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酒糟汤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酒糟汤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天诚
2020-11-05 17:00


年少之时,总是幻想能和身边的女孩一同走过长久的时光,相扶走在朝霞夕阳之中,待到青丝成白发,日渐衰老。

可幻想最终还是只停留在幻想,曾经美好的期盼只是前奏,错过与别离才是主旋律。

我的高中舍友胖子,本性远不如他外表那般憨厚,甚至有些过分的油嘴滑舌。

依凭这点总是能占尽食堂大妈的好处,让我们不胜羡慕。

吃饭时间他总是最积极的,提着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野猪出栏一样冲进食堂,用其宽大的身体稳稳的在窗口的最前排垒起一道肉墙。

等到我们慢悠悠走上楼,胖子早就已经把我们所有人的饭都打好了。

饭量之大,菜品之丰盛,荤腥之丰厚,实在让我们惊喜,起初还以为他和食堂大妈是亲戚。

直到后来,时间空暇我们难得能一起打饭的时候,才知道胖子的实力,一阵螺旋彩虹屁,简直要把眼前五十岁的紫发阿姨,吹成西施貂蝉了。

然而我们并没有享受太久打饭阿姨对胖子的青睐,半个学期之后,胖子竟然恋爱了。

每天带着他的女孩在食堂的角落甜蜜午餐,至于我们只能排在长龙的队伍最后,吃一些残羹剩饭。

胖子的女孩,小小的很可爱,我们都叫她汤圆。

汤圆不仅和胖子体型有着天壤之别,也不如胖子那般话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胖子在一边说的天花乱坠,她就静静的看着,满眼的桃花。

我们一直很疑惑,为什么看起来如此不搭的两个人会走到一起,总不可能是依靠魅力。

而胖子总是很自豪地说:

“当然是因为魅力了,胖子就不配拥有爱情吗?形象不行,性格魅力凑。”

“奥,原来是诈骗。”

每到胖子一脸臭屁地炫耀的时候,我们就如此回应。

一边的汤圆笑嘻嘻的,也不说什么,一味地喝着水,看着我们拿胖子打趣。

后来酒后才知道,胖子对汤圆几乎是一见钟情,死缠烂打半个学期,才攻破了汤圆的心理防线,荣登高地。

我们很敬佩胖子的胆量,同时也很羡慕,即使看不见成果,也要拼尽全力地去追求,恐怕汤圆也正是因此对胖子倾慕的吧。

胖子的爱情,惊人的持久,远强于他八百米的体力。

两年之后,当我们早已经和当初爱到极致的女孩分道扬镳各奔东西,胖子还能在毕业会上当着全校老师吃人的眼光下,抱起满脸通红的汤圆。

此事一度成为众学弟学妹的标杆,为眼前的早恋立下长久的期盼,让地中海的学生主任发量更加告急。

毕业聚会上,我们喝得晕头转向,只能抱着上下铺亲烂了的兄弟,哭诉三年的深情。

胖子则躲在角落,将汤圆拥入怀中,轻轻低语,不去理会即将天南地北的分离。

即使我们有千百个不愿,可离别还是无可避免。

成绩出来之后,汤圆报考了自己一直向往的江南,而胖子只能努努力在本省找个大专院校,两个整天腻歪在一起的人终于要分别了。

我们一队人早上六点钟起了个大早,在机场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不和谐的身影满眼泪花,紧紧粘黏在一起。

当汤圆的身影淹没在人海之中,胖子对着人海呐喊“汤圆,我爱你不止于三年四年。”

汤圆没有回应,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性格羞于表达。

当天晚上,胖子喝了个大醉,对着手机同汤圆哭了一个多小时的长途,这明明才分别半日。

大学期间的胖子,几乎所有的闲暇时光都用来做兼职,赚到的钱足够每个月坐八个小时的火车,前往江南同汤圆相处一天。

我们聚在一起时,经常调侃“你这一千多公里的南北异地,过得真不像异地。”

胖子只是笑着摇头“爱情,爱情的力量你们懂吗?”

为了这所谓的爱情,我们还曾和胖子打赌“要是你真的能坚持下去,我们每人都请你和汤圆一顿酒。”

我们明显低估了胖子的毅力,可胖子赢了赌局,却没有赢到和汤圆的继续下去。

四年之后,我们在深夜的机场接到了从人海中走来的汤圆,胖子飞奔上去,紧紧抱住汤圆。

四年的时间,汤圆一改先前的青涩可爱,略带了几分成熟美。

可看着眼前的汤圆,我竟不自觉的有些陌生。

而胖子也不似以往,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足足瘦了四十多斤,几乎都要摆脱胖子这个称谓了。

在大家看来,现在的两人出奇的合适,兴奋之下竟一齐热血上头地喊着“新婚快乐!”

两个新人这时也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的勇气,逃一样的冲出机场,坐上车走了。

只留下我们楞在原地,满脸尴尬。

“走了?”

回过神的我,早已经看不见两人的身影。

“人家老夫老妻久别重逢,我们就别当电灯泡了,老地方,喝点吧大喜的日子。”

说完我们相拥前往自己的快乐。

酒过三巡,我们都已经有了醉意。

胖子满眼通红地冲到桌上,抢过酒杯一饮而尽。

身后不远处跟着的汤圆脸上泪痕还未擦净。

这种状况,着实吓了我们一跳。

不过事情的大概也已经猜到了,静静看着灌酒的胖子,不再言语。

直到天微亮,胖子已经不知道吐了多少次了,用尽全力似的瘫软在桌上。

我们几个想要抬他回去,却纹丝不动,索性也就不再管他了。

我坐在汤圆的身边,汤圆一夜未眠,死死盯着灌酒的胖子,有的时候想要上前,都被我拦住了。

“胖子人太好了,我配不上他。”

汤圆哽咽地说着胖子的一切,却不再谈及半点关于我们都不懂的爱情。

“天已经亮了,你走吧,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我目送汤圆走出酒馆,上了一个老男人的车,那时我才知道汤圆带给我的陌生感是时光带给她的世俗。

“那老男人一定是她爸。”

汤圆走后,瘫软的胖子才发出震耳的哭嚎,我们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阻止,毕竟爱情这种东西我们是不懂的。

从那以后直到今天,胖子再也没有提起过汤圆,只是每次酒后都要和店家要一碗酒糟汤圆,美其名曰保养一下酒后受伤的脾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