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男人出轨前后的画风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男人出轨前后的画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大妞
2020-10-24 09:00


如果不是孕检时检测出“梅毒阳性”,我永远不会知道同床共枕的男人,竟然是一个披着华丽外衣的魔鬼。
 
我叫秦月月,今年三十六岁,和张涛是已经结婚五年的老夫老妻。
 
我们俩认识以前张涛就已经在一家有名的旅行社做中层管理,月薪六位数,丰厚的收入支撑着他有全款的公寓,喜欢的越野车,更有热爱的户外探险生活。
 
我们就是在一次户外活动中认识的。
 
那是一个年轻人居多的户外游群体,每个月初大家在群里商量去哪爬山,定什么时间,该准备的东西,其中最活跃的就是张涛。
 
他是主要负责人,和另一个队友负责照管大家的衣食住行。
 
我是偶然进了这个集体,平时工作忙,有时间在山里钻一钻,让精神放松下。
 
那次活动是在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无名山。山整体不高,却胜在绝对原始,整面山上都是那种从山体自己钻出,叫不上名字的小树。
 
尽管风景好,空气也好,可路却真实的不好走,一路都是小的像葡萄似的那种碎石子,稍不注意就是脚下一滑,打个趔趄。
 
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出现意外的。
 
走一段下山路时,因为忙着拿手机拍照注意脚下,直接就被碎石子滑的脚一软瘫坐在山路上,等扶着旁边的小树想站起来时才发现脚扭了,稍微一动疼得我额头都冒汗。
 
朋友急了,赶紧呼叫了前边带队的张涛。
 
那是我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接触。
 
张涛很温柔,不管是说话还是动作。
 
他看了我的扭伤后,直接就抓着身边的树半蹲着,让我爬上去。
 
“你的脚不能再动了,我背你下去。”
 
那一刻我愣住了,行吗他?
 
上山容易下山难,更别说再背个人了。
 
再说这旁边可都是百米悬崖,稍微不注意真掉下去,逢年过节想让亲人送点纸钱都没门路。
 
张涛看出我的犹豫,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本。
 
“这是专门的救援培训证书,我可是专门去学过的。再说就我这一米八的个背着你这不到一米六的女孩子,还不是跟二师兄挑担子 --玩一样。”
 
我噗嗤笑了,没看出来这男人还挺幽默。
 
旁边等候的队友也在一边劝说,赶紧让队长背着走,他可是整个团队的体力担当,说能背着你下山,那就一定可以下山。
 
到了别人地盘,心里再不松弛也得忍着,再说按着现在的情况看,也只有让他背着下山了。
 
我不好意思的爬上张涛背,本来还觉得挺别扭,没想到他倒挺放松,一边稳当的背着我下山,一边还嘴不停歇的给我介绍着沿路的风景。
 
就这样,我们算是正式认识了,从那以后只要是他组织的户外游活动,我不仅是积极的参加,甚至还为他拉来一笔赞助,乐得张涛直夸我是个小福星。
 
半年的亲密相处后,我们相爱了。

张涛父母是一家高校老师,特别有涵养,不管什么时候说话都是客客气气,当然他们对我也很好,从不掺和我们的事情,这样的婚姻如果不是因为怀孕这件事还真是挺舒心的。
 
我体寒,这是从小的毛病。
 
记得上学那会,别的女同学都是十三四就来例假,我是眼巴巴等到十八岁才来,而且每次一来还要死要活的疼,爸妈带我看了中医,又去吃西药,甚至还听别人介绍说什么全身理疗,可惜都没有什么大的效果。
 
后来我放弃了,反正每月也就那几天不舒服,可没想到就是这种大意让我的婚姻生活出现残缺。
 
婚前体检医生知道了我身体情况,嘱咐要好好治疗,说这样会影响受孕,可当时的我们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哪里听的进去?
 
直到发现当初跟自己一起走进婚姻殿堂的朋友,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的肚子却仍然是平平坦坦没有一点变化,家人们着急了。
 
张涛特别喜欢孩子,他爸妈也一样,出去玩遇上别人家小孩子,那眼睛发亮的刺眼。他爸妈尽管从不在我面前说孩子的话题,可看着他们跟相熟朋友的孩子逗乐时,亲热呵护的宠溺样子,却一次次刺痛我的心。
 
为了张涛,也为了自己,我走上了漫漫的求子路。
 
体寒的女人想生孩子太难了!
 
