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墙上的小孔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墙上的小孔

作者:蓝桉
2020-11-14 21:00


烈日炎炎,蝉鸣阵阵,街道上只有零星几名行人来往,张泽一手拖着巨大的行李箱,一手举着手机查看地图。

“往前80米后右转,再往前……”确认地址后,张泽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感慨道,“原来还属于市中心范畴,能花低价租到这房子真是太值了!”

说完,张泽哼着轻快的小调继续向前进,浑身洋溢着青年人的蓬勃朝气。

十分钟后,张泽站在四层楼的小独栋前。看着种满粉色月季的小院,在心底暗赞房主富有生活情调,同时庆幸自己迅速地租下房子。

按响门铃,房门很快被推开,身材干瘦的房主眯着眼上下打量张泽,而后满意地笑了笑,“不错,是个有精气神的小伙,身体健康强壮!”

张泽腼腆地挠了挠头,“谢谢您的夸奖。”

房主带着张泽走到客厅,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钥匙,“我住一楼,二三楼都住满了,你就住四楼靠楼梯口那间。”

张泽乖巧地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

张泽扛着行李箱爬向四楼,中途遇到三楼的住户,他热情地向其打了个招呼,对方却表情怪异地望了他一眼,嘴唇翕动却迟迟未出声。

“请问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吗?”张泽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主动开口询问。

对方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踌躇两三分钟后只留下一句“你好”就匆匆跑下楼,将张泽的好奇心完全地勾了出来。

“他想和我说什么啊?”张泽困惑地摇摇头,但到底没去深究,毕竟隔壁对他而言只不过是陌生人。

到达四楼,张泽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明亮的阳光自窗户照射进来,为浅色的地板镀上一层淡金的光芒,屋内的家具被白布遮盖,很好地隔绝了落灰,张泽满意地点点头,“真不错。”

张泽跑下楼借来打扫用具,开始细心地整理房间。墙壁正中偏左的位置挂着一幅精致的日历,他翻阅时发现日历属于两年前,便直接抬手摘下,却不想日历后的墙面上竟有个圆孔。

张泽好奇地朝孔中张望,能清晰地看见隔壁屋里的大床,铺着极为少女的粉色床单。

原来隔壁是女生的房间,看来日历还是继续挂着为好。张泽在心底默念,将日历再次挂回原处。

深夜,月亮攀上高空,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洒向屋内,衬得夜色越发安谧。

“嘤嘤嘤——嘤嘤嘤——”

女人的细碎哭声在耳边不断盘旋,张泽皱着眉翻了个身,伸手扯过被子罩在头顶,想要将声音阻挡在外。

谁知哭声却越来越响,仿佛充满魔力般直直地钻入脑海,搅得张泽无法安睡,气愤地坐起身想要骂人。

但想到隔壁住着的是个女生,张泽猛地收住即将脱口的粗话,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倒在枕头上艰难地入睡。

好在哭声没过多久就停止了,张泽这才得以安然入梦,只是睡得并不安稳。

梦中的他并未注意到,日历遮掩的小孔后出现了一只血红的眼睛,似乎想要透过纸张窥视这间房里的景象。

第二天早晨,耀眼的阳光将房间照得透亮,张泽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机械地换好衣服准备上班。

出门时,张泽在小院里看见正在为月季浇水的房东,提起精神打了个招呼,“阿姨您这么早就起了呀?”

房东转过头,看到张泽满脸困倦时不由得询问道,“怎么这么没精神气啊?”

张泽捏捏脸,出声抱怨道,“隔壁一直传来女人的哭声,吵得我没睡好。”

房东脸色一僵,随即迅速调整好笑脸说道,“她工作压力大,三天两头就得哭上一回,你别搭理她就好,快去上班吧。”

张泽点点头,向房东说完“再见”便急忙冲出家门,并未察觉到等他走后,房东低垂着头,眼底闪过一道暗芒。

夜幕降临,街边的路灯依次亮起。张泽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房间,洗漱完后连睡衣也没换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几小时后,张泽再次被细若蚊吟的哭声吵醒,烦躁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让他忍不住破口大骂,“别哭了!你不睡别人还要睡!”

