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我和老公,在前任的尸体边恩爱了一年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和老公,在前任的尸体边恩爱了一年

作者:兰叶
2020-10-26 12:00


看到刘媚儿这样,江海忍不住的心痛,“你这是要干嘛,你是要作死自己呀?”
 
他使劲地摇晃着刘媚儿,试图把她唤醒。
 
可刘媚儿眼里突然泛起杀意,目光在冰冷的雨中十分吓人。
 
江海在那个瞬间,整个人一怔。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刘媚儿对他的痛恨。
 
江海的劝慰和阻扰,并不能阻止她心里的绝望。
 
刘媚儿眼看着江海,这个她深爱过的男人,她的心像是被人用利刃一下一下地扎进去,痛到她浑身颤抖。
 
她的手轻触到自己的肚子,红色的上衣覆盖着她的肚子,那里面,孕育着一个孩子,可那个孩子因为周浩的毒品,她就要失去他了。
 
被老公背叛,闺蜜逼宫,孩子流产……
 
全世界,还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人绝望。
 
她和江海两人在风雨中争吵,推搡,彼此想要拥抱又相互折磨,完全不知身后有一辆车正在离他们远去。
 
在那辆车上,车载录像正在记录着他们的最后一次冲突。
 
看到刘媚儿恸哭得浑身颤抖,江海把刘媚儿拥进怀里,用尽全身的气力地拥抱她。“媚儿,不要闹了,跟我回去,我们回去,我一定会好好待你,我们一起重新好好过日子。”
 
江海拉着在她怀里哭得无力的刘媚儿,一个横抱,把她抱回了花园城的家。

虽然彼此都没有胃口,但是江海还是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他希望刘媚儿能挑一两样她喜欢的菜,吃上几口饭。若真是这样,他就知足了。
 
可等他忙碌过后,去房里找刘媚儿,却看到她双眼猩红地盯着自己,脸色十分难看。
 
“媚儿?你怎么啦?”江海想要靠近,才发觉她浑身发抖,身上依然穿着那一套红色的上衣,黑色的鱼尾群和肉色的丝袜。
 
“怎么不换衣服,会着凉的。”江海想要帮她把那一身的湿衣服换下来,却发现她一直在哭。
 
江海被吓得有点慌乱无措,他知道自己伤害了刘媚儿。
 
他和欧浅闹掰了,就是希望能跟刘媚儿好好过日子的。但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可能了。
 
江海想要坐下来,跟她好好谈一谈,如果她不能接受自己的话,那么,就分开。分开后,他一定会好好补偿她的。
 
“媚儿,请你不要这样伤害自己,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我也同意跟你离婚。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愿意在经济上补偿你。”江海只想尽自己所能,让刘媚儿往后的日子过得舒心一点。
 
可刘媚儿一直在哭,还生气地把江海往门外推。
 
仅仅隔着一扇门,可是江海知道,他和刘媚儿,再也回不去了。
 
有些事,一旦你做了,就永远无法抹去。

那夜,江海一直站在门外。他的耳朵贴在门上,可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最后,江海意识到刘媚儿可能会做傻事,于是撞门进去。看到刘媚儿的那个瞬间,他整个人吓傻了。
 
她仰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江海走到床边,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可她的手已经没有了温度,冷得像冰窖里的冰块。
 
“媚儿?”江海轻唤一声,声音几乎低得像是在自语。
 
以往,每一次刘媚儿睡熟了,他都这样轻轻地把她唤醒,告诉她早餐在桌上,记得起来吃饭。可这一次,刘媚儿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他完完全全是懵的。
 
“媚儿。”他又叫了一声,知道她不会睁开眼睛了,他的心在颤动,巨大的悲痛袭来,整个人都是悲苦无助的。
 
他的双唇蠕动着,但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江海趴在刘媚儿的床边,心似乎被人撕扯着,异常难受。
 
就在此时,刘媚儿的手机响了,滴滴滴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的响亮。
 
“媚儿,不要用那药。有毒。”周浩的信息在屏幕闪动了一下,但是没人注意到它。
 
很快 ,手机的屏幕熄灭了,全然的黑笼罩了花园城。
 
笼罩了这个房间。

刘媚儿的突然消失,对周浩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他天天回家,经常蹲守在阳台边,因为从那个角度,能看到所有的人出入这个单元。
 
