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喜欢一个人,总会留下证据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喜欢一个人,总会留下证据

作者:世吹雀
2020-10-23 20:00


沈鲸鲸将最新剪辑好的vlog视频上传到B站,伸了个懒腰就准备睡觉了,总算赶在了月末完成了任务,自由职业者真的是不能有拖延症啊。

头一沾枕头,困得都要睁不开眼,可她还是坚持拿出手机,看一眼纪曜的微博有没有更新。

虽然已经两年没见了,但是每天刷他的微博,知道他因为航班延误而吐槽,加班到半夜回家路上的圆月,还有转发一些热门搞笑的段子……就觉得她和他其实没有什么距离,那个眉眼好看眼神温柔的男生,仿佛就在身边。

她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胸腔处熟悉的悲哀又浮了上来。

她暗恋纪曜五年了。

不是很熟,她连他微信都没有。没有暧昧过,两个人的关系顶多只能用校友来概括。没有告白过,沈鲸鲸觉得除非世界末日了,她才会不顾一切的去告诉他,她喜欢他五年了。

她是在大二那年喜欢上纪曜的,虽然她其实大一刚入校就知道他了,因为纪曜在那一届人气很高,几乎所有女生都谈论过他。

纪曜是海大那年录取学生中分数最高的,长得最帅的,为人谦卑温柔随和,这样优秀的人,被关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但是大一时候的沈鲸鲸,听到的关于纪曜的八卦,都不算是好话。说他很虚伪,笑里藏刀,心机很深,刚进学生会就挤走了宣传部副部长;还说他感情上就是“中央空调”——致力于温暖所有女生,撩了不负责的那种花心男。

当时沈鲸鲸的室友就说了一句:“长得好看真是好,就算渣了点,但还是一大堆人喜欢。”

沈鲸鲸推了推眼镜框,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我喜欢一个人是不看脸的。”

后来她喜欢上纪曜,她在日记里补了一句:“虽然纪曜很好看,但我喜欢的是他的内在魅力。”

转折是在大二上学期一门叫做欧洲服装史的选修课上,纪曜和她都选了这门课,更加巧合的是期末考试时又分在了一个小组。沈鲸鲸是小组里唯一的女生,接收到其他女生艳羡的眼神,她也只觉得好笑。

考试任务是每个小组选定一个历史时期,设计出那个时期的服装并表演一个节目,老师会根据同学的表现进行打分。

下课期间,沈鲸鲸听到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叫她,她回过头,正对上纪曜干净清澈且含着笑意的眼睛,他笑着说道:“我们一个组,面对面建个群吧。”

四个人在微信上面对面建群后,纪曜又询问了每个人的意见,分配好工作,他的态度很自然亲切,沈鲸鲸看着他白皙好看的脸,想着这个人真的是有吸引人的魅力。

沈鲸鲸的任务是写剧本,因为她比较擅长写故事,并且编剧可以不用上台表演。她编写的那出戏,是在中世纪时期,圆桌骑士兰斯洛特在刑场将亚瑟王的王后桂妮维亚劫走的那一幕。

考试当天,沈鲸鲸负责播放音乐以及讲解故事背景,结果PPT出现问题,她站在讲台上手足无措,眼神扫到坐在底下的老师和同学,她觉得大家都在盯着她,目光中带着不耐烦。她一时涨红了脸,按着鼠标一遍遍打开文件,可是文件还是无动于衷。

这时,在外面候场的纪曜走到了她身边,低下头查看情况,还小声安慰她:“你别慌,我看看。”

沈鲸鲸在他操作鼠标的时候,身体紧绷,只觉得被他的身体给包围住了,鼻息间是他身上的青草香,还有男生身体的热度,以及无形中带给她的安心和轻松。

他身上穿着的是王后桂妮维亚的衣服,男生反串这个角色居然没有一点违和感,只让人看到他身上的柔和与美丽。

她脑子里想着,这件衣服还是她做的。而后脸烧的更红。

纪曜发现是文件格式的不对,解压了一下就适应了课堂的电脑,顺利的打开了。他冲沈鲸鲸笑了下,眨眨眼:“好了,讲台交给你了。”

