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陈县令断案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陈县令断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张慧峰
2020-10-29 13:00

陈县令上任刚三天,就遇上了一件棘手的案件。荷塘村的村民李二寡妇状告本村的朱三,说是朱三侵占了她家的树林。陈县令不敢怠慢,立刻带上范师爷,还有捕头赵四,急急忙忙地赶往荷塘村。
  
荷塘村坐落在荷花湖畔,彼时正是夏天,荷花湖中的荷花开得正艳。荷叶矗立在湖面上,一阵风吹来,荷香扑鼻,沁人心脾。旁边有一片树林,林中那几棵白杨树郁郁葱葱,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陈县令明白了,这就是李二寡妇说的树林了。
  
范师爷告诉陈县令,朱三是村里的恶霸,那几棵白杨树确实是李二寡妇种的,但慑于朱三的强势,村里没有人敢为李二寡妇作证,前任县令和朱三有亲戚,便把树强判给了朱三。李二寡妇不服,才向陈县令告的状。
  
陈县令看了看那几棵树,胸有成竹。他告诉赵四捕头:“速去村中带原告和被告过来,老爷我今天要审树。”
  
朱三被带到陈县令前,他不服,说树是他种的,陈县令就问他:“朱三,你是何年何月种的树?”
  
“回老爷,小的是五年前春天种下的树。”狡猾的朱三转动了一下眼珠子。
  
“赵四捕头,你速带人把树锯倒,待老爷我审树。”陈县令一声令下,大树片刻功夫就被伐倒了。陈县令来到树前,仔细观看毕,陡然大喝一声:“大胆刁民朱三,白杨树的年轮是七圈,应该是七年前栽种,这树不是你的。”
  
朱三狡辩道:“老爷,是小人记错了。白杨树确实是我七年前载种的。”
  
陈县令眼珠一转:“朱三,你还是不服,是也不是?”
  
“小人只要老爷判的公道,树确实是我的。”
  
“既然如此,老爷我让上天来判如何?”陈县令问朱三。
  
朱三不解。
  
“我让你来抓阄,你若能抓得着判给你树的阄,树便归你,如何?”
  
朱三犹豫不决。
  
陈县令又说:“一共两个阉,一个写上‘是’,一个写上‘不是’。只让你抓,不让李二嫂抓,抓着‘是’,树便归你,李二嫂便落空;抓着‘不是’,树便归李二嫂,你看如何?”
  
朱三暗喜,感觉像是得了偌大便宜。
  
李二寡妇刚要说话,陈县令冲她使了个眼色,李二寡妇便闭了口,不吱声了。
  
陈县令写好了阄,朱三便高高兴兴地去抓阄。赵四捕头打开了朱三抓的阄,上面写着:不是。
  
陈县令问:“朱三,此乃天意,服也不服?”
  
朱三无话可说。树判归了李二寡妇。
  
回县衙的路上,范师爷百思不解:“老爷,你是如何料定朱三会抓阄,而且会抓错的?”
  
陈县令微微一笑:“我看朱三猪头猪脑的,有些蠢相。我只让他抓阄,不让李二嫂抓,他必然以为我心里向着他,必会欣然从命。至于阄么?”他摊开手掌,掌心里是剩下的那个阉,上面写着两个字:不是。
  
陈县令又笑了一下说:“还有,他们争的是活树,树伐倒了,判给了李二嫂,没有了树,朱三便不再争了,本太爷也就一劳永逸了。”
  
此刻,范师爷顿悟。


【作者简介】张慧峰,山东省成武伯乐第一初级中学地理教师,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公益志愿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