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父亲强J少女生下我,20年后报应来了
生活

生活:父亲强J少女生下我,20年后报应来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兰叶V
2020-11-07 20:00

第1集:我妈14岁生下我,亲生父亲身份遭到全市记者围观

第2集:我的不齿身份曝光,准婆婆倒贴100万求退婚


我没想到她会跟我说这些,两天前她还口口声声地说,我迟早都是她贾家的儿媳,才两天的功夫,我就如一团被她厌弃的垃圾一样,她看都不想正眼看我。
 
我的心忽然就凉了半截,声音也变得微弱,但是我必须把我最想问的那句话问出来。我说,“您今天来找我,俊逸他知道吗?”
 
贾妈妈抬头看了我一眼,可能她在想措辞,嘴唇翕动。最后她又低下头说,“是俊逸叫我来的,有些事,他不好当面跟你说。”
 
“我们真的很喜欢你,也不想伤害你,但是我们真的不能接受你是一个强奸……犯的女儿,并且,你母亲……你的身世……”她有很多的话,厌恶和嫌弃的那些话,她想说,但她似乎又有所顾忌。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即使我的身份在一切对外的渠道保密,但是小圈子里还是会有人知道的,特别是像贾家这种圈层的人,他们经常接触各行业的政要人物,这种事,就算他们不想打听,自然也会有人告诉他。
 
我笑笑,“既是如此,就不必把这茶馆送给我了,像打发个叫花子一样,多难看。”我站起来,转身就走。
 
没人看到我的泪,从包间到我家,深秋的狂风一直张狂地刮着,连我自己都以为是风大让我迷了眼,但坐到镜子前面,我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湿了。
 
我的心空落落的,似乎被人生生地割走了一大块。那种疼,那种痛,似一截尖利的废铁深深扎进胸口。
 
以前我跟贾俊逸在一起,每回去贾家,贾妈妈总是拉我坐到她身旁看电视,又叫保姆王妈给我装最好的点心。
 
即便如此,还觉得不够,回家时各种礼物塞满袋子,让我带回去给我爸妈。
 
树倒猢狲散,这话似乎不妥,但我转眼就成了遭人唾弃的对象,实在是难受。

贾俊逸好几天没给我打电话,我爸妈也大概猜到了我和他跟以往不同。
 
晚饭的时候,爸爸劝我,“星月啊,之前你和俊逸打算到国外游学一年,爸妈也是赞同的,如果你的计划有变,不如到学校谋一份差事啊?以你的学历,如果愿意,我帮你看看内部招收辅导员的岗位,你看如何?”
 
我只顾低头搅着碗里的米饭,说真的,我的脑子很乱。
 
爸爸看我毫无食欲,放下碗筷,“星月,你总该为自己打算的。我听说,俊逸那边,他爸妈安排他出国留学。”
 
我一怔,拿在手中的筷子哐当一声掉在桌上。想不到他已经要出国,可他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见我。我心犹在滴血。爸爸的话又钻进耳朵:
 
“有些事改变不了,但也不能沉溺在其中。即便你难过伤心,但人总是要过日子的嘛,离了贾俊逸,你还有爸妈,还有弟弟。这个家始终是欢迎你的。现在找份工作也好,不至于在家一个人,日子还长呢。”爸爸总是语重心长,一点也不像严父,相反,他对我和弟弟都很和蔼。
 
“要不然你出国看看弟弟去,他最近学业很忙,我和你妈在上班,走不开的。你刚好有空,就代我们去看看星辰。”爸爸慢慢地把脸转向旁边的妈妈。
 
夫妻几十年,一个简单的眼神彼此都心领神会。怕妈妈马上也要加入劝说的队伍,我赶紧打住了她。
 
“爸妈,你们说得对,我应该去找工作了。爸爸,明天我准备一份简历,你帮我投递到学校。”我勉强打起精神。
 
日子总是要过的,没有爱情,大家还能活,但没有钱未必。
 
爸妈已经养了我二十二年,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份后,我再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做一只米虫。不如出去谋一份差事,省得在家胡思乱想。
 
我次日就备了一份简历让爸爸带去学校。

我和贾俊逸本来就是那所学校毕业的,因为爸爸是系主任,期间也曾问过我是否要在学校工作,我总摇头。
 
实话说,那时候我和贾俊逸有一肚子浪漫的想法,我们要出国旅游,我们要环游世界,或许我们会成为网红,博主,成为旅行达人……总之,我们的职业并不循规蹈矩,带有点叛逆和对世界的试探。
 
贾家对此也总是支持的,我爸妈也非常明事理,觉得没必要一辈子被一份职业圈定了,试一试别的可能。
 
但今时不同往日,我和俊逸已经失去了联系,我们曾一起构思的未来也已烟消云散。因着我已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不许我在韩家任性,必须谋一份差事。
 
