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漂亮国度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漂亮国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钱轻尘
2020-10-31 11:00


夜幕中我站在美丽大桥上,听着桥下江水发出嘶吼的声音,血水和着雨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我弯腰奋力将大行李箱推到大桥边缘的时候,老旧的拉链突然蹦坏,思源血乎乎的小腿就这样弹了出来。

看着他扩散的瞳孔和扭曲的身体,我的眼泪失去控制奔涌而出:为何我的一生如此荒谬。

先是被强制分配到低颜值区,又被强制匹配与颜值分数一致的思源结婚。婚后他还以我颜值低让他没面子为由家暴我,我忍无可忍反抗了一次就意外将他杀死。

“姑娘,需要帮忙么?”

身后低沉的男声吓了我一大跳。

我转过身去,模糊视线里出现一个穿着黑色长款风衣,搭配黑色棒球帽和墨镜,满脸络腮胡的粗壮中年。他一双绘满刺青的花臂交叉在胸前,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看。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黑哥。

也是我第一次在低颜值区听见有人叫我“姑娘”,其他区民都是叫我“丑女”“丑八怪”“怪物”。

“仙儿,你说这苏打气泡水是什么味道?”

蹲在我身旁的曾可人直接将她兔唇、突额头、塌鼻梁、宽眼距的脸靠到我肩上,手上拿着一份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广告单。

“别瞎想,这种零糖、零脂、零卡的饮料可是高颜值区的人才能享用的。”

我双手不停洗着塑料盆里的碗筷,顺便一脚踢开了一只妄图从布满污渍的地板上爬到我塑胶鞋上的硕大黑色蟑螂。

曾可人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广告单折好塞进工装裤的后口袋里。

我知道她对于高颜值区的一切都充满执念,因为她的孩子就是因为高颜值而被强制交给高颜值区的某个家庭收养了。

“你的动作可要快点,这个钟点游行的区民应该就要过来吃饭了。”

曾可人的老公是反叛军的小头目,因为有了这层关系她的韩式料理店才得以有生意做。

“马上就洗完了。”

作为低颜值区数一数二的丑女我生下来全身布满蜿蜒盘旋黑色胎记,极其恐怖恶心,很难找到工作,曾可人可怜我是个寡妇,让我在店里打个工,因此我对于这份工还是十分用心的。

她点点头,临走时又嘱咐了一句:“仙儿,我听说这几天中低颜值区都会游行,今晚要开始宵禁。你晚上就不要去垃圾场淘垃圾了,赶紧回家!”

我笑着感谢她,可是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去垃圾场。

别说宵禁,就算闹革命,只要颜值体制没被废止,我就必须赚钱,必须去做手术换肤,必须变漂亮。

午饭时间的餐厅挤满参加游行示威的低颜值区民,个个都被辣椒素弹和高压水枪弄得灰头土脸,好几个还挂了彩。挤在餐厅里看起来就像群魔乱舞。

我穿着紧裹全身的长款制服端着芝士泡菜炒饭、辣炒年糕、铁板五花肉周转在个各桌之间。
高油、高盐、高热量,这是低颜值区的标配餐饮。

在我忙得找不到方向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角落里的黑哥突然拉住了我,他低头压了压黑色棒球帽的帽檐:“换肤的钱筹到了吗?我们的诊所马上就要转移了。”

“很快了。”我没有底气的声音很快被天花板电视传出的播报音盖了过去。

“经过大总统的大力推动,《颜值法典》已经通过立法机构的审议,将在明日零时实施,届时我国的颜值制度将得到最大的维护……”

电台的知名“初恋脸”主持人王波波正站在史上颜值最高的大总统身边笑眸如花地播报着。
我情不自禁地翻了个白眼。

王波波是我的小学同学,天生低颜值。但在大总统推行颜值体制后,凭借富豪双亲给的巨款成功做了移植器官和换肤手术,挤进高颜值区,自此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

换肤、移植高颜值器官,这也是当代中低颜值区人们唯一社会等级晋升的办法。

而这个高大帅气的大总统当年凭借着他优雅的形象赢得了选举,上台之后便大力推行颜值体制。

恰好他当选那年刚好我高考,因为低颜值而一直奋发学习的我直接失去了高考资格,被强制安排到低颜值区生活。

“走吧,明天去接了那单活吧。”

