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大哲学家却在上课前被人枪杀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大哲学家却在上课前被人枪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不白
2020-11-11 17:00

•科技时代

棺已经十二岁了,是可以接受科技移植的年纪了。要在一年前,棺的父母就已经带着他去做了能力检测,在对棺的头部进行细致的扫描后,γ-5号检测仪给出了最终的答案:

棺,11岁,地球国际公民,生于公元2947年,科技347年。个体能力中等偏上,B+级,宜注入物理学知识......

人类能力检测是人类进入科技时代的里程碑,配合着知识植入系统,学校与教师彻底从人类历史上消失了。植入系统会根据每一个个体的能力进行看起来最适宜的能力植入。天文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诸多学科的所有知识都可以注入个体体内,人类也就在这个基础上飞速发展着。

这就是科技时代,但是也有许多人愿意将其称呼为天才时代,星球里的每一个个体都可以称得上顶级的科学家。这个时代就像一个极其精密的钟表,所有的一切都在分秒不差的运转着,人类科技的火花也就在钟表的不断转动中愈发灿烂了。

    这是一个理性至上的时代,如果再有些许温情,那这就是最好的时代。可惜,那一丝的温情是科技时代唯一的缺陷。宗教早在两个世纪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对于可以用科技来创造自己未来的人们来说,他们早就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世界的神,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去凭空产生一个创造一个神。而人对于哲学、世间真理的追问也在急速发展中被科技甩在了身后。以至于文学、伦理,似乎更难以占据这个世界的一席之地。简而言之,那些不能带来科技进步的人文科学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累赘。

“科技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人类伦理的束缚。”

这是这个时代的至理名言。

就这样看来的话,棺这个名字也就不足为怪了,这在几个世纪以前可并不是什么吉利的字词,很少会有父母将其用在孩子的名字上。而如今,所有的名字都只是一个代号,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名字的奇怪,因为棺材这种东西也早就已经消失了。连神都不相信的科技时代,着实难以保留对于先祖的追思。

人类所有的人文学科的知识都被放进地球国际中心资料库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这是地球国际成立之初便成立的数据库,国际当局多次表现过想要彻底销毁这个数据库的意愿,但是却还是存在着一些阻力,虽然反对销毁的人很少,但是在科技爆炸阶段,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危险份子。如果这个文明数据库受到损害,数据库的信号发射器就很快告诉所有人发生了什么,难免会有一两个狂热分子做出出格的举动。

渐渐地,地球国际似乎也放弃了这个想法。数据库就这样若即若离的存在着,人们需要它存在着,却不知道它存在着对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


·宇宙航行

棺刚满十五岁就被选去做了青河计划的宇航员。这个时代的宇航员都是经过随机抽签产生的,身体机能不合格者可以通过手术改善,仿佛人只是一个完成任务的工具。

“将来要是没有人也可以干这些活的时候,人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棺坐在青河4-11号里,他正在等待着飞船的另一个宇航员的到来,那将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面孔。

“怎么能这么说呢?”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响起,“追求科技发展难道不就是我们人类的终极追求吗?就算有东西可以替代人们进行科技研究,人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吗?可笑。”

棺扭头看过去,是一个同样稚嫩的面孔。

“你好,我叫棺。”棺站起身,看着小女孩是自我介绍道。

女孩冷冰冰地点了点头:“我叫婉。”说完便自顾自坐了下来。

“任务都清楚了吗?”棺略显尴尬。

“当然,我们目的地是P-20098号黑洞,我们所获得的的信息,将是推动地球科技快速发展的强大动力。”

棺点了点头。一切准备就绪后,地球国际的中控室启动了所有飞船的驱动器,化学燃料喷射出的推力将200艘飞船送进了太空,随着推进火箭的分离,飞船自身携带的高能粒子驱动器全力启动了,千余米的高能粒子流推动着这两百艘飞船朝着不同的方向飞行过去。

虽然人们还没能掌握曲率驱动的超光速飞行驱动技术,但是却有了一个更为高效的方法——虫洞跳跃。人们创造出一个又一个虫洞,通过不同虫洞之间的跳跃而达到一切想要到达的目的地,数百万万甚至数千万光年的距离之间的航行,似乎变成了如在太阳系内穿梭一般。

