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一个最悲惨的家庭,与婚外情无关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一个最悲惨的家庭,与婚外情无关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悠然
2020-10-19 09:00


已是凌晨3点多了,可徐浩听着钟表走动的声音翻来覆去的毫无睡意。

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个赌场老板说过的那句话,一直在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声音越来越大。

他终于睡不住了,起身径直的走向卫生间坐在那已经满是污渍的马桶上点了根烟。

试图想用烟来麻痹自己,让自己冷静冷静。

徐浩是一家水泥厂的普通工人,每天除了出苦力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赌钱。

刚开始只是小赌,下班后跟着同事一起去娱乐娱乐然后准时准点的回家帮老婆陈婷照顾孩子做饭。

所有的转变都是在陈婷发现他每天小赌开始,让徐浩走上了这条没有尽头的路。

陈婷是名小学老师,也是个强势的女人,虽说不求徐浩能给她多富贵的生活,但至少为人品行要端正啊。

当初也正是因为徐浩为人老实憨厚,才让她执意选择了没有一份正式工作的徐浩。

在陈婷一次无意间发现徐浩进出赌场之后,性情大变,她觉着徐浩每天不思进取,不求上进就算了,现在竟然沾染上了赌。

她也深知,只要沾染上“黄,毒,赌”的人,百分之90会从那泥潭中走不出来。

所以,也就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家再也没有过平静的日子。

徐浩一直在跟陈婷道歉,甚至发誓,可陈婷就是不愿意相信他会改,也不相信他能做到。

陈婷一次次的辱骂和吵闹,成了徐浩滥赌成性最好的借口。

从娱乐到最后的滥赌成性,他只需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他每天不工作,不挣钱,没日没夜的守在赌场,输没了借,借了再输。

输红了眼的人,是9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身边的好多人都劝他放弃还来得及,可他哪里听得进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徐浩的赌也就在村里出了名。

终于,他输了这些年所有的积蓄不说,还欠下了巨款,他开始害怕了。

那天晚上,他签了26万的巨款欠条,失魂落魄的从赌场出来,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26万啊,他得扛10年的水泥袋子才能还回去吧。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毫无精神的转过头,看见赌场的老板带着几个兄弟。

“欠条我都签了,我会想办法尽快还钱的。”

“我给你个还钱的好办法。”

赌场老板说这,示意招手让徐浩耳朵凑近一些,徐浩其实心里也明白,这些人嘴里所说的好办法有几个是正经勾当。

“我有个朋友想要个儿子,只要你想办法弄到手,可以抵你一半的赌债,给你一星期考虑。”

当徐浩听见这个办法的时候,他连着后退了好几步,虽说赌博输红了眼,可是他之前毕竟是个老实人,违法的事,他从来没有想过。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赌场老板已经坐车离去了。

回到家里,儿子俊俊和老婆早已睡下了,他悄悄的走到儿子的卧室,给他盖好被子。

他盯着孩子望了很久,直到陈婷起身去卫生间看到后,他才回过神来。

从那晚开始,徐浩再也没有去过赌场,也没有去扛水泥,而是陪着孩子在家里玩。

只是,他总是心不在焉,孩子问的问题也是答非所问。

时间一天天过着,看着日历上他画着的圈圈,马上就要到赌场老板说的日子了。

他到底该怎么办?如果不听他们的话,他们有多疯狂,徐浩是心知肚明的,那帮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家里的孩子和老婆呢,他们会受到牵连。

可是让他去拐卖孩子,他下不去手,他也是为人父母,如果他的儿子就这样丢了,他估计会心疼死吧。

他的心里就好像住着两个人,一个是同意拐卖,一个是不同意的,这些天她们一直在争执着,从未停歇。

徐浩从马桶上坐了有40多分钟,手里的烟从未停止过,可依旧没有冷静下来。

“我有个朋友想要个儿子,只要你想办法弄到手,可以抵你一半的赌债,给你一星期考虑。”

这句话就像复读机一样,一直在他的脑海中重复着,明天就是约定好的时间了,他该怎么选择。

第二天大清早,陈婷才刚起来,徐浩就带着黑眼圈出了门,这是他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出门。

徐浩到了约定的地方,抽了2根烟之后,赌场老板带着6个五大三粗的兄弟齐刷刷的走过来了。

“怎么样,想好了吗?”

“想好了,我还是那句话,想尽办法还你钱,至于拐卖孩子这事我不做。”

还没等徐浩再解释下去,赌场老板已经等不及了,一个手势徐浩被6个人团团围住拳打脚踢。
其实自从徐浩开始赌博的那天起,他应该早就想到这样的结果,混场子的那些人,怎知这世界的冷暖人生百态。

即使现在的他肠子都悔青了,可依然改变不了任何事。

徐浩被打的鼻青脸肿,躺在地上抱成一团,他不敢抬头,更不敢反抗。

赌场老板走过去弯下腰,抓着徐浩的头发往后一仰。

“再问一遍,想好了吗?”

