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二婚女出轨理直气壮,我高学历高颜值你配不上我!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故事:二婚女出轨理直气壮,我高学历高颜值你配不上我!

作者:五颜
2020-11-12 20:03


毛小欣通过相亲认识了周翔,双方满意,之后便火速的开始了闪婚。

时光飞逝,这段婚姻已持续了七年;从二十五岁到三十二岁,周翔的憨厚老实为这个家庭加了不少分,亲戚朋友对他的评价也是极好的。

“小欣啊,你可得好好对人家,人要有点良心!”

“傻子,你跟他离了婚你吃什么喝什么,那个姓楚的怎么可能好好对你!”

“周翔对你多好,不让你干活,你在家整天做做美容逛逛街,日子过得比哪家差了!?”

亲戚的话不绝于耳,毛小欣想起来只觉得烦闷。

没人支持她离婚,可她就是觉得过不下去了。

在旁人看来,周翔的确是好的;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干活,人勤快,从未有过半点花花肠子,对她也是掏心掏肺,工资全都上交给她任她处置。

家庭幸福美满,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若是就这样下去也就罢了,可她偏偏得知了前任楚风离婚的消息。

“小欣,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忘记你,我还是喜欢你,我跟她没感情,离婚就是为了放纵一回,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想和你在一起,以前咱们在学校,多有趣,我记得……”

这些年她经常梦到楚风,梦到以前在学校的青涩小时光,校外的街道那么窄,面馆子却多得离谱,街边摆的衬衫,手套,她也经常去光顾。

楚风就跟在她的后头,给她当军师,“不行,这个颜色不好看,穿白色好看,橘色显黄……”

周末偶尔也会起爬山,骑着单车在校外的小镇穿梭着,周边的油菜花金黄一片,蜜蜂一头栽在花蕊上,欲仙欲死。

内心的那股悸动被他点燃,她的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嫁给周翔的时候,毛小欣只是为了跟楚风赌一时之气,之后恢复了理智觉得自己是下嫁。

她从小就长得清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年,初中的时候她是学校的校花,很多人追她,但她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学习成绩良好,父母也是好单位的职工,她几乎是被捧在手掌心长大的,之后还考上了研究生。

她一个研究生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技校毕业的土鳖?

周翔工资高又如何,终归也是个修车工,出门有人问她老公是做什么的,她都不好意思说出去。

成天都躺在车子底下干活,脏兮兮狼狈不堪,休息的时间寥寥无几,每天下班晚,一回家身上脏的跟要饭的似的,匆匆洗了澡就只知道收拾屋子埋头家务,要么就是顾孩子去了,也不问问她怎么样,做那事也就几个姿势,一点情趣都没有。

她越来越后悔,觉得自己当年不应该那么冲动,她的青春,美好的时光,全都耽误在周翔身上了,她气不过,侧身狠狠往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老婆,别闹……”周翔睡得熟,语气有些懒,缓缓地提醒了一句,接着又睡着了。

月光从窗户缝里跳出来,落在光洁的地板上,毛小欣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和楚风的过去。

那段恋情实在是太美好,美好到她想忘记都难。

毕业后双方家长都见面了,本打算给美好的感情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奈何半路一个女的拿着b超单甩在她面前,说怀了楚风的种,那时候她深深地体会到一种绝望的滋味。

楚风说是喝多了酒没控制好,那个女的说是情到深处无法自拔。

她不傻,也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一气之下便去相亲,跟周翔见了面就火速的闪婚了,这一举动本就是为了气楚风,没想到和周翔的婚姻能够维持七年。

想到优秀的楚风,在看看睡得像猪一样的周翔,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对比。

楚风走哪儿都是穿西装打领带的,脚上连一丝灰都不沾;而周翔呢,一年到头也就两三件衣裳,穿得旧垮垮的,出去见亲戚朋友根本就带不出去,成天身上一股汽油的味道,洗完澡那味道也不容易散去。

毛小欣再也安奈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和周翔离婚,跟楚风重归于好。

这一辈子,她只想和楚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毫无睡意,周翔的呼噜声格外刺耳,毛小欣悄悄地开车去了楚风住的地方。

沉淀七年的感情忽然被激起极大的浪花,一见到楚风毛小欣便主动凑了上去,在他身上小鸡啄米似的乱亲。

楚风很意外毛小欣会大半夜跑过来找她,送上门的猎物,不收白不收。

一阵风雨持续许久,毛小欣趴在楚风的身上,摸着他结实的胸膛,“你说的我都想好了,我想跟你在一起,我实在受不了他了,你知道的我跟他也没有感情,之所以结婚是被你气的!”

