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倾述
生活

生活倾述:我怀孕时喝了碗羊肉汤,婆婆嫌臭逼我去洗胃

作者:朱小朱
2020-11-12 15:00


嫁给王正已经三年了,三年来王正对我很好,婆婆对我也还行。

渐渐的,我已经习惯在婆家生活,气候冷点就冷点,睡大炕就睡大炕,这对于性格不矫情的我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只有一点,我适应困难,那就是饮食。

我说的饮食问题,不是说有些菜不爱吃,而是我爱吃的菜婆婆不给做。不仅不给做,也不让我自己做。

我的原生家庭在吃上面很开放,什么菜都吃,按照我爸的说法:只要没毒,吃了不生病,什么菜都吃。

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我从小就爱吃各种动物内脏、各种肉类,当然也包括蔬菜,只要是个菜都吃。

我知道很多人,对菜是挑剔的,不吃动物内脏,不吃这不吃那的很多。父母也告诫我,不要让自己习惯影响他人的生活。

我父母是那种思想较为传统的人,他们告诉我,嫁哪家媳妇,懂哪家规矩。

所以嫁给王正后,我在吃方面收敛了很多。

尤其知道婆婆爱吃素,不爱内脏和肉尤其羊肉后,我几乎很少碰这些了。

偶尔馋虫犯了的时候,我和王正就偷偷摸摸地出去吃一顿。

对,就是偷偷摸摸。我们就像做贼一样,溜到外面去一解馋意。

然后把味道散尽才回家,不让婆婆抓住一点把柄。即使程序复杂了点,也丝毫不影响我们对吃的热情。

好在王正的吃法跟我一致,否则我还要惨兮兮。谈朋友的时候,他就经常带我去吃毛血旺,吃涮羊肉。

我问过王正,妈这样的饮食习惯,你忍得难受吗?

王正没想到我会这么问,迟疑了一会说,是有点,不过谁叫是咱妈,忍忍也就习惯了。

我听了噢了一声,没再多问。

之所以这么问,是出于我的一点小心思,我就是想知道,王正是否关心我的感受。

女人有的时候就喜欢问掉进水里先救谁的问题,不是真想婆婆淹死,而是想从老公身上得到一丝即便是违心的关怀,真要掉水里,我肯定游得比谁都快去救婆婆。

同理,我问王正那个问题,不是真的要改变婆婆的饮食习惯,而是想知道王正是否看得到我的付出。

那怕他虚情假意来一句,忍得可难受了,难为你了,我也会美滋滋地开心一整天。

王正的回答,多少影响我的心情。

他貌似也发现了我晴转阴的脸,补充一句:城北新开了一家川菜馆,听说他家的毛血旺一绝,改天带你去吃。

王正这一说,我也不扭捏,好,这周末就去。

王正一把搂住我,把我头摁在他肩上答道,好嘞。

靠在王正肩头,我在心里狠狠批评了自己一顿,特么我脑抽啊,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不久,我怀孕了,宣布这个好消息后,全家人都开心极了,婆婆更是拉着我的手说,辛苦你了淇淇,晚上给你做好吃的补补。