沈鲸鲸对上他深邃温柔的眼神,怔怔的点了点头。

那天,沈鲸鲸将再也没有用处的服装都带回了宿舍,坐在床上将桂妮维亚的裙子舒展开,脑海里就是纪曜的样子,再也无法消抹去。

沈鲸鲸第二天一早醒来,就看到微信上的新好友申请,她揉了揉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好几分钟,“纪曜”这个名字还是真实存在的。

她手抖着点了同意,而后对话框开启,纪曜发来礼貌的笑脸,问道:“沈鲸鲸,还记得我吗?”

沈鲸鲸一脸痴笑,她回复道:“记得。”她起身拿出面包片开始吃早饭,觉得这个早晨都是充满了粉红色泡泡,面包片都那么可口。

但是纪曜紧接着非常客气官方的跟她说了突然联系的原因,直接将空气中的粉红泡泡全部戳破了。

“我现在在虚硕广告部工作,公司有一款新产品双十一期间会有预售活动,正好看到你的自媒体平台数据不错,所以这边想和你合作,你看怎么样?”

原来是广告合作啊,不过这才正常,不然纪曜怎么可能突然找她呢。她立马回复道:“可以。”

接着两个人就公事公办的谈起了产品和方案。

沈鲸鲸从大三开始做自媒体的,先是开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写一些热点评论和情感故事,没想到做的不错,流量挺好的,也能赚点钱。

她便决定要将这个工作做成全职,并且不限于公众号这一个平台。她买了一个相机录平时读书、学习、做饭和购物之类的日常视频,剪辑成vlog发在网上,因为风格清新,个人特点很鲜明,又有公众号的读者基础,所以很快就收获了很多的关注和点赞,她还会专门做安利产品的视频,这就直接又吸引了一波广告主。

纪曜所在的虚硕是一家智能电器研发公司,算是行业领头的那种大品牌,这其实让沈鲸鲸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她从来没有和这种级别的品牌合作过。

这次合作的新产品就是一款扫地机器人,沈鲸鲸说先把产品寄过来,她试用了之后会给出软文方案。她有点窃喜,正好前一阵子打算买扫地机器人,这就免费送来了一个。

纪曜要了她的地址后说道:“你住的地方倒是离我不远。”

沈鲸鲸调侃道:“你打算帮公司省运费,直接给我送过来吗?”

纪曜顺着她的话便说道:“可以啊,顺便一起吃个饭吧。”

沈鲸鲸的心如同擂鼓一般,面对着心上人的邀约,即便她明白这只不过是校友因为商业合作重逢而礼节性的吃个饭,可她还是克制不住的去期待些什么。

吃饭的地点是沈鲸鲸选的,一家她经常去的日料店。她觉得在熟悉的空间里,她会没那么拘谨。

纪曜比大学的时候看起来成熟了许多,他一身休闲西装,头发梳上去露出前额,整个人精气神很足,身上那股子温润如玉的气质倒是没变,身型壮硕了些,更添了几分性感的魅力。

服务员双琳在纪曜看菜单的时候,一个劲冲着沈鲸鲸挤眉弄眼,眼睛里是八卦的探求。沈鲸鲸给了她一个“别闹”的眼神。

双琳是沈鲸鲸逛书展的时候结实的一个好朋友,还在读大学,日料店的兼职工作也是沈鲸鲸介绍的。因为关系真的很好,所以双琳是清楚纪曜这个人的存在。

双琳哪里忍得住,给纪曜推荐了几个招牌的料理套餐,说道:“这个日式牛肉火锅,鲸鲸很喜欢吃的,她每次来都点,然后再加上这几份刺身也不错——对哦,你们可以在美团上团个券,比较优惠。

鲸鲸每次来都点这个套餐,一个人吃都吃不掉,这次有纪先生陪着,正好合适。”

她将“合适”这个词加了重音,让沈鲸鲸当场想把她的嘴给堵住。

纪曜抬起头,对着沈鲸鲸笑道:“你总是一个人来吃饭?”