先是饮食上。
 
再不能吃我最喜欢的冰激凌了,要知道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它了,总觉得那甜甜的味道一入口,立马就可以让我忘掉工作上的所有不快乐,可是为了孩子只能戒掉了。
 
还有睡眠习惯。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是十二点前睡觉的?哪一个不是朋友圈打卡说晚安,回过头还精神奕奕的刷手机,我也一样。
 
设计院工作一天,下班回到家,难得的舒服清闲,吃过晚饭肯定是得放松一阵的,可为了尽快调理好身体,我只能十点前就扔开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用强大的意志力强迫自己睡觉。
 
听着客厅张涛和爸妈的说话声,还有电视的声音,那可是真是一种煎熬。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要吃各种汤汤水水的中药。
 
张涛爸妈是很传统的人,他们一直很信服中药理疗,觉得身体不舒服,用中药从内到外的调理是最好的,不光治标还治本。所以当他们知道我体寒难怀孕的事情后,立马就找了中医。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
 
每天早中晚三次黑乎乎看不清楚是什么的中药汁,喝的我胃都麻木的没了感觉,真不想喝了!可一想到是因为自己身体原因才导致的这些麻烦又无可奈何,谁让我不争气呢!
 
再说人家做公婆的都没嫌弃我生不了,积极的帮忙调理,我这做儿媳妇的要是还不知足,真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在这种总觉得生不了孩子就对不起张涛家人发思想作祟下,我强忍着无奈和恶心,一次又一次咽下那些浓浓的药汁。
 
为了能尽快怀孕,认了!
 
但是在最后一件事上,却让我是无法淡定了。

医生说运动可以但是必须有选择性,像一些带有危险性的尽量避免。
 
就因为这句医嘱,张涛坚决不准我再跟着他去户外游了,甚至为了陪我还一度卸任了负责人的身份,甚至连晚上的夜生活都取消了。
 
可是明眼人也看的出,张涛情绪很低落,坚持多年的生活轨迹全部打乱,每天按时上下班,晚上也不出去,到了周末休息也不跟队友们联系外出,虽然那样让我看着安心,可当看到他朋友圈一次又一次的转发其他人户外游的旅行合影时,我知道张涛的不去是强硬割下心头爱的无奈。
 
说到底,这个男人宁愿放下自己最爱的事情,陪着我一起,还不是因为爱?为了表示他爱我,重视我,他才极力克制爱好,做出百般忍让。
 
我不想让自己爱的男人一天天活在痛苦中,所以在张涛又一个假期时,我偷偷把娘家妈从老家喊来了。
 
有妈妈陪伴,张涛和伙伴们出去玩的时候就可以放心了。
 
说实话,那天他的表现让我特别满足。
 
当听说是我特地把丈母娘喊来替换时,那么大个人了竟然突然就抱住我抽泣不止,说谢谢我的体贴和理解,他去户外游不光是纯粹的玩,那也是一种解压方式,工作压力太大,他就是想在休息时,适当放松。
 
现在因为陪我,再参加不了活动,转发朋友圈也是一种享受,只是没想到让我误会了!
 
看看,这傻男人。
 
爱不就是互相付出,互相理解吗?
 
他能为了我舍弃爱好,我怎么就不能为他也做出点让步呢?
 
再说,好的心情更能创造出好的效益,等着将来有了孩子,各种花费开销多了,还不是要他这做爸爸的多出力气吗?
 
我开玩笑的话让张涛破涕为笑,他也不顾长辈在场,抱着我深情一吻。
 
从那时起,张涛又开始了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户外游,看着深爱的男人每次归来意气风发的样子,我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做对了,跟本没考虑过一个问题,当已婚男人在没有束缚的再次深入那些未知的山林世界时,还会不会再抵挡住身边随时出现的诱惑?
 
