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我一人独战婆家的七大姑八大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我一人独战婆家的七大姑八大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风扶叶
2020-10-25 08:00


今夜,是石七七的新婚夜。

当婚礼结束后两人相拥在一起时,石七七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她娇羞不已,推开邹明说要去洗澡。

透过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往浴室里看,邹明看到石七七姣好的身材。隐隐约约中,石七七走进了浴缸,轻轻地弯下腰,将温水舀在身上。这画面带着一种朦胧美,看得邹明目眩神迷。

他的七七,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七七,终于成为了他家户口本上的人,与他朝夕相处、耳鬓厮磨。

邹明感到小腹一阵滚烫。

他着急地催促着:“七七,你好了没啊?”

七七早就洗好了,只是因为害羞故意拖延时间。现在邹明都开始催促了,她也赖不下去了,只好披上浴袍,擦着头发盈盈地走出来。

发间的水滴滴到七七的脸上,更衬得她娇艳如花。邹明忍下心底的冲动,拿起吹风机道:“我帮你吹干。”

“好啊。”石七七幸福地趴在邹明的腿上。

不知不觉中,两人滚到了一处。

那是从未有过的甜蜜。

从此夫妻结为一体,百年好合。

然而,进行到一半,邹明突然发生“嗷”的一声叫唤。

石七七惊坐起,对着邹明上下检查:“老公,你怎么了?”

邹明指着某个地方,叫:“疼,疼!”

怎么会这样?

石七七担忧不已:“老公,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她和邹明从小一块儿长大,两家多有往来,虽然前不久七七家破落了,婆婆想要悔婚,但邹明却坚持娶了她。所以她对邹明的关心是真真切切的,就算邹明真的不能人/道,她也绝不嫌弃。

只见邹明难看地抬起了头,目光闪烁。

石七七更不放心:“我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说的?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不离不弃陪着你。”

邹明听见这话,紧锁的眉头松开,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但很快又恢复了严肃:“七七啊,这么年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哪里不对劲的?”

石七七听出了问题。照邹明的意思,有病的是她?

她仔细地想了想,说:“例假时血量少,日期不正常,算不算?”

邹明突然紧紧地抱住她,深情地说:“七七,我对你的心,与你对我的心,是一样的。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对你一如从前。你放轻松,相信我,让我检查一下,好吗?”

石七七紧张地点了点头。

邹明打开手机手电筒,探寻得十分仔细,又上网查了一些资料,艰难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刚才我受到了一股很大的阻力,所以才会吃痛。按照我的估计,你很可有能是一个石女。”

“什么?”石七七大吃一惊,心情变得十分低落。她转过头去,眼里隐隐地含了泪水。

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她身上?

娘家破产已经够可悲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悲惨下去?

石七七垂眸,一滴泪落在大红色的被面上。

上一秒,她还是最幸福的新娘,这一刻,却是一个不合格的妻子。从天堂坠下地狱,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幸好有邹明安慰她:“老婆,你放心,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什么病不能治啊。咱们明天就去找医生,一定能让你做回正常女人的。”

邹明的理解与不离不弃给了她很大的安慰,石七七偷偷抹掉眼角的泪痕,转回身笑着说:“好,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

“嗯,我还等着你给我生孩子呢,男女都好,最重要是像你……”

邹明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严格说来,这不应该叫敲门,而是砸门。

婆婆李芳的大嗓门在外面响起:“明啊,你怎么了,妈在楼下听到你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可把妈担心死了,你快开门,让妈进来瞧瞧你。”

邹明脸上一阵尴尬:“妈,没事,就是见着个蟑螂。”

李芳半是炫耀,半是指桑骂槐:“咱家可是市里有名的豪宅,豪宅里怎么会有蟑螂呢,蟑螂这东西贼有灵性,只跟着穷酸人家走。明啊,你刚才那一声叫非同凡响啊,妈是真的不放心,你就打开心,让妈看看你好不好。”

石七七因为自己是石女已经很自卑了,破产也是事实,为了不让邹明架在中间难过,穿好衣服让邹明去开门。

婆婆大摇大摆地进来,在小夫妻的房间里蹭来蹭去,眼睛久久地停留在床单上,最后被邹明给搡了出去。

婆婆临走之前,留给石七七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好像在说——你给我等着!

石七七感觉到今后的日子会十分的不好过。

幸好有邹明安慰她:“老婆,你放心,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什么病不能治啊。咱们明天就去找医生,一定能让你做回正常女人的。”

邹明的理解与不离不弃给了她很大的安慰,石七七偷偷抹掉眼角的泪痕,转回身笑着说:“好,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

“嗯,我还等着你给我生孩子呢,男女都好,最重要是像你……”

邹明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严格说来,这不应该叫敲门,而是砸门。

婆婆李芳的大嗓门在外面响起:“明啊,你怎么了,妈在楼下听到你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可把妈担心死了,你快开门,让妈进来瞧瞧你。”

邹明脸上一阵尴尬:“妈,没事,就是见着个蟑螂。”

李芳半是炫耀,半是指桑骂槐:“咱家可是市里有名的豪宅,豪宅里怎么会有蟑螂呢,蟑螂这东西贼有灵性,只跟着穷酸人家走。明啊,你刚才那一声叫非同凡响啊,妈是真的不放心,你就打开心,让妈看看你好不好。”

石七七因为自己是石女已经很自卑了,破产也是事实,为了不让邹明架在中间难过,穿好衣服让邹明去开门。

婆婆大摇大摆地进来,在小夫妻的房间里蹭来蹭去,眼睛久久地停留在床单上,最后被邹明给搡了出去。

婆婆临走之前,留给石七七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好像在说——你给我等着!

