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那个嫁祸我的人竟是婆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那个嫁祸我的人竟是婆婆

作者:悠然
2020-10-14 15:00


午休时,乔佳正跟几个同事在单位附近的小餐馆吃饭。

几个女人有说有笑地讨论着电视剧的剧情,突然从门外钻进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女人。

对着乔佳就是一耳光,当场把所有的人都打懵了,当然也包括乔佳。

女人还想打第二巴掌时,却被乔佳一下子抓住了手腕,冷着脸问:“阿姨,有事说事,你凭什么打人?”

女人的怒气还没有消,胸脯上下浮动,“我第一次见到第三者这么嚣张的!”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同事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乔佳,乔佳坚定地摇了摇头。

“阿姨,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你说我做第三者,我做了谁的第三者,证据又在哪里?”乔佳气得脸涨得通红,杏目圆睁。

“就知道你们狐狸精诡计多。”说着女人掏出一个手机,手机定格在一个微信聊天界面上。

乔佳接过手机,一页页地翻看下去,越看心越凉,这个微信的确是她的,聊天的内容虽然没有太露骨的,却也很暧昧。

可惜骚的不是她,因为她压根儿不认识这个男人,还有她的这个微信号前段时间也被盗了。

“大姐,这的确是我的微信,不过前几个月被人盗了。我知道这样说你不会相信,不过我真的不认识你男人,你要是不信可以让他来对质,要是不行咱们报警也行!”

“说的好听!还对质?你们肯定早就串通好了。”女人依旧愤愤不平。

乔佳被她气得都笑了,她直接掏出了手机,“我不能白挨这一巴掌,我们还是报警解决。”

乔佳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就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了,“妹子,真抱歉呀,我老婆脑子不好使,你别太在意,我向她替你道歉。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再打我几下。”

说完,他生拖硬拉地把女人拖走了,女人边走边骂他是伪君子。

乔佳眼见着两个人越来越远,心中的郁闷却没有消散,吃顿饭还能遇到疯子,这算什么事呀?

话说,她的微信号被谁盗用的呢?

乔佳刚进屋,老公孟海诺就迎了上来。

“老婆,工作一天辛苦了!”

孟海诺接过她手里的包时,不经意间看到她微肿的脸颊。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乔佳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叹了一口气,把中午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

孟海诺听后眉头拧成一团,心疼地抚摸着老婆的脸,“谁这么缺德,做这种事?”

乔佳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年纪挺大的,都快赶上咱爸了。”

孟海诺还是不太放心,“以后我接送你上下班吧?”

“我哪有那么娇贵,那个女人没准就是个精神病。”乔佳不忍心老公太累。

晚饭时乔佳吃的不多,她心里一直在嘀咕,到底是谁打着自己的旗号胡来?

婆婆刘红梅见她吃的那么点儿,忍不住对着儿子抱怨:“你这媳妇我真是伺候不好,做的饭嫌东嫌西,整天摆个臭脸给谁看。”

孟海诺真是怕了妈妈的夺命连环墨迹,只好耐着性子告诉她乔佳今天的经历。

刘红梅听了事情的始末后,脸色明显有些难看,故意撇了撇嘴说,你那老婆诡计多端,这种事情干得出来!

“妈,咱们别什么话都行吗,我知道您对乔佳有成见,可是她嫁进来这几年对你怎样,你心里没数吗?”

儿子的几句话说的刘红梅哑口无言。卧室里的乔佳却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暖暖的,这个男人她嫁对了。

刘红梅还想辩驳几句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刘红梅举起手机笑得褶子都挤在了一起,火急火燎地奔向了麻将桌。

乔佳跟孟海诺能够结合,可以说是排除了万难,当时刘红梅死活都不同意,觉得乔佳一个农村姑娘配不上自己儿子,更何况乔佳的学历也没有儿子高。好在他们情比金坚。

后来乔佳未婚先孕,婚礼才姗姗来迟。

刘红梅一直觉得这场意外怀孕是乔佳一手导演的。

好在乔佳肚子争气,给刘红梅生了一个孙子。有了孩子这个粘合剂,她们的关系才一点点儿破冰。

近半年来,乔佳的公公外地有个生意,婆婆就擅作主张搬了过来。对于婆婆的到来,乔佳很不适应,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人家儿子家。