说到底还是我高估了自己和张涛的感情。
 
忘了那句至理忠告:男人,永远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感性生物。

受了大半年罪后,我梦寐以求做妈妈的幸运,终于守到了。
 
那天一大早因为例假推迟五天,我下意识的就拿着验孕棒进了卫生间。
 
一分钟后,惊喜从天而降,看着验孕棒上鲜红的两条杠,我激动的嚎啕大哭,客厅看电视的张涛被哭声吓得惊慌失措的跑进卫生间。
 
“怎么了,怎么了老婆?”
 
我举着验孕棒的手微微颤抖,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老公,你要做爸爸了!”
 
张涛先是惊讶,再是惊喜,然后就是疯了一般拿起手机在家族群里宣布了这个好消息,瞬间群里红包一片。
 
看着眼前这个激动的狂发红包庆祝的男人,我的眼泪擦也擦不完。
 
真是太不容易了,大半年的时间啊,我天天都在喝中药,打针中度过,那些浓稠的药汁让我说话都有了药味,现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怎么能不激动幸福?
 
怀孕的我一下子成了家里的大熊猫,大功臣,所有人都围着我转,吃的用的喝的,真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了。
 
张涛更是积极的的不得了。
 
下班一回家就趴在我旁边,对着肚子里那颗还是根小豆芽的宝宝殷勤示好,不是自言自语的说,谁是爸爸谁是妈妈,就是拿着一本新华字典认认真真的给宝宝找名名,看着这个有点傻乎乎的张涛,我真是想笑,这男人将来绝对是个孩子奴。
 
事情的意外发生在我孕检时。
 
第一次孕检是在医院做的,已经确定是怀孕,不过因为月份太小,暂时还不能照四维彩超,所以我回家安安心心费等待着和宝宝第一次相见时间的到来。
 
三个月后,我和张涛还有公婆,一起去了医院,本来还激动的想通过B超可以看到宝宝的样貌,却万万没想到,血液检测结果报告出来后把我吓呆了。
 
TPPA试验阳性。
 
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叹口气,“梅毒螺旋体颗粒凝集试验的英文字母缩写,就是检测特异性梅毒螺旋体抗体的实验。”
 
张涛爸妈脸色变了,他们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说话声音都结巴了。
 
“秦月月,你怎么会得那种脏病!”
 
我傻了,看着他们,紧张的直摇头,我什么都没做过啊,怎么会得这种病?
 
可看着他们质疑的眼神,我还是心里胆怯了,赶忙拉过身旁一直不吭声的张涛,让他帮我做证。
 
可张涛却傻了似的,一动不动。
 
“老公,你怎么了?”
 
他扭过头盯着我,脸色慌张,嘴巴嗫喏着含糊不清,“老婆,不是…我不是…”
 
张涛紧张的样子让我一下子警惕起来,什么你不是,你想说什么?
 
负责我孕检的女医生看了张涛一眼说了句很坚决的话,“梅毒是有传染性的,作为夫妻双方,不管是谁都必须配合。”
 
一听这话,张涛再也忍不住了,扑通跪倒在地,“老婆我错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得了那种病!”
 
那天,我从这个竟然敢在婚姻外,偷食找刺激的男人嘴里,第一次听说了户外游里竟然还有男女混帐的“野游”活动,而我能得上梅毒也是拜他所赐。

张涛在我辛苦调理身体备孕时,就已经做出了背叛婚姻的勾当。

原来在张涛不参加驴友活动的时间里,一种悄然兴起的群游活动在圈里悄悄流行了。
 
“男女混帐野游”!
 
张涛说他当时愣了,男女混帐他听说过,就是有时候在外面遇上帐篷不够用,或者是女队友胆小,男女驴友共住一个帐篷!
 
不过那是光明正大的混账,大家平时都一个群体行动,熟悉的跟自家亲人一样,真在一个帐篷将就下,也说的过去,再说这情况就是出来十回也不一定能碰上一次的。
 
因为队员少,各项支出都不划算,就在张涛准备解散团队的时候,团队里的菲菲用男女混帐野游的楦头一下子吸引来十多个新队员。
 
这个举动一下子让张涛对她另眼相看了。
 
菲菲很乖巧,安静沉稳。不像别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她最爱做的就是休息时摸出一本书静静的看,那副从不被外人打扰的淡然让看到的男人移不开目光。
 
这里面也包括张涛,不过张涛觉得他的注意不同于其他男人,他是纯粹对世上美好事物的欣赏。
 
“这个解释挺高尚的是吧?”
 
