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城北有家音像店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城北有家音像店

作者:桃鹤云
2020-10-10 11:00

艾咚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男孩子。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城北新开了一家音像店,这是小城里的第一家音像店。也许是因为市场,也许是因为喜欢,这家小店总算是开起来了。

店主是个女孩子,看着很年轻,却又老气横秋,没有一丝年轻人的朝气。该怎么形容呢?“像是带着死亡的味道。”艾咚的朋友这么说道,话不好听,但很贴切。

艾咚就是这么一个人,不吭不响,不吭不响的开了家店,不吭不响的练了几年的吉他。“她总是给别人惊喜,你永远不知道她手里抓着什么。有些时候即使她的手上什么也没有,你也会觉得有些什么的。”这是另一个也很贴切的评价。

“喜欢民谣吗?”在忙完了一天的开业活动后,她决定请亚楠吃一顿饭,吃饭的时候她这么问道。
亚楠停下了筷子,“不喜欢,觉着有些聒噪。”

艾咚不动筷子了,只是把盘子往旁边推了推。她用手拄着脸,看向窗外。窗外人来人往,还有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

她突然很好奇,他们在聊些什么呢?热恋中的情侣会聊些什么呢?

“亚楠啊……”艾咚忽然说,可是欲言又止,“和我在一起吧。”

像是被饮料呛着了,亚楠咳嗽了两声:“姐,别开玩笑了。”

“这不是觉着气氛有些冷,活跃活跃气氛嘛。”

“我觉着气氛挺好,姐,你吃饱了吗?”

“饱了,你慢慢吃,今天我时间多着呢。”

艾咚叹了口气,机械般的转了转眼珠子,看向自己的店。咕咚,这是店的名字。她这算是被拒绝了吧,反正也不是一次了,大不了习惯就是了。反正每次都会不了了之。

艾咚已经喜欢亚楠了三年,只有试探,试探之后只剩下心酸。唉,随他去吧!

“想过找女朋友吗?”艾咚语不惊人死不休,又接着问道。

没听到回复,她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亚楠说:“别总这么挑剔。哪有事情顺风顺水。你看那白云聚了又散,人生也不过如此。”


亚楠谈恋爱了。女孩儿是在咕咚里面买杂志的时候认识的。

亚楠追到女孩儿的那天,对艾咚说,那叫一见钟情。什么一见钟情啊,不过是凑巧生了一副好皮相,凑巧这幅皮相长在了他的心坎上。至少艾咚的心里这么想。她打心眼儿里觉得,这段感情走不了多久就自生自灭了。

那个女孩爱生气,爱撒娇,这都是亚楠最讨厌的。这段感情最终会像他的前几段感情一样,不欢而散。

也许是女孩吃了醋,也许是亚楠开了窍儿,总之亚楠是不常来咕咚了。音像店也冷落了许多。

依旧是平常的一天,天气不阴不晴。

艾咚盯着亚楠的瞳孔,许久才转移视线:“怎么,谈了女朋友就忘了我这个老朋友了?”

他没好意思接下去,只是害羞的笑了声,脸颊绯红。

“说吧,找我什么事啊?无事不登三宝殿。”

“这不是小耶要过生日了吗,我来咨询咨询女孩子都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么?我喜欢些什么呢?艾咚低头想着,被亚楠打断了。随口胡诌道:“送瑞士军刀吧,实在。”

“我们家小耶是个正常的女孩子,靠谱点儿。”

艾咚擦杯子的手停顿了一下:“那合计着我就不正常喽。”

“没,我没有这个意思。要不您再给多点推荐?”

“买那种女孩子收到都要感动哭了的样子的礼物,准儿没错。”

“哎呀姐,你就帮我这一下,下回帮你招揽顾客。”

怎么我就像开青楼的一样,艾咚心里腹诽着。“她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东西?喜欢看什么书?你都摸清了吗?”

亚楠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我早摸清了,她喜欢蓝色,喜欢的东西吗?书吧。喜欢看的大部分是那种网上流行的感情故事吧。”

我不喜欢蓝色,我喜欢的是姜黄色,我想要的东西是一个榨汁机,我的生日也快到了啊。

艾咚想要吼出来些什么,却又吞咽了下去:“没想到还是个文艺小青年。那就给她买文艺的书呗。怎么矫情怎么来。这样的小姑娘最拒绝不了的就是浪漫,你送她一支笔吧。要不就自己织一个小东西送她。她绝对能高兴的跳脚。”实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她就又随便
想了想。
“姐,我知道你这卖这种小玩意儿,给我推荐几个明确的呗。求你了,姐。”

“唉,瞒不过你。”艾咚从货架上抽下来一支钢笔,扔给他:“不二价,四十五。”

他捧着那支钢笔,觉得有些熟悉的:“这不是你前几天看上的那支笔吗?我记得挺贵的当时。”

“你要不要?要就四十五。”要不今天谈话就到这儿吧,她怕再聊下去她会忍不住露出自己的难过。

“行,那我下次请你吃饭。我走了。”

