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从白富美到小姐,背后的肮脏太惊骇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从白富美到小姐,背后的肮脏太惊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兰叶V
2020-11-14 11:00


杨钟山来找苏媚锦的时候她正在给自己画眉。

她有一副好嗓子,这些年给百乐门赚了不少的钱,一个人住在三楼。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响,她的手微微一顿,又自顾自地画了起来。

杨钟山推开门走了进来,随手将军帽放在桌子上。

“日本人马上就要打过来了。”

苏媚锦画好最后一笔才悠悠开口:“那不是正好报仇了,你一步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为的不就是这一天?”

杨钟山反倒是叹了一口气,:“阿锦,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需要你再帮我最后一次。”

苏媚锦笑了笑,除了有事相求,这些年他已经很少这样唤过她了 ,她转过头来:“我已经记不清你同我说过多少回最后一次了。”

“阿锦, 我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他目光灼灼,眼神诚恳,苏媚锦看着他,仿佛回到了她十八岁的某个夜晚,那时候他不穿军装也不是大帅的得力助手,她不穿旗袍也不是任人调笑的歌女。

他只是管家的儿子,她却是高高在上的二小姐。

那时,他也是这样目光灼灼,眼神诚恳地说:“阿锦,你不要嫁给他,我带你走。”她同他青梅竹马十八载,当下便收拾了行李跟他一道离了家。

可她从没想过她会再也回不了家。

她二十岁那年,苏家上上下下七十八口人,包括杨钟山的父母,惨遭日本人屠杀,无一幸免。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做歌女,游走于各大军阀之间,收集有用的情报,帮着杨钟山走到了今天。

事到如今,她早已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无路可退。

苏媚锦第二日到底还是去见了顾半苏。杨钟山还是太过懂她,只要一句轻飘飘的承诺 ,她便甘心为他卖命。

毕竟游走风月场合这么多年, 她太想太想嫁给杨钟山了。

顾半苏今日正式被调来做司令,在醉仙楼宴请诸多军官 。

苏媚锦挂着招牌笑容给军官们一一倒酒,她同顾半苏十年前只有一面之缘,那时她才十六岁,父亲便做主将她许给了顾半苏。这十年过去,她自是变了许多,却未曾想到一眼便被他看穿了。

“苏小姐,十年未见,别来无恙啊。”

苏媚锦一惊,手里的酒壶掉了下来,被顾半苏稳稳接住,另一只手顺势扣住了她的下巴。

苏媚锦被迫抬头看他。他生在军人世家,剑眉星目,一身英气,此刻却将嘴角痞痞地勾起:“苏小姐,失踪这八年,我派了诸多人手去寻,女校,书院,学堂,倒是未曾想到苏小姐有了如今这番作为。”

他轻佻地上下打量着她,说着嘲讽的话,苏媚锦却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笑得媚意横生:“多谢顾司令抬举, 要是顾司令喜欢,明日尽可来百乐门听曲儿。”

顾半苏见不得她这副风尘样子,当下便黑了脸。

席上有人打起了圆场:“这么说来,顾司令和苏小姐还是旧相识呢。”

不等苏媚锦开口,顾半苏便将她往怀里一搂:“何止是旧相识,苏小姐可是我没过门的妻子。”

苏媚锦挣扎着想要起身,他却将她搂得更紧 ,眼神掠过席上每一个人,“这些年我未与苏小姐重逢 ,倒是仰仗你们关照她了。”

席间几位军官顿时变了脸色,哪里想的到苏媚锦一个小小的歌女居然有这样的来头,立刻对苏媚锦客气了起来。

顾半苏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看不得别人看不起她,更看不得她讨好别人的样子。

苏媚锦倒是愣住了,当年她在大婚前夕逃婚同人私奔,她以为他会很透了她,却没想到再相逢他还能这样为她说话。

晚宴结束后已是夜半,顾半苏牵着她走出酒楼,她挣了挣,没挣开。

“顾司令,我……”顾半苏拉开车门,回头就对上她惴惴不安的眼神。他自顾自坐进了车里 ,冲着司机说了一声“百乐门 ”,苏媚锦这才坐了进来。

车开得四平八稳,苏媚锦便渐渐有了睡意,她不动声色地往另一边挪,头靠在窗户上。

车里光线很暗,顾半苏转头看她,她今天穿一袭暗红色的旗袍,头发拢在一边,烫着时下最流行的发型,面上却脂粉未施,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风情万种却又楚楚可怜,媚锦,媚锦,她真是当得起这样的好名字。

顾半苏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那时候他才十九岁,替父亲去苏家办事,刚进大门就有一个小姑娘撞进了他的怀里。

那时候她才十六岁,穿蓝色上衣和黑色百褶裙,梳两个麻花辫,标准的学生打扮,齐刘海下压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尾却有些上挑,左眼下缀了一颗暗红色的泪痣。

后面有人大声地唤二小姐,她双手合十,小声地说:“我跟同学约了出去玩,这位先生你能不能就当没看见我?”她眨巴着双眼,声音软软糯糯的。顾半苏一下就心软了。他点了点头,她便笑着跑开了,扔下一句“谢谢先生”。

她笑得那样好看,一下就笑进了他的心里。要不然顾母再次提及他的婚姻大事时他怎么会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苏家二小姐倒是不错”。