乔佳本着多干活少说话的原则,这半年来倒也相安无事,不过婆婆看她的眼神里依旧呆着不屑。

……

躺在床上乔佳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莫名其妙被盗的微信,和从天而降的女人都让她心里不安。

第二天,乔佳趁着休息时找了电信上班的朋友帮忙查了自己被盗的微信。发现登录地点就在这个城区,而且一般在晚上十点以后登录,对方很聪明把密码也改了。

乔佳觉得自己被人当枪使了。

此后,女人再也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乔佳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

一个周末,乔佳正在床上追剧,这是她难得的休闲时光,婆婆去打麻将,老公和儿子在游乐场。
  
外面传来了门铃声,乔佳跳下床去开门,是一个快递小哥。

“乔佳的快递,请签收!”

乔佳有些发愣,她没记得最近在网上买过什么。

看到自己的名字,以为是老公买的,乔佳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打开包装一看,乔佳当场愣住了,里面竟然是一套情趣内衣,她可不认为这是老公买给她的。

毕竟颜色是她最讨厌也最恶俗的大红色。

联想到前几天的事情,乔佳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慌乱地给老公打了电话。

这个果然不是出自孟海诺之手,他用一根手指挑着内衣,嫌弃地说:“到底谁这么恶心,做这么下作的事情?”

乔佳凝重地摇了摇头,“我估计是遇到变态了。”

孟海诺也点了点头。

就在夫妻俩商量要不要报警时,刘红梅哼着歌曲,春风得意地回来了。

刚一进屋,就看到客厅里甚是刺眼的小红红,刘红梅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刚才春风得意的劲儿瞬间烟消云散。

“这…这是怎么了?”刘红梅说话有些结巴。

“不知道是哪个变态给乔佳寄来这个!”
孟海诺一脸嫌弃地指了指地上的那团红。

刘红梅赶紧捡了起来,塞进包装纸里,“肯定是谁寄错了,扔了就行了,哪里有那么多变态?”

说着刘红梅提着东西都出了门,一直到了楼下她的心还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婆婆的这一举动让屋内的两个人面面相觑。按刘红梅的性格,她应该挖苦乔佳一顿,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可是,今天她没有!

乔佳的神色深了又深,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周二吃过晚饭,她正在陪儿子看动画片,婆婆在卫生间里捯饬,孟海诺在书房里打游戏。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提示音突然响了一下,乔佳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一条微信消息提示正弹出来:“亲爱的,在忙什么呢?”

乔佳心中一沉,以为是孟海诺的手机,忙拿起来检查,看到屏保上刘红梅的照片才发现是婆婆的手机。

乔佳一下子愣住了,页面已经被她点开了,发微信的显然不是公公,而是个陌生男人!男人用他的照片做头像,乔佳看着有些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乔佳有些尴尬地慢慢放下手机,这时婆婆化了妆从卫生间里走过来,神情不自然地拿了手机去了卧室。

乔佳看着禁闭的房门,满心狐疑,她实在拿不准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老公。

很快,刘红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了一条墨绿色的旗袍,头发还被高高挽起。

她向乔佳解释说去打麻将,可这副装扮会情郎更合适,乔佳的心沉了又沉。

乔佳借口去超市买东西,随后也跟了出去。果然,在婆婆爱去的几个麻将馆里都没有她的身影。

一个跟乔佳交好的阿姨热情地跟她打招呼,“你婆婆最近怎么没来玩呀,是回家了吗?”