“想好了,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去找。”

赌场老板彻底怒了,起身朝着徐浩的身子又是一脚,转身走之前只说了5个字。

也正是这5个字,让徐浩彻底的改变了想法。

“小心你儿子。”

赌场老板准备走的时候,徐浩听见那5个字,鼓起自己全身的力气爬到赌场老板跟前,双手抱住他的腿。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动我儿子。”

徐浩心里明白,他和陈婷就一个儿子,将来也不会再有孩子,所以儿子是他唯一的希望。

如果因为他,儿子有个三长两短,那陈婷会找他拼命,他自己也不会放过他自己的。

那帮人说到做到,不会只是为了吓唬他才这么说。

他最终还是选择答应了,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危,他只能把手伸向别的孩子。

赌场老板听见后,立马转身拉起了徐浩,他一边帮徐浩拍身上的灰,一边说。

“早点听话,这顿打不就不用挨了。”

说完,他们把徐浩带到了赌场的后院,赌场老板从一个铁盒子里拿出了一张纸,写下了一串数字交到了徐浩的手上。

“这是电话号码,找好目标后打电话给他就行,多余的不用说,只需要说清楚地址和目标就行。”

徐浩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那张让他失去人心和理性的纸。

在他出门的时候,赌场老板又是一句嘱咐:“你要是敢跟我耍心眼,就别怪我不客气,最好老老实实的把这事给我办漂亮了,大家都好过。”

徐浩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连连点头,他哪敢用鸡蛋去碰石头。

给他借100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挑战那些人的底线啊,何况他们家的所有情况人家都是了解的很清楚,他在明,人家在暗。

回家后,陈婷坐在客厅教孩子读卡片,她瞟了一眼徐浩后,没有做声,继续教孩子。

她心里明白那满身的伤哪里来的。

两人默契的都没有说话,徐浩换下鞋子准备去卫生间洗把脸,儿子看见爸爸回来了。

看着眼角和嘴上的伤,儿子先是一愣,然后跑去他的床底下找来了医药箱。

“爸爸,疼不疼?贴点药药就不疼了。”

儿子稚嫩的小手一边帮徐浩擦药,一边用嘴巴吹气,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

“妈妈说过,破了的伤口吹一吹就不疼了。”

徐浩和陈婷两人都没说话,只是湿了眼睛,要是自己没有走上这条路,该多幸福。

都是他的一念之差害了这个家,害了他自己。

那晚,他没有回房间睡觉,而是一直坐在阳台上吹了一晚上的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凌晨,他先是起身去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妻子,而后又去了儿子的房间给他盖好了被子。

虽然一晚没有合眼,可徐浩比谁都清醒。

早上下着小雨,那天正好是周六,儿子不用去上学,陈婷因为要帮别的学生补课,早早起来就走了。

徐浩去房间找到那张记有号码的纸,带着儿子出门了。

“俊俊,爸爸今天带你进城去买遥控汽车好不好?”

就这样,徐浩带着儿子步行进了城,家里到城里也不远,步行就是20多分钟的路程。

一路上,儿子都是一脸天真的问这问那,走不动的时候徐浩又是背,又是放在脖子上让儿子骑马。

其实,在这之前,徐浩很爱孩子的,因为这个孩子是他们结婚4年后好不容易才怀上的,所以两人都格外的宝贝。

一进城,徐浩便找了个大超市给儿子买了遥控汽车。

两人逛了超市,儿子肚子已经咕咕咕叫了,徐浩便带着儿子来到了一个叫月河的广场上。

那个广场边上全是开的小店,吃的玩的喝的,要啥有啥,因为是周六,所以广场上人也特别的多。

徐浩今天进城是有目标的,所以他专门挑这种热闹,比较混乱的地方,这个广场也就正合他意。

他带着儿子走进了一家面馆,专门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2碗鸡蛋面加2个荷包蛋。

儿子背对着窗户坐着,徐浩坐在儿子对面,他一直在盯着外面的广场,寻找目标。

就连吃饭都盯着,生怕错过了目标怎么办?

吃完饭后,付了钱后,以坐下休息为由,一直坐在那个位置上观察着。

就在他想放弃的时候,一个和他儿子一般大的男孩子出现在了徐浩的视线里,他一个人抱着一堆小汽车坐在广场上的一个石凳上。

徐浩瞅准目标,盯了有10分钟左右,都没有看见孩子的家长出现。

他望了望坐在一旁的儿子,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得想办法拖住这个孩子。

“俊俊,吃饱了吗?”

“肚子都圆了,你看。”儿子一边说这,还接起了衣服让徐浩看。

徐浩摸了摸儿子的肚子,笑着说:“你看那个弟弟一个人在玩,你去和他一起玩刚给你买的遥控汽车好不好?”

俊俊朝徐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天真的点了点头,抱着还贴着标签的遥控汽车过去了。

徐浩就坐在那里看着,看着俊俊和那个男孩子混熟了一起玩的时候。

他从饭馆走出去,走到一颗大树下,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纸,用颤抖的手拨通了那个号码。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沧桑,徐浩也记得赌场老板交代过的话,不要多问,只管说出位置就行。

“喂,你们要的孩子,我找到了,在月河广场上玩遥控汽车。”

徐浩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还看着两个孩子,他也许是害怕吧,有些过度的紧张。

徐浩刚说完,那边还在回应的时候,旁边一个装修店铺的切割机声音刺耳的响了,徐浩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他只好一只手捂着耳朵,边喂喂喂的说着边往安静处走了走。

这一走,让孩子离开了他的视线,等他走到安静处时,对方也早已挂了电话。

就在这时,徐浩有些害怕了,他强装镇静的装起电话,准备过去抱俊俊离开。

可是当他走到原本可以看见两孩子的地方时,俊俊和那个孩子一同不见了,只看见那辆遥控汽车丢在地上。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