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一场惨痛的婚外情
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两性故事:一场惨痛的婚外情

作者:小懒
2020-10-08 11:00


刘英曾经是他们那个向洋村的大美人,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

刘英遗传了她母亲的好基因,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慢慢长大,出落的越发动人。

上初中,就有好多男生慕名而来,有些故意找她借本书,有些是托人给她递情书的。

那时候,16岁的眸子里,除了傲娇,还有一丝丝清高,虽然那些情书的字字句句都饱含着深情,但是,她的心门始终未曾打开。

情窦初开的她,心里偷偷藏着一个人,是隔壁班的男生安宇飞。

安宇飞是个腼腆的男生,学习好,喜欢打篮球,写的字很漂亮,听说,过年的时候,他家的对联就是他写的,他从来不和女生大声说话,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有时候还会脸红,会害羞。

有一次,安宇飞打篮球的时候,球飞过来,砸到刘英身上,他跑过来捡球的时候,嘴里道着歉,脸已经通红,像一个熟透了的火龙果。

也是从那一次,刘英注意到了他,他和那些粗鲁莽撞的男生完全不同,她喜欢他的内敛,羞涩。

正好,刘英的一个小伙伴和安宇飞一个班,你来我往,故意借了几次书,她又偷偷在书里夹了几次小纸条,两个人偷偷在学校操场边见了几次,两颗心瞬间徜徉在那甜蜜青涩的爱恋里。

那时候的爱恋,像初夏清早的露珠,莹莹剔透。

虽然,刘英和安宇飞小心翼翼地,但还是被班主任发现,那一次,两个人在学校背后的小树林约会,被正在散步的班主任逮了个正着。

那个年代的恋爱,是炸药桶,老师轮番让两个人请家长,刘英的父亲回去后,狠狠骂了她一顿,并警告她,立刻中断关系,如果屡教不改,会打断她的腿。

安宇飞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他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母亲还经常有病,这回被老师因为早恋喊去学校,他母亲实在觉得脸上无光,拿起鞭子狠狠抽了一顿,而且,刘英的母亲也跑去骂了他,说他影响了女儿的学习,不是好东西。

安宇飞表面看斯文腼腆,内心却固执,自己的母亲抽了一顿,还被对方家长骂的难听,他索性扔下书包,不上学了。

当时,安宇飞的母亲心想,出去吃点苦头,肯定会反过来上学,于是,也就没有再坚持让他上学,跟着父亲出去打工了。

临走前,刘英偷偷跑去村口,见他。

那是一处打麦场,那个季节,草垛像小山堆满了场院,刘英和安宇飞藏在一处隐蔽的草垛旁,互诉衷肠。

那晚的月光皎洁,两个年轻人的目光,灼灼又不舍。

她问,这一回你走了,什么时候回来?你会不会想我?

他答,等下个假期,我就回来看你,我给你写信。

她听完,顿时感觉心里有无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眼眸不禁湿了。

他捧起她的脸,吻像雨点落下来。而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激情包裹,激动不已。

那个夜晚,是个冲动的夜,两个小年轻,像一团火,燃烧了夜空。

安宇飞走了,去了新疆,和他的父亲在一个工地卖苦力。

刘英虽然留在了学校,但是,学习成绩直线下降,自从安宇飞离开后,她的心思似乎也跟着去了新疆,毕业的时候,连高中也没有考上。

最终,刘英只好辍学了。

辍学后,刘英在家里的小卖部帮过两年,后来,去镇子上的编织厂上了几年班。

刚开始,刘英和安宇飞还有书信往来,后来,安宇飞跟着父亲又去了杭州打工,两个人渐渐断了联系。

不知不觉,刘英已经22岁了,已经从当初那个单薄消瘦的黄毛丫头出落成亭亭玉立,眉目顾盼的美女。

在那个小小的纺织厂里,刘英成了那里最耀眼的光芒。

看上她的男人们,更是挤破头,想和她来一段旷世之恋,然而,刘英的心里,始终藏着几年前的那个人,还有那个轰轰烈烈的不眠之夜。

那是她的第一次,刻骨铭心,她始终无法忘记。

这些年,虽然和安宇飞只见过几次面,但是,她坚信,他还会回来。

又过了两年。

安宇飞回来了,但是,他不是一个人。

他还带着一个女人,那是个南方女人,身材娇小,却挺着大肚子。

刘英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跑去找安宇飞。

距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三年,这三年,足以改变一个青涩的小男生,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羞涩腼腆的男生,曾经清瘦细皮嫩肉的他,变得健壮,皮肤又黑又糙,还抽烟。

刘英问,你不是说要回来娶我吗?她又是谁?

安宇飞低着头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刘英问,看来,她肚子里的就是你的了,你们结婚了吗?

