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死鬼快乐水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死鬼快乐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焚琴煮肥鹤
2020-10-22 13:00

“二十年前孟婆汤被盗,想必也是阁下的手笔吧?”


“现在为您播报的是三界晨间新闻。近日多地有妖修管理局工作人员反映,凶兽邪修再现,其多伪装成人类在人界行动,扰乱六界治安……”

遇上红灯,孟辛瑶拧过脖子,指尖凝起灵力,伸手关掉车载喇叭,带起一头红发甩动。
邪修?

自从传说中令六界闻风丧胆的邪修冥灵子陨落后,现在还剩下的,都是些翻不起风浪的小喽啰罢了。

一路疾驰,到达目的地后,孟辛瑶一身系带上衣配牛仔短裤,踢着一双流苏小皮靴,迈出迈巴赫外,从专属电梯直达公司顶层。

孟辛瑶是孟婆传人,十岁时在孤儿院觉醒,从人间转学到地府小学,大学毕业后,便勤勤恳恳替新时代地府打工,从技术员一路晋升为高管,到时任期结束,还能考虑是转职到天庭当神职人员还是到人间休假一甲子了。

唉,人界除了花钱快,不许用点金术,就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乃是近百年来六界公职人员最爱的度假胜地了。

算了,想什么那么长远的,还是先干好今天的工作吧,下班后还要赶去商场给子酆买礼物了。

出了19层,四周做了细孔处理的雪白幕墙自动照射出白光,点亮长廊。

孟辛瑶走近,感应式玻璃幕门便显形收起,待她通过后再闭合并自动调节亮度变回透明。

通过瞳孔识别,孟辛瑶进入了办公室,登入电脑账号,准备核查这周快乐水的使用数据。

为了适应新时代,地府暗中在人界创立了方寰智生公司,在地府程序员解决了如何信息化云处理往生人员进入轮回,大幅提高地府工作效率后,上一任孟婆传人也研发出了可批量生产储存的试剂装孟婆汤,而孟辛瑶则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见效更快、副作用更小的孟婆汤2.0版。

为了紧跟潮流,拉近与客户关系,孟辛瑶突发妙想,建议把孟婆汤改名为死鬼快乐水,并成功得到上司酆都大帝的采用。

登入系统,空灵的电子音响起:“检测不合格后自动销毁的快乐水试剂,数量是:十支。”

不对,销毁后的残骸量对不上,少了三支。

除了子酆,秦广,和自己,低级别的鬼使根本没有权限进入,也不会有能力入侵地府的内部系统。

若是失窃,有活人或小妖偷喝了快乐水,那么即使死后再喝一遍,往生后依旧会拥有前世记忆,这可不妙。

孟辛瑶凝视着电脑屏幕,微微眯眼思索着。

子酆还在修养旧伤恢复神力,这三个月没空去探望不知道他好点了没,先别惊扰他了。

至于秦广,他有空是有空,但气高焰盛,除了乱发脾气外也不指望他来动动脑瓜子……

片刻后她心中暗下决定,拨通了内线,“刘桐,马鸣,上来一趟。”

“好的,孟、孟总!”

挂断内线后,刘桐好奇道:“孟婆……不,是孟总,孟总居然要找咱俩?”

在地府中,孟婆向来是位神秘角色,专司熬制孟婆汤之职,却似与鬼隔绝,调职轮换向来是天界总部直下命令,堪同天降。

马鸣从原形变回人类模样,边摆头活动着脸上肌肉,边开口道:“别扯那么多了,也许是像上次那样,要我们试评孟婆豆腐和秘制恶灵果味草莓可乐呢?快上去吧。”

刘桐回忆起来,疯狂摇头道:“噢不,那我选择魂飞魄散!”

以科技公司为幌子避人耳目,明面上方寰智生与人间有不少科技养生产品相关的业务往来。

但这些都仅限于十七楼及之下。障眼法之下,处理地府事务的十八楼十九楼,人类是看不见的。

“孟总,上周周五下午15:00,是智能按摩枕的开发研讨会,来的公司有十多家。据当天检测‘人员’反映,来者皆是普通人类,没有修真人士或是鬼怪妖魔。”

刘桐边汇报着边操控手环投影监控视频到墙上。

“这届鬼使可不太行呀。”

孟辛瑶摇头笑了起来,目光投向了投影,在视频八倍速快进到十五分钟时喊道:“停。”

她指着屏幕右上角一位神情和善的中年男人道:“看,他双眉间隐有极阴之气汇成一点,观其面相,却不见运数衰落,反见财寿双星起,身旁定有修炼阴术暗中助他改运之人。”

马鸣立马低头翻看手环资料,“这位是源创公司的徐董,五十五岁。”

孟辛瑶继续快进,过完一遍监控后,点头道:“他身旁这个男人一直在巧妙地避过监控,很可能就是助他之人,法力应当远在你们之上。”

“记录显示,他是徐董助理。”

孟辛瑶摆手示意关掉投影,起身转头,对二鬼道:“陪我去找一趟人吧。”

“孟总,用传送咒还是地遁?”

“开车!”

孟辛瑶忍不住翻了白眼,这帮鬼使每次都是这样!

“公司的十八条新时代地府准则,你们背好了吗?”

刘桐马鸣低头耸肩,碎步紧跟在孟辛瑶身后,不敢应话。

迈巴赫窜出,飞驶在大道上。

透过后视镜,看到两鬼坐在后座神情拘束,两手紧紧抓住安全带,孟辛瑶不由得在心中嘀咕:这牛头马面,真是无论坐多少遍,都不会坐习惯人类的交通工具。

“叮铃——”徐成智接起桌上的内线。

话筒内传来焦急的女声,“徐董,方寰智生的孟总来访……”

徐成智皱起眉头,“就说我——”

“不必了,徐董。”

孟辛瑶拧开门把,径直走入办公室内,随手拉过一把软椅,坐在徐成智对面。

“前几天,徐董来方寰谈合作,手下的人好像不太懂规矩,踏入了不该进的地方。”

徐成智微微勾起嘴角,两颊的皱纹夹起,似沆瀣般歪歪扭扭,“孟总在说什么,我的公司清清白白,手下都是遵法守纪之人,你若是没有证据,可不要胡说。”

孟辛瑶抬了抬手,分立两旁的刘桐马鸣立马上前,一人递过平板给孟辛瑶,一人张开结界投影平板到空中。

孟辛瑶拿过平板,指纹登入智生系统,获得管理权限,“徐董,你看这凡人‘徐成智’的面板数据,怎么就颐养得道凭空多了二十年阳寿?”

徐成智一愣,没想到孟辛瑶年纪轻轻却能轻易展出此物,冷静下来后笑容加深,回道:“贵公司方寰智生就是以科技养生产品起家的,如何延年益寿应该比我还懂。”

孟辛瑶被对方滴水不漏的回答气笑了,转了转手下的平板,忽然间两指一抹,屏幕换到后台。

“牛头马面,如果我现在点击结束掉徐董此生。”

她把嫣红指尖轻轻按上屏幕,投影中跳出确认界面。

“那么要等多久黑白无常才能来勾魂呀?”

徐成智脸色煞白,宛如灰墙上随意刷了趟白灰。

“正常流程是一个工作日,但是孟总你有加急权限,一分钟内便能召到,三分钟内就能把人押回阴间完成审判。”

马鸣说完点亮手环,询问道:“孟总,现在就要召来黑白无常吗?”

“你这是要滥用私权!”

徐成智没想到孟辛瑶一下子如此强硬,心中火焰顿时降了大半,色厉内荏道:“已经是新时代了,我知道地府是可供死人上诉执法鬼差的。”

尽管强作镇定,惊慌仍从他哆嗦的双唇间流泄了出来。

“滥用私权?我可不懂你们人类的规矩,只知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

孟辛瑶指尖在檀木桌上一点一点地敲着。

“说来徐董名下财产来得及转移了吗,喝下那偷来的孟婆汤了吗?不过喝下了也无妨,下去后我亲手帮你抽掉一魂一魄,这样投胎后先天神智残缺,行动不畅,记得也就记得吧。”

说完点下确认,双手撑着下巴,悠哉悠哉地等着倒计时结束。

电子音响起,回荡在空阔的室内,“十秒倒计时即将开始,若无中止,即刻执行指令。十、九、八、七——”

徐成智双唇颤抖道,“我、我说!”