我冷笑着问,“所以你和美好的菲菲看对眼了!”
 
张涛表情尴尬的点点头。
 
后面的事情也自然而然了,一对年龄相差十多岁的男女越来越熟悉,尤其是菲菲知道张涛是那家有名气的旅游公司领导后,大眼睛更是眨的炯炯有神。
 
张涛说他就是在那种眼神中彻底沦陷了。
 
虽然人回了家躺在我身边,可他的心里却一直有菲菲的笑,菲菲的眼神,菲菲的一切。
 
他说自己是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一想到每次和我过夫妻生活,都是因为孩子,他立马身体就会有厌恶的反应,只是他可怜我急于做妈妈,不忍心把那种话说出口,所以只能一直忍着。
 
听着张涛的讲述,我的心越来越冷。
 
“后来呢?”
 
张涛咽了口唾沫,看了我一眼。
 
“后来就是在你又一次允许我出去活动时,菲菲说她害怕不敢一个人睡,就钻进了我的帐篷,她说其他人也是男女搭配的。高山流水,星空点点,再加上旁边帐篷里传来的那种声音,我没控制住自己……”
 
听完这些我已经站不稳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婆在家受罪要孩子,他却爱慕年轻,图自己一时快乐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混蛋!
 
我再没能忍住冲动,一个耳光抽到了张涛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惊的旁边他爸妈都叫起来。
 
“你疯了!我儿子在外面有女人是错了,可你呢就一点错误没有?作为女人连孩子都生不了,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还得上那脏病!离婚,你跟我儿子马上离婚。我们家书香门第丢不起那人!”
 
好一个书香门第!
 
看来,表面书香,背后男盗女娼才是一向慈眉善目的公婆,真实的面目。
 
只是可惜,他们的儿子太不争气了!

面对自己爸妈的怒骂,张涛脸都没处搁了。
 
“爸妈,月月得病这事跟我有关系,都是我的错!”
 
张涛说在他和菲菲野游苟且之后没几天,他就感觉到了下身的异样,瘙痒,红肿,甚至小便疼的刺挠感也有了,他刚开始以为是身体劳累过度,就没太在意,只是找了小诊所拿了消炎药。
 
可两三天后情况越来越不好,张涛急了,赶紧打电话联系菲菲,本来以为她可能也是受害者,没想到菲菲的回答让张涛即羞愧又后悔不已。
 
菲菲说她是因为听了朋友忽悠,参加户外混帐野游求刺激才得上的那病的,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梅毒中期了,可惜的是那个害她得病的男人却再也没在菲菲面前出现过。
 
她为了报复男人,才会一次又一次参加户外混帐野游。
 
张涛的话让我听的咬牙切齿,这女人也太傻了,她为了一个渣男竟然把自己的人生也毁了,太不值得了。
 
“你都知道自己被人传染了梅毒,为什么还跟我有那回事?”
 
张涛急了,“你还记得前一段我说自己胃疼,拿回来一大堆医生给开的药吗?”
 
听他这么一说,前面还真有过这回事。
 
那一段他下班回来总显得很疲惫,人也是特别没精神,我问他,就回答是胃不舒服,还说已经去看过医生了,拿了药吃几天就没事了,原来那会他就已经中弹了。
 
而我被感染梅毒,也就是那几天,因为刚好是排卵期,我们有过几次夫妻生活。
 
我都要气疯了,你明知道自己已经得病了,竟然还不吭声的跟我有夫妻间的事,心里难道不会自责吗?
 
张涛赶紧解释。
 
“老婆,我和她真的只有那一次。而且当时已经咨询过医生,人家说我这个是轻症,吃点药就没事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原谅?看着眼前这个做错事还不觉得的男人,还会有原谅一说吗?
 
“你自己作死,为什么要拉上别人?”
 
