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孩敢爱敢恨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相逢不必再相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薄暮成殇
2020-11-05 21:00


老赵没想到会在超市碰到文言。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文言了,她穿着一身干练的女士西装,眉宇间不复年轻时的稚气。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但没在身上添上风尘味,反而多了一份气质。

文言没想到会在超市看到老赵。

他穿着白色背心,大裤衩。

脚上穿着一双不超过十块钱的人字拖,脸上充满着岁月砍凿过的沟壑。

文言很难将眼前的他与曾经那个年轻自信,意气风发的老赵联想起来。

两个人乍一照面,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只能挤出几句干瘪的问候,两个曾经那么相爱的人,如今却连问候都如此的客套。

寒暄结束,两个人约着下次见个面,吃个饭。

但是两个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客气而已,毕竟他们两个都没有要对方的电话号码。

成年人的心照不宣大抵如此。



老赵和文言爱过吗?

应该是爱过吧。

高中的时候,老赵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成绩年级前十,老师心里的清华北大苗子。

而文言则是班级上的小透明,成绩不好不坏,考不上985,211但是也能考个普普通通的二本,朋友也仅仅是身边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

那是个夏天午后,同学们都在午睡,教室里静悄悄的。

老赵趴在桌子上到处瞅,不知道怎么就看到了文言。

女孩正趴在桌子上午睡,双手环放在桌上,头枕在胳膊上,在胳膊的一侧露出小半张脸。

夏天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给女孩的身上披上一层金色,老赵甚至能看清女孩脖颈上的绒毛。

这个女孩还挺好看的。老赵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直到多年以后,老赵也没忘记那天的情景。

那天之后,老赵就开始追文言。

文言脸皮薄,但老赵脸皮厚。

夏天的冰水,冬天的暖宝,老赵从来都没忘记过。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的过,等同学们回过神来,这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

那时候的初恋恨不得把自己能给的都给了,偏偏两个人什么都没有,不过他们的心都装满了彼此,那么别的也就不重要了。

如同狗血的青春剧一样,高中的恋爱如果不被老师发现,总有点缺憾。

归根结底,两个孩子总以为没有点困难险阻没有办法证明两个人对爱情的忠贞。

双方家长被老师请进了办公室,家长们破口大骂,教导主任一脸严肃的训诫。

老赵还是一脸的玩世不恭,梗着脖子,没有一点受教的样子。

老赵父亲脾气暴躁,二话不说一个拳头就要招呼老赵。

之前一言不发的文言突然像疯了一样扑了上去,抱着老赵父亲的胳膊。

叔叔,我是真的喜欢他,他也是真的喜欢我的。

这话说完,老赵觉得之前做的,值了。

不怕付出,就怕没回应。

后来老赵和文言写了检讨,分别调入不同的班级,可每逢下课放学,还是能看到两个人成双成对的进出。

转眼间高中三年就过去了。

高考结束,老赵的分数妥妥的去了清华,而文言的成绩虽然也是超常发挥,但是想去个北京985和211的学校还是不太现实。

最后文言没办法,选了一个吉林的学校。

异地恋的两个人比高中的时候还苦,可距离却拉不远贴在一起的心。

在大学的日子里,无论是老赵还是文言在闲暇的时间都去打零工,做家教。挣来的钱都变成了一张张火车票。

每个周末或是老赵或是文言,都会买一张对方城市的车票。

一起度过一个周末,然后在星期日的晚上再回去。

四十几个小时的周末,文言和老赵在火车上就浪费了十几个小时,那一张张车票,是对远方人儿的思念。

文言是女孩子,老赵怕她出远门危险,大部分都是他坐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去文言的城市,他们一起在吉林看雪,去长白山看天池,去松原看雾凇。

大学四年,老赵和文言竟然把吉林逛了个遍。

文言其实也心疼老赵,她打工的钱大部分也都给了老赵。

老赵喜欢摄影,她攒了半年的钱,在老赵生日那天买了他心心念念的相机。

老赵拿相机拍的第一张相片就是他和文言的合影,两个年轻人,在照片里笑的很开心。

大学的时光转瞬即逝,文言校招进了一家长春本地的报社当实习编辑,而老赵则因为优异的成绩被老师推荐进了一家国企的研发部门。

到了实习的末尾,主编找文言聊了聊,老太太对这个上进的女孩子很满意,希望她能留下来。

文言婉拒了主编,那天她们聊了很多,从高中到大学,在谈话的最后,文言告诉老太太:

他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也想告诉他,不需要他一个人扛着这些事儿,无论怎么样,有我陪着呢。

“有我陪着呢”,这话怎么听着比我爱你还动人呢?