沈鲸鲸尴尬道:“啊……因为我自由职业嘛,交际圈比较小,认识的朋友又都上班挺忙的,不会专门陪我吃饭……”

纪曜点点头,而后跟双琳说道:“那就照着鲸鲸平常的来吧。”

而后他又漫不经心的问了句:“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姓纪?”

沈鲸鲸轻咳了一声,帮忙解释道:“我刚才来早了,跟她说过的。”

双琳不好意思的走开,远远的冲着沈鲸鲸吐了吐舌头,口型在说“我错了”。

沈鲸鲸隔空瞪了她一眼,收回视线正巧对上纪曜复杂的眼神,她连忙低下头,仿佛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好在纪曜很会使气氛松弛起来,两个人很快聊了起来,无非就是毕业以后的一些情况。纪曜对于沈鲸鲸的职业似乎格外的好奇,问她每天给自己的工作怎么安排的。

沈鲸鲸道:“拍视频每天都会拍的,就是我的生活,都算作是素材的——我现在就在拍。”她指了指桌上角落立着的相机,而后连忙道:“你放心不会拍到你的。”

纪曜扬起嘴角,“拍到也没关系,也许人气很高,粉丝想让我当你视频的常驻角色呢。”

沈鲸鲸大脑的理解能力突然有点短路,反应过来以后明白是被纪曜撩了,随即联想到大学时候有人说他是“中央空调”,因此不能当真,她便笑着说道:“那可不行,我的视频吸引大家就是因为主题是一个人。”

纪曜挑挑眉:“所以你一直单身是这个原因吗?”

突然谈到这个问题上,沈鲸鲸愣住了,圆嘟嘟的脸上是慌乱的表情,她不自在的想扶眼镜,结果意识到今天戴了美瞳,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她定了定神,迎着纪曜黑亮的眼睛,轻声道:“不是,因为一直没遇到合适的。”

这时双琳来给他们上菜,沈鲸鲸看着这份“合适”的套餐,嘴角的微笑带了点苦涩的意味。

从那天开始,纪曜就总是会约她出去看电影、吃饭,甚至还会带她去玩真人CS或者密室逃脱,按照他的说法就是:“朋友组织的游戏,但是我正好缺一个伴,你不是每天都在家里吗?正好出来交交朋友散散心,怎么样?”

沈鲸鲸每次都是故作矜持:“我怕互相不熟会很尴尬……”

纪曜:“有我在呢。”

于是她便爽快的答应:“好,我去。”

但是等她到了地点就会发现,只有纪曜一个人在,他身姿笔挺的穿着休闲服,冲着她招了招手,一双黑黝的眼睛含着笑,沈鲸鲸觉得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狡黠。

沈鲸鲸低下头,羞涩的笑了笑。她一向不是自恋的人,但这时她真的有点确定,纪曜是在追求她。

虚硕的广告视频和软文发布以后,沈鲸鲸忐忑的刷着页面查看数据,数据不达标的话,直接就会断了后续合作。沈鲸鲸觉得钱倒是无所谓,关键是不想让纪曜失望。

现实并没有娇惯她,数据非常不理想,订单量也少得可怜。沈鲸鲸心里说不出的酸苦无奈,手机都不想打开微信,看到置顶对话框的纪曜,就会觉得无地自容。

沈鲸鲸躺在床上,只觉得脸上手上都干燥的要自燃了,于是打开微博自我安慰道:“今天陷入了焦躁中,嗯,可能我需要一台加湿器了。”

第二天清晨一起床,沈鲸鲸赶完双十一前的最后一个广告稿子,然后捧起手机,紧张的呼出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打开微信,“叮咚”一声,就见着纪曜的一个消息等待查看。

“鲸鲸,数据很不错,公司有意和你再次合作,双十二预售的一款加湿器怎么样?晚上一起吃饭,我正好带给你。”

沈鲸鲸咂舌,按照她的了解,那款扫地机器人的数据真的差到不忍直视了啊,虚硕要求这么低的吗?