两家门当户对,两个人又年龄相仿,便欢天喜地的订下了这门亲事 。只是当时苏媚锦还在上女校,顾半苏也准备去战场上历练两年,两家便约定两年后成亲。

顾半苏回来的那天,苏父苏母亲自上门致歉,直说教女无方,她同人私奔了,他却没那么生气,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她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又生得那样好看,出门在外不知道要吃多少苦。

现在人在他眼前了,穿得体体面面的,逢人就笑,可他宁愿她哭也不愿意她摆出这副样子。

车在百乐门门口停下,苏媚锦还沉沉的睡着,顾半苏打发了司机,将她搂到了怀里抱着。

十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么好看。

顾半苏低下头去,温柔地吻她。

苏媚锦很快便醒了,使劲的推他,可她哪里是他的对手,他将她抱得紧紧的,唇齿之间却还是那样温柔缠绵。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半苏才舍得放开她。苏媚锦抬起手来,巴掌还未落到他脸上手就被他攥住了。

“那个人呢?带你走的那个人呢?他怎么能把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顾半苏声音暗哑,黑眸却沉沉地看着她。

苏媚锦一愣,旋即又收回手,摆出惯用的笑容:“我今天这个样子不是挺好的吗,不劳顾司令费心了。”

她回身开了车门下车,顾半苏没有再拉她,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苏媚锦,若你当时嫁了我,我不会把你变成这样的。”

苏媚锦的脚步停住,立在了原地,眼前是百乐门。屋里歌舞升平,调笑声不绝于耳,身后是顾半苏,说着:“若你当时嫁了我”的顾半苏。

她不想往前走,也没办法往后退,只能立在原地 ,直到顾半苏的车开走了,她才敢回头看一看,回过头便又挂上了那样的笑容,走进了那个歌舞升平调笑声不绝于耳的百乐门。

第二日,她便让人给杨钟山传话,这个忙,她帮不了。

杨钟山来得比她预想的还要快,他发了极大的火 ,砸了她屋里不少东西,谁能想到当年那个要带她走的人现在变成了这样,用手指着她,逼她去偷情报。

顾半苏晚上来了百乐门,他派了人去查她,这才知道她原本接近他,只是为了那份情报,可他却只知道心疼她,多可笑。

顾半苏下了车,一步步上楼去。苏媚锦还没收拾好屋子,屋里一片狼藉,茶杯碎了一地,她弯腰去捡,却将手划破了一道口子。

顾半苏一上楼就看见了她受伤的手,将她按坐在椅子上,沉默着翻箱倒柜找来药箱给她包扎。他本来是应该生气的,应该质问她的,可是看着屋里一片狼藉,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剩下心疼。

“这样的人,你嫁了他也不会好过。”顾半苏低着头给她包扎,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疼她。

苏媚锦的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砸在他的手背上,顾半苏从来没见过她哭,她就那样掉一滴眼泪,他觉得整颗心都绞着疼。

苏媚锦擦了擦眼泪,轻轻勾了勾嘴角:“干我们这一行的,除了嫁人,哪里还有别的归宿,哦,倒是还有一个,梳妆台第三格里有一瓶药,还能落下个全尸。

 “苏媚锦,我娶你。”听她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说着生死,顾半苏整个人都有些恍惚,怕她有一天真的就那样死了。

她真是住到了他的心坎里,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他心甘情愿地自投罗网。

“顾司令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你明知我不是开玩笑。”顾半苏抬起头来看着她,苏媚锦心头一紧,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苏媚锦,这辈子我一定会娶到你的。”

苏媚锦的屋里被砸的破破烂烂的,顾半苏便将她的东西全搬到了自己府上。

第二日李副官过来的时候顾半苏正在种树,他记得从前苏府就有一株银杏树,便费尽心思寻来了一棵小树苗。

“司令,您明知她是为了那份情报,您还……”

顾半苏伸手打断了他。

“我早晚要娶她,这些话不准再说。”

“顾老司令是不会同意的,再说您难不成还指望她能有真心。”

“说不准呢,我对她再好一些,说不准哪天她就愿意真心嫁我了呢。”顾半苏自顾自给小树苗浇水。

“那您也不能拿这么重要的东西来赌。”

顾半苏放下了水壶,思忖许久才低叹一声:“我自有分寸。”

种在苏媚锦窗前,她一抬头就看得到。顾半苏待她好,她知道,这些天她住在这里,府里的人待她客客气气的,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可她却不奢望他真的能娶她。

她从前最是讨厌苏二小姐这个名号,觉得太过约束 可如今她得了自由,方才明白这个名号有多么重要。

战火四起,顾半苏也少不得要上战场,临行的前一个晚上大帅在府里设了宴给他践行,他喝得烂醉如泥,被李副官扶着回了屋。

苏媚锦去给他送醒酒的茶,他支着头坐在桌边,忽然开口喊她,:“苏媚锦”,他喝醉了,连带着说出的话都染上了醉意,他从不像别人那样唤她阿锦,一口一个苏媚锦,全然没了带兵训练时的严厉,只剩下温柔缠绵。

她轻轻应了一声,他却忽然笑了,上瘾一样一声一声地喊着她,她被他喊得恼了,抬头去瞪他,腰上却忽然一紧,人被他抱起放在膝头,他抵着她的额头问她:“苏媚锦,你今年多大了?”

他的眼睛亮亮的,身上有酒气,不难闻但是醉人,让她也带上了醉意。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