“婉,你还好吗?”看着婉瘦弱的身体被强大推动力紧紧压在座椅上,棺礼节性地问道,尽管他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你要不要进睡眠冷冻液里。”

婉艰难地摇了摇头:“去到P-20098黑洞需要将近20年,我们携带的冷冻液只够我们两个人用20年,所以我们不要想着刚开始就想着要去睡觉。坐稳了,我们要进第一个虫洞了。”婉看着显示屏上的示警提示道。

婉和棺就这样不停地在虫洞中穿梭着,二人也前前后后休息了近一半的旅程。终于,在出发20年后,棺实际年龄35岁,生物年龄25岁的时候到达了P-20098黑洞外沿。

“婉,我们到了。”

婉点点头,她看着探测仪传回来的影像,她感到了深深的恐惧。这种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让婉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们尽快完成任务吧,我可不想在这多待上哪怕一天。”

“好,相信我,三个地球月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黑洞泥沼

本来,一切都像棺说的那样顺利。

“棺,你醒醒,飞船失灵了。”睡梦中的棺被婉重重推醒。

“怎么了?”棺看着面前惊慌失色的婉。

“刚刚飞船操作系统突然失灵了,仿佛有着另一个人操纵一样。”婉喘着粗气。

“现在呢?”棺后背感到了一阵发凉,“恢复正常了吗?”

“恢复正常了,不过轨道被破坏的十分严重,没有跌落黑洞已经是万幸了。”婉看起来怪怪的,“修复轨道并重新回到可以启程回到地球的地点,需要耗时1整年,而且一年间需要不断的人工修整轨道。”

“一年?”棺脸上的神情不知道谁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失落,“幸好只有一年。那你在担心什么?我们的燃料不足吗?”

“燃料不是问题,只是引力。”婉推了一下眼镜,说出了真相,“这里的一年等于地球的五百八十年,我们回到地球上时已经是六百年后了。”

“五百......”棺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没一会儿,他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我们的信息能够传输回去吗?”

婉点了点头。

“这样吧,这一年你来负责操纵飞船,我来负责处理相关数据,这可是我们人类从来没有涉足过的区域,一旦这些成果传回了地球,将会对科技有多大的推动作用啊。”

“既然你没有意见就行。”婉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我还怕你接受不了呢。”

棺摇了摇头,“科学,总是需要牺牲的。”

飞船内的生活不总是枯燥的,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二人的节奏终于是逐渐慢了下来,他们可以思考些科学以外的东西。比如爱情,当然他们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他们只是在漫长的旅行途中,分泌出了让彼此相适应的多巴胺。两个还没成年就开始了星际航行的人,在狭窄的飞行舱里结婚了。他们并没有感觉到结婚这个过程有多么特别,仿佛就像科研之余的一次有趣的娱乐活动。

这时,他们被困在这泥沼里已经大半年了,已经过去了410个地球年。


·黑匣子

又一条研究成果朝着地球的方向成功发送了,棺躺在座椅上,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惬意,他甚至有些怀疑——地球上的人真的还需要自己的这些成果吗?

“这是什么?”棺指着舱室内一个不起眼的黑匣子问道。其实当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他并不期待着能听到婉回答,倒不是觉得婉也不知道,只不过是为了打发一下时间罢了。

他甚至在问这句话的时候都没有看婉一眼。果然,婉的方向并没有传来回答的声音,舱内又回到了几秒前的宁静,不过这种宁静没有持续多久。

“好像是个资料库吧。”沉寂了几秒钟后,婉突然说话了,这让棺感到十分诧异。他扭头看去,原来婉一直在不远处辨认着黑匣子。

“资料库?”棺不知怎么突然有了兴趣。

“对,应该是......人文科学资料库?”婉拿起黑匣子仔细查看,“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被带上了飞船。”

“徒占空间嘛这不是。”棺从婉的手中接过了匣子,“这种东西不是早在几个世纪以前就已经消失了吗?”

“虽然我们并不学习这种东西,但是还是会有数据库存在的。”婉想了一会儿,“应该是在地球国际的中心数据库有收藏,不过他们把这个放到我们的飞船上是什么用意?”