艾咚看着空空的座椅旋转着,手里的抹布掉在了玻璃柜台上。起身关上了门,挂上了休息的牌子。这让本就有些清冷的屋子更加幽静了。光线被堵在了屋外,只有几缕透过百叶窗,印在地上。

尚未吐露的词语在她的嗓子里沉浮。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像要把肺里的空气都吐出来。

不出所料的,他们分手了。这得到两年后了,他们的爱情一度让艾咚觉得他们是不可能分开,就算海绵宝宝完结了,他们也会在一起。但现实就是这样,从来都不吝啬,总是给你一些惊喜。

那天应该是入伏了吧,艾咚记不太清楚,只是觉得那天很热很热,热的令人喘不过气。就连音像店也没几个人光顾,她索性就关了门,歇业一天。手头上的存款应该还够她支撑几年。
要是这音像店还没什么起色。估计她就要改行了。

亚楠是哭着来找她的,提拉着一提啤酒。他没有哭出声,只是边流泪边喝酒。酒这玩意有灵性,有时候你想醉,它偏偏叫你更加清醒,清醒的认识到事实。他喝的脸颊通红,嘴里都想要吐泡泡才放声大哭。

“艾咚,你说她怎么就舍得离开我了呢,嗝——我对她这么好。她把我送的笔带走了,书带走了,我送她的一切她都带走了。嗝——怎么就把我落下了。哇——我怎么这么可怜……”

艾咚没说什么,眼皮也没抬一下,只是沏了一杯茶,推给他。沉默了许久:“都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好的。时间会抚平一切。”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可她与他之间,似乎也只能说这种话来安慰。

再然后那件事就发生了。艾咚觉得,如果没有那件事,说不定她和亚楠还真能凑合着过下去。最起码不会成为敌人。

他们俩这一年里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医院。

亚楠睡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晶莹透亮的液体冒着气泡,每一个气泡都形成的很慢很慢,在脱离瓶口后就马上浮上水面。

“值得吗?为了她你连命都丢了。你明白她不是个好东西,不是吗?”艾咚是接到医生的电话一连转了三路公交车才到的医院。一进门就看到亚楠躺在床上,白色的床单有些扎眼。把她的眼睛都刺红了。

前不久艾咚才知道那个女孩是个公主,但当时她也没管,毕竟与她无关。可亚楠却为了那个公主打了一架,弄的浑身青紫。到头来,她还是卷着钱跑了。

亚楠放下了手里的包子:“我不许你这么说她,她也就是一时鬼迷心窍。”

“鬼迷心窍?!她被鬼迷了三年是吗?”这句话艾咚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来的,她受够了。嗓子有些痛。

亚楠愣了半晌,执着的整理自己的偏见:“她一定有什么苦衷的。没人会这么作践自己。”

“也就她这种贪婪不自知的人会这样。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会觉得她是个好人。”

艾咚坐在床边,看着他。

“你回家吧,我不想你再呆在这里了。”亚楠的语气很弱,但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晰,那么沉重。

“我回去,谁来照顾你。”

“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那我问你,你出来工作几年了,你包里有几个钱啊。都给那个臭婊子了吧——”

啪——

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回荡,有些刺耳。

艾咚没有摸自己的脸,那儿很快就会起来几个红印子。她也没有站起来大声质问。只是坐着,然后深吸一口气。

“亚楠啊,我喜欢你五年了吧,我想我可能会继续喜欢下去。毕竟从我嘴里说出来,瞧,我喜欢那个人七年了。这种话很酷不是吗?”她抬起头微笑着,好像快要笑出声来。

“对不起。”亚楠已经后悔了。可艾咚好像没听见,自顾自的说着。

“有时候我看你在我的店里宿醉,我真想拿把刀把你杀了。那时候我就会想,是不是你死了,我就解脱了。不会每天都像是五脏六腑被一根绳子紧紧的绑在一起,让我喘不过气,说不出来话。”

“艾咚,我真的很对不起。”

“亚楠啊,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像是一条鱼,你是个渔夫,无意间抓到了我。但你不想吃,就那么养着。那根线越来越长,越来越细。它快断了,我的皮肉已经被钩子打穿。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和你说话了。”

“原谅我。”他糯糯地说。

“谁来原谅我,谁来开释我?!从这个故事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结局就是这样。什么都改变不了。”

艾咚站了起来,理了理乱掉的头发,转身向门口走去。

“别去找她,好吗?”最后一刻了,他居然还想开脱。“我知道这种事情你做的出来。她受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艾咚碰到门把手的手指无力的落了下来,“别以为你有多了解我,我不过是一个路人甲,你也不过是我的路人乙。以后我们不会有纠葛。以后还是别再见面了吧。挺尴尬的。”

说完她就打开门走了出去,英雄从来都不会回头看爆炸的情景,不是吗?

故事戛然而止,就像初恋,或者说是盛满了水的杯子已经掉在了地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