文言最后还是辞别了报社,离开了父母,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但是她并不孤独。

北京虽大,但她知道有个人也站在这片土地上,与她的心连在一块儿,那么好像异地他乡也没有什么,有他就足够了。

踏进社会,两个年轻人搬进了四十几平米的出租屋,每个月的工资也就刚刚够两个人在北京这块地方的开销。

但是两个年轻人却没有觉得苦。

他们经历的太多了,世界上的人那么多,偏偏我们相遇了;世界上那么多情侣毕业就分手了,偏偏我们走到了最后。

那么眼前这些也不算什么,他们相信,他们能走到最后:她成了他的新娘,他成了她的新郎。

我们想过上好日子,但是好日子的前提是我们。

老赵和文言一起努力着,这一努力就是五年。

五年的时间,老赵成了公司研发中心的主任,文言则成了业内小有名气的编辑。

似乎一切都往好了的方向发,两个人都到了功成名就的时候,应该也是时候准备结婚了。

故事永远有个美好的开头,悲剧的结尾。好像这样故事就会更精彩一样。

当年少的激情退却,物质不再缺乏。

两个人的沟通却越发少了,每天多的是应酬与工作,那个之前被称作家的地方,如今也只不过是一栋房子。

争吵,无尽的争吵。若要是说究竟是为什么,好像也说不上来。

往往没谈几句话两个人就不欢而散,虽然之后会以和解结束。

但是两个人都知道,问题没有解决,只是拖着罢了。

又是一次争吵,起因已经不重要了,无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到最后,老赵夺门而去,留着文言自己在客厅默默流泪。

老赵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自己喝着闷酒,心里的愧疚和懊悔快要压垮他了。

他在路边坐到了天明,然后默默的打算回去道歉。

这时,文言发来短信:

我们分手吧。

不知怎么的,老赵觉得身上一轻,竟然无比的轻松。

好。

这是老赵的回答。

两个年轻人都知道彼此难伴一生,可一路的付出成了双方的枷锁。

最后的时候还是文言说出了那句话,就如当年抱着老赵父亲的胳膊一样。

那女孩敢爱敢恨。



没过多久老赵就搬出了房子,住到了单位的宿舍里。

偌大的北京,再也没见过面,两个人的联系只有在逢年过节的群发消息里才能看见。

这次的相遇两个人都没想到,遇到了也就遇到了。

两个人就像是老朋友,但也仅仅是老朋友了。

至于心里怎么想的?个中滋味,自己才能明了。

文言开着车回了家,换上一身居家服,将新买的牛排用纸吸干血水。

开火,切一小块黄油热锅,下牛排,三十秒翻一次面。大概两三分钟,牛排约有五分熟的时候装盘。

之前早已准备好蔬菜摆盘,又取出了一瓶红酒,倒在酒杯里。

等这些忙活完了,文言想了想,拉上窗帘,关了灯,点上了蜡烛。

开门的声音恰巧响起。

“呦,今天准备的这么隆重啊。”青年进来说道。

“当然啦,今天可是咱俩的结婚纪念日,当然要隆重一些。”文言眯着眼,笑着回应,眉宇间竟有些那年午后少女的影子。

老赵拎着刚买的猪肉上了楼,用钥匙熟练地打开了门。

“你这一来一去怎么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又偷偷在楼下抽烟了。”

妻子接过了猪肉,一脸狐疑地在老赵身上嗅了嗅。

“哪儿能啊。”老赵一脸无辜地说道。

妻子拎着猪肉进了厨房,一边洗菜做饭,一边唠叨着家长里短。

老赵则打开了电视,有一下没一下地换着台。

外边天气晴朗,阳光正好,窗外鸟鸣清脆,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温馨。

“老婆,”老赵突然对妻子说道。

“干嘛?”

“红烧肉多点肥的,我喜欢吃肥一点的。”老赵嘿嘿地说道。

“我还能不知道你,特地给你切得肥了些。”锅碗瓢盆的声音又在厨房响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