“让我们无聊的时候看一看前人迂腐愚昧的思想作乐?”棺苦笑了一下。

“真是无聊。”婉翻了一个白眼,“我还不如继续去研究我的黑洞,再过不久,我们的飞船就能飞出黑洞的时空畸变区了,我们应该能够回到地球了。”

“你说,我们回到地球上的时候,地球大概都过去多少年了?”棺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自己不就是个物理学家吗?还要问我?”婉有低着头摆弄着她的黑洞模型,一副懒得搭理的模样。

“估计得过去了六百年了。”棺识趣地自言自语道。

“六百年......”婉抬起头,看着舷窗外的宇宙,看着在黑洞引力下弯曲的光线,若有所思地不知嘀咕了一句什么。

棺很羡慕婉,他也想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自己的物理研究,但是他做不到。生平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枯燥。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的数百年时光让他感到紧张、焦虑。再回到地球的时候已经六百年了,那时候地球还存在吗?人类还存在吗?还有人记得我们吗?

这三个问题如同重锤一般重重地捶打着棺的心。他穷尽他所知道的所有知识也找不到一个答案。这世上难道还有科技所解决不了的难题吗?棺很是诧异。婉一直在忙着自己的事,显然懒得搭理他。为了消遣时光,棺再一次把目光投在了黑匣子上。那里面装的是这个航天舱内唯一他还不知道的知识了。

虽然想看,但是他的内心还是纠结了良久。棺就像一根冷冰冰的冰锥,想要去刺探一块并不知道是何物的物体,他还是难免有些慌张。


·客从何处来

“这个世界是怎样的?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我要到哪里去?”打开匣子与神经元的信息传送后,第一条信息传送到棺的脑子里的就是这几个问句。闭着眼睛的棺差点没从椅子上惊着掉下来。

“这就是人文?”棺满脸不屑。“我们这个世界不就是一个位于银河系边缘的行星吗?人类起源不早就被进化论所证实了吗?”他很奇怪这些所谓的思想家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连小孩子都能回答上来的问题。

他险些关掉了匣子的信息传送。

“要不,我再看看吧。”棺不知怎么愣了一下,他还是继续了下去。

紧接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出现了,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

随着信息传输的深入,棺的世界观一次次被刷新了。原来那些被科学证实的东西原来还可以被这样解释?

“怪不得会被科学的时代所摒弃,这种感性的温情果真是未来的阻碍。”棺淡淡说道,但是脸上早已不见了那般不懈。他又接了一句,“或许,有一些温情是不是能够更好一些。”

人类数千年的人文历史随着神经传输源源不断进入到了棺的脑海里。他依旧是一根冷冰冰的冰锥,但是却似乎触碰到了一滩温暖的水,慢慢的、慢慢地开始融化了。

传输到科技纪元时,一切都戛然而至,仿佛是被一堵墙生生给截断了。棺的眼角也流下了一滴还带着温度的泪水。
 
“你怎么了?棺,你怎么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沉迷研究的婉发现了坐在椅子上睡着的棺,他的眼角似乎还挂着只有在生物教科书中才记载的所谓泪痕,“棺,你醒醒。”

棺醒了,他做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美好的梦。在梦里,他仿佛看见了古罗马的斗兽场,仿佛路过了武陵源的桃花源,仿佛嗅到了巴士底狱外自由平等的硝烟,仿佛听到了涅瓦河畔的战舰轰鸣,仿佛品到了让古人会须一饮三百杯的美酒......

他醒了,他看着面前的婉,看着婉欲言又止的模样,棺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了一句:
“婉,你知道吗?你的名字很美好。”


·返航

自从接受了那个黑匣子里的信息之后,棺仿佛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把热衷的科学研究都放在了一边,专心致志地思考起了那些婉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幼稚问题。

“棺,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婉看着棺的样子,仿佛像是在看一个瘾君子,“你难道忘记了当初这些东西为什么被人淘汰了吗?”