还有,虚硕公司是阿拉丁神灯吗?她昨晚刚决定要买加湿器,今天马上就送上来一台,和上次的扫地机器人一样的套路……

套路?

沈鲸鲸脑子里突然一个霹雳,怔怔的再次看了一遍纪曜的消息,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纪曜是不是早就偷偷关注了她的微博?啊,原来她的暗恋早就上传成功,只差顺利对接了。

她在房间里兴奋的踱着步,最后看着书桌前的一幅画说道:“今天,我要结束这场暗恋。”

沈鲸鲸在文具商场里转了一圈,总算买到了网上美术生们都在疯狂安利的一款颜料和画笔,她让店员包装好以后,拎着包装袋走出商场,一眼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本田,脚步轻巧的走过去,她敲了敲窗户,笑意盈盈的看着车窗摇下来,而后怔愣住。

“不好意思啊,我认错车了。”沈鲸鲸抱歉的笑着说道,直起身就要离开。

但是坐在驾驶座的那个女人喊住了她:“你是沈鲸鲸吗?”

沈鲸鲸回过头,脸上已经挂不住笑了,只是呆呆的说道:“我是,怎么了?”

女人推开车门,只见她身姿窈窕浑身富有风情韵味,她拎着一个纸盒,步伐慵懒的走上前,将加湿器递给沈鲸鲸,红唇轻启:“纪曜今天临时加班,不能陪你吃饭了,让我带给你的。”

沈鲸鲸接过东西,喉咙上下滚动着,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哦,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是纪曜的朋友,钱蔚蔚,和他没有什么其他关系,你别误会。”她友善的笑了笑,忽然注意到了沈鲸鲸另一只手上的包装袋,“你会画画?”

沈鲸鲸摇摇头:“我不会,这个是送给——”她顿住,抬眼看到钱蔚蔚饶有兴致的表情,在内心暗骂自己,沈鲸鲸你疯啦?

“……是送给一个闺蜜的。”

和钱蔚蔚匆匆告别以后,沈鲸鲸迎着夜晚的冷风步行回家,她的步伐越来越快,呼吸也越来越重,直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面前的红灯,她才停了下来。

其实她认识钱蔚蔚的,那个时候钱蔚蔚还是纪曜的女朋友,在学校里是很出名且令人艳羡的一对情侣,不过他俩没谈多久很快就分手了。

看来如今关系也很好,关系好到可以代替纪曜来见她。

这也间接说明了,纪曜其实根本没有喜欢她吧?也根本没有在追求她,只不过是和校友联络感情罢了。而沈鲸鲸,母胎单身二十五年,稍微有男生多关注了她一点,她就迫不及待的要表白——尤其对象还是纪曜。

都是她想多了,过度脑补和解读。

这样一想,她稍微有点庆幸今晚见到的是钱蔚蔚,否则她真的表白了,那得多下不来台啊?

她回到家里,坐在书桌前,正对着那一副色彩晦暗的夕阳画,画中是难言的哀伤和郁闷,仿佛那是天地间最后一次日落,只是线条不太流畅,看着有些别扭。虽然画被平整摊开裱在画框里,但是仔细观察可以看到纸张的褶皱——因为这是当初纪曜揉成团扔进垃圾桶的。

那天傍晚她经过艺术楼要去社团开会,正好看到学校天鹅湖边坐着两个人,是钱蔚蔚和纪曜,纪曜拿着画笔在画纸上涂抹,钱蔚蔚在一旁笑着指这指那。沈鲸鲸站在远处,觉得真是一对璧人。