我一把抓住张涛的衣领,声嘶力竭的质问他,眼前突然乌黑一片。

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我是孕妇,和宝宝是合为一体的,梅毒可以通过胎盘传染给宝宝,让宝宝宫内感染,可怜的宝宝就会流产,早产,甚至会成为死胎。
 
更让我揪心的是现在自己已经检测出感染梅毒,必须要接受治疗,而治疗时所有打在我身上的针,吃进嘴里的药也会对宝宝产生影响,就算是我抗过了前边所有艰难险阻,顺利的把宝宝生下来,他也会通过分娩胎传染梅毒,成为一个刚出生就要面对各种治疗,还不一定会治疗的梅毒宝宝。
 
这些后果太可怕了!

躺在病床上,抚摸着就要永远离去的宝宝,我不由得攥紧手心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张涛付出代价!

我向张涛提出了离婚!
 
“我要你财产的四分之三,还有当初买给宝宝的那套房子,我也要带走。”
 
本来还一脸关心的张涛听到这些条件,脸色刹那变得冷冽。
 
“秦月月,你疯了是不是?我不就是跟女人睡了一觉,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再说了你出去问问现在哪个男人没点龌龊事!我都已经跟你承认错误了,你还抓着不放想怎么样?还异想天开的离婚要四分之三,真敢开口!我今天把丑话说前边,就算是离婚也得是我提!”
 
好,真是好,听着张涛这一番“慷慨激昂”,我都忍不住要拍手叫好了,他终于把真心话说出来了,还每个男人没点龌龊事?我呸!不要脸。
 
如果每个男人都像他说的这样,那人跟畜牲还有什么区别?
 
既然已经撕开脸皮,那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在医院休息两天后,我打起精神全力应对离婚之事。

张涛和他爸妈也已经达成一致,同意离婚,只是他的答复简直是痴人说梦。
 
他说当初结婚时的房子是他的婚前财产,跟我没关系。婚后他的工资也大于我多倍,负担了家里的日常开销,就是买给宝宝的那套房子,我也仅仅出了八万的首付款,跟他的三十万相差太多,如果真要那套房子,我必须得按着现在的市场价补足损失,最少五十万。
 
这个算法真是让我呵呵了,看看,女人在婚姻中就是这么弱势,你在婚姻中那些一日三餐的奔波,洗洗涮涮的付出,为家庭圆满的各种煎熬,真要摆在明面上连廉价劳动力都算不上。
 
男人绝情起来,女人在婚姻中除了伤心,还得破财。
 
张涛很满意自己的算法,他收起了以前的温柔,冷笑着说,“如果你不满意,可以去法院告我,反正所有开销我都有记录。”
 
法院?你不配,对付你这种笑面虎不值得用高级玩法。
 
那几天,我通过一家私人侦探社,花大价钱给张涛准备了一分惊喜。
 
当我带着照片,还有几张写着张涛名字的梅毒检测结果,和那个叫菲菲的女孩亲自录制的一段视频出现在张涛面前时,他惊恐的神态看的我心里一阵舒畅。
 
“你当初去私人诊所的治疗记录,还有照片,当然如果嫌弃还不热闹,我可以让菲菲把她那晚录制的香艳视频在你们公司的局域网上放一放,我相信,你的大名不仅很快可以在业界如雷贯耳,还可以趁着网络的发达,在全国人民面前刷回存在感。
 
你说,同事,同学,亲戚朋友,还有上面的老板,要是知道平时道貌岸然的张涛,背地里却男盗女娼龌龊不堪,不知道会不会扔臭鸡蛋砸!”
 
张涛蹭的站起来,恶狠狠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杀了我。可惜,外面那一帮子同事八卦的眼睛,让他跟本不敢有任何的越举行为。
 
要想保住打拼奋斗十多年,好不容易获得的地位,这个男人终归是要夹起尾巴做人的。。
 
看着那张离婚协议书上张涛几乎要戳破纸的签名,我心里终于安宁了。
 
宝宝,妈妈给你报仇了!
 
后面的日子妈妈要重新扬帆起航了,好好进修自己在设计院的工作,等到一切都刚刚好的时候,咱们再接着续上这世,未尽的母子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