“婉,这些知识真的很有趣,你要不要也来试一试?”棺很是激动,就像是在介绍什么珍藏的宝贝,“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被人说抛弃就抛弃了呢。”

婉没有再去搭理他,棺虽然是她的丈夫,但是在此时,他在她的心中是那般的不可理喻。

婉觉得他们二人的世界观已经分道扬镳了。不过目前她没有兴趣去与棺争论世界观,飞船即将摆脱黑洞泥沼,再过三天,他们的飞船就可以逐渐加速脱离,踏上返航之路了。

可是,婉却不想再回去了。虽然他们才被困在这个泥沼里一年左右,但是当他们回到地球的时候已经是六百年后了。没人知道那时候的地球会是什么样子,按照这几个世纪的科技发展速度来说,六百年的变化不是她能够猜想出来的。那个崇尚科技的实用主义地球文明,当两个毫无作用的古代人回到地球时,那个社会会愿意接纳吗?也许最新型的知识植入系统已经产生,他们可以植入最新的知识,但是自己能接受的了吗?也许自己正在苦心钻研的东西已经是地球上的人们都不愿用正眼去看的基础常识。

忽然,这一瞬间,婉连继续研究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她也曾想劝说棺和自己一起放弃挣扎,就安安静静在这泥沼里度过一生。可如今看棺那个样子,恐怕说服他已经迟了吧。

“棺,明天我们就能脱离泥沼了。”两个人正安静地吃着晚餐,婉突然开口了。

“是啊,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棺一脸激动,与面前神色呆滞的婉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怎么这么激动?”婉有些发愣。

“你难道不期待回家吗?婉,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累了。”婉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头脑中根深蒂固的理性思维阻止了她即将掉落的泪水。

“婉,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就可以摆脱泥沼进行加速?”

“飞船时间早上八点摆脱泥沼,并同时开始推进加速。”婉回答的时候愣了一下,不太擅长撒谎的她对棺撒了生平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谎言。

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你觉得地球还会收留我们两个一点知识都没有的古人吗?”婉忧心忡忡问道。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棺想了想便脱口而出,“会的,我们可都是人类,他们为什么不收留我们?”

“为什么不收留我们?为什么不收留我们......”婉低着头自言自语,她也没有听清棺后面说的话。

飞船时间,夜11:30,飞船已经到达泥沼边缘,还有十分钟就可以跳跃出泥沼。一直辗转反侧的婉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棺的睡眠仪一切运行良好,应该不会随便醒来。她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母舱的主动力系统,并将其与子舱的控制器相联。她坐到了子舱的控制室里,看着仪表盘上跳动的时间,还有最后半分钟。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每一分每一秒都走的积极地缓慢。

“10.9.8......3.2.1”随着跳动的倒计时归零,婉即刻打开了所有驱动动力。所有喷射口都喷射出近千米长的高能粒子尾焰。飞船刚加速的那一刹那的巨大冲击力穿过飞船的抗压层,还是将婉紧紧按在了座椅上,正在熟睡中的棺也被惊醒。

“飞船在加速。”迷迷糊糊的棺瞬间就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看向一旁的睡眠舱,婉不在里面。他顶着巨大冲击力跑到母舱中控室,里面也无一人存在。通过母舱的监控仪,棺在子舱控制室里看见了婉。

“婉,你要干什么?”棺坐上了驾驶座椅,系上了安全带,“不是说我们明天早上才会摆脱泥沼进行加速吗?”

“对不起,棺。”婉慢慢适应了巨大的压力,“如果让你来操纵飞船的话,你一定不会让我离开的对不对?”

“你对不起什么?你要离开什么?”棺愈发地迷惑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棺,我不想回地球了。我回去也只是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废人,我不想回去了。”

“你还有我呢?你怎么尽说瞎话?”

婉痛苦地摇了摇头:“你要好好活下去,子舱再三十秒后就会分离,所有剩余燃料正在加注到母舱,你一定要好好回去。没准你在地球上去世的时候,我在这泥沼中还没有死呢。”

“什么?”若不是安全带,棺估计就已经激动地站立起来了,“你不回去,我一个人回去还有什么用?”

“棺,你别说了。我很羡慕你,早知道我也看看那个黑匣子里有什么东西了。没有了知识,我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婉努力地笑了笑,“棺,你一定要回去,帮我看看世界变成了什么模样,代我告诉地球人,我们回来了。”

话音刚落,子舱的喷射口的尾焰逐渐消失了,发动机逐渐停止了运转。子舱开始脱落了。

“棺,不要怀念我。我会继续在这泥沼中继续着我一个人的研究。”婉从监视器里朝棺挥了挥手,他停顿了一下,“棺,谢谢你夸我的名字。”

棺还想继续呼喊婉,但是转眼间婉就已经跌落回了泥沼,信息是无法逆向穿透这层泥沼的。他知道,婉刚说会在泥沼里继续活下去,那只不过是在安慰他罢了,失去了动力与燃料的飞船只会直直地跌落,直到被黑洞所撕碎、吞噬。

棺无心驾驶了,他需要休息,调整好了自动驾驶之后。棺便进入了睡眠舱,他把婉剩下的冷冻液加入到了自己睡眠舱。随着冷冻液的注入,睡眠舱里的一切都即将被凝固,时间、意识、生命,棺意识进入那一片黑暗之前,他看见了一片银杏林,风吹着金黄的银杏叶,婉从密林深处,挥着手朝他跑来......


·超科技时代

棺醒来的时候还以为是睡眠舱出现了故障,他仿佛刚刚才躺下,而婉的离去也似乎只是几分钟前的事情。可是仪器上的时间却告诉棺,这一切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

“不是说时间对消磨对一个人的思念吗?怎么愈发痛苦了。”清醒过来的棺心里说不出的痛楚又涌了出来。

“这是太阳系吗?”棺看着显示屏上熟悉又陌生的恒星系,根据行星特征,这里是太阳系没错了。此时的太阳系里的每颗行星都被改造成了可以居住的样子。透过舷窗,甚至还可以看见不少奇异的飞船以极快速度穿梭着。

“您好,这里是太阳国际,请报告您的飞船型号、出发地、目的地、驾驶员姓名。”舱内不知何时接通了一个通讯频段。

“我的飞船是青河4-11号,出发地地球,目的地地球,驾驶员姓名棺。”

“青河4-11。”另外一边的智能系统也停顿了一下,“请问是六百二十年前驶往P-20098号黑洞执行任务的青河4-11号吗?”

“是的,我们遭遇了事故,陷入了时间泥沼,我们用了一年才得以脱身,但是由于那些星球引力过大,我们才在几百年后才回来。”

智能系统的声音忽然温和了一些:“棺,欢迎您回家。您的飞船将自动接入太阳国际地球城入轨系统,将在一小时后到达地球城。届时,太阳国际的参议员们将会接见您。我代表太阳国际再此欢迎您回家。”

棺没有再说什么,他在思考,不知道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未知让他感到好奇的同时,也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应该是思索的太过于沉迷了,以至于飞船已经停到了地面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您好,棺。欢迎来到超科技时代。”舱门突然被打开了,几个衣着奇怪的人走进了飞船,面无表情地看着棺。

“我到家了?”棺诧异地看着窗外,一切都变样了。窗外的地球虽然已经比几百年前要先进许多,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地球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棺跟着那几个人走下飞船后,看着面前奇怪的地球,不禁感慨道,“这样的地球,我生活下去可还真不适应呢。”

“棺先生,对不起。虽然正是您和婉小姐在泥沼中不断传出的信息我们才得以进入超科技时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您获得了以公民身份在太阳国际生存的权利。”

“什么?难道你们知道我们被困在泥沼,或者说你们就是为了让我们获取科技发展所需的信息?”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婉的语言成真了,“我也是人类,论辈分,我还是你们的祖先。”

那几个地球人互相看了看,随即一个稍年长的人用不可理喻的目光看着棺,说道:“棺先生,对于您的第一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做出这一选择的是几百年前的人类,并不是我们,而且,科学进步总是需要牺牲,相信您可以理解。对于第二个问题,不管您的身份如何,你只有能为太阳国际做出贡献,才可以成为这里的合法公民,否则将会对您进行驱逐。
我用您来称呼,已经是代表着我们最大的诚意了。”

“下面请您接受测试。”空气中发出了空灵的声音,棺抬头四处寻找声音来源,却毫无踪迹,而自己却像是被这种声音包围了。

“请您阐述黑洞奇点的详细机理。”

棺无奈摇了摇头,他的数据库里并不存在这个东西的回答。

“请您阐述如何最新型飞船驱动器的作用原理。”

棺还是摇了摇头,他那个时代最先进的就是虫洞跳跃了,显然目前看来,这已经过时了。

“请您......”