她抱着羡慕好奇的心情悄悄靠近,然后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竖起耳朵听着两个人说话,她发誓她当时只是想知道纪曜在恋爱中会说些什么好听的情话。

但是听清楚了才知道纪曜和钱蔚蔚起了争执,钱蔚蔚打趣他画得不好心气儿倒还挺高的:“我说的又没错,你怎么总是较真呢?别画了,快点吧,青阳街的那家串串店去晚了要排号的……”

纪曜叹了口气,“算了。”

他将面前早已完工的画揉搓成团,大步走到垃圾桶旁扔进去,而后还是温柔的对钱蔚蔚说道:“走吧。”

即便他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可是沈鲸鲸却看出来他眼中的落寂。她将画捡回去,还上网寻找纪曜的八卦,终于在他高中贴吧里发现了有人议论他。

原来纪曜曾经是美术生,但是高三那一年家里发生火灾,火势太大,他从三楼跳下去,将右手摔坏了,虽然能正常生活,可是却再也不能握画笔了。对于未来有着清晰规划的纪曜,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休学一年后复读,走了普通高考生的路。

沈鲸鲸明白过来,盯着屏幕一时有点回不过神。纪曜将画扔进垃圾桶的时候,听着钱蔚蔚不在意的话语,心里是有多难过呢。

加湿器的那个广告,沈鲸鲸没有接,她告诉纪曜,她的平台数据不理想难以胜任这个任务,外加最近要休息一段时间,所以不打算接广告了。

“加湿器我还没拆,明天我会寄还给你们公司。”

纪曜回复的很快:“不用,最近天气干燥,就当是我送给你的。”

紧接着他又问:“出了什么事?身体原因吗?怎么突然要休息?”

沈鲸鲸客气且疏离的回了句:“没什么,谢谢关心。”

其实沈鲸鲸并没有撒谎,她是真的决定要休息,在十二月寒冬里,她要去东北的冰城看雪。

一下飞机就是迎面而来的干冷,入眼是白茫茫的一片,呼吸进肺里的空气寒凉清爽。沈鲸鲸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面前就正好停了一辆出租车,后座推开,一个高大身型的男人走出来,眉眼都是柔和的笑,他对沈鲸鲸说道:“终于等到你了。”

沈鲸鲸大脑当即一片空白,微张着嘴,看着纪曜将她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坐在出租车里,司机问沈鲸鲸去哪里,沈鲸鲸将旅店的地址报了以后,转头问纪曜:“你怎么在这里?你为什么在这等我?”

纪曜笑道:“我带薪休假,正好双琳跟我说你来冰城旅游,我就也来了,比你早一班飞机,就正好门口等你了。”

沈鲸鲸还想继续问“为什么你有双琳的联系方式”,但是脑中有一个红色的警示灯在提醒她别问那么多,于是她便只是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这个不太愉悦的反应让纪曜有点猝不及防,他黑色的眸子紧盯着沈鲸鲸,长眉秀目,樱桃小嘴,巴掌大的脸上还红扑扑的,让他很想捏一捏,他突然记起当初在选修课上,她似乎也是这样脸红。

“你在生我的气。”纪曜道,不是问句,是陈述句。

沈鲸鲸只觉得背脊僵硬,转头看着纪曜俊逸的脸,连忙摇头:“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纪曜眯了眯眼,刚想说什么,出租车就停了下来。

沈鲸鲸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纪曜欲说还休的表情上,而紧接着那张俊脸就倾压而来,带着燥热的气息。她急忙道:“你想干什么?”

“砰”的一声,车门打开,寒气袭来,降下了沈鲸鲸脸上的热度。纪曜眼神无辜,但嘴角有一抹坏笑:“帮你开车门啊。”

沈鲸鲸慌乱的下车,却见纪曜也下车了,还拎着行李箱,笑道:“我也住这里。”

沈鲸鲸困惑,现在这个情况,我到底该不该敏感一点呢?