乔佳笑了笑,随便扯个理由后灰溜溜地走了。

婆婆晚上十点多才回来,掩饰不住的春风满面,解释说要玩麻将又和老姐妹聊了一会儿天,她还特意提到了跟乔佳搭讪的阿姨。

乔佳表面一脸平静,心里早就波涛汹涌。

她觉得自己处境很尴尬,这种事,现在也没有确凿的事实依据,说出来自己可能会陷入矛盾中心,不说吧又担心以后出事对不起老公。

正在纠结时,乔佳猛然想起电信局朋友的话,她的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婆婆偷用了她的微信。

有了这个猜测后,乔佳觉得自己变成了侦探,她很快通过婆婆解锁的手势,破解了婆婆手机的密码。

果然,自己的微信号登录在婆婆的手机上,她猛然间想起来那天给婆婆发消息的,就是她在饭店碰到的男人。

乔佳觉得周身冰冷,她把所有的事情捋了捋,那这么说那件情趣内衣很有可能也是寄给婆婆的,那为什么会送到自己手上呢?

乔佳想到那天快递小哥的表情,心里已经猜了大概,她翻箱倒柜地终于找到了那个快递盒子,上面的联系的方式果然是婆婆,想来是那天婆婆不接电话,他才送了上来。

乔佳越想越生气,明明是婆婆自己不检点,却把脏水都泼在自己身上。多亏那天那个女人就打了自己一巴掌,要是泼的是硫酸,她还不得冤枉死。

乔佳想直接挑明了说,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做对谁都没好处,于是她决定来个敲山震虎。

有一天,就剩她和婆婆两个人时,乔佳故意有意无意地说,“妈,我朋友说昨天在公园看到你了。”

刘红梅听了这话,手里的苹果一下子滚到地上,“她…她是看错了吧,我昨天根本没去公园。”

“嗯,我觉得也是,你每天都去麻将馆,哪有时间去公园!”

“对对!”刘红梅随声附和。

“妈,我听海诺说爸要回来了,以后就不走了。这样也挺好,以后你和我爸再也不用两地分居了。”

乔佳偷偷地看着婆婆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儿血色。

刘红梅不是傻子而且很精明,乔佳的这几句话她都听在了心里。

“乔佳,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其实我和他……”

“妈,你不用跟我解释,那个耳光我已经挨了,不想你再挨第二下。我相信你和那个叔叔什么事情也没有,是我们疏忽了你!”

乔佳的话让刘红梅眼泪簌簌地往下掉,有愧疚有感动……

又过了两天,刘红梅偷偷地让乔佳把之前的微信号和手机号注销了,帮她办了新的手机号。

孟海诺加班回来看到妈妈和乔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人有说有笑特别意外。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妈,你怎么不去玩麻将?”孟海诺好奇地问。

刘红梅身子一僵,随后又恢复了自然,“不去了,再也不去了,现在就很好了。”

刘红梅有了乔佳的点拨,一下子老实了很多,每天专心致志地照顾孙子。乔佳又跟老公提了建议,让他转告公公多多陪陪刘红梅,女人无论多大年纪都渴望有人陪伴。

或许是乔佳的话起了作用,公公把外地的生意都停了,把重心转移到了本市,他和婆婆终于朝夕相处。乔佳为两个人制造了很多机会,给他们买机票出国旅行,还买了电影票和话剧票,有时候她故意让公公帮婆婆一起带孩子……

开始时,刘红梅对于乔佳的安排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有句俗话叫做贼心虚。渐渐地,她终于敞开了心扉,开始享受这份快乐。

有一天,刘红梅突然一脸不好意思地乔佳帮忙,乔佳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只是红着脸让她陪自己去个地方。

看到对方乔佳明白了婆婆的用意,是那个男人。

他看到刘红梅特别高兴,可是看到身后的乔佳,眼里的光一点点儿熄灭了。

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要对自己的家人负责。”刘红梅郑重其事地对男人说。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男人忧伤地说。

“不,你不是喜欢我,你是喜欢刺激。这种游戏我玩不了。家人已经给我一次机会了,我能一错再错!”刘红梅坚决地回答。

两个人说清楚后,婆婆拉着乔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走出很远婆婆突然转身,“乔佳,谢谢你!”
这一句话包含了千言万语。

乔佳摇了摇头,轻轻搂着婆婆的肩膀,“妈,其实我们都很爱你。”

刘红梅彻底回归了家庭,每天带孩子做饭,把一家人的生活照顾得井井有条。看着现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她特别庆幸自己这个决定,一个人把那件事消化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