“六、五”

“快停下,我什么都说!”徐成智崩溃大喊道。

孟辛瑶点下屏幕中止指令,把平板抛回给身后二鬼,身子前倾,抬头盯着徐成智双眼道:“徐董好好说,可不要浪费这宝贵的机会呀。”

徐成智深吸一口气,说道:“是明——”

一张虬满青筋的手忽然从徐成智背后搭上他的肩膀,冰凉得令他浑身一怵,仿佛心脏被涧底的蟒蛇慢慢绞紧,缩成一团。

“徐董,不用害怕。”徐成智背后的男人低声说道。声音喑哑,宛如木锯划过砂纸,入耳字字惹人生厌。

凌空出现的男人身着一袭灰暗道袍,青簪束起长发,面容削瘦鼻梁高挺,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和道观中清修的苦行之人别无二致。

除了低头看向孟辛瑶时,眼中那道一闪而过的精光。

孟辛瑶与对方双目对上,只觉似猎物被天山巅上阴冷狠厉的鹜鹰盯住那般。

“阁下可算现身了?阁下进出我司自如,轻松躲过监控破入系统,取我司快乐水如同探囊中物,真乃世外高人呀。”

孟辛瑶鼻翼微动,嗅得空气中有点点阴冷之气,再观其眉目,寿数莫测,看来果然如先前所料,此人已是修为有成的修真者。

“不过,若我硬要带走徐成智,阁下也自信能拦得住我吗?”

闻言刘桐马鸣上前两步,走到孟辛瑶座位两侧。

男人抬眉扫过二鬼,冷冷笑道:“现在什么歪瓜裂枣都敢冲我跟前来了吗?”

说完右手袍袖一甩,将牛头马面击飞出了结界之外,连带投影也消失不见了。

见状孟辛瑶猛地站了起来,指间聚起灵力,准备随时大打一场。

“你就是孟婆?”

男人盯着她的脸,忽然问道,把孟辛瑶的反应尽收眼底后,也无须她回答,继续追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孟辛瑶微微一愣,好笑又迷惑,却也无惧说出姓名:“孟辛瑶。”

男人注视着她的双眼微瞪,转而低头沙沙笑了起来,“呵呵,好名字,好名字。”

“你上任不会超过十年。”

男人肯定地道,左手从袖中掏出一张镂空烫印的名片。

“你回去不妨仔细察看数十年来的试剂数据记录,到时你若还有问题,再单独来桃源茶居寻我。”

孟辛瑶接过名片,低头看去,上面印着明空居士四字。

“阁下好像对我司甚是了解?”

孟辛瑶心生疑惑,却见对方又冷冷笑了起来,也不回应她。

眼看今日即使继续纠缠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孟辛瑶只好退到结界之外,暂时离开。

待孟辛瑶离去后,男人缓缓回过头,扫了一眼座椅上缩成一团的徐成智。

“徐董,不该说的话可不要乱说,要不然我也保不了你呀。”

“是是是,大师,我……明白、明白的!”

徐成智一直绷紧的后背一松,贴紧座椅,才发觉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

出了结界,孟辛瑶捡起蹲守在门外的牛头马面,“跟上,我们先回去。”

“好的,孟总。”

“孟总,我俩能自行走回去吗?”

孟辛瑶回头瞪了两人一眼,“不行!坐我的车。”

刘桐马鸣同来时那般坐在后座,两手依旧紧紧抓住安全带,身子一动不动。

遇上红灯,刘桐眼珠子一转,大胆问道:“孟总,要是那会儿源创的徐董真打死不说,我们勾了他的魂,上头儿怪罪下来怎么办?”

“那就只能最后一秒点中止啦。要不然你还想因为他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自行惹屎上身?”
见交通灯即将转绿,孟辛瑶手动换挡,“唉我真的劝你们好好看看子酆录下的新时代地府三十六计新讲。”

刘桐马鸣再次战略性低头缩肩。

不会的,鬼才这么做,呸,鬼都不这么做!

下辈子吧。下辈子一定好好学习。

在公司门口放下二鬼,孟辛瑶重新启动引擎,一会儿还要去给子酆买礼物呢。

下车后二鬼弯腰高声道:“谢谢孟总、谢谢孟总……孟总明天见。”

看着迈巴赫消失在两人视线之外,刘桐叹道:“唉,今天居然被人丢出了结界,真是鬼生大耻!”

马鸣揉了揉肩头,变回马面,安慰道:“我在妖修管理局当队长的表姐这几天还被打得住院修养灵力呢,新闻不说,但他们管理局都觉得像冥灵子那样的大boss要横空出世了!”

“嗷马面你别吓人!”

“走走走,谁吓你了,胆小鬼。”

马鸣推揉着刘桐往前走。

滴,瞳孔识别通过,获取查阅权限。

孟辛瑶走进资料室,查找近三十年来快乐水的使用销毁数据。

数据没有异常,销毁后的残骸量也对得上。

孟辛瑶刚点进去打算查看详情,系统却弹出警告——“加密资料,操作者没有查看权限”。

孟辛瑶心下一咯噔,只有子酆和秦广权限在自己之上,能够加密这份资料而让自己打不开。

滴——听到门外声响,孟辛瑶立马退出界面。

“秦广?”