隔壁的哭声顿时止住,张泽将头埋进枕头继续沉睡。片刻后,日历后的小孔中再次出现一只布满血色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怨愤与恨意。

第三天是周六,张泽难得睡了个懒觉。醒来后他突然想起昨晚吼了隔壁的女生,心中深觉羞愧,准备向对方道歉。

张泽收拾好自己后敲响了隔壁的房门,然而却始终无人应答。

“大概是单休吧……”张泽低语道,而后走回房间瘫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玩着游戏,饿了就煮包泡面,倒也轻松自在。

休息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夜色渐深,墙上的挂钟显示此时已是晚上十点。

张泽放下手机,揉了揉酸涩的双眼,望着与隔壁相连的墙面陷入沉思,“还没下班吗?”

说着,张泽站起身走到日历前,犹豫半分钟后掀开日历往对面看去,孔外依旧是一张铺着粉色被单的床。

一只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骤然出现在视线中,张泽惊恐地向后退去,却因重心不稳狠狠地摔在地板。

还未缓过神,房间门突然被敲响,张泽这才意识到刚才的眼睛来自隔壁的住户,立马起身跑去开门。

“你好,我是韩晓,住你隔壁。”韩晓长相可爱,声音甜美,脸上洋溢着温婉的微笑。

“你好,我是张泽。”张泽紧张地挠挠头,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我刚才,偷看,不是故意的……”

“呵。”韩晓轻笑一声,善解人意地替张泽解围,“你应该也是偶然发现墙上的小孔,所以好奇地看了一眼吧?”

“对对对!”张泽立马附和道,心底暗自松了一口气,“可不是因为好奇嘛。”

韩晓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而后岔开话题与张泽聊起天。

交谈一段时间后,张泽意外发现韩晓与自己有许多共同语言,心中颇为惊喜,与她聊得越发起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时针、分针、秒针悄然重合,新的一天开始了。

前一秒还面带笑容的韩晓霎时变了脸色,伸出双手狠狠地掐住张泽的脖颈,眼睛越来越红,艳得仿佛能滴出鲜血。

不断收紧的双手扼住了呼吸的通道,张泽伸手去扒韩晓的双手,却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力道竟无法撼动她分毫!

“为……什……么……”张泽一字一顿地问道,喉咙处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困惑与不解在心底蔓延。

“你问为什么?”韩晓冷笑一声,面容突然开始极速变化,眨眼间便化作另外一张脸,“张泽,还记得我吗?”

“是……你……”张泽震惊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挣扎得越发厉害,“你不是死了吗?你现在想干什么?”

“是啊,我被你逼到崩溃自杀,早已不在人世。”韩晓勾起唇角,绽开一抹极为艳丽的笑容,“如今出现当然是为了复仇!”

韩晓不断加重手上的力道,看着张泽因缺氧而涨得青紫的脸庞,心底升起一阵浓浓的快意,她指着张泽隔壁的房门,“你不知道吧,两年前我就是在这自杀的。”

窒息的痛楚让张泽无法回应韩晓,她便自顾自地继续说,“可我不甘心啊,明明从头到尾我都没做错,为何死的是我?”

“张泽,你拿我的裸照威胁我卖身,害我深陷嘲笑和羞辱之中,精神崩溃选择自杀。我死后,你拿着我的卖身钱花得可还安心?”

张泽已说不出话,外翻的眼白显示他已在死亡的边缘。韩晓面无表情地收紧双手,直到张泽彻底失去生息才缓缓收手。

“说来也巧,是你自己租到我隔壁的,主动送上门的仇人我自然不会放过。”韩晓冷冷地瞥了眼地上的尸体,身形逐渐消散在空气中。

隔日,房东爬上四楼,看着张泽冰凉的尸体并未感到惶恐,反倒异常惊喜地拨通电话。

“陶老大,我这又有人莫名其妙死了。老样子,拖去黑市卖器官,我六你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