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情人落胎后,报复原配最高明的手段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生活:情人落胎后,报复原配最高明的手段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大碗子
2020-11-02 20:00

雷嫚妮是在自己卧室床上剖腹自杀的。

自杀前,她刚跟朋友旅游回来,心情不错。照她父亲雷大军的说法,她根本没有想死的理由。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想自杀,也不可能选这么惨烈的手段。

雷大军和妻子的卧室就在女儿房间隔壁,说出事那天晚上,他们都没有听见女儿房间传出什么动静。

一声不吭的给自己剖腹了,这事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别看雷大军有钱。

可能真的是身上的孽太多了,除了这一个女儿,他再没其他的子嗣。

这唯一一个宝贝女儿,被他捧在掌心上,放在心尖上。

女儿也争气,虽然是富二代,却没有富二代那些毛病,非常努力上进,从小就品学兼优,很少让雷大军操心。

雷嫚妮今年大四,学的国际金融专业,妥妥的学霸一枚。颜值上,她遗传了父母的优点,清秀可人。

这样一个女孩,突遭不测,外人都觉得可惜。更何况父母。

雷嫚妮死后,雷大军的老婆周晴也住进了医院。

她一直接受不了女儿的死,整天精神恍惚。

我受雷大军邀请,去他家勘察。

看得出来,雷大军本人,也是非常信这些的,光是招财风水阵就摆了两个。

房子的地理位置,自然也不必说,都是上风上水的地方。

风水这样好的家宅里,出了这样的凶煞之事,确实不太正常。

要么是被人做局了,要么就是遭了果报。

做他们这一行的,得罪的人应该不少。

但雷大军说,生意场上,今天你算计我,明天我算计你,都是为了求财,不至于要置对方于死地,想不出谁会害死自己的女儿

我看了看他,问,除了雷嫚妮,他是不是还有个儿子?

雷大军脸色变了变,说没有。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看他眼神比较闪躲,感觉可能有所隐瞒。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雷嫚妮生前居住的卧室。

床单被罩已经换了新的,房间也仔细清理过了,干干净净。

只是在熏香的掩盖下,还能闻到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气。

房间里摆着很多奖杯,奖章之类的,是雷嫚妮以前获得的荣誉。一看就是个优秀的女孩。

我闭上眼感受着房间里的能量。

再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的光线暗了下来。

四周彷佛被隔绝起来,没有一丝声音。

一个女孩穿着睡衣,坐在床边的梳妆台前,往脸上拍护肤水。

看她的神情很放松,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护完肤之后,她取下头上的发带,黑色的长发瀑布一样披散在肩头。

对着镜子照了会后,她起身坐到了床上,拿出手机玩,好像是在跟谁聊天,脸上挂着笑容,很开心的样子。

聊着聊着,她突然抬起头来,朝房间里四下看了一圈,脸上的神色有点紧张。

看见房间里没有异样之后,她又继续埋首玩手机。

又过了一会儿,她再次抬起头来,向四周张望。这一次,她眼神中已带了些惊恐。

随后,她放下手机,下床穿上拖鞋,走到了梳妆台前。

在这里,我有必要给大家讲一下她这张梳妆台。

她房间的装修风格,应该是田园风的。

但这张梳妆台,是红木的中式风家具,看起来跟整个房间的风格很不统一。

梳妆台上是一扇镜子,差不多有半人高。

雷嫚妮就站在梳妆台前,喃喃自语。

我只能看见画面,却听不见她在说啥。但从表情上看,她是越来越激动,好像在跟谁吵架。

突然,她转过身,经过我身边,朝门口走去。

我也连忙转身跟上。

从卧室出来后,雷嫚妮下楼去了厨房。

她在厨房里徘徊了一会儿,最后挑了一把又长又尖的剔骨刀,返回卧室。

在经过客厅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钟表,是晚上12点零5分。

雷嫚妮拿着剔骨刀回到自己卧室,锁好门。

又回到床上。

她好像在纠结什么,片刻后,拿起手机,手指迅速的敲击着屏幕。

手机上的光照在她脸上,看起来有一丝丝诡异。

在编辑好一条信息发出去之后,她把手机扔到一边,躺在床上,一手拿起那把刀,毫不犹豫的扎进了自己腹部。

就像感觉不到痛似的,她的脸色一直很平静,甚至嘴角还噙着笑。

我不明白她那个笑容意味着什么,很诡异的感觉。

尽管明知道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我现在只是在当日情景重现的幻境中,我还是忍不住跑过去,试图阻止她。

当然,我这是徒劳,我的手指从她的身体里穿过。

眼看她的血越流越多,整个房间渐渐变成红色。

我在心中暗念一声“出”!