来人正是秦广王。

秦广一向爱板着一张脸,此刻也不例外。

秦广见到她,皱了皱眉头,“你在这里干什么?”

孟辛瑶感到意外,面上却不显露半分,笑道:“那你又在这儿干嘛?难道只有你一个人有权限进入?”

眼看秦广脸黑了下来,是发怒前兆,孟辛瑶耸了耸肩,摊手道:“昨天我发现快乐水销毁数据异常,便想着上几任前辈会不会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又是怎么处理的?”

她开口时,秦广盯着她的双眼,似要看穿她是否在说谎。

“没有,近百年来都没有。”

“哦?那么这里,二十年前实验失败大批量销毁的上百支快乐水,当时是怎么向天庭申请销毁材料的,走加急通道?”

地府常备的销毁材料只够三十支试剂使用,而且……

“是,当时是子酆申请加急处理的。”

孟辛瑶大脑一震,心脏停跳了一秒。

她笑了起来,“好咯,那我先走一步了,拜。”

走到门口时,她忽然听到秦广开口,“像昨天那样在试探边缘的审讯方法,下次就不要用了。”

孟辛瑶脚步一顿,应道:“哦。”

“子酆会担心你的。”

孟辛瑶通过瞳孔识别,推开大门,不回头地道:“嗯,我记住了。”

蒙蒙细雨洒下,雾烟中的四方木居透显出几分渺渺仙气。

孟辛瑶停好迈巴赫,撑伞走近,听有弦乐鸣奏悠悠唱道:“雾烟暗遮世外天,有仙山幻作月台殿……”

踏进茶居,立马有身着古服的侍者前来接过黑伞,躬身礼迎道:“雅客楼上天水间有请,明空居士已静候多时,还特意吩咐道桃源茶居今日只接待您一人。”

随侍者带领,孟辛瑶踏上檀木梯级来到二楼,踏入天水间。

天水间内,只见男人今天头戴青冠,身上换了一袭银白道袍,衣底还刺有祥云暗绣,正单手冲调茗茶,烟雾缭绕中神情晦暗不明。

孟辛瑶正身跪坐在蒲席上,“阁下是早就猜到我会前来拜访吧?”

昨天之前,她不会想到,二十年前地府销毁处理中有问题的试剂竟会有近百支之多。

她更不会想到,秦广会有骗她的一天。

秦广口中的加急通道根本不可能来得及申请到销毁材料。

在孟婆汤改良配方之前,天庭的化衍草即使送来,也必须在孟婆的青炉中熬制三天才能发挥功效。

然而每次熬制的量只够销毁三支试剂,若真的申请材料再一次次熬制,未成功改良得以延长保质期的快乐水早就失去活性,用不上手动销毁了。

男人把柄壶放回炉子上,火焰噼里啪啦地爆响着。

“孟小姐不试试在下茶居独有的碧螺春吗。”

碧绿茶汤沏入白瓷杯中,细嫩螺叶缓缓舒展开来,一阵清香扑入鼻中,茶香中似乎还夹杂着什么熟悉的气味。

孟辛瑶把瓷杯端近鼻下细闻,大惊道:“孟婆汤!”

男人端起茶杯细品,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与当年相比,现在的快乐水可少了不少副作用,甚是沁心可口。”

男人不管孟辛瑶的怒视,继续用沙哑的嗓子讲道:“古籍云,有阳间生人误饮孟婆汤,死后复饮,投生后,惊觉前世之事不忘分毫。”

“二十年前孟婆汤被盗,想必也是阁下的手笔吧?”

孟辛瑶放下手中瓷杯,拔弄起手中嫣红的指甲,“阁下先窃取地府孟婆汤,后与富豪大亨作交易,再以此搜刮散落人界的天材地宝来修炼邪术。”

“呵呵,人心叵测,鬼就不是?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世上少不了千金散尽为寿数之人,也不缺别有所求的鬼神。”

男人神情怪异,半眯起眼似在回忆往事。

“其实这事干来棘手又麻烦,我可不愿插手。大富大贵之人我上哪儿寻,孟婆汤此般机密我又怎成功偷出,这些全依仗地府中人找上我罢了。”

“呵,阁下可真是把阴阳两界尽玩弄于股掌之中呀。我看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恐怕是早已跳出了六道轮回的邪修吧!”