石七七感觉到今后的日子会十分的不好过。

果然第二天,石七七刚起床,就看到家里坐了一桌子人。

公公、婆婆、公公的姐妹、婆婆的姐妹、大姑姐一家、二姑姐一家,搅屎棍小姑子……满满当当,一股要寻衅的架势。 

婆婆一见她出来,就把桌上的烟灰缸砸了过去,横眉叉腰,活像个泼妇:“石七七,你给我说道说道,昨夜为什么没有落红,当我们邹家是破鞋收容所吗?”

石七七纵使反应再快,还是擦到了额头。身体的疼倒是其次,心里的痛却犹如烈火炙烤。

婆婆这番话,无疑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难堪。

她从小学到大学,一个男朋友都没交过,唯一喜欢的,就是邹明。怎么可能在婚前乱来,做对不起邹明的事呢?

石七七又是尴尬又是委屈:“妈,我没有……”

“别管我叫妈,你不配!”婆婆劈头盖脸道,“像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在古时候是要沉塘的!”

还没等石七七解释,大姑姐附和道:“就是!妈,破落户出来的女儿,咱们哪能指望她自尊自爱有家教呢?” 

二姑姐两面三刀:“妈,您年纪大了,别气坏了身子。你看,这是你二女婿给你买的玉石,花了三百万呢,有些人呐,就是天天荬身也买不起。”

石七七低着头,眼里的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小姑子十分夸张地问:“二姐,你这玉佩怎么只有半块?”

石七七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只一眼,就让她浑身战栗。

这是石家的传家宝,破产后被强行拍卖。另一半因为在她的身上,得以保存了下来。

看着二姑姐手中的玉,石七七心中剧痛。那已经不是一件物事,而是耻辱。

所有人都在嘲笑,都看不起她。

她心里堵得慌,捂着额头就要落荒而逃。

过程的痛苦自不必说,还要瞒着公公婆婆。

好在有邹明全程的陪伴以及借着度蜜月打掩护,煎熬的日子终于过去。

两个月后,两人迎来了正式的新婚夜。

做手术的医生很是负责,为了让小夫妻能拥有正常人的感受,在征求两人的同意后,把术中破坏的chu女膜给修复了。

当晚,石七七洗完澡躺在床上,邹明猴急猴急地拿着浴袍冲进了浴室。一道磨砂玻璃门隔着两个人,双方都开始心猿意马。

他们对第1次有着无限的想象。

因是后天经历磨难所得,所以愈加觉得珍贵。

当洗澡水淋在身上的时候,邹明的身体犹如春风拂过,每个毛孔都要开花。一想到那个秘密,他就心里乐啊。

他愉快地哼起了歌。可就在此时,卧室里传来一阵难以言说的声音。嗯嗯啊啊,似乎是在……

邹明停止洗澡的动作,竖起了耳朵。没错,是妻子石七七发出来的。

邹明坏笑着想:七七比我更着急呢,自己先排练上了。

等他冲完澡出去一看,这才真的傻眼了——

石七七不着寸/缕地躺在床上,已然昏迷。脸色绯红,似乎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更加刺痛他眼睛的是,石七七的身/下,赫然淌着一滩鲜血。
 
现场那么凌乱,绝不可能是自己弄的。
 
邹明几乎要崩溃。
 
他在柜子里、床底下找来找去,想要找到那个无耻恶棍,可无论怎么找,房间里就只有他和石七七两人。
 
他又检查了门锁,是在里面反锁着的。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这一定是一场梦!
 
邹明跑进浴室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帮石七七盖好被子,掏出电话,打给管家:“喂,赵叔,今天有没有可疑人物进出过别墅?”
 
“没有啊。”
 
“我命令你现在立刻马上封锁每一道门,一只鸟也别让它飞出去!”邹明语气严厉,眼睛都发红了。这样的事,换谁都受不了。
 
挂完电话后,邹明颓丧地坐着,他抓着头发,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此时,李芳急匆匆赶来,道:“明啊,听老赵说你要封锁别墅,是出了什么事呀?”
 
邹明不想破坏七七名誉,随便找了个借口:“没什么,就是房间里进贼了,丢了点东西。”
 
李芳听闻此言,嘴里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就这点小事啊,难不倒你妈我。要知道我在你们房间,可是装了监控的哦。”
 
犹如头顶一个惊雷,邹明又气又怒。但对真相的探索已远远超越了生气,他黑着一张脸问:“连接的电脑在哪?”
 
李芳带着邹明来到三楼的书房,指着一只平板道:“就是它。”
 
邹明颤抖着手,点亮了屏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