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夫妻一场,我也送你一顶“大绿帽”(下)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夫妻一场,我也送你一顶“大绿帽”(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乔可
2020-11-12 19:00

还没看过上集的请点击标题:《夫妻一场,我也送你一顶“大绿帽”(上)


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后,陈菲菲终于健康出院。

在楚韩的细心照料下,人也胖了一圈,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

为此陈菲菲娇嗔道:“你这是把我当猪养啊。”

楚韩被她逗乐了,“这样多可爱,有肉抱着更舒服。”

陈菲菲被他揶揄的不知该说什么,小脸瞬间红了,心里腹诽道:流氓。

经历这次小事故后,两人关系亲密了许多,像热恋中的情侣般,你侬我侬。

但甜蜜的日子没过多久,又因为庄小玉的出现,打破了这场宁静。

这天傍晚,陈菲菲照旧早早下了班,开始准备晚餐,楚韩已经提前告诉她今天不加班,要回家吃饭。

陈菲菲欢快地哼着歌,抄着菜。

待到饭菜做好后,楚韩还是没回来。

陈菲菲站在阳台上张望,这一看,吓了一跳,她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再一看,果然是庄小玉,和她对面说话的男人正是楚韩。

陈菲菲紧张地拽紧双手,拼命想听清楚他们的谈话内容,但距离太远,一句也听不清。

只看庄小玉的神情有些悲伤,情绪很是激动,而后双手又握住楚韩的手,像在祈求什么。

陈菲菲看不清楚韩的神情,他的位置正好背对着她,但看楚韩甩开庄小玉的动作后,陈菲菲稍稍心安了不少。

当楚韩开门进来的时候,面上淡定从容,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这让陈菲菲原本平静的心,又开始惴惴不安。比起直面说出残酷的真相,陈菲菲更怕这种风平浪静的隐瞒。

就像当初许围一边背叛她,一边还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好丈夫模样。

一顿饭吃的陈菲菲形同嚼蜡,几次她想开口问,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甚至突然有种自己做了小三的感觉,似乎楚韩和庄小玉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闷闷不乐的陈菲菲并没有逃过细心的楚韩,吃了饭后,楚韩收拾好碗筷。

然后拉着陈菲菲坐在沙发上,突然神情认真地说道:“刚才庄小玉来找我了。”

陈菲菲惊讶地看着楚韩,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她没想到楚韩主动交代了,担心的同时又有些期待。

“她说她和许围分手了,想和我复合,我拒绝了。”

简单几句话,说的陈菲菲泪流满面,楚韩不明所以,手足无措地用手擦去陈菲菲的眼泪,心疼地让她别哭。

陈菲菲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也许是我害怕,害怕你也不要我了。”

楚韩哭笑不得地把人揽进怀里,温柔地说道:“傻瓜,你想多了,我承认一开始和你一样,是想报复他们才和你结婚,但和你相处以来,我突然觉得你才是我想要的人,我觉得我以前的婚姻才是一个错误,今生只要你不离,我定不弃。”

这是楚韩第一次的正式表白,陈菲菲再一次被感动的满脸泪花,楚韩的话她深信不疑,他身上给人的安全感,就像与生俱来的,陈菲菲就是信他。

之后庄小玉也找过楚韩多次,每次楚韩都会和陈菲菲报备。

为此楚韩也发愁,他已经明确告诉庄小玉,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但庄小玉不死心,最后竟然还搬出了楚韩父母。

楚韩父母一直不知道庄小玉和楚韩已经离婚。

所以当他们从庄小玉口中就重避轻地得知楚韩再婚的事后,生气地找上了门。

周六一早,大门被敲的“砰砰”直响。

当睡眼惺忪的陈菲菲打开大门,看见两位老人的瞬间,以为对方找错门了,刚想开口问。

就被对方抢了话,“楚韩在吗?”

“你是?”陈菲菲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是他父母。”楚妈妈冷着脸,也不看陈菲菲,径直往屋里走。

睡梦中的楚韩听到声音后,打了个激灵,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做梦,后来越听越不对,赶紧起身走出房间,然后就看到他父母怒目圆睁地站在他面前。

楚韩笑着讨好地说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也没给我打个电话。”

“我再不来,我媳妇都要被欺负了,你说你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人家出轨。”楚妈妈气的双手颤抖。

陈菲菲听到“出轨”两字后也懵了,刚想开口辩解,就被楚韩拉到身后护着。

楚妈妈越看越生气,“你就这样护着这个狐狸精。”

“妈,你误会了,我没有出轨,我是和小玉离了婚后才结婚的。”楚韩极力解释。

“你别在瞒我了,小玉都说了,你和这个叫什么菲菲的女人好上了,逼着小玉离婚。”楚爸爸严厉说道。

“爸,不是这样的,小玉胡说的,明明是她先对不起我,我才和她离婚,至于菲菲,我说我们是为了报复小玉才结婚的,你信吗?”楚韩越说心里越没底。

这种解释任谁都不会相信,他深刻体会到了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楚妈妈蹙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过去就算了,我现在只要求你回到小玉身边,其他我也不计较了。”