当然,他再也没有见过刘媚儿。
 
但他见到了江海。
 
江海神色颓然,经常失魂落魄。周浩心里猜测,或许刘媚儿自己误食了那药。
 
这个判断让他害怕,但他又不敢上门确认。
 
思来想去,周浩假装是江海,到派出所报了失踪案。
 
那晚,趁着夜色,在片区的警察疲倦后,他拿着刘媚儿的信息去警局报案,希望警察能上门看看刘媚儿到底是不是失踪。
 
可是那些警察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直到最近,宋焰在查连环案的凶手,才想起有那么一桩特征相似的案子。

“既然你已经怀疑刘媚儿是食用了你的药才导致的死亡,你为什么还要假冒江海去报案?”宋焰不解,一般人摊上这样的事,不是应该躲得越远越好吗?
 
谁知周浩凄苦地一笑,一副你不懂的表情。
 
“我只想确定她是否有事,但我自己没有勇气上去敲门。也是在报案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走那一步错了。关心则乱。”周浩又凄苦地一笑。
 
他用了关心则乱这个词,这个词,在无意间透露着他对刘媚儿的感情。
 
“你们也许不会知道,江海把刘媚儿的尸体藏到哪里吧?呵呵……”周浩此刻的笑容,阴森森的,让人后背脊有一股透心的凉。
 
宋焰眼睛灼灼地盯着他,神色严厉,“藏到哪里了?”
 
“就在那个小房间,他砌了一个壁橱。他搬家的前几天我发现了。之前我就一直怀疑刘媚儿的尸体还在家里,因为我妈有一阵曾经隐约闻到一阵臭味,那种肉腐烂的味道。”周浩摇摇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
 
他之前怀疑刘媚儿的尸体还在屋里,可是他没有机会到楼上去看过。
 
直到江海和王雪闹掰了,王雪回了娘家,江海又打算卖掉房子的那几天 ,周浩才终于有机会上楼去。
 
开锁于他,是一件再轻易不过的事了。
 
他开酒吧,什么三教九流的人他都接触过,开个锁,还难不倒他。
 
周浩终于在蹲点的时候,瞄到了江海不在家,于是他拿了家里的手电,决定去看个究竟。

主卧是王雪和江海的卧室,不可能有任何的可疑,只有书房的锁,引起周浩的关注。
 
他很快就打开书房的锁进了那间隐藏的房间。
 
里面,一切的布置跟王雪之前进来时的模样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周浩一眼就发现了那间房间和自家相同户型的不同之处。
 
楼上的那个被锁上的房间,明显少了一个柜子的大小。
 
这点,是王雪之前在楼下没注意到的。
 
“那个房间,我进去只需要一眼,就看出了不对。那个房间比我家的明显少了一米的大小。”周浩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我猜测,刘媚儿的尸体,也许就在那里。最后证实,确实是在那。”
 
周浩凄苦地笑了笑,“那个位置是空心的,我用锤子砸开一个小洞……”周浩停了下来,似乎那一幕还在眼前。
 
“那个位置,被锤子敲开后,现出了一片白。上面是各种白色的粉末,厚厚地铺了一层。原来江海把刘媚儿的尸体放进了里面,后来又用石灰把里面的尸体腌干,就像腌腊肉一般。所以那具发黑了的尸体,最后并没有腐烂,只是风化干枯,蒸干了所有的水分。”
 
旁边做记录的小警察右手抖了抖,他重重地咽下一口口水,然后抬起目光看了看宋焰。
 
饶是宋焰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不禁也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江海,他为何要把刘媚儿藏在那?他自己不怕吗?

“你发现了刘媚儿的尸体,为什么不报案,却要……把刘爱果,也就是欧浅也杀了?”宋焰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人这么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她该死。这是她咎由自取的。”周浩的声音变得冷峻起来,毫无温度。
 
“她不该那样对媚儿,不该让她那样痛苦,那样绝望地死去。”他喃喃地说道,声音很低,像是在自语。
 
想起刘媚儿,他的心还有一点痛。如果她愿意离婚,他也可以陪她到老,只是刘媚儿舍不得江海,也从未把自己考虑进后半生之中。
 
周浩两年前报案之后,警察未曾注意过这案子。他本以为就这样了事了,可是最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应该就此了当。
 
于是他让周婶有意无意地去点拨王雪,希望王雪能发现什么不对。
 
就在这时,欧浅也回国了,她化名刘爱果,她找到了周浩,给了周浩一样东西。
 
那件东西,让周浩决定不遗余力地揭穿江海。可那时的欧浅还没想到,最红悲剧的竟然是自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