然后跑到公公的遗像前说,咱们王家后继有人了,你也可以安息了。

我慢慢摸清了婆婆的习惯,一般家里发生重要事情,她总会在公公遗像前诉说一会儿。

在这里我要说一下,王正的爸爸,我的公公在几年前去世了,那时我还不认识王正。我听王正说过,公公死于车祸。

婆婆从遗像前走开,拿着提袋去买菜。

晚饭准时开席,我期待已久,我挺好奇婆婆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来补身子。

走到餐桌前,我被眼前的菜怔住了:一盘炒青菜、一盘抄四季豆和一碗番茄蛋花汤。

原来这就是婆婆所谓的给我烧的补菜,印象中孕妇吃的菜不应该是鸡汤、骨头汤之类的吗?就算不是这些,起码在菜里放点肉丝啊。

遗憾的是,肉丝也没有,就是单纯的清炒青菜、清抄四季豆,以及清澈见底的番茄蛋花汤。

我盯着眼前的菜,忘了回应。还是王正用胳膊肘碰了下我,我才回过神来。

我抬头看了一眼王正,他也面露难色,我想他也尴尬吧。

婆婆满脸微笑,一边舀汤一边说:多喝点汤,今天我在番茄汤里加了俩鸡蛋,多吃鸡蛋对孕妇好。

是啊,今天至少有鸡蛋了,鸡蛋也算荤菜吧,已经改进不少了。

以往的番茄汤,要么纯番茄汤,要么番茄豆腐汤。

我强挤出一个笑容,拿过婆婆递过来的汤,说了声谢谢便不再说话。

睡觉的时候,王正说,今天吃饭的时候怎么了,我看你不是很开心?

不问还好,一问我就觉得自己特委屈,把内心的想法一股脑儿都说了。

我说,哪个孕妇会跟我一样吃这么清淡,我赚那么多钱为什么我就不能吃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妈不会打算整个孕期就这么对我吧?

王正抿了抿嘴,尴尬写满整脸。

此时要是有外人在场,肯定看我特不顺眼,说不定会来一句:凭什么老人家给你烧菜,还要被你嫌东嫌西,你不会自己买来烧啊?

错,我不是不会自己买,而是不敢买,婆婆早就交代过,家里的菜必须由她买她烧!

就这样,我吃了几个月的蔬菜,一般人怀孕都会胖几圈,而我相反瘦了很多。

到医院里一检查才发现,胎儿偏小,我自己贫血加营养不良。

医生拿着检测单,一顿数落我:瘦成这样肯定不行,不要挑食,回去多补补,你贫血严重,血啊猪肝啊多吃点。

医生一句挑食,差点让我泪奔,从小什么菜都吃的我,怎会挑食,我的难他不懂。

我把医生的话转告王正,他皱着眉头说,确实妈不对,也是我的问题,我跟妈商量下,能否让你回娘家住段时间。

王正没说让婆婆改,而是让我回娘家住,可见让她改变和登天一样难。

我突然心生悲凉,呵,即使在孕期,也依然没人在意我的想法。

不过我随即释然,能回娘家也是好事,至少在娘家,爸妈不会亏待我。

在娘家待了一个多月,婆婆催着我回家。让王正捎话给我说,毕竟嫁人了,不要老待娘家,这么打扰亲家不好。

我翻了个白眼,心想,还不是你逼我回娘家的。

我妈看到我不理王正,走过来扯了扯我的衣袖,给我使了个眼色,然后跟王正说,你们慢慢聊,我去给淇淇收拾衣服。

王正殷勤地应着我妈,然后对我说,委屈你了老婆,回去我们吃顿好的。

我心想也许婆婆改了也说不定,便不再扭捏,拿着行李,跟爸妈道了别,就跟着王正屁颠屁颠走了。

车子快到家时,王正没有停下,而是开到一家粥铺门口才停,我不明所以,问他怎么不回家。

他说,这家粥铺特别好吃,善于做各种营养粥,我们去尝尝。

我看着眼前满脸堆笑的老公,叹了口气,婆婆到底还是不肯让步。

回到婆家,毫无疑问每天蔬菜宴,如果硬要说改变,那也是有的。婆婆给我炖了几次燕窝。

但也仅限于几次,之后就改成炖银耳了,婆婆说,燕窝死贵,吃银耳一样营养。

我忍不住叹气,为什么我挣的钱,却没有花的权力,唉。

到了孕后期,我的肚子虽然变大,但医院检查出来的问题依然没变:胎儿偏小,我贫血加营养不良。

医生仍旧让我再补补,我无奈应了一声说,好的。

孩子比预产期早一星期出生了,是个5斤2两的小王子。

看着眼前皱巴巴、瘦瘦弱弱的小婴儿,想着我闺蜜们的孩子都7斤8斤的,突然有些感慨,你娘我白长了1米7的大高个啊。

由于孩子太瘦,我也虚弱,我妈也不忍了,跟婆婆商量能否接我去娘家坐月子。

婆婆欲言又止想说点什么,最终仍点头答应。

在娘家坐月子,我妈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我和宝宝都长回了些肉。

婆婆又派王正来接我回去。这回我没为难王正,直接抱着孩子上了车。

因为我心里抱有一丝希望,现在不是我一个人作战了,婆婆至少会看在她孙子的份上对我好些吧?