眼前的幻景消失,我正站在雷嫚妮的床边,床上空空如也。

雷大军在我身后,正一脸焦急的看着我。

我略有些疲惫的对他摆摆手说,我们出去说吧。

尽管已经从幻境中出来,那血腥的一幕,还是让我的胸口有点发闷。

下了楼,我走出房子,在太阳底下,晒着暖暖的阳光,才觉得身上的阴冷渐渐褪去。

雷大军终于忍不住,问我刚才发现什么没有。

我点点头,说,我刚刚看见了雷嫚妮出事时的情景。

雷大军急忙追问,那你看见凶手了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凶手,是雷嫚妮自己剖腹的。

雷大军的脸上神情变换,有失望,也有愤怒。

我想,要不是因为给我们牵线搭桥的中间人,位高权重,可能他已经当场跟我翻脸了。

就在气氛陷入尴尬的时候,我又说道,虽然是她自己剖腹的,但她死前的情景,确实有些蹊跷。

我把我刚才看到的情景,给雷大军讲了一遍。他的脸色才终于缓和下来。

我想了想,问道,梳妆台,为什么跟其他的家具风格不搭?

雷大军告诉我,这梳妆台是雷嫚妮自己挑的。

他们现在住的别墅,是雷嫚妮上高中的时候搬过来的。

有次带她去逛家具城,雷嫚妮就相中了这个。他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风格。

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雷嫚妮站在这张梳妆台前,呆呆的看了很久,他喊了她几遍,她才听见。然后就坚持要将它买下来。

他当时也觉得放在卧室里有点突兀,但女儿坚持要。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由得她了。

“梳妆台有什么问题吗?都放在家里好多年了,如果有问题,怎么会现在才出事呢?”雷大军问我。

“那镜子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我简单说了下:“但具体是什么,刚才我也没看清,我怀疑,跟你女儿的死有关。”

雷大军一脸惊骇,忙问:“那怎么办?要不我把梳妆台搬出来烧掉。”

我忙阻止他说,不行,得先将里面的东西驱除,我今天先回去准备东西,过两天再来,我等下在雷嫚妮的房间门上贴上符,这几天,就不要让人进去了。

雷大军忙点头说,都按你说的做。

回家准备好东西之后,我再次去到雷大军家。

雷大军一看见我,就跟我说,这两天都没人去动过门上的符,但符纸竟然变黑了。

我说行,去看看吧。

我们一起走上二楼,来到雷嫚妮房间门口。

果然,符纸已经黑了一大半。

雷大军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就是那镜子中的东西邪气出来了。

我贴在门上的符,相当于是在这里布了个结界,免得邪气跑出来,影响其他人。

雷大军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我一把将符纸薅下来,推开门进去。

雷大军站在门外,没敢进来。

我回头对他说,你要害怕就下楼等着我,我把它请出来,把事情搞清楚,处理完了给你说。
雷大军忙点头说行行。

进去之后,就是一套招魂的流程下来,还算顺利的把镜子中的鬼魂“请”出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鬼魂与雷家大有渊源,所以我也不能擅自处理。只是暂时将它安放在镇魂葫芦里。

出去的时候,我还正发愁怎么给雷大军说,结果看见一楼客厅里坐了个女人,跟雷大军坐在一起,好像也是在等着我这边的结果。

那女人看起来清瘦憔悴,跟雷嫚妮长得很像,应该就是雷大军的夫人了。

听见我出来的声音,两个人一起抬头往楼上看过来,眼里是焦灼的眼神。

“怎么样?”雷大军起身向我迎过来。

我点点,拍拍斜跨在腰间的包包说,已经收了。

雷大军和那女人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嫚妮的妈妈,周晴。”

周晴对我点头致意,我也跟她打了个招呼。

“知道你要来调查嫚妮的死,我特意从医院赶回来的。”周晴解释道。

接着,她又哽咽问道:“嫚妮真的是被鬼魂害死的?为什么会这样,嫚妮怎么会招惹上这些……”

我看了她一眼,说:“恕我直言,她为何会招惹上脏东西,还得问你们二位。”

雷大军看了周晴一眼,问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雷嫚妮的死,到底是因为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