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当初是你求着要离婚,现在想复婚,没门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当初是你求着要离婚,现在想复婚,没门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悠然
2020-10-15 17:00


说来也奇怪,宋玉和强成夫妻俩一离婚,那个上法院告强成的债主似乎也消停了不少,明明欠款窟窿大,但要走了公司的全部资产和两人名下的大部分存款后便不再追讨了。

强成怕对方先虚晃一枪,回头再杀他个回马枪,一直小心憋着气守着个破公司不敢有动静。后来托了朋友四处打听,确认对方早已把这事翻篇了才松了口气。

强成心中嘀咕早知对方雷声大雨点小,自个儿当初就不用和宋玉离婚了,不过宋玉向来没主见容易哄得很,明儿就去复婚。想到这儿他好好把自己拾掇了一番,兴冲冲地回了家。

他来到家门口,掏出钥匙熟练地插入锁眼,转不动,再用力依然纹丝不动。他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抬头探望,怕走错门,没错啊。或许宋玉把门反锁了,他只得用力拍门。

强成拍了老半天,屋里头没有任何声响,心中顿时有点不快,摸出手机拨通了宋玉的电话。

他劈头盖脸就问,你人在哪?为什么打不开门?宋玉的回答,像一个大棒锤狠狠地砸在了他脑门上,砸得他眼冒金星,房子被我卖了,那是别人的家。

强成的手抖得厉害,已经没有心思在电话里掰扯了,急着要见宋玉,当面问个明白。宋玉也没有推脱,爽快地答应了,在老街后面的星巴克见面。

宋玉本想和强成好好过一辈子,哪知强成不地道,因着一个借名买房让宋玉无意中揪出了他的小九九。

那天宋玉躺在沙发上起劲地刷着抖音。强成把她的腿往一旁拨拨,腾出个空隙紧挨着坐下,老婆,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啥事,宋玉心不在焉地问道。

城东新城的土地拍卖又出新高了,我估摸着那儿的房价又会蹭蹭上窜,要不咱去那儿投资套房?

我倒想买呢,但我们限购了,宋玉白了他一眼。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你同意,我有办法,强成似乎胸有成竹。

有啥招啊,你倒说来听听,宋玉放下手机来了兴趣。

借你闺蜜方莉的名买房,强成自以为是地说

你有病啊,宋玉从沙发上一骨碌爬起来,顺带踹了强成一脚,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竟出馊主意。

强成不恼不怒,待宋玉的那股劲消了,开口说道,你不就是怕方莉得了房日后反悔不认账吗?这事我问过律师了,借名买房在法律上是认可的,只要保留证据就成。

宋玉疑惑地问,真的吗?

强成靠近宋玉伸手搂住她的腰,千真万确,我不会傻到拿自己的真金白银拱手送人。

宋玉还是头一次听说借名买房,心里没底,就说,我得好好琢磨琢磨。

强成见宋玉松了口,暗自舒了口气,行,你琢磨去吧。但要抓紧,我看好的那个楼盘卖的很紧俏。

宋玉坐在沙发上一头雾水,这强成唱的是哪一出戏啊,这事也太突然了,以前可从没听他提起过半个字。

宋玉和方莉从小玩到大,上学时两人都不太爱学习,共同的爱好是看动漫,一块上了职高,毕业后就各自找了工作。

宋玉自小家境就比方莉好,人特大方,但长相身材不如方莉。在父母的牵线搭桥下,找了个门当户对的强成。

强成头脑活络,天生是块做生意的料,在双方父母的帮衬下,小俩口日子过得风风火火,名下有两房两车,一房自住,一房出租,还有一个小公司。

方莉人美嘴甜,见啥人说啥话。可惜受赌鬼父亲的影响,未能攀上一个有钱人家。嫁给了一穷二白的陈宇,至今一直和公婆挤在城郊的一幢二层楼里。

宋玉平常逛街购物,有时会买双份,一份给方莉留着。这么多年来,方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没少占宋玉的光。

饶是宋玉最大方,这大几百万的房也不可能直接写上方莉的名啊。宋玉自个儿上网研究了一番,又找了律师咨询,思量了自己和方莉这么多年的姐妹情,觉得强成的主意还真算不上馊。

小俩口意见达成了一致,就约来了方莉。方莉一听立马说,成,你俩放一百个心。并伸出右手发誓,我方莉就是坑爹坑妈,也绝不坑宋玉,否则天打五雷轰。宋玉被她逗乐了,赶忙说,别乱诅咒。

方莉又让宋玉找来笔和纸,当场写了一张借名购房的约定,签上大名,递给了宋玉。强成在一旁看得直点头,连声夸赞方莉靠谱。

宋玉因为母亲生病住院,就没再多管买房的事。强成把一切都办妥后,将合同、发票、不动产证递给了宋玉,并嘱咐她连同那张约定一起收好。

没成想,当晚宋玉就在电视台新闻中听到,市政府决定将市区的一所老牌重点中学和市人民医院搬迁到新城。

强成买的房恰巧就在附近不远,这个重大利好消息把宋玉惊得一蹦三尺高。她兴奋地拨打方莉的电话,明天请她一起做SPA。

宋玉在电话里头叽里呱啦地讲了一通后,没想到传来的是方莉嘤嘤的抽泣声。她一惊,忙问出了啥事。原来方莉两口子从嘴仗发展到动手,向来老实巴交的陈宇居然动手甩了她一个巴掌,方莉哭着跑了出来。

