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一个农村留守妇女的婚外情
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婚姻生活:一个农村留守妇女的婚外情

作者:韩霞
2020-10-26 14:00

我知道,从那一刻起,我就永远地被贴上了荡妇的标签。

我们生活在平原农村。

我和老公亮子是初中时的同班同学。初中毕业后,我们一起外出打工,两个人一起奋斗了3年,就回老家盖房结婚了。
 
结婚后生下儿子小凯,开销一下子大起来,儿子一岁时,为了多挣些钱,亮子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去北京做防水工了。
 
亮子走后,我就真的成了村里留守妇女中的一员,好久好久我都不太适应。
 
白天还好些,跟村里的媳妇婆子们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唠,再逗弄逗弄儿子,也不怎么觉得孤单。我最怕的是晚上,儿子睡着后,只有电视机不停的在响,安静的夜感觉好漫长好漫长,家里没有一点人气,我整个人干什么事情都好像提不起劲。
 
还有不时从身体里涌出来的欲望,也让我烦躁。我虽然对夫妻互动的事并不怎么热衷,可我毕竟还不到三十岁,怎么会没有正常的需求呢?
 
媳妇圈里一直盛传,留守妇女多数守不住寂寞,各村里都有很多对地下情人。我从最初的不屑,到清楚的知道一些谁家媳妇和哪家汉子在一起了,前天夜里谁去村长家了……
 
我惊觉自己思绪的变动,那段时间,我莫名的烦躁。一面是道德的耻辱感让人从心底不耻这样的消息,一面是身体的躁动驱使着自己忍不住去听一点,再听一点,聊以慰藉。
 
我开始刻意疏远村里的媳妇群体,每天尽量带着儿子在家里玩耍,给孩子织完毛衣,给老公织毛衣,织完毛衣,做鞋子,我想让自己忙碌起来,从而平静心里的杂念。

那是烈日如火的一天,舅舅的儿子结婚,我穿上漂亮的衣服,化上一个精致的妆。女人嘛,平时再怎么邋里邋遢,参加喜宴的时候,总要注意一下个人形象。
 
喜宴在镇上的一个农家乐举办,我只需要骑着电动车穿过一个村子就到了,只不过,这时候是盛夏,村与村之间的庄稼地里,玉米已经很高了。也听媳妇们说过,有人在玉米地里寻欢,大家都笑称,那是一片“红高粱”地。
 
大伙都心知肚明,那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只是我从没想过,自己会与这片“高粱地”有什么关系。
 
因为天气预报说有雨,喜宴开始的早,结束的也早,吃完饭,大家寒暄一阵就各自回家。我走出农家乐,炫目的太阳火辣辣的,能把人融化了,我骑上电动车往家赶,也没注意具体是什么时候。
 
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影,火热的日头,没人愿意出门。我很快就走到了那片玉米地。这条路大家常走,都是水泥马路,更何况,我去的时候刚走过,平坦的很,没什么沟沟洼洼,路上没人,我骑的飞快,快到拐弯处了,我也没有准备减速,就这样,刚拐弯,一个碗口粗的木头横在路中间,我刹车不及,连人带车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沟里……

头昏昏的,感觉有人把我往玉米地里拖,感觉到有人在扒我的衣服,我想看看是谁,但是,眼皮很沉很沉,睁不开;我想大声喊救命,嘴巴就是发不出声音,我的意识在拼命挣扎,身体却怎么也不听使唤……

直到他侵犯了我的身体,我的心生疼的几乎要停止了跳动,亮子,怎么办,怎么办……

我绝望地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候,我昏昏地听到有雷声,一声接一声,不一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的意识渐渐清晰,能模糊地看清楚压在我身上的那个人,手脚也能慢慢动弹了,我开始手脚并用的挣扎、抓挠、但终究是无力的,而他在感受到我的挣扎后,似乎更疯狂了。
 
在哗哗的雨中,我的意识在反抗,而我的身体却渐渐沦陷了……从最初的反抗,到默默的承受,再到后来不自主的迎合,我感觉好羞耻。
 
自己竟然也成了大家口中所不齿的荡妇。
 
不知过了多久,他起身了,然后温柔的给我穿上衣服,他紧紧的抱着我,说,“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你知道的,我是真的好喜欢你。”
 