黑哥扯了一下我的衣袖,露出我脖子上的胎记,旁边的几个工友立即被丑到惊呼起来。

“在《颜值法》正式实施后,全国高颜值人士的权益将得到极大维护。而那些品格低下、行为低俗的低颜值人群将获得最严格的管理……”

各种声音撞击着我的耳膜,我的脑袋也跟着嗡嗡作响。

这一年来我守过坟地、工地里搬过砖、清通过下水道……全年无休,可是积蓄距离到黑诊所做换肤手术的费用还有一大截,眼泪就涌了上来。

“好!”我咬牙切齿地答应了。

第二天凌晨,我穿着罩住全身的黑袍,坐上了大集装箱车的铁笼中赶往高颜值区。按照颜值法规定,在高颜值区工作的低颜值区民绝对不可以露出容貌。

集装箱中只有一节昏暗的照明灯管和几个通气孔,我坐在里面大脑缺氧,只感觉到车子从低颜值区坑洼泥泞的道路上摇晃着出发,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才开到平坦的道路上,应该是到了高颜值区。

果不其然,集装箱门被打开,几个蒙面的持枪军人上来后皱着眉检查了我全身,确认没任何问题后又重重关上了集装箱门。

待到集装箱门重新被打开,我被一群身穿白色防护服、头戴防护脸罩的工作人员铐上了贴着标签的手铐,待到一座试验楼中。

在那里我被做了全身检查、抽血、器官组织取样、体能测试、各种药物试验……

像小白鼠被全方位观察的一个月里,我经历了脱发、呕吐、疼痛等各种不良身体反应,还要忍受毫无隐私的医学观察,但为了赚钱我又默默忍受了下来。

离开试验楼那天我已经全身皮肤溃烂、四肢虚弱无力、高烧不退,被黑哥搀扶着上了集装箱。

“黑哥,这个项目究竟是做什么的?”

黑哥之前一直不愿细说这个医学项目的具体内容,所以我之前犹豫不决是否要接下这份薪资丰厚的工作,但现在我实在是太好奇了。

“唉,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好像是科学院的一个基因改造试验。”

关上集装箱门时黑哥又问了一句:“我现在手头还有一份急活,你还做吗?”

“做。”

我想着都已经如此不堪了,干脆赚多点钱将换肤和移植漂亮器官的手术一起做了。

于是我又被带到了一间坐满高颜值学生的大学教室,大屏幕上放着“颜值与罪恶——《颜值法典》立法委员会会长灵婳”的PPT。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个实例。”

大讲台上穿着粉色高定裙装的高雅女士话刚说出口,旁边几个靓丽的助教就上前帮我脱掉了黑袍,只留给我一个脸罩。

看到我的裸体,台下高颜值的大学生们立刻炸了锅,惊叫声连连,有的惊恐地遮住了眼,有的肆虐地举起手机拍照,甚至有个双马尾的女学生直接将早餐奶吐了出来。

“大家想看看这个人的下半身,大肥臀、大象腿就是懒惰的典型象征。”

“不是啊,我每天都在辛勤工作,被迫长时间蹲着洗碗,才会变成这样。”

“还有这手臂上的暗红疤痕,明显就是逞凶斗恶的结果。”

“不是啊,这是我丈夫家暴我后留下的,我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去掉。”

“特别是这一身的黑色胎记,直接就说明了这个人的基因不行。丑陋,这就是她的原罪。”灵婳下了盖棺定论。台下爆发出如潮的掌声。

我内心很想为自己辩护,但是却不敢说出口,因为低颜值区民在高颜值区是没有发言权的。灵婳示意大家安静之后问道:“那么对于这样丑陋的人我们应该如何处置呢?”

“监禁!”“终身监禁!”“死刑!”

