀请的手势,高泽也为了办公进来了。

“林队长,我现在正在处理一个女孩失踪案,据了解,女孩失踪前和你的儿子在一起,可以配合我们一起吗?方便调查”高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对这位自己的偶像说到,林烈笑着说。

“当然可以”然后带着高泽来到二楼,高泽打开门,发现了一个正坐着电脑旁边的巨大“娃娃”便笑了笑。

“队长,你儿子这么有少女心,还买这么大一个娃娃”

“说笑了,送给她女朋友的!”林烈冷静的回答到,

高泽笑道“恭喜队长呀!”

说完走到“娃娃”旁碰了碰“娃娃”的头感觉怪怪的,接着林烈说“床上睡觉的就是我儿子,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他吧!”高泽收了收手上的奇怪感觉,回头笑着看着床上躺着的林向阳,林向阳被父亲叫着,坐起来后穿好衣服和高泽一起去客厅了,林烈紧跟着出去,关门前看了一眼那个“娃娃”。

由于家属问题,林烈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高泽明白抓到一个罪犯首先要观察他的面部表情,和语言动作,接下来高泽便开始对林向阳开始询问。

“你认识这个女孩吗?”高泽将女孩照片递给林向阳看,林向阳顿顿的点了点头,接着高泽又问道。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们怎么认识的!”

林向阳向高泽讲着他们是通过QQ互加好友认识,然后两人在网上很聊的来,便一直保持两年的联系,两人也网恋了两年,最近打算见面,然后接着就按林烈那样所说,高泽观察着林向阳的表情,除了后面有些变化外前面都不像撒谎的样子,接着问到那些人地址。高泽拿起电话打给局里,告诉他们那些人的地址。

“林队长不好意思了,我继续去调查了,假期愉快!”说完打算和另外两名警察一起离开。

“等下!我和你们一起去吧!”高泽看向林烈高兴的答应了,有了队长帮忙应该事情会更加顺利!

不久他们来到林向阳所说的酒吧时,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里面大多都是未成年人,穿的十分暴露,女生妆也很浓,看到警察来,所有人都在尖叫,高泽他们连忙封好门口,将音乐和灯光关了,然后让所有人都抱头蹲着,一个一个带回局里,林烈望着这些人不禁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一直在这鬼混便觉头痛。

高泽将他们带回局里后便找到那几个给林向阳兴奋剂的人,但是他们都被吓坏了,什么都不说,毕竟他们年纪都不大,都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在得知高泽他们捉了一些人回来后,女孩的父母也匆匆赶回局里,看见那些人也没有破口大骂,而是一边哭泣一边询问他们女儿在哪里,那些人回到也不知道,林烈看着眼睛都红肿的母亲与抱着母亲流泪的女孩父亲一种罪恶感涌上心头,他偏了偏头不在看向他们,女孩父母没有闹而是选择配合警察工作,这也是难以遇到的理智的父母,可想而知他们的女儿是多么可爱,一想到在家的儿子,林烈就想立马把他扣回局里,一枪崩了!

接着高泽他们接到一通电话,说发现失踪女孩了,林烈震了一下,随后和他们一起去看了。

“女孩”是在垃圾站里发现的,当时捡废品的阿姨想要买掉那个盒子,结果倒出来一堆肉泥还有女的衣服可把她吓坏了,赶紧报了警,看到女孩衣物,那对父母最终没忍住哭了晕过去,林烈心里就像千刀割过一样。

“尸体”难以辨认是否是失踪女孩,所以还需前往去检验,垃圾场也被封了,经过盒子时,高泽闻到的却并不是人尸体腐烂的气味,他皱了皱眉,也许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可能不是一起碎尸案。

看完现场后林烈回到家里,林向阳见父亲回到家里后立刻跑过去焦急害怕的说“娃娃”不见了,说完父子两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娃娃的身影。

“别担心!他是怎么不见的?”林烈望向儿子。

“我就在洗澡,然后出来就不见了。”为了打消儿子的恐惧,林烈只好说被警察拿走了。

“那怎么办!你自己知道那可不是真的玩具!”林向阳慌张的说。

“没事!别担心!有我!”林烈安慰道,说完让儿子回到房间。

晚上,林向阳盯着“娃娃”坐过的椅子,心里害怕极了,一闭眼小女孩的模样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突然,外面传来女孩唱歌的声音,窗子外一个熊猫娃娃正紧紧盯着他,林向阳转头一看,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尖叫着跑来到父亲的房前,见父亲们紧闭房门赶紧敲门

“爸!爸!快开门!”林烈听到儿子的声音,迟疑了一会,动身打开了门,望着害怕的儿子,林烈心狠狠的作痛。

“怎么了”

“她…她…她…在外面”说着牵着林烈看向外面窗子,打开灯后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有外面一只野猫在叫,林烈看着儿子静静地说道。

“向阳,要不咱们自首吧!”

“爸!你说什么?自首?自首我就毁了!你也会毁了!”说完痛苦的哭了出来。

说完又重新回到房间,刚打开灯,便熄灭了,林向阳赶紧躲到被子里,突然摸到了什么东西,用手机一看发现是女孩穿的衣服,林向阳赶紧跑出门外,跪在父亲面前,求着父亲带走他,带他去自首,他再也承受不了了。林烈望着儿子欣慰的苦笑了下,走到门口打开门,外面早早等待的警察立马进来逮捕了他们。林烈经过高泽时对他说“抱歉。”

高泽抱了抱林烈,对他说“您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也是我一直的偶像!”说着便看着他们被押送至警察局里。

多日后,高泽带着一个娃娃来到精神病院来看一个女孩,女孩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想起多日前林队长突然找到他,告诉他找到了这个失踪女孩,说她好像还有一丝气息,但是也许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他十分痛苦,作为父亲没有好好管教好自己的儿子,对他有很大的愧疚,希望孩子可以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听到这他没有问他是在哪里找到的人,但记起那一丝气味,高泽摇了摇头,心里既惊讶又佩服,佩服这样一位父亲的用心良苦!

最后林烈被革职了,进了监狱,三年有期徒刑,而林向阳因帮助捉拿了贩毒团伙而减少了坐牢期限,期限七年有期徒刑。随后警方向公众发布谨慎网上交友示范(不要私下与网友见面)。

牢中林烈想着自己没有让儿子真的犯下错误而笑了笑,对着窗外像是对自己说到“向阳而生,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