明空居士放下瓷杯,看了她一眼。

孟辛瑶忽然站了起来,俯视着男人,“明空居士,还是说要称你为冥灵子呢?”

“你终于认出这身份了?哈哈哈哈!”男人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哽在喉间,诡异刺耳。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你早早埋好后路,引来六界合力围困,再死遁转生到早就炼好的肉身中。如果冥灵子真的没有陨落的话,那么一早喝下孟婆汤,转生肉身后不忘前世事,是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吧?”

男人从低笑放声为狰狞大笑,连削瘦的面目也变得扭曲起来,“不愧是孟婆,不过你这点智谋,还是比你的前辈差太远了!”

孟辛瑶双手凝起灵力,“不知这具肉身承载了你原本力量的多少呢?竟能让你急着重操旧业!”

“就凭你,你还奈何不了我!”男人厉声嘲讽道,身形不动,在孟辛瑶双手结印前袍袖一甩,白光掠过,人已是不见了。

看着变得空无一人的昏暗房间,孟辛瑶望向了剩有一半的壶中,抬手把剩余的茶水全倒入了噼啪作响燃着的火中,轻声低语道:“唉,乱喝快乐水,可是会自取灭亡的呀。”

“雨湿路滑,雅客慢走。”看到孟辛瑶下楼,侍者躬身递过她来时带着的黑伞,恭敬送迎道。

踏出茶居,慢慢往来时的路走去,坠落在地的雨滴溅湿了孟辛瑶的裤脚。

走出几步外,她忍不住回头望向烟雨朦胧中的小楼。

呵,这世界真是荒谬,地府尽力伪装成高科技公司想融入新时代,那么多的现代人却偏爱那古色古香模样一心梦回古时。

包厢孟辛瑶在雨中的高速公路上飞驶着迈巴赫,车窗外雨势渐大,蒙蒙一片遮住了前路。

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十岁之前的事她都记不太清了,但她清楚记得十岁那年,子酆像书中走出的大哥哥一样,抱着闪闪的新书包出现在孤儿院里,对她绽开一个温暖的笑。

她刚觉醒时传承记忆不稳,也做不到熟练使用灵力,是子酆不顾旧伤多次细心跟她讲解。

秦广是很惹人嫌,嘴里没句好话,但在她改良快乐水,引爆青鼎险些炸掉自己半身修为时,是一直反对自己实验的秦广冲进去救了自己。

最后反而是他闭关修养了半年来恢复灵力。

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的呢?

是自己开始大力推进2.0改良的时候?

是子酆开始退居二线修养旧伤的时候?

是秦广和她除了真吵架话开始变得越来越少的时候?

也许都不是。

到了郊外一座半山别墅中,孟辛瑶停下车子止住了思绪,一转身瞥到了后座上放着的礼物盒,顿了顿,还是拿在了手中。

传言这片别墅区住的皆是显赫之人,方寰智生作为著名的高新技术公司,董事方子酆住在其中,看来也不奇怪——假如这真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话。

下车后,孟辛瑶挑起伞就冲了进去,管家小跑着赶在背后喊着:“孟小姐、孟……”

方子酆坐在真皮沙发上,正看着报纸,看到孟辛瑶后,示意管家退下。

地府鬼使私下都说酆都大帝看人时不怒自威,但面向孟辛瑶和秦广时,他的眼神却总是如兄长一般温暖有力。

方子酆放下报纸,看向孟辛瑶,“今天早上,秦广向我汇报,你昨天查看了近二十年来的孟婆汤使用记录,还试图查看详情。”

孟辛瑶沉默坐下,听到他问话后尖锐应道:“是呀,上百支试剂要销毁,我还想翻看详情呢,可惜没有权限。”

孟辛瑶摸起手边的礼物,扔向方子酆怀中,“前天买的礼物,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合时宜了。

秦广说二十年前的销毁,是你申请的加急通道?”

“小瑶,如果叛徒是我,今天你就出不了这门了。”

方子酆稳稳接过礼物盒,指腹摩挲着说。

“小瑶,二十年前是有孟婆汤失窃了,销毁也是之后程序上的掩饰,但是没有叛徒。”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还只有你一人,渐渐的,管家仆人花匠,变得一应俱全了。子酆,你现在已经很适应现代人类的生活了呀。”

方子酆眉头皱起,叹气道:“你不必试探——”

话未说完,便见大门被大力推开,一高大男子阔步迈入高声道:“子酆你不必再隐瞒下去了!”