然而事实证明,我依然很傻很天真,迎接我的不是幻想中的美好待遇,而是自我嫁进王家以来爆发的最大战争。

我出月子的时候正值冬天,每年到了冬天,我就渴望能喝上熬成奶白色的羊肉汤,以往我都克制了,但今年不知怎的对羊肉汤分外垂涎。

于是我求着王正带我去喝,王正倒挺爽快答应了,只是出门前告诫我千万别被妈知道。

喝完羊肉汤,我俩就急匆匆赶回家,因为刚刚婆婆打来电话说,宝宝一直哭闹,让我们赶紧回来。

由于我心系宝宝,到了家连外套都忘了换,就直奔婆婆房间。

婆婆看我回来就把孩子交给我。孩子刚交到我手上,只听婆婆大喊:你吃羊肉了?

我没想到婆婆会来这么一出,完全招架不住,像个犯了大错的犯人,脸红得跟红苹果一样,羞愧低头。

婆婆看似不准备饶了我,大声喊王正进来,没想到也闻到了王正身上的羊肉味。

我俩的同时“背叛”,让她突然疯了一样把所有的怒气撒在我身上,自己不懂尊重人就算了,还把丈夫教坏,这样的儿媳妇,我王家承受不起!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怒了,我吃羊肉犯什么罪了,需要上纲上线?

听到我回嘴,婆婆更加凶狠,眼睛里似要喷出火来,用手指着我,眼睛看着王正说,你看看这没有教养的丫头,真是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我本意识到刚刚自己言语上的不妥,正想算了,不跟老人计较,结果听到婆婆竟出口伤人,把我父母扯出来,还语带侮辱,我父母一向教导我在婆家要谦虚有礼、孝敬婆婆、帮助老公,结果却无端端给扣了这么大的屎盆子,我顿时心寒,也彻底把我激怒了。

我也就不管什么长辈不长辈的,直接对着婆婆说:请你说话注意点,说我就算了,我可以不计较,可你不能乱咬人,因为我的过错迁怒于我父母,他们凭什么被黑锅!

我也是气疯了,这是逼文明人说脏话。

此时婆婆的疯狂再次升级,她嘴里蹦出的三个字我至今难忘——去洗胃!

这三个字对我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我也回她三个字——你休想!

婆婆貌似被我怼得够呛,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嘴里你你你,似要说点什么,但最终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时,王正给了我一个眼色,暗示我别说了快出去。

我也就不想再去争执什么,扭头就走。

过了一会,王正回到卧室,一进门就叹了一口气。

此时我的气仍未消,我说不就吃了羊肉,错哪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洗胃?简直好笑!

我被那句洗胃气得仍然无法释怀,正准备向王正开战,他却来一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的炮口瞬间被这句话堵住了,只能摇摇头,示意听不懂。我不明白他在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意义何在。

今天是我爸的忌日。

我瞪大着眼睛,满脸惊愕,我从不知道公公的忌日。

因为王正以前说过,公公去世后,婆婆花了大半年时间才稍稍走出一点悲伤,没想到在第一年公公忌日那天,婆婆又哭得死去活来,晕死了过去。

从此王正决定家里再也不搞纪念活动,让全家彻底把那个悲伤的日子忘掉。

现在看来,表面上的纪念可以不搞,心里的怀念岂能忘掉?

我能理解忌日的悲伤,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跟我吃羊肉有什么关系?

