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男孩在小时候就会被领养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龌龊,衣冠禽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木子之之
2020-11-05 19:00


这是陈佳第二次看到那个男人。

当他出现在福利院门口时,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同第一次一样,他穿着做工精良的衬衫,脚上的皮鞋锃亮发光,身后还停着一辆黑色汽车,车身因为长途奔波而溅染了不少泥点。

陈佳默不作声地打量着男人和他的车,看久了,她愈发觉得他们的出现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那些泥点仿佛就要跳起来,嘶吼叫嚣着。

或许是视线太明目张胆,男人终于发现站在墙角的她。

他走近一步,弯下腰带着笑问:“小姑娘,你们院长呢?”

陈佳往后缩了一步,眼神警戒。

男人看到了,站直身体不再靠近,试着安抚她:“别怕。”

语气十分轻柔,如同对待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他还想再说什么,院长终于出现,看到来人一脸惊喜:“小宋又来啦!”

陈佳趁他们寒暄之际,径自从两人身边溜走,回到属于自己的小房间。但她实在好奇,于是趴在窗边看向门口。

她看到男人说了句什么,向来慈祥的院长被他逗得笑起来。下一瞬,他仿佛察觉到什么,忽然抬眼,直直撞入她的视线。

陈佳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他扶了扶眼镜。

眼前闪过一片亮光,她下意识侧头避让,再睁眼时,只看到两片镜面反着光,男人的视线被遮挡在后头,分辨不清。



男人留了一天,直到晚饭前才离开。

晚饭时,陈佳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他的身份。

男人是福利院的资助人,若没有他的帮助,福利院怕是早在两年前就要关闭了。

十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夸人,就连平时最害羞的小姑娘也露出羞怯的笑。

陈佳没有参与,两个月前她才因为父母去世又没人愿意收留来到这里,十六岁的年龄已经是这里最大的孩子,也因为早慧,她和其他孩子几乎没什么共同话题。

大多时候,她都是在一旁默默观察着。

于是她在一群兴奋激动的孩子中发现了另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林靖。

那是个皮肤白净长相清秀的十四岁少年,大家都叫他“小林哥哥”。

陈佳刚来的时候就注意过他,福利院一向女多男少,很多男孩在小时候就会被领养,像他这么大的确实不多见。

后来听院长说,他被遗弃时是个冬天,抱回来时发着高烧,后来烧虽然退了,但嗓子也烧坏了,只能发出几个嘶哑的音节。

之前也有人想领养他,但一听这情况,就都放弃了,他才一直留在了这里。

陈佳坐在角落,对面的两个小女生正在讨论叔叔下次什么时候才会再来,她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发现林靖也在看着他们。

但和平日里温柔随和的少年有些不同,此刻的他脸色苍白,眼神冷冽,身体绷成一道拉紧的弓。



男人第三次过来时,是个大雨倾盆的日子。

陈佳和林靖正帮着院长整理孩子们的小书房,汽车的声音被雨声盖住了,直到男人走到书房门口,几人才有所察觉。

院长看了眼湿漉的天,显得有些意外,但还是放下手中的事情迎上去:“这么大雨,你今天怎么来了?”

“很久没来了,今天刚好有空,来看看院长和孩子们啊。”男人笑着说完,视线在屋里一扫而过,轻飘飘的几乎没有痕迹。

陈佳没转头,余光却看到林靖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仿佛被鞭子抽中一般。

有什么在脑子里嗡然一响,陈佳下意识朝门口看去。

男人在院长的陪同下离开了门口,从屋子里只能看到两人的背影,但他站立的地方却留下一小摊水迹,应该是雨伞上滴落的水,跟着两人的脚步一路蜿蜒,如同一道泪痕。

陈佳收回视线,身边的同伴却似乎没走出来。

他死死盯着门口那摊水,眼睫微颤,像不停抖动的蝶翅。

“林靖?”

陈佳骇然,试探着叫他,他却毫无反应,陈佳猛然拉了他一把。

手刚碰到少年的身体,他却如闪电一般避开,然后在下一瞬间静止在原地,就像经历了无数次一样。



两个人都沉默了。

陈佳只懵了一瞬,猛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林靖更是脸色苍白,像一只刚从网中逃脱的惊魂未定的猎物。

“院长知道吗?”陈佳听见自己的声音,像被刀割成了一片一片,每一个音节都带着血。

听到这句话,林靖皮肤几乎变得透明,但他最终摇了摇头。

寂静不断蔓延。

陈佳还想说什么,院长的声音在走廊遥遥响起,嘱咐两人整理好就到大教室去。

有笑闹声隐约传来,那是院里的孩子们看到男人过来发出的激动叫喊,远远的,显得一点也不真切。

陈佳眼里的愤怒几乎要烧起来,却被林靖一把攥住。

少年的手冰冷,像蛇一样缠绕住她的手腕。

她难以置信地低头盯着,咬牙质问:“为什么不求助?”

林靖瑟缩了一下,把手收了回去。

“你为什么不求助?”陈佳拦在他面前,又问了一遍。

院长的催促声再次响起。

少年在两种声音中抬起头来,眼尾通红,他一把抓起陈佳的手,飞速地在她掌心写下一句话,然后夺门而出。

小书房里只剩下陈佳一个人。

她站了半天,恍惚间像是出了窍,等她意识到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那个人说,如果我说出去,那福利院就完了!

少年的指尖坚硬又柔软,他泣血独饮,写下他对所有人的守护。



男人最后还是被抓了,因为猥亵儿童的罪名,在他自己的城市里。

新闻报道出来时,正是午饭时间,院里的大小孩子都在吃着饭。

男人被捕的画面曝光出来,五官虽然打了码,陈佳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如同他以往每一次来福利院时一样。

周围孩子依然嘻嘻哈哈的,没有察觉电视里播报的是他们平时最喜欢的那个叔叔,只有陈佳死死盯着屏幕里那晃动着的马赛克,心里涌出无数种滋味。

情绪复杂的除了陈佳,还有林靖。

但他只是捏紧了手中的筷子,良久之后,又无力地松开来。

再抬眸时,他看到陈佳穿过人群投递过来的视线,然后在她心疼痛惜的目光中,努力扬起嘴角。

不管如何,那人终于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不是么?

只是世间百态,多少罪恶以爱为名,依然被掩盖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时间长了,于是变成一摊腐烂发臭的东西。

如同少年第一次遭遇噩梦时流下的眼泪,那痛苦都还未宣泄,就已经蒸发不见了。

从此再没有人看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