台下的大学生踊跃发言。

“处置丑人还是要有一个准则的,所以为配套《颜值法典》我们推出了一个测量颜值的系统,将会比之前的人工评分更为精确。”

只见一只小巧的无人机飞到我身前,摄像头扫描过我全身,画面实时传输到大屏幕的系统界面。数据上传完毕后,系统给出了一个“3”的分数,结论是分配到低颜值区。

看到这个结果灵婳继续侃侃而谈这套系统在未来将应用到法庭审判过程中。而眼前的这一幕让我仿佛回到十八岁参加全国初次颜值判定的时候。

第一轮,我跟同学校的同龄人一起全裸被摄像机高清扫描全身,图像传送到评分网站上接受网友的不记名评分投票。第二轮,几个专家代表一对一进行观察打分。两个分数按2:8的比例得出最终得分。

得分公布那天我同其他分数处于低档的同学一起被送到低颜值区,其中就有王波波。而我的父母被送往中颜值区,之后我们便再也没见过面。

回到低颜值区棚户区的家中,我发着烧昏昏沉沉躺了一天后就直接去了黑诊所。

“仙儿,你参加的试验说是成功了,主办方刚刚付款了一大笔工钱!还有那个灵婳也是个大方的主顾,钱也是给得干脆!”

我听了也十分激动,看来手术是没问题了!

“你真是个幸运儿,这两个工作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来来来,哥给你整套最棒的,保证你人如其名。”

当年我出生时爸妈看我全身胎记,特地给我取了这个好意头的名字,可却让我从小成为嘲笑、讽刺的对象。没想到30岁这年我终于可以实现爸妈的期望。

“要做就做到最好,我要变得最漂亮!”

一针麻醉剂下去,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等到重新醒来,我全身肿胀,伤口疼痛不已。

在术后的几天里,曾可人天天跑来照料我,无非是希望我能够在变漂亮后帮助她找到儿子。
我看着她殷勤的笑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仔细体会着变漂亮带来的痛楚同时反复咀嚼着一个问题:为何我要承受命运如此多的不公。

直到身体上的痛楚慢慢消退,问题的答案已浮现在我心头:一切皆因为我天生低颜值。

当伤口的绷带拆除的时候,我在镜子前看见了全新的自己:大眼睛、苹果肌、挺鼻梁、微笑唇、天鹅颈、直角肩、人鱼线、A4腰、蜜桃臀、大长腿,最迷人的一身白皙吹弹可破的皮肤。

黑哥拿出一个盗版的颜值测试系统往我身上一测:分数99.9,结论是被应归类为高颜值区。

我看着自己像极了多位高颜值明星,但唯独不像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扭捏。

“自信点,现在你可以去认罪了,这么高的颜值一定会判无罪的。”

我微微一笑:“黑哥,我有个赚钱的好点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黑哥面瘫的脸上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但他很快就被我的点子说服了。

不久在网络上,一个ID叫“小仙女本尊刘仙儿”的女主播横空出世,连连霸占热搜。

作为女主播的我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漂亮的衣服,在直播间里与全国网友花式对骂。谁打赏赏的多,谁就有机会与我对骂。

于是每天在我的直播间里都是各式叫骂声不断,污言秽语难以入耳。

一开始,黑哥帮我偷渡到高颜值区、租房子做直播、雇水军、买热搜。他还非常担心对骂这种方式无法赢得关注,但事实说明,只要我颜值够高,做什么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随着观看直播的人增加,粉团人数暴涨,各式礼物刷不停,赞美声更是不断。

“小姐姐盛世颜值天下无双。”

“牛奶肌肤刘仙儿未来可期。”

“唯爱刘仙儿。”

“国民老婆娶我!娶我!”

……

有了流量我很快就出圈了,广告商来找我代言,制片方来找我拍综艺、电视剧,电台来采访我。虽然我什么才艺都没有,甚至有时就像个木偶人。

黑哥做了我的经纪人,每天心花怒放地看着到账金额的数字不断攀升,根本注意不到我的真实计划。

出书、出唱片、代言、拍剧、做节目……我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享受着最高的赞美。再加上狂热的营销,我站上了全国颜值界的最巅峰。

当电视台的“初恋脸”王波波都来采访我时,我已经盛装站在核心大礼堂前的红地毯上。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全国十大最美国民”的照片,其中就有我微微一笑的头像。