“对不起。”楚风在她脸上吻了吻。

毛小欣叹了一口气,“我们还有几十年可以在一起,我真的好爱你,这辈子我们都在一起好不好?”

楚风点头,摸着她身上的细汗,“好,离了我们就结。”

楚风是喜欢毛小欣的,他和毛小欣一样忘不掉之前在学校里的美好时光,始终缅怀着和毛小欣的过去而忽略了和前妻的感情,前妻跟有钱人跑了,他纵然是生气的,但又觉得是好事。

两人又是一番旖旎,激情持续而后褪去,两人都有些疲惫不堪。

毛小欣认真的看着他,“明天我就去找他坦白,我就跟他说我们今晚在一起的事,让他识趣点。”

“他会不会打你,今晚的事你最好别说。”楚风有些担心。

再怎么说毛小欣现在也是周翔的老婆,今晚在他这儿和他发生关系总归是不好的,没有哪个男人受得了被人戴绿帽子。

毛小欣笑了笑,“放心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周翔对她很好,几乎是百依百顺,她说这话的时候胸有成竹的,但楚风还是有些怕,“你就说跟他离婚就好,今晚的事千万别说。”

她点头,虽褪去了年少的青涩,却也风韵犹存。

他成熟稳重,依旧谈笑风趣,岁月不过是在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使他看起来更具魅力。

第二天毛小欣回家的时候发现周翔还没走,正坐在沙发上等她,一见到她开门便皱了眉头,猛地上前将她拉进屋里,“你怎么回事,跑哪里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周翔的语气带着几分担忧,看她被雨水淋得身上有些湿就赶紧将她推进浴室里去洗澡。

毛小欣犹豫着怎么跟周翔说,一边洗澡一边思考。

等到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周翔已经给她泡了一杯红糖姜茶,“你趁热喝了,去去寒,生姜放的比较多可能有点辣,一定要喝完,喝之前先把饭吃了,不要空腹。”

他匆匆的带上了手套,“我先去上班了,你喝完之后睡一觉,我让我妈把小敏接过去了!”

周翔的语速很快,说着就要出门,毛小欣将他的手拽着,“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回来再说不是一样?”周翔眉头微蹙,板着一张脸。

“我让你进来就进来,哪来那么多话!”毛小欣发了火。

周翔有些不明所以,还是进了屋,看着时间,心里有些急促。

昨天有两台名车送过来改装,车主要得急,老板一大早就打电话让他赶紧过去,但他联系不到毛小欣,怕她一大早出门遇到什么事,就在屋里一直等她。

“你坐着吧,我们坐着聊。”毛小欣拍了怕沙发,面色平静。

“身上脏,你说吧,说完了我就要去上班。”周翔身上穿的是蓝色的修车服,上面斑斑点点的沾了不少汽油,不容易洗干净。

“那你先去上班吧,等你回来我再跟你说。”毛小欣抬头看了周翔一眼,周翔点头,提着工具匆匆的走了。

毛小欣收回目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跟周翔结婚七年,她也不晓得自己怎么过来的,这么脏兮兮的一个男人……
脑补到了一些画面,毛小欣连忙摇了摇头。

这天毛小欣去了商场,买了几套好看的裙子,楚风最喜欢她穿碎花裙了,他看到一定会喜欢的。

毛小欣想到和楚风在一起的画面,心里乐开了花。

这时候突然接到了周翔打来的电话,“喂,老婆!”那头的声音有些闷。

“什么事?”

周翔躺在车底下,笑了笑,“早上熬的红糖姜茶喝了没,辣不辣?”

一个男人,整天就知道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毛小欣气得一嗓子吼了过去,“没喝,我倒掉了!”

“不喝感冒了怎么办,是不是太辣了,我晚上再给你熬一碗,必须喝的不然寒气都在身体里,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周翔正说话,毛小欣那头已经将电话挂了。

周翔不明所以,用手机给毛小欣将这个月的工资转过去,备注了一句‘老婆收。’

“周哥,跟嫂子打电话呢?!”

同事小宋凑上前问道。

“对。”周翔从车底下钻了出来,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黑色痕迹。

小宋对周翔使了个眼神,周翔以为是要喊他出去抽烟,便跟在了小宋后头。

“周哥,有个事我犹豫了一上午,决定要跟你说一声。”

周翔点头,继续听他说,“我老婆昨晚跟我说白天的时候看到了嫂子,就在东方商厦那边,跟一个男的。”小宋有些犹豫,“两人关系好像挺好的,走在天桥的时候我老婆想过去打招呼,看到两个人在亲嘴……”

周翔的眼神暗了几分,还没等小宋说完就一拳头挥了过去,“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


未完待续


周翔会知道真相吗
楚风对毛小欣是真心的吗?
她会顺利离婚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