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人皮坟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人皮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深简
2020-10-22 21:00


南方妹子方诺老大不小二十八,谈个北方男朋友见家长,想跟着男朋友定居到北方,爸妈却死活不同意,说他只会油嘴滑舌,每天在她耳边念叨上百遍远嫁的坏处,找来许多身边远嫁不幸福的例子说服她,方诺一句也听不进,甚至闹起绝食,这一天晚上爆发,干脆摔门而出。

出了门,她心里郁闷,一个人在外面闲逛,这一逛,迷迷糊糊的,竟然不知道咋回去。

方诺害怕,有点后悔自己最近的行为,想打电话给爸妈求助,手机居然没有一格信号。黑不溜秋的,勉强看得清周围老树张牙舞爪,阴阴森森,她强行镇定,定睛一看,不得了!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墓,赶紧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正对着的坟墓上趴着一团东西,是啥呢?

走过去,好家伙,一张一张叠起来的一大团人皮!手一抖,手机掉到地上。顺着一阵阵阴风,还有模糊的人声,是个老人,在她耳边说:回家吧……回家吧……这声音忽近忽远,像枯了的树皮一张一合,她吓得在地上一顿乱抓,摸到手机就马上狂奔出去。

一边跑,这怪声在她耳边也没断:回家吧……回家吧……她听得头、背连着脚一块儿发冷汗,心里嘀咕,该死的,啥鬼地方,回家回家,我回还不行吗!

跑了好大一会儿,方诺的手机接到妈妈来电。

“幺女,可算接了,你跑哪里去了,爸爸妈妈不是不同意你嫁给想嫁的人,我们是想要你一直幸福,不是一时的幸福。”

方诺迟疑几秒,说:“妈,我知道……我就回家,刚刚手机一直没信号……”

方诺挂掉电话,已经到达小区楼下,看着楼上家中为她留着的灯光,心中不免泛起内疚,五味杂陈。

南方妹子方诺老大不小二十八,谈个北方男朋友见家长,想跟着男朋友定居到北方,爸妈却死活不同意,说他只会油嘴滑舌,每天在她耳边念叨上百遍远嫁的坏处,找来许多身边远嫁不幸福的例子说服她,方诺一句也听不进,甚至闹起绝食,这一天晚上爆发,干脆摔门而出。

出了门,她心里郁闷,一个人在外面闲逛,这一逛,迷迷糊糊的,竟然不知道咋回去。

方诺害怕,有点后悔自己最近的行为,想打电话给爸妈求助,手机居然没有一格信号。黑不溜秋的,勉强看得清周围老树张牙舞爪,阴阴森森,她强行镇定,定睛一看,不得了!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墓,赶紧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正对着的坟墓上趴着一团东西,是啥呢?

走过去,好家伙,一张一张叠起来的一大团人皮!手一抖,手机掉到地上。顺着一阵阵阴风,还有模糊的人声,是个老人,在她耳边说:回家吧……回家吧……这声音忽近忽远,像枯了的树皮一张一合,她吓得在地上一顿乱抓,摸到手机就马上狂奔出去。

一边跑,这怪声在她耳边也没断:回家吧……回家吧……她听得头、背连着脚一块儿发冷汗,心里嘀咕,该死的,啥鬼地方,回家回家,我回还不行吗!

跑了好大一会儿,方诺的手机接到妈妈来电。

“幺女,可算接了,你跑哪里去了,爸爸妈妈不是不同意你嫁给想嫁的人,我们是想要你一直幸福,不是一时的幸福。”

方诺迟疑几秒,说:“妈,我知道……我就回家,刚刚手机一直没信号……”

方诺挂掉电话,已经到达小区楼下,看着楼上家中为她留着的灯光,心中不免泛起内疚,五味杂陈。

经历这梦的方诺也洒脱许多,也许她跟男朋友的感情也会像人皮坟一样,像梦一样,转瞬即逝,只是当时让人在意。

饭桌上,爸爸妈妈又提起让她放弃远嫁的事,方诺没有闹,反而露出久违的笑脸。

“爸爸妈妈,我知道二十八了,没有谈恋爱,没有结婚,按照老一辈的观点,你们肯定承受了很多压力,但是你们没有逼过我,我已经很感激有这样的爸爸妈妈。请爸爸妈妈放心,女儿已经不强求嫁给他,如果不合适,会跟他分手的。”

爸爸闷了一口酒,慢慢开口:“诺诺,你能明白爸爸妈妈的意思,爸爸妈妈很高兴,你长大了。你真觉得他好,爸爸妈妈也不会真的阻拦你的。做父母的,谁不希望子女过得好啊。”

到了与男朋友约会的日子,方诺穿得比平常哪次都好看,可能是因为看开了什么,心情变得和往常不一样。男朋友一路上看手机看得频繁,方诺也不像从前那般责怪他,只是男朋友不经意露出和其他人的聊天记录,满满的暧昧溢出屏幕,就差一步公开。

看了电影,逛了街,吃过晚饭,方诺擦了擦嘴,给予对面人一个灿烂的微笑:“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啦。”

男朋友一时错愕:“因为爸爸妈妈不同意吗?”

方诺吃掉最后一口水果:“是我不同意。”
离开饭店,她打车回家,路途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爸爸一个人在路上走。她马上叫车停下,跟在爸爸身后,居然来到那片墓地。方诺从未见过爸爸这样跪在墓前,轻轻插上三炷香,一手抚面,低低的抽泣。

“爸?”

方诺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走近爸爸。

“诺诺,你是不是来过这里”爸爸没有感到意外,听到方诺唤他,只是站起来,转身看着她,递给她三炷香。

“过来,你上个香。”方诺接过香靠过去,奇了怪了,原先全是人皮的坟上干干净净的,连杂草也没有一根。

“上吧。”爸爸拍了拍她的肩膀。她顺着爸爸的话拜了拜,插上三柱香:“爸,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谁的坟?”

“这是你三爷的坟啊……”爸爸眼圈红红的,“一辈子背井离乡,年轻的时候参加中印战,后来在外面工作,硬生生没回过几次家,同乡去跟你三爷一起打仗的,都牺牲了。回家的仅有几次,还没说话,先哭。”

方诺看爸爸心情不好,没吭声。

爸爸顿了顿说:“所以呀……这其实是一座空坟!坟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偶尔晚上来这里,能听到你三爷的声音。”

“爸,那人皮怎么回事呢,很恐怖……”

“那都是想要回家的亡灵,可能是你三爷想提醒你,遇人不淑哇……”

回家吧……回家吧……这熟悉的声音,又响起在父女俩的耳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