那天,他以救命恩人的角色,把我背回家,又帮忙把摔坏的电动车送回去。

他给老公打去电话,一本正经地说着我受伤了,这会已经没什么大碍。

我听到老公对他的道谢,听到他说回来一定请老同学喝酒…

那一刻,真的,我心里如同一团乱麻。
 
我该怎么办,要不要给老公说,说的结果又是什么呢?最终,我还是颓然的放弃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不知道大家有什么疑虑没,也许有,也许没有。
 
我以摔伤了为由,在床上躺了几天,然后给大家说,淋雨感冒了,就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

大家以为我是真的病,只有我知道,那是心病。
 
我打电话给亮子,让老公回来,或者我去找他。亮子说,这一批活在偏远的郊区,不方便,让再等等,等他回来接我。我沉默着,亮子软声细语的哄了好久,听着他的声音,我慌乱的内心慢慢平息,我还是答应了,等他忙完回来接我。

只是这一等就是一个月。一天夜里,我听到楼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感觉像是谁在楼上走路,农家的两层小院,二楼都是堆杂物和粮食用的。
 
我怕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是小偷吗?东西被偷走了怎么办?我能喊人吗?可是,会不会是他,我听到过那些偷情的桥段,都是夜半悄悄的,要是喊人了,发现是他,大家看到我们,会掀起怎样的风言风语?
 
我轻手轻脚地打开门,把院子里的灯都拉亮,慢慢的走向二楼。

我的手还没有摸到楼上的电灯开关,整个人就被拽进了男人的胸膛,他捂着我的嘴,下一秒就开始了狂吻。

然后就是衣服……
 
我拼命挣扎,直到他的身体再次把我征服。
在楼上的杂物间里,他疯狂的索取,我默默的享受……心中的羞耻感被身体的快感所淹没。
 
第二天,我带着深深的愧疚感给老公打电话,问老公什么时候回来接我,老公说,再有一周。
 
接下来的日子,每一个夜里我都提心吊胆,我害怕他来,但是心底又有一丝期待,这种内疚又有点刺激的情感每天折磨着我。

他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情绪,接下来几乎每天夜里准时到。

稀疏的星挂在天上, 我们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只是一味的相互索取着彼此的身体,一遍又一遍。

我们像两个初尝人事的孩子一样,贪婪着彼此,又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老公如期回来了,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我更加内疚和自责。

我避开他的眼神,慌乱地躲进他的怀里,他看着我打包好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开玩笑地说,就这么想我吗?
 
我狠狠的点点头,愧疚的说,对不起老公,让你受累了。

老公开心的像个孩子,只是他不懂,这句对不起中有深深的感激,还有沉重的愧疚。
 
我们走的那天,老公提着水果去了他家,去感谢他把受伤的我背回家,感谢他对我的帮助,我牵着儿子,躲在老公身后,我感觉到他有盯着我,我慌乱的别过脸去,眼睛躲闪,不敢看他。
 
他妻子热情招呼我们,一直在老公面前夸我,当我听到本分一词,整个脊梁一阵发寒,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我的愣神让她媳妇有瞬间疑惑。这时,他顺手递给我一个苹果,然后跟老公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说,咱们学校的一枝花被你摘走了,你们赶快走,别在我面前晃悠,不然我要抢人了!

我们终于踏上了进城的路,我逃离似的头也不回,真的,我从来没想过,我还会有这样不堪的时刻,或者说这样不要脸的时刻,我竟然跟着老公去见自己的出轨对象。
 
现在,我们在城里买了房子,我再也没回过老家,即便是逢年过节,我总是找各种借口,让老公带着孩子回老家,我笨拙地用远远的距离感隔离我曾经对婚姻的背叛。
 
如果可以,我会把这件事烂在心底,不去碰触。我爱我老公,爱我的家,我不想和老公之间出现无声的裂痕。祈求上天,就当我还是最初的那个受害者吧,就当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是的,就是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