宋玉问清了方莉所在的具体位置后,开车赶去把她接到了自个儿家中。方莉声泪俱下数落着对陈宇的不满,宋玉弄了半天也没搞清他俩为何吵架,只能在一旁默默地陪听。

方莉慢慢地气也消了,起身上个洗手间,准备让宋玉送她回家。就在这档口方莉的电话响起,宋玉一看是陈宇打来的,顺手就接通了,准备跟他唠叨一下。

方莉你醒醒吧,强成那小子搞不出好事……,电话那头传来陈宇劝说的声音。

宋玉一下蒙了,她正想追问,方莉出来了,就赶忙摁了电话。

一晚上,宋玉像烙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打消了找方莉质问的念头。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请人跟踪调查强成。

不出一个月还真发现他外头有了女人,拍到了很多两人在一起鬼混的照片。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这人不是方莉,而是公司的出纳小会计。

看到不是方莉,宋玉稍微宽慰了点。她约方莉一起吃饭,逼问她跟强成搞啥鬼。方莉一开始遮遮掩掩不肯说,直到她拿出照片,方莉才挤牙膏似的一点一点往外吐。

方莉其实很早就发现强成在外头有女人。那天她有个同学聚会,向宋玉借LV包包显摆一下。不巧宋玉陪婆婆去普陀山烧香了,要明天才能回来。她让方莉直接去她家拿就可以了,钥匙她妈那儿备着一把。

方莉取了钥匙打开宋玉家的门,哪知推开门看到的是,光溜溜的一男一女在客厅惊慌失措地找衣服。她窘地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愣了几秒后捂着脸逃了出来。

第二天强成约了她见面,啥也没说直接塞给她一叠红票子。方莉为宋玉叫屈,但她更爱钱,没犹豫就接过了。

后来强成找方莉,说因为宋玉把钱管得紧,所以只能借她的名买套房,为自己和那个女人准备,事后亏待不了她,方莉把头点得像捣蒜锤一样。

强成说用她的名,宋玉那头好哄骗。如果他们两口子因为外面的女人分了,到时就暗暗把房过到他名下,再销毁一切证据。宋玉到时翻不了天,只能吃哑巴亏。

听完方莉的话,宋玉气得差点七窍流血,没想到闺蜜和老公居然暗戳戳这样算计她。方莉做了亏心事,不敢正眼看宋玉。

宋玉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也就没为难她,塞了一沓钱给她,就走了,她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

一天晌午,强成从外头回来,开门进屋后慌慌张张地喊着,完了,这下都完了。宋玉惊得浑身一抖,咋啦,咋啦,别吓我,她几乎带着哭腔问道。

强成手捧着脑袋瘫坐在沙发上,我为了能低价拿到货物,替长期合作的供货商老孟担了一回保,结果这个混蛋欠了一屁股债跑了。法院把我们公司的账户和存款都冻结了,听说下一步要查封房屋和车子。

宋玉哪经历过这阵势,直接哇地一声嚎哭了起来。强成压住自己的慌乱搂着宋玉的肩安慰道,别哭,总有办法。

最后被逼红了眼的强成,咬着牙狠狠心说,对了,假离婚,房屋车子都归你。公司现在只剩一个破壳子,就归我,我一人欠的债牵扯不到你。

宋玉哭哭啼啼地不答应,说离了婚你不愿复婚咋办。可架不住强成的劝说,才勉强同意。当天两人就急匆匆地去办手续,亏得现在政府部门办事效率大幅提升,隔天就搞定了一切。

为了假戏真做,强成住在了公司,两人约定没有火烧眉毛的大事不要联系。

今天宋玉坐在咖啡店最显眼的位置等着他,强成火急火燎地赶来了,一进门就瞧见了她。

宋玉见到气急败坏的他,波澜不惊,淡淡地说,你来了。强成感觉自己这会儿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前夫。

强成正要质问宋玉为什么瞒着他卖房,她一句话先飘了过来,只六个字,我不想复婚了。

强成愣了一下,随即抓起眼前的咖啡杯狠狠地摔下,咖啡泼撒了一地,香气四溢。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咆哮起来,你竟敢反悔独吞财产,我不会饶过你,边说边起身向宋玉举起了手。

周围的人立刻齐刷刷地瞧向这边,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在公共场合,悻悻地缩回了高伸在半空中的手,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

宋玉一声不吭,冷冷地看着强成恼羞成怒的模样,从包包里摸出一沓照片,扔在桌上。待强成看清这些照片后,随即张着嘴,瞪着眼,一动不动,脸色一下变成土灰色,像撒了气的轮胎。

猛然强成想起什么来,磕磕巴巴地说,敢情那个老孟的事是你起的头,你是……放火又打劫啊。

宋玉抿了一小口咖啡,火是你自己点的,没人强迫你签字,全因你的贪欲。我只不过扇扇风而已,更没打劫,是你死皮赖脸求着我离婚,把房和车送给我,当初我还哭着不答应。

强成用拳头狠命地砸着自己的大腿,估计是肠子都悔青了。

别看宋玉平时温柔善良,但是兔子急了也要咬人。老孟是宋玉父亲的铁哥们,他以极低的供货价诱惑强成,促使他为自己的借款担了保,而后去了美国的女儿家,断了与国内的一切联系。

过了还钱的日子,债主一时间找不到老孟,就找上了担保人强成。

宋玉看着焉头焉脑的强成,心中暗想若不是自己当机立断早点下手,日后耷拉着脑袋的那个人无疑会是自己。

宋玉起身,临走时对强成说,哦,对了,你的投资眼光可真不错,新城的那套房价格上涨了近八成。我已经让方莉在中介挂牌出售了,到时一半的房款会打入你的账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