爸爸替我问的那份工很快有了着落,下个月就可以去实习上岗。
 
“先做着,不要着急,等明年招新的时候,再在那减个名额就行。”爸爸已经替我打点好一切。说来可笑,我本想把亏欠韩家的还给了,可想不到就连这一份工作,也是在爸爸的护荫之下找到的。
 
怪不得旁人都看重身份,活在这个世界上,你的家庭,父母,爱人都是你的靠山。你要是出生的条件好了,后面每一步都是加分,倘若一开始就在泥潭里,即便费尽全力挣扎出来,也始终带着一股子的沟渠味。
 
此时此刻,我对这一点的体会更深。
 
也是在那个瞬间,我忽然萌生一种想法,我想去看看王桂珍,那个把我生下来的女人。她现在怎么样了?她在过什么样的生活?那件事之后,她的人生发生了什么变化?
 
但是在爸妈面前,我不敢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养育之恩,于我,比生我的恩情更重。我不想伤了养父母的心。

在我要去报道的前两天,一个陌生的号码不断地呼叫我。
 
看来电显示,是本市的号码,我接了。
 
“星月……”那一声的犹豫和哽咽,千言万语全在其中。我日思夜念,想着他还会联系我,如今,他真的给我打电话了。
 
一听声音,我的心就狂跳不止。其实那段日子,我也并不好过,但是遭人嫌弃,若还要当成怨妇自暴自弃或者是死皮赖脸地求他回头,我也是做不到的。我的家庭和我所受的教育不允许我把自己放得那么低。
 
但此时此刻,听到贾俊逸叫我的名字,我禁锢了一个月的情感像猛兽一般被放了出来,抑制不住地泪眼模糊。
 
“俊逸,是你吗?”我怕是他,又怕不是他。最后证明的确是他。
 
以往,他的声音总像一首好听的曲子,我能感觉到里面跳跃着的喜悦。但是今天,他的声音似在低泣。“星月,你要不要跟我走?”
 
他在征询我,小心翼翼地。
 
“如果我要带你走,你愿意吗?”
 
他是要从家里逃跑出来的,此番一去,他就不是贾家的公子哥了,从今往后,贾妈妈也许会恼羞成怒,断了他的一切经济来源。
 
所以他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地问我。他这些话的潜台词是,假如我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不是了,不是贾家的公子哥,没有贾家的荫护,你可愿跟着我一起受苦?
 
那一瞬间,我喉头发涩,眼泪一直止不住地流。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从肺腑传出,相当坚定,我说:我愿意!!!

贾俊逸来接我的那一天,是我要去学校报道的前一天。
 
为了不引起爸妈的疑心,我并没有提前跟爸爸打招呼,只在他们入睡后悄悄地开门跟贾俊逸出去。
 
那晚风急,夜里风霜大,我们在路旁候了半个小时也打不到车。贾俊逸挽着我的胳膊说,不如我们走到火车站去吧。
 
我们家离车站有三四公里的路,贾俊逸扶着我,深一脚浅一着地踩在松软雪白的雪地里。我们走得并不快,但我心里一直暖融融的,以为脱离了爸妈,我们就获得了自由。当时的我们,都不曾经受生活的侵蚀,更没被生活扇过耳光,为人处事还保存着原始的稚嫩和天真。
 
其实那晚之后的人生,每一步路都比那天的更难走,更崎岖。撕开生活的面纱,我看到了淋漓的鲜血。
 
到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我们已经赶到了火车站。在去哪里的这个问题上,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马上出发的列车。很快就买好了南下的车票。
 
北方的暖气很足,虽然外面寒风呼啸,但是屋里依旧暖和。我和贾俊逸拿到了票之后,依偎在角落里,用帽子挡着脸,怕被人认出来。
 
在火车站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说上话,怕被人认出来。其实从他约我去给他妈妈过生日那天起,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好好说过话,也没有仔细看过对方。
 
等上了火车,我坐在软卧的下铺,开着床头昏黄的小灯,我才发现贾俊逸瘦了。他的脸从之前的婴儿肥,略微显出了一丝轮廓,脸色憔悴,粗黑的胡子冒出个小尖。看清他时,觉得心里堵得慌,眼前慢慢朦胧模糊。
 
“别哭,宝贝别哭。”他把我紧紧搂在怀里,说,“我们这不是出来了吗?你看,多好,有胳膊有腿的,挣口饭吃总是容易的。”
 
说着,他冲我做了个鬼脸扮着笑。受他的感染,我心情略微好了些。
 
就那样,列车带着我和他的爱情奔赴远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