我正嘀咕着,王正又莫名其妙地问我一句,你知道我爸是怎么过世的吗?

这回我彻底被问懵圈了,这是哪跟哪呀,不明所以地回道,你不是说车祸……

是,但你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车祸吗?

我瞪大着眼睛看着王正,愈发迷糊了。

从王正的话里,我总算理清了思路,原来公公是为了避让羊群才发生车祸。

当天,公公开车在乡间小路上,快要上桥时,突然面前出现一群羊,为了避免与羊群发生碰撞,公公猛打方向盘,结果一头冲进了河里,不一会儿连车带人同沉河底,待打捞上来时,公公早已断气多时。

好在附近装有监控录像,监控还原了真相。

婆婆接到公公去世的噩耗,人直接就晕了过去,醒来哭得肝肠寸断。

公婆特别恩爱,公公的死对婆婆带来致命打击,从此以后,只要关于“羊”的任何一切都不能在她面前提起,一提就人就崩溃。

婆婆本来就爱吃素食,但也不限制家人吃荤,以前菜里也能见到肉丝。

公公出事后,才彻底不沾荤腥。

王正嘴巴吧哒吧哒说,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从没想过,原来婆婆吃素的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悲凉感人的故事。

我指了指我的头说,妈是不是精神上出问题了?

王正点了点头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想带着妈去看医生,但她死活不愿意去,后来也就再也没提过。

我说这样下去可不行,有问题肯定得治,越拖越糟糕。

王正也同意我的观点。

只是该怎么说服婆婆看病成了难题。



大战之后,我主动示好,不仅大赞婆婆烧的菜好吃,而且主动陪她看电视。

婆婆看我如此殷勤,阴沉的脸也暂时得到缓解。

一个周末,我陪婆婆看电视,转台时突然看到电视台在放情感类节目,里面讲到一个婆婆,因儿媳打扫卫生时,不小心把公公生前最爱的一个瓶子打碎了,从而把所有怨气撒在儿媳身上,再不让她打扫卫生,不让她碰瓶瓶罐罐,不让她碰家里所有公公留下的东西。

经过了解才发现,原来丈夫去世后,老太太一直没从悲伤中走出来,家人以为老人不哭不闹,便没重视,没想到随着时间推移,事情愈发严重,儿媳妇受不了了,这才闹到电视台请求老师们帮忙。

台下有老师说,老太太有心里疾病,应该早点治疗,这样更有利于家庭和睦。

电视看到这,我看到婆婆的身子轻轻一颤,然后说了句该做晚饭了,便起身离开。

几天后的一个周末,我照常陪婆婆看电视。突然婆婆说,要不改天我去看看医生吧。

我瞬间呆住了,随机伸出手握紧婆婆的手,并点了点头。

说服婆婆去看病,比想象中来得简单些,我一刻不敢耽误,第二天便带着她去医院。

医生说,治疗心理疾病,是个持久战,除了医生的诊治,还需家人的鼓励,最后就是自己的恢复,老人年龄还不大,不到最后一刻不可轻言放弃。

我认真听医生讲解,发誓一定尽全力帮助婆婆走出阴霾。

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我的小心机,那个情感类节目是我故意安排的。

我也是看电视时无意中看到,当时看到了这个案例,觉得里面的老太太跟我婆婆经历很像。

节目放到最后,我看到重播时间,心里一激动,知道机会来了。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婆婆看到节目后的反映。我就想博一次,给婆婆、给全家一个机会。

没想到,成功了。

接下去就是治疗,诚如医生所说治疗是个持久战,中间有好几次,婆婆差点就放弃了,但是我依然坚持着,提醒婆婆按时吃药,带着婆婆按时复查,闲下来陪她聊天,遇到大假陪她旅游。

经过一年多的干预治疗,婆婆的病情缓解了,现在偶尔还能在饭桌上看到青菜炒肉丝。

我坚信,只要努力,我们全家一定可以克服困难,重见曙光。

分享到:

1条评论,1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