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默然的心事
散文

散文:默然的心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刘俊芳
2020-10-19 20:00

这年头,新鲜词一个接一个,新鲜事也一桩接一桩。

这不,时代变了,人们生活火了,
美食、健身、旅游、访友走进了平常百姓的家,衣食无忧之时,“同学聚会”一时间泛滥起来。

这一天,默然接到一个陌生电活,“喂,默然吗?”,听到似曾熟悉,又很陌生的声音,她懵了,心里嘀咕,这是谁呀?但马上回过神来,“喂,你好!是我,你是——”老同学,还记得当年……”。默然一下子明白过来“是他。”这还得要追溯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默然出生农村,家境拮据,上面有三个哥哥,都因家庭经济窘迫,早早失学。默然是家里唯一一个女娃,但学习很上进,从小学到初中,每次考试总能排名第一。上初中那会儿,因为要跑四、五里以外的邻村上学,那时自行车都还没有普及,她只能徒步往返,常常是早出晚归,中午在学校靠带点干粮充饥将就。虽然没有漂亮的衣衫,却也亭亭玉立,楚楚动人,一双会说话的眼晴总是忽闪忽闪。那时候,班里的男生女生哪像90后,00后这么开放,通常是互不搭理,也许是根本就不敢,有贼心没贼胆。同桌三年也不曾有一言半语,假如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一定会炸开锅的。但突然有一天,默然的书包里,多了一张纸条,字数虽然不多,但足以让少女的一颗心春潮荡漾,脸蛋一下子红晕弥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树欲静而风不止,接连几天,总会收到同样的纸条,或课本中夹着,或笔盒里藏着。是他?一班之长,他身材高大,虽然正值青春年少,难脱稚气,但比同龄人又成熟许多,阳刚,有男子气,每位代课老师都很喜欢他。默然终究是青春梦幻的花季少女,对异性那种云里雾里的情愫开始萌发。一场初恋就这样悄然拉开帷幕。

男孩是学校所在村的,中午时分,偶尔从家里偷偷带点吃的给默然,或者一个苹果,或者一颗鸡蛋。情窦初开的默然,偷偷享受着初恋的滋润和快乐。

可是,突然有一天,默然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一天,两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也不见她的影子,同学们是众说不一,有人说是她家里出事了,还有人说默然去大城市当保姆了。后来,他才知道,默然的爹,在追赶羊群的时候,跌山崖摔断了腿。家里更加窘迫,为了全家人的生计,她不得不辍学,外出挣钱养家,三个哥哥还未成家呢。

一别就是几十年,无任何音讯。

默然是地地道道的山里娃,
骨子里特有的善良、贤淑、纯朴,还有她的聪慧,给顾主留下极好的印象,从早到晚,看孩子,洗衣做饭,整理家,有条有理,无可挑剔,很被看好,之后,帮她找了工作,结婚生子扎根在那座城市。那个青涩少年后来也考上大学,在某城市发展。

初恋是初开的花朵,浓郁芬芳,初恋像百年陈酿,醇香甜美,使人终身回味。

傍晚的风轻轻软软地漫过来,轻拂着她那躁动不安的心,三十年前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清晰闪现。那个曾经的懵懂少年,心中的白马王子,重新闯入心房。

默然心里忐忑。那次电话以后,他们互加了微信,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投石问路,默然心中不时泛起层层涟漪,好像要旧情复燃了,使她无法自已。

同学聚会那天,他和她久别多年后,又一次相遇。他高大帅气,衣着讲究,
文温尔雅,处处流露出城里人那种特有的气质,而且落落大方,谈笑间,气宇非凡。他从头到尾有意无意地接近她。

默然心动了,但她不能行动,她坚定地告诉自已。

也许,这就是缘份吧,他们的缘份注定只是擦肩。有过交集,像两条相交的直线,有过美好,这种美好又像昙花一现。

夜,很静,月光如流水般静静地泻在舒舒软软的床上,默然一句话也不说,长时间盯着屏幕,许久,许久。终于,轻轻地点下了删除。


作者简介:刘俊芳,山西榆社人,榆社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文学,喜欢写作。愿用一枚枚文字,记录自己人生的点点滴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