沈鲸鲸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纪曜成了同伴,这完全就在计划之外。

不过比计划要顺利的是,沈鲸鲸这个路痴不需要使用导航软件只要跟着纪曜就行了。

这天从索菲亚教堂参观出来,就下起了漫天大雪,北风呼啸着,让人睁不开眼。

沈鲸鲸手里还拿着相机拍摄着雪景,即便是旅游散心,可还是例行的要录些视频素材。她手持相机仰着头,笑呵呵的说道:“天啊,就像是有人在天上倒雪块,落在身上的雪粒就像是盐一样。”

她装作无意的转身将镜头移向纪曜偷拍,一边往后退,没注意脚下一片冻结的冰面。

在她脚一滑要摔倒的刹那间,纪曜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穿得厚重的她又因为重心不稳往前倒,正好倒在了纪曜的怀里。

纪曜的羽绒服还没有拉上,她的脸贴在他暖和的毛衣上,熟悉的青草香也扑面而来,她呆呆的一动也不敢动,只感觉到被纪曜的手掌握住的手,都开始出汗了。

她还听到纪曜那变得快速的心跳声,似乎在急不可待的告诉她什么。

“……谢谢。”沈鲸鲸离开他的怀抱,尴尬的用手拍了拍头上的雪,不敢去看纪曜,说道,“差点把相机给砸了。”抬眼看他,发丝上是白色的雪粒,英俊的脸神色自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不过沈鲸鲸倒是发现他的耳朵很突兀的红着,兴许是冻的。

纪曜检查着相机,沈鲸鲸想到一路上偷拍他的视频,立刻抬臂去拿。

纪曜似笑非笑的道:“你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吗?这么紧张?”他垂眸想要仔细看,相机却不争气,于是道,“没电了。”

沈鲸鲸松了一口气,抿嘴笑。

“先放在你那里吧,我包里没地方了。”她刚才买了一堆纪念品,把包给塞满了。

沈鲸鲸又往前走,纪曜大步跟上,突然拉住她的手,表情自然的说道,“以防万一你再滑倒。”冰城的地面积雪后,被行人和车轮行过就会在低温下变成冰面,走路需要十分小心。

沈鲸鲸点点头,眼睛里是盛满的笑意,在零下二十度的室外,她也不觉得冷了。

那天晚上她兴奋地和双琳打电话,重复了好多遍在雪天里和纪曜的那个拥抱,还有一路上纪曜拉着她的手有多温暖。

双琳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已经凌晨两点了,她打了个哈欠道:“淡定点沈鲸鲸,拉个小手都能激动成这样。你就等着吧,他快跟你告白了。”

“也不一定吧。”沈鲸鲸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有点沮丧,“我有经验,太好的事情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的,不去期待,就不会失望。”

双琳想告诉她,是纪曜主动加了她微信询问沈鲸鲸的情况,之后便请了假去冰城,可她还是忍住了,爱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次日返回海城后,纪曜将沈鲸鲸送到公寓楼下,沈鲸鲸客气的道谢,纪曜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而后从包里将相机拿出来:“帮你充好电了。”

沈鲸鲸接过,道:“新视频剪出来,第一个给你看。”

纪曜问:“什么时候剪?”

“就这两天吧,我断更很久了,得抓紧更新。”

“我很期待。”他嘴角挂着笑,睫毛轻颤,“鲸鲸,你快上楼吧。”

沈鲸鲸点点头,转身按电梯,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又回头看他,他还站在原地,迎着阳光冲她笑,如同一颗挺拔的松柏树,即便是深冬,却也依旧不改青翠。

沈鲸鲸因为前一晚太激动没睡着,因此一回到家洗了个澡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等着手剪辑视频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打开电脑,脑海中回想起了昨天纪曜说的话,难道他发现相机里有很多他的镜头,所以很想快点看到剪辑后的视频?