安宇飞除了道歉,就是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刘英失望极了,她心里藏着的那个清瘦男生再也找不到了。

果然,一个月后,安宇飞领来的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个儿子。

刘英听到这个消息,内心瞬间瓦解,她期盼了几年的男人,是她青春里最美的记忆,也是她这几年一直拒绝别人最好的理由,可是,突然间,这个美好城堡瞬间崩塌。

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打击。

一个月后,他突然接受了一个男人的表白,并同意,和他交往。

这个男人叫做张弛,是刘英她们编织厂隔壁化工厂里的工人。

其实,这个张弛并不是这些男人里最优秀的一个,只是,刘英的妈妈觉得,这个男人憨厚老实,没有其他男人们那些花花肠子,嫁给他比较可靠。

丈夫是刘英妈妈挑的,结婚的日子也是她用两包点心找人算的,那人说,那一日是千年不遇的黄道吉日,适合嫁娶,白头偕老。

刘英妈妈回来给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淡淡地点头,答应的那么轻易,让母亲差点以为,她想通了,她的心放下了。

结婚的日子很快来了。

刘英的一个朋友陪着她去县城取第二天婚礼要穿的礼服。

刚走出礼服店,却看见安宇飞在不远处。

刘英假装没看到,要离开,安宇飞喊住了她,并走过来,递给她一个小礼品盒,刘英没有收,问他,这是什么?

安宇飞看着刘英说,明天是你的婚礼,我提前恭喜你,这是我的一个小小心意,我两年前就买好了,准备那年过年回来送给你的,只可惜……

他说不下去了,低下了头。

刘英问,然后呢,还没有送给我,就和她搞到一起了吗?

安宇飞低声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后来发生的事,我也没想到。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刘英继续问。

安宇飞闭口不提了,他把礼物放到刘英手心里,转身要走,刘英看都没有看,直接把礼物塞进他手臂,说了句,既然你那么狠心,不用在这里虚情假意。

她转身,挡了一辆车,和朋友两个人扬长而去,只留下安宇飞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其实,他心里未尝不难过,刚从学校出来,他还经常给她写信,后来,刘英毕业了,他跟着父亲去了杭州后,两个人就断了联系。

有一次,他回来还去编织厂找过刘英,那时候,通讯还不发达,没有手机,固定电话也不普及,他们就这样断了联系。

一年前,几个工友发了工资后,一起去外面的排档吃饭喝酒,认识了那个在排档当服务员的柳娅。

去的次数多了,他们和柳娅熟了。

有一次,几个工友喝多了,说想找个妹子玩一玩。

几个人怂恿,让一向稳重的安宇飞去约,原本他是排斥的,他不想去,可是,几杯酒下肚后,他有点把持不住了,加上工友都说他如果拒绝,就是懦弱,是怂了,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受得了别人说他怂呢?

不服气的他,壮着胆子,去约柳娅。

谁曾想,那个看起来满眼骄傲的柳娅,一看到是安宇飞在约她,欢天喜地赴约了。

那天,安宇飞是想把柳娅约出来,再转交给他的工友,可是,柳娅却不依,一直和他待到很晚。

那天晚上,在酒精的助力下,他恍恍惚惚把柳娅看成了那个深藏心底很久的女孩刘英。

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当安宇飞迎着晨曦醒来,发现自己怀抱里是光着的柳娅,他吓坏了。

他慌忙道歉,可是,道歉有什么用呢?

柳娅说,不用道歉,她也喜欢他,她是自愿的。

如梦初醒的安宇飞看到床单上那片殷红,更是无法言语。

那以后,柳娅有事没事就来找安宇飞,她以女朋友的身份自居,工友们有事无事开玩笑,你小子明明喜欢人家,还不明说,那一次要不是我们故意怂恿你,柳娅肯定就被别人抢走了。

每次听到这句话,安宇飞心里总觉得那是个坑啊,可是如今,自己已经入坑了,怎么办?

正当他犹豫,要不要和柳娅坦白的时候,她拿出一个早孕测试条,让他看。

原来,她怀孕了。

这个消息,让安宇飞猝不及防。

和他一起在工地干活的父亲知道了,柳娅已经怀孕的事,心里也很高兴,当天晚上,就给安宇飞的母亲打电话,两个人商量后决定,赶在柳娅的肚子显怀之前,把婚礼办了。

还好,柳娅娘家人比较通情达理,见过安宇飞和他的父母之后,爽快答应,并在柳娅老家办了简单婚礼。

虽然结婚了,但是,安宇飞感觉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柳娅。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偷偷拿出,藏在柜子最下面的那个小盒子,那是有一次去逛街的时候,特意给刘英买的一条金项链,他想好了,等过年回去,要去找刘英,要亲自给她戴上。

只可惜,这条链子还没有送出去,他却搞大了柳娅的肚子,就这样,阴差阳错结婚了。

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实是,他真的已经和柳娅结婚了。

而此刻,他背着老婆,来见明天要结婚的心上人,并把礼物送给她,可是,被她一口回绝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心里很难过。

但他心里,马上就有了主意,他一定有办法,让心爱的女人把这条项链戴上。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