那个追不到来源的声音还想继续发问,棺却摆摆手拒绝了。

“我落伍了,我果真不适合这个时代,原谅我无法再为这个时代继续做出贡献了。”棺长叹了一口气。


·大哲学家

“棺先生,您不再试试了?还有十三道题目,答对一道就可以在这里居住。”年长的地球人又开口说话了。

“不了,没必要自讨无趣了。”棺苦笑道,“婉说的是对的,这个世界早就没了我的立足之地。”

“那抱歉,只能请您回到您的飞船,您可以在地球上逗留三天,以补充能源。”

棺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六百多年了,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就连婉也陷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泥沼里面。当我所有的社会关系都被一一切断的时候,我从本质上来说已经不算是个人了吧。”

话音刚落,本已经准备转身离去的年长地球人忽然来了精神。他拽住失望的棺,疑惑地问道:“人不就是一个有智慧的碳水化合物吗?怎么和社会扯上了关系?”

棺慢慢扭过头,仿佛像是在看着一个无知的小孩一般看着那个老人,慢慢说了一句:“除了从胚胎到死亡,你们还能想到关于人生的第二个解释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智慧都远远超过了棺,却在棺简单的问题面前败下阵了。

“你们为什么活着?就为了让科技继续发展吗?”棺的神情却显得缓和多了,“你们有发展的目的吗?为了科技发展而不择手段,将科技视作一种值得被积累的财富,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众人还是愣住的,他们感到了恐惧。一出生就被灌输知识,就要发展科技的他们,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或者说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问题。

“棺先生,您的这些想法都是从何处来的,据我所知,您的时代已经消除了所有的哲学。”年老的人强装镇定问道。

“资料库就在地球国际的数据库里,只是你们不愿意查看罢了。”

“几百年前,他们为了彻底切除人们对于人文的念想,全心全意发展科技。地球联邦把装有那些知识的黑匣子带上了某个探索黑洞的飞船,因为地球国际的参议员们觉得充满理性的科学家们,在得知自己即使回到地球,也会因落后时代而被驱逐,所以一定会选择自杀。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棺听着参议员的解释,愈发愤怒了,“没想到我回来了,还是没想到那些知识又回来了。”

年长的参议员讪讪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所以现在我走了,岂不是合了你们的心意?我带着这些你们想抛弃的文明继续漂流,最后死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宇宙角落里,这不挺好吗?”棺笑了笑,带着满满的嘲讽,“科学,总是需要牺牲嘛。”

老参议员忙忙摆手:“不不不,棺先生,我倒是希望您能留在地球,科技向前飞奔了一千年了,我们确实需要一些东西,我们确实需要......”

“确实需要等一等早就被你们所丢下的灵魂?”

老参议员愣住了,沉默好一会儿才明白棺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可以,您有兴趣做我们新时代的第一个大哲学家吗?”老参议员真诚地看着棺。

棺本想拒绝,他不想再逗留在这个让他感到恶心的地方,可他还是答应下来了,毕竟这是他的故乡。

“好的,我答应你。”棺微微点了点头,“希望我们尽快从这条走错的道路上回来。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取出黑匣子。”

老参议员满脸感激地点了点头。

棺心满意足地朝着飞船走去,他开始幻想起重新拥有了温情的地球该会是什么样子。可忽然之间,他的意志被击碎了,他的身体似乎成为了一缕青烟,还没来得及呼喊,棺就感觉一切都消失了。

棺身后不远处的老参议员看着化作青烟的棺,默默地将一个手枪状的武器放回了腰间。他刚满脸感激的神色也不见了踪影,只是冷冰冰说了一句:“发布全太阳国际公告,青河计划所有探测船都已经返航,但无一例外,无一航天员幸存,青河计划结束。”

话音刚落,他又压低音量说了一句:“六百年过去了,不会再有人反对销毁这个黑匣子了吧,大哲学家计划,结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