她赶忙将所有的视频都导出来,查看后发现多出来了一个文件,她双击打开,画面开头就是纪曜那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他的声音沉稳平静,眼睛直视着镜头,拍摄地点是在他的房间,灯光很明亮。

“鲸鲸,这么跟你说话其实很不郑重,但是当着你的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尤其是你最近的态度总是在躲我。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从你开通公众号的时候我就有关注你,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是你,是在你做视频的时候才发现的,我还发现了你放在书桌前的那幅画,我扔掉的那一幅,我没有想到有人会珍惜,我那天扔了以后回去找过,却没有找到,没想到在你那里。所以,我大胆猜测你喜欢我,等到我逐渐发现我也喜欢你以后,我就想找你。”

“公司的广告其实是我特意找的一个理由联系你所以安排给你的,我们公司其实早一个多月就安排好了广告投放,你不用因为数据而自责,预热时间太短,这是必然的。你说要休息,我就跟着你去了冰城,以为你会高兴,但是你却很冷淡,我开始想是不是我猜错了,我以为我可以忍得住,但是今天,我想以这种方式问问你,我能继续喜欢你吗?想要成为你男朋友的那种喜欢?”

“如果答案是可以,我就在你家楼下等着你,如果不可以,就删掉这个视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我们还是朋友。”

沈鲸鲸使劲捏了捏脸颊直到痛呼出声才确定这不是梦,她先是在房间里蹦来蹦去的释放喜悦,而后便突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纪曜说他在楼下等着她……他该不会以为她昨天回去就会看到这段表白,然后在楼下等了很久,却没有她的回应,之后失落的离开了?

她就这么错过了脱单的机会?她不甘心!

她拿起手机想要直接打电话给纪曜,可还是胆怯的忍住了。犹豫了几分钟,她选择微信上询问纪曜:“纪曜,你录给我的视频我刚才才看到……我想问你,有兑换期限吗?今天还可不可以?”

等了一会,沈鲸鲸又发了一个“要做我的小心心吗”的表情包。

可很久都没有回复,沈鲸鲸坐在书桌前,眼泪止不住的掉,越哭越委屈,小声啜泣随即变成嚎啕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沈鲸鲸的手机响了,她接过,便听到纪曜的粗喘声,语气有着抑制不住的高兴:“鲸鲸,我在你家楼下。”

她急忙跑到阳台往下看,见纪曜笔直的站在楼下,好像从来不曾离开过。

沈鲸鲸一时哭笑不得,眨了眨眼想到一个问题。

“你那天,为什么让钱蔚蔚来见我?”

纪曜笑出声,“不是我让她去的,她和我一个办公楼,借我的车,发现车上有个加湿器,问我是送给谁的……”

钱蔚蔚是沈鲸鲸的粉丝,当初沈鲸鲸的公众号还是钱蔚蔚推给纪曜的,知道了就是校友,说什么也要见一面。正好纪曜要加班,钱蔚蔚便自告奋勇的说去给沈鲸鲸送加湿器。

“你放心,我会装作不认识她,我就是想见她一面,她拍视频从来不露脸,我太好奇了,也不会让她误会我们的,不耽误你追她。”钱蔚蔚当时是这么说的。但是她不知道,对于敏感的沈鲸鲸,这已经是一个误会了。

沈鲸鲸只觉得羞愧,她真的是玻璃心加好面子,不问清楚就在心里自我否定。

“这个解释满意吗?”纪曜问。

沈鲸鲸小声道:“你等会我,我这就下去。”

当她扑到纪曜温暖宽阔的胸膛时,她脑海里莫名想起了每次上传视频成功后那个绿色的对勾,她的暗恋终于结束,迎来了恋爱的晴天。

头顶传来纪曜的声音:“你刚才问我要不要做你的小心心。”

沈鲸鲸笑,“小心心”这么矫情的词被他念出来居然还能这么性感。

沈鲸鲸仰起脸,迎上纪曜宠溺的眼神,耳边都是他真切的告白:“早就是你的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