在闪光灯的照耀下,我看见了我们的金发碧眼大总统。四十三岁的他丝毫没有油腻感,贴身的西服完美地勾勒出他身上肌肉的线条,烘托出他高雅的气质。

我直视他立体的脸庞上深蓝色的眼眸,确实有种沉溺其中的感觉。他真的是我所见过的颜值最高的男人,秒杀一切明星。

难怪竞选时,明明大部分预测机构都认为支持他的只是小部分追星迷妹,可最后他却以压倒性的票数当选,还连任了十年之久,顺利将颜值体制发展成为治国理政的基础。

看来其实每个人潜意识里都是以貌取人的吧。

在颁发奖章之后的发言阶段,我站在发言台上,看着台下开始直播的长枪短炮和聚精会神的记者们,脱口而出一句:“操他妈的!”。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格外精彩,大约没有人能料到在这种庄重的场合我还能说出脏话。

接下来的几秒钟里我故意保持沉默,尽情地享受着我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这一刻。

“啪啪啪……”

突然站在我身边的大总统鼓起掌来。沉默的局面骤然被打破。

大厅中的所有人恍如大梦初醒,纷纷附和鼓掌称好,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在大总统的带动下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我故意设计的风趣开篇,但这显然不是我计划中的效果。我瞥眼看见大总统在与台下的工作人员使眼色,马上就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赶紧清清喉开始我的演讲。

“一直以来,我们国家将颜值作为判断社会行为的基准。于是只要有一副漂亮的皮囊就可以享受最优质的的社会资源,获得法律的优待。家暴、吸毒、强奸,甚至是杀人都可以被原谅。”

“而低颜值的人则理所应当被批判、被鄙视。于是每个人为了提升社会地位拼命通过整容、换肤、移植器官等提升颜值。”

“最后,高颜值的人爬上社会顶端,颜值低的人沦为社会最底层失去发言权被迫沉默,而颜值高又有良知的人为维护自己的社会地位选择保持沉默。”

“所以在座的各位都是魔鬼,或者是魔鬼的帮凶!”

我奋力发声,企图以一己之力替颜值主义的受害者发声,让更多的国民看清事实的真相。

“够了!”我们的大总统一把抢走我的话筒,完全不顾他高雅的形象。

与此同时,台下冲出几个蒙脸的工作人员将我拉扯到后台。在一个角落里,他们拿出电击枪对我扫射,我随即晕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在看守所的单人间中。

在将近半年的调查时间中,我坦诚了自己杀死思源的经历。

我十分清楚凭借我现在的颜值理所应当能够全身而退,若法庭当真判我有罪则说明这个国家遵循的治理社会规则与《颜值法典》的精神相悖,那么颜值体制的权威将受到极大挑战。

“根据《颜值法典》的第一百零一条、三百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刘仙儿犯扰乱公共秩序罪,判处死刑;犯杀人罪,判处死刑。”

可是法官的宣判却让我措手不及。

原来在这半年中,国内反对颜值主义的声浪已经形成了燎原之势,更在我因发表演讲被拘禁后达到顶峰。大总统被迫决定采纳更多民众的意见。

而灵婳为首的立法委员会那班人被查出收受贿赂,违规制定颜值判定基准,制定智能颜值系统牟利,与黑诊所勾结为中低颜值区公民非法手术等,现在已经被免除公职接受调查了。

而我现在被颜值主义的支持者视为反叛军的发言者,恨不得杀鸡儆猴。而反叛军则希望我能够成为“殉道者”以煽动更多国民加入反对颜值主义的队伍。

在行刑的当天,遍布全身每寸肌肉的撕裂痛导致我蜷缩在床上,不久便陷入昏迷。

苏醒后的第十天,我终于以自由身走出了看守所。

走在满是废墟与血污的大街上,我听见了不时传出的爆炸声与哭嚎声。最终在核心大礼堂前的大屏幕上,我看见了秃头、凸嘴、肥头大耳、四肢粗短、全身紫色癫斑的新总统宣誓就职的画面。

而曾可人就作为总统夫人站在他身边。

又一次站在美丽大桥上,这次的江水表现出过分平静的一面,我在江水的倒影中看在了自己满身黑色胎记、兔唇、突额头、塌鼻梁、宽眼距的模样。

我放声大笑,笑得眼泪和鼻涕都糊了一脸。

“仙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一回头,看见了黑哥正在朝我微笑:“你的基因卖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