“秦广?”

看到来人,孟辛瑶浑身紧绷,运起灵力,戒备道。

“小瑶你不用担心,秦广不是叛徒,他不会害你。”

说完方子酆又转身低喝道:“秦广,不要火上浇油!”

见方子酆如同二十年前那般维护着孟辛瑶,秦广忍不住道:“子酆,你一直处处护着她,但孟辛瑶她心中又对你有多少信任,有多把你放在心上?”

秦广猛地把手环扔出半空,手环自动幻化成玉牌,自动播音:“地府孟婆孟辛瑶,申请上诉天庭,上告地府酆都大帝、秦广王勾结邪修、失职渎职。”

“如果不是我发现她今天行踪诡异去了桃源茶居,截下了这封内部邮件,这封邮件就会在今天晚上定时发到天界监督办。”

孟辛瑶站了起来,“是的,如果我今天真的走不出这里了,无论叛徒是谁,都注定会随着这封邮件而被掀开真面目,收到应得的处罚”

“即使叛徒不是我是子酆?”

“是的!”

“小瑶,他不是!”

“那谁才是叛徒?!”

孟辛瑶忍不住冲着方子酆喊道。

“叛徒是你自己,是你孟婆!”秦广忍不住怒吼道。

方子酆闭上双眼,好一阵后才重新开口,“是……不同其他鬼使或入轮回或受天界调换,孟婆一职自古皆是任期一到便原地重启,再由……由我注入司星神官编造好的人类记忆,时间一到便自行觉醒归位司职。”

“我、我的记忆都是假的?”孟辛瑶觉得眼间似有什么液体滑落。

那些未说出口的话、未能实现的梦想,原来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机会吗?

“你还记得十岁之前的事吗,任意一件清晰的事?”

方子酆抬手示意秦广闭嘴,“上一世,你在翻看地府史料改进孟婆汤时发现了这个秘密,便想要打破这个循环,你同明空做交易,试图用他手中的各类奇珍异草研制出起反向效果的孟婆汤,研制出来的反向孟婆汤却只对人类和邪修有效,偏偏不能对你产生保存记忆的效果。
你一直瞒着我们以身试药,最终走火入魔了。”

“当时你还叫做孟瑶……当时也是我轻信了你,让你轻易从我手中盗得人界权贵名单。最后是子酆救回了你,还因此留下旧伤。是他抹去了任何有关这一段历史的文字记录,否则天庭九雷处罚一下,你神魂神魄都要被打散。但是,我们当时不知道竟有邪修冥灵子这漏网之鱼!”

“呵、呵,孟瑶、还是孟辛瑶?”

孟辛瑶慢慢滑落在地,低低啜泣道。

“我是谁,我又能是谁?”

她好像忆起了每一世的内容,但又哪一世都只是虚妄之相。

“哈哈快乐水……快乐水,真不愧是快乐水!”

“不好!”

孟辛瑶低语着,忽然引爆自身。

方子酆和秦广一前一后冲了过去,却被这原神灵体自爆所震荡起的灵力弹阻在外。

神魂神魄,尽消散在了这茫茫天地间。



又值鬼使轮值调换,鬼神来来往往,地府中一派新气象。

“哎呀是新鬼吗?我告诉你,来到加工间,这快乐水可要记得仔细存放好呀!”

“是传说中叫做孟婆汤的那个死鬼快乐水吗?”

“是呀,不过孟婆都不见了,当然是快乐水这个新名字更潮流更亲民啦!”

“不是只有孟婆才能研制出孟婆汤吗?”

“那都是传说中的啦,传说中很厉害的邪修冥灵子,十年前不还被邪修管理局的专员发现暴毙家中?”

“那倒是,传说最不可靠了。”

新旧鬼使彼此吵吵闹闹地交谈着,一起往前走去。

19楼上,秦广沉默半响,开口道:“子酆,你真的打算下人界投胎做人?”

方子酆摸了摸手中一个泛黄的礼物盒子,笑道:“是呀,那么多年了,在这个位置上我也累了。而十年前冥灵子把新旧——新旧两版快乐水都饮下,让水中的忘生花与无忧草在体中相克,也灵体暴毙而亡了。最后,你也渐渐变得沉稳能担事,想来我也没有什么放不下心的了。”

方子酆凝视着秦广,半响才道:“再见了。”
“子酆,”秦广上前抱了一下他,旋即又放开,“再见了。”

从此,六界再无孟婆名,只闻死鬼快乐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