“不行。”楚韩和陈菲菲同时喊道。

楚妈妈气地指着他俩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吓得陈菲菲赶紧拨打了120。

经过医生检查,原来楚妈妈的高血压犯了。

楚韩既自责又无奈。

偏偏公司这边又有出差任务,楚韩想推也推不掉,对方合作商是楚韩的老客户,指名要楚韩去谈。

最后照顾楚妈妈的任务落在了楚爸爸和陈菲菲头上。

楚爸爸跑跑腿还行,其他精细的活一样不会。

楚妈妈住院几天,天天吃着医院食堂里的饭菜,越吃越来气,心情烦闷的她,就找楚爸爸的麻烦,惹的楚爸爸叫苦连天。

陈菲菲每天都来医院探望,又煲了各种营养汤带来,但楚妈妈不喜陈菲菲,自然也不肯吃她带来的东西。

所以每次探望了人后,陈菲菲都会把食盒留下,即使对方不给她好脸色,她还是想替楚韩尽一份心。

总归是楚韩的父母,她现在的公婆,至于那些误会只能等楚韩回来解释了。

一开始楚妈妈不为所动,每次看到陈菲菲就是冷嘲热讽,对她带来的东西正眼都不瞧。

但最后实在受不了医院里的饭菜,趁陈菲菲走后,偷偷翻开食盒一看,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

楚妈妈喉咙咕噜一声,忍不住吃了一口,嘴里还念叨着,“厨艺还真不错。”

这时,从外面打饭回来的楚爸爸刚好撞上这一幕,“你不是说不吃她送来的东西吗?怎么这会就吃上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你没用,连个饭都不会煮,我至于这样吗?”楚妈妈嘴上骂着,手里动作没停。

楚爸爸没辙,知道自己又触霉头了,赶紧闭嘴,鄙夷地看着楚妈妈囫囵吞枣的吃相。

“撇开其他不说,就这姑娘厨艺倒是不错,比小玉强太多,小玉嫁进来这两年,都是楚韩照顾她,从来没见她进过厨房。”楚妈妈不禁抱怨道。

“唉,现在说这些干嘛,我看有些事,我们也不清楚内幕,你住院这些天,小玉一次也没来过,以前她就不喜欢我们两老头,如果不是出了这事,她哪里会主动联系我们,所以这事估计没那么简单,还是等儿子回来再详细问清楚,你也别为难那姑娘,我看她人挺好的,有礼貌,也像个过日子的。”楚爸爸提醒道。

楚妈妈心里清楚,只是心里不愿承认,此刻被楚爸爸一说,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儿子已经离婚半年多,为何小玉到现在才来找他们说这事,中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老人安静地坐着,各自想着心事。

等到楚韩回来,已经是一周后。

楚韩下了飞机,先回了家,陈菲菲知道楚韩回来,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又煲了汤,打算让楚韩吃了饭带到医院给楚妈妈。

看着有些消瘦的陈菲菲,楚韩心里十分内疚,他知道自己的父母一定没少为难陈菲菲,接着又是一番道歉和安慰。

陈菲菲倒是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还安慰楚韩说:“找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老人家一下子接受不了也正常,毕竟我们这事确实办的太突然。”

楚韩感动地一把揽过陈菲菲,“能够娶到你,我运气真好。”

吃过饭后,楚韩带着陈菲菲去了医院,陈菲菲本来不想去,怕去了又让老人家不高兴。

最后拗不过楚韩的各种“哀求”,只能同意。

刚到医院,又听到楚妈妈在抱怨楚爸爸,看到楚韩和陈菲菲进来,楚妈妈才闭了嘴。

楚韩只当没听见,笑哈哈地哄着楚妈妈,又问了她的身体情况。

毕竟很久没见儿子,又心疼儿子工作忙,还要顾着她这头,楚妈妈心里多少软了下来,两人扯了一会家常后。

楚韩看他妈心情还不错,于是趁机说起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事。

楚妈妈听了后,惊的嘴巴半天合不拢。

“这么说,是小玉先对不起你的?我的乖乖,那你们这样也太草率了,你当结婚是过家家嘛?”楚妈妈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楚韩的脑袋。

“妈,也许一开始我们确实是冲动了,可是现在,我们不后悔,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娶到菲菲这样的好女孩,我相信你们了解她后,也会喜欢她。”楚韩拉过陈菲菲,满眼柔情。

而另一头,庄小玉其实也知道事情最后肯定瞒不住,她想要的就是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

她想,既然自己得不到楚韩,也不想便宜了陈菲菲,只是她没想到,楚韩和陈菲菲的感情已经今非昔比,也正是她的一次背叛,却成全了一对真正的有情人成眷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