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我有一段难以启齿的岁月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我有一段难以启齿的岁月

作者:韩霞
2020-11-15 11:00


从小学到高中,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可是在高考前两个月,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我患上了失眠症。
当然没考好,只上了一个极普通的二本学校。
在父母和老师们失望的眼光中,我逃也似的离开家乡,来到了这个灯红酒绿的大城市。
校园里优美的环境很快治愈了我的失落,在这里,我慢慢恢复了自信。
我外形不错,一米八五的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脸庞,说英俊潇洒一点也不为过。
性格上也开朗健谈,在社团里也比较活跃,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目光。
一个叫青青的女孩子成了我的女朋友。
我学的是贸易,她学的是英语,虽然专业不同,但是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都喜欢爬山旅游,也都喜欢唱歌听歌,周末的时候,一起去看电影。
快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我们面临着毕业,这就意味着,以后我们要搬出象牙塔,自己闯社会了。
投出了好几份简历,最后也没找到什么好工作。
去了几次人才市场,都要求有工作经验,要不就是做保险直销,业务销售之类的,再就是发传单,没有专业对口的。
工资就更低的要命,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
毕业后的那三四个月里,我接连跳槽,干了好几份工作,去房屋中介当经纪人,带着客户看房子,一个半月了,一套也没成交,工资也只发了一半,一气之下,辞职了。
后来又去了一家快餐店,从早9点一直工作到晚10点,累的要命,只干了一周,实在坚持不下去,工资也没要,干脆不去了。
后来又送过几次外卖,实在是太累太辛苦,也不干了。
倒是遇到一个有实力的大公司,看到我外形不错,想派我去外地,考虑到青青已经在这个城市找好了工作,不想和她分开,便拒绝了。
高不成低不就,我每日奔波的找工作的路上,心情也愈来愈烦躁,连晚上和青青在床上折腾的力气也没有了。

青青的工资不低,她的英语口语很好,应聘到一家公司里去做了前台,不到两个月,就成了总经理助理。
我暂时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就去附近的一家超市当了营业员,每月拿着三千的月薪。
人事主管当时看过我的简历,说,好好干,店长都是从基层员工里选拔出来的。
我仿佛看到了一线曙光。
好赖我们都有了工作,有了收入,也算安顿下来了。
拿到了工资,我就请青青好好去饭店庆祝了一番,就着麻辣火锅的鲜香,我和青青畅想着未来,等我当上了店长,再过个三四年,我们攒点钱,就可以考虑买房子结婚的事了。
梦想仿佛又回来了。
我们在那个10平方的小出租屋里,抚摸着对方各自饱满的身体,折腾了大半个晚上,最后沉沉睡去。

四个多月过去了,我没有如当初所希望的那样升职加薪,反倒因为店里的货物被盗,还被扣了两三百的工资。
听店里其他员工说,老板的店面挺多的,不过当店长的人,全都是他家亲戚,像我们这些外人,在这里工作,是没有机会出头的。
工作上的乏味让我日益厌倦和萎靡,回到家里,我也没有了生机。
以前勤快的我变的越来越懒惰,越来越邋遢,每天无精打彩的。
看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青青,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自卑也会经常跳出来。
她的工资越来越高,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不是说单位要聚餐,就是说要接待客户陪着应酬,还经常喝的醉醺醺的回来。
一想到她陪着一群男人喝酒,周旋在那些男人身边,我就窝了一肚子的火。
有一天,终于压抑不住,彻底爆发了。
我对着她大喊:“你说,这个Lv的包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身上穿的这件大衣,这双鞋,哪一件不得几千块,这都是怎么来的?”
青青的工作是总经理助理,说白了就是老板的秘书,工资也就一万左右,但是她身上的那身行头,少说也得有几万,刚上班不到半年,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达不到这个消费水平。
她真当我是傻子。
以前的青青不喜欢化妆,素颜朝天也是清秀可人,可是现在的她经常化着各种妆容,每天喷着不同香味的香水出门,忍不住让人浮想联翩。
青青看着我,还没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她是老板的秘书,也是公司的门面,经常接待客户,工作需要也不能穿着太随意了。
这些衣服包包,也都是公司给工作人员配备的。
“哪家公司会给员工配各种款式的衣服,又不是工作服?”
我在心里嘀咕着,始终没有说出口。

还有一点让我感觉不舒服。
以前青青在我面前换衣服豪不避讳,反正是男女朋友,都在一起同居那么久了,也没必要换个衣服躲开我。
可是最近一个月,她洗澡的时候,会把卫生间的门锁上。
就算是晚上嘿咻的时候,她也从来不让我开灯,就算是外面有月光,她也要把窗帘拉的死死的。
一定要在房间里黑乎乎的时候才肯和我亲近。
这一切太反常了。
有一天晚上,她又喝醉了酒回来了。
我忍着气,把她扶到了床上。
她睡的很沉,身上的酒味太浓,我拿起了一旁的睡衣,想给她换上。
解开了上衣的纽扣,胸前的一道道红色的印记让我触目惊心。
后来又发现她的后背,大腿,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痕。
我默默的帮她换好了睡衣,强忍着震惊与愤怒,一晚上没睡,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青青醒了,她躲开了我问询的目光,起身就说要去上班了,马上要迟到了。
我拉住了她,沙哑着嗓子问她,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她捂住脸,嘤嘤呜呜的哭了起来。
说这都是那个变态老板弄的。
刚开始的时候,感觉那个中年老男人对她很好,在生活上对她嘘寒问暖,经常送她礼物买衣服,说是公司需要,那些东西都是公司的福利。
后来就开始和她表白说喜欢她,和老婆感情不好,不知不觉她就动了心。
和老板上了床,才知道那个男人是个性虐待。
青青哭着求我原谅。
说如果我能原谅她,她就会立马辞职。
我嘿嘿冷笑着,拿起了桌子上的玻璃杯,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不解气,把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上。
她辞了职,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青青说,她从来都没有爱过那个老板,心里面,只爱我。虽然身体被欺负了,可自己的心还是干净的。
我哈哈哈冷笑了几声,把她的衣服还有其他为数不多的东西,装在了行李箱里,连带着她,一起推出了门。

那一天,我没有去上班,也没有出门,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很悃,却是一会也睡不着。
以后的路我不知道怎么走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拿起了手机,才知道没电了。
刚充上电,手机上三四个店里的未接电话。
一条短消息也随之而来,无故旷工,你被辞退了。
我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些。
辞退就辞退,反正早就不想干了。
从出租屋里出来后,我在街边吃了碗面,又要了两瓶啤酒。
吃过饭,沿着街边走着。
路上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着,这个城市那么大,却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再也不能这样混下去了,现在的人,笑贫不笑娼,就连青青这样的女孩子都变了,为了钱去出卖身体和灵魂。
虚荣的口子一旦决了堤,想堵也堵不住。
她不会再安心和我过穷日子了。
如果她为了爱情,真的爱上了她老板,我对她还不是那么的厌恶,可她却是为了名牌包,衣服,去忍受羞辱与欺凌,这样的女人,再也不想看到她。
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
走到了河边,城市的高楼和灯光映照在水中,漂亮无比。
前面是一家高级会所,路两旁停着无数辆的豪车,一旁的保安在指挥着倒车。
看着我走近,扯着嗓门喊:让开,让开。
有一辆车停了下来,他立马满脸堆笑的跑过去,敬了个礼,恭恭敬敬的过去搭话。
瞬间感觉自己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
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不要再过这种任人欺凌受人白眼的穷日子。就算是在超市辛辛苦苦的拿那三千块钱,也不容易,赔人笑脸,忍受顾客的挑剔。
干什么能尽快的挣到钱?我苦苦思索着。
会所的门口,贴着大幅的招聘海报。
我走过去看到了“招聘男公关,月收万元以上”几个字眼。
只要能摆脱目前的生活,挣到钱,哪怕是剑走偏锋也在所不惜。
犹豫了片刻,我走进了那家高级会所。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一排排的美女分站在两边,走在中间,真的有一种“我是上帝”的感觉。
见到了这里的经理,说了自己的想法。
只要能挣到钱,做什么工作都可以。
他笑呵呵的打量着我,说,在我们这里,只要放得开,一个月几万是没问题的。
还说在另外一个城市,老板新开了一家夜店,以接待女客为主,如果我愿意,他们会安排我去那里,先培训两周,就可以上岗。
正合我意。
第二天,我就坐上了火车,去了那个陌生而又繁华的城市,开启了另外一段隐秘的生活。

在一个装修的更为气派的夜店里,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我便从头到脚换了个人一般。
老板很大方,舍得出钱打造包装我们。
时尚的装扮,自信的谈吐,魅惑的眼神,甚至每一个微笑,我们都经过了专业训练。
第一天上岗的时候,我特别的忐忑。
走到包间里,就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正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吸